一帘风月九重天 第1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一帘风月九重天小说简介

《一帘风月九重天》是作者竹子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娘子——”“姐姐——”悬崖的边沿,有一对男女声嘶力竭神色惶恐不安地冲她伸出手哭叫,像要把握住她似的。但下一刻,两人此外听见什么动静看几眼右边方向,然后站起身仓皇而逃。逃出时,男子一脸的沉痛不忍心,女子一脸的无助不舍。但两人的脚下一点儿都不慢,跑得飞快逃离时,男子一脸的沉痛不忍,女子一脸的绝望不舍。但两人的脚下一点儿都不慢,跑得飞快。。...

一帘风月九重天小说-第1回全文阅读

“娘子——”

“姐姐——”

悬崖的边沿,有一对男女声嘶力竭神色惶恐地冲她伸手哭喊,像要抓住她似的。但下一刻,两人同时听到什么动静看一眼右边方向,接着起身仓皇而逃。

逃离时,男子一脸的沉痛不忍,女子一脸的绝望不舍。但两人的脚下一点儿都不慢,跑得飞快。

“……”

看到这一切,坠崖的女子无甚感觉,直到背部传来一阵锐痛,顿感眼前一黑,醒了。

床头灯啪的一下,亮了,宽大舒适的床上猛然坐起一个人来。她捂住心窝处,倒抽几口气。待呼吸恢复平和,打量四周,发现熟悉的家具才松了一口气。

看看时间,哎,梦醒的时间一如既往,雷打不动的凌晨四点半。

女子痛得呲牙咧嘴的,一边双手搓着后腰,一边走出客厅倒水喝。据说,梦里的一切都是假的,在梦里任摔、任砍都不痛。

呵呵,做人呢,还是要多经历一些事,多长一些见识的。

自己没见过,课本上没有,网络上也找不到类似的例子,就认为别人在吹牛,很容易把天聊死的跟你讲~。

譬如她,在梦里摔得特别痛。

打从她懂事开始就做梦,梦里的背景年代远至战国时期,近至挖地道坑鬼子。有时是千金小姐,有时在街边乞讨,天天羡慕眼馋路过的快乐众生。

在梦里经历的一切,比如摔打跌撞碰,甚至中毒死亡的滋味皆印象深刻。

小时候不懂表达,少年时,父母听了也不当回事。等她长大了,有钱了,开始珍惜生命,动不动就往医院跑。

每次的检查结果,屁事儿都没有。

包括这次摔下悬崖的,摔得粉身碎骨,醒时痛得那个惨啊!到医院一查,特喵的,身体依旧棒棒的。医生认为她压力太大了,推荐她看心理医生。

当然,她没去。

她为人强势,根本不信自己的心理有毛病。做梦而已,顶多在梦里摔得特别痛,能有啥毛病啊?

唉。

置身于一片漆黑中,她端着水杯站在落地窗前,浅浅地抿了一口,怡然闲舒地欣赏着外边远处蜿蜒流转的车灯。

她叫齐霖,今年44岁。

但在这个梦里,她才20岁,本是一商贾之女,虽衣食无忧,社会地位在四民中却是最低的。而趴在悬崖边朝她伸手哭喊的男女,是她的举人相公和丫鬟。

哦,那丫鬟现在成姨娘了。

剧情是这样的,她这商人之女在拜佛途中,救了一个被打劫晕倒在山边的秀才。身为闺阁小姐,又有男女之防,人救回府中自有医师和下人们医治伺候。

她除了偶尔差人前去问候一下,没操过什么心。倒是那贴身丫鬟跑得勤,成天打着小姐关心的由头跑去嘘寒问暖。

一来二去的,两人绿豆看王八,对上眼了。

秀才是个知恩图报的,何况还是救命之恩。伤养好之后,他回家告知父母,遣了媒人上门说亲。

此人颇有才气,在当地略有名气,他肯娶闺女,商人求之不得,欢喜地答应了。

就这样,秀才文雅,有前途,颇合小姐心意;小姐秀美婉约,又有貌有财富,深得郎心。至于那位陪嫁丫鬟,虽无财无貌,但机灵活泼,灵魂生动有趣。

又有先前照顾的情分在,这不,在小姐的孕期时,她和秀才有了首尾。

而女主作为主母,她贤良大度,相当爽快地把这丫鬟抬了姨娘,日夜陪在相公身侧。

娘子贤惠,持家有道,且生了两个儿子;

小妾俏皮大胆,虽读书不多,但在他的宠爱纵容之下往往语出惊人,引人开怀。后来,秀才自己也争气,通过三年乡试,成了同窗羡慕不已的举人老爷。

如此际遇,如有神助,在旁人眼里堪称人生大赢家。

既然是如有神助,自然要到庙里酬谢神恩。

这一天,举人老爷听了丫鬟姨娘的枕边风,带领妻妾到当地最有名的寺庙酬神。

不料,举人老爷与劫匪颇为有缘,下山途中又遇到了。见他妻妾美貌,心生歹意。于是,三人趁家丁们挡住劫匪,慌不择路地逃命,结果逃到了悬崖边。

由始至终,举人一直护着那位姨娘。

因为在他眼里,自己的娘子身边有那么多的家丁丫环婆子,够了。而在丫鬟姨娘身边侍候的人比正室娘子少,弱者嘛,他理当护着些。

就这样,女主身边的家丁仆人被打散了,一路跌跌撞撞,最后还被这对男女无意间碰下了悬崖。

若非坠崖死后,她成了阿飘看到后续,绝壁会以为这是一场谋杀。

对,梦里的她死了,做了多年阿飘。

一直跟在自己孩子的身边,看到这对男女回去后,举人老爷心中有愧,渐渐冷落了丫鬟。后来,踏入仕途的他续弦了,娶了上司的女儿,从此青云直上。

那位继室的人品不坏,对原配留下的孩子顶多不在意,不曾刻意刁难。

至于那位丫鬟姨娘,在原配死后生下一个儿子,之后再无所出。加上老爷一看到她就想起原配,心情不好,渐渐地就不来了。

继室见她独守空窗,常在其他姨娘的跟前自怨自艾,掀不起大风浪,也不为难她。

继室也生了一儿一女,她见自己的儿子资质平庸,难当大任;而原配的儿子们聪颖机敏,是可造之材,便向丈夫和自己的爹爹举荐,想方设法为之铺路。

要知道,大家同坐一艘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偌大一个家,不能只靠自己丈夫一人支撑。

看到这里,死去多年的女主才肯安心地离开……

这种梦,齐霖做了不止一个。

她不知道这些梦有何意义,反正,从懂事开始,每天晚上都做梦。梦见自己在那些年代的成长,与人相恋,结婚生子,最后以“不得好死”做结尾。

从懂事起开始做梦,约莫三十多年了吧?

听说经常做梦是一种病,她咨询过医生。但医生说她压力太大的缘故,毕竟家大业大。身为富太太,除了操心事业,还要提防老公在外边给她招蜂引蝶。

人生难得圆满,有这方面的焦虑实属正常。

“……”

当时的丈夫知道后,十分认同医生的诊断,认为她压力太大,想得太多了。反正他没当回事,大忙人嘛。随着事业的发展,夫妻俩经常天南地北地飞着。

之后,她再没看过医生。

而且,她发现这些梦境都有一个特点:她死的时候很年轻。

与梦里的她相比,现年44岁还活生生的她堪称高寿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