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冠望族 第五章转角有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衣冠望族小说简介

《衣冠望族》是作者玲珑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她的小名叫小懒,名字来源自妈妈偶然的的感叹语:“我真的是太过又能干,男人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能做到。我的女儿无须象我这样幸苦。她懒一点儿好。”后来感情底蕴的夫妻两人,一致最终决定把新生的婴儿的女儿小名订为:“小懒。”那时花正开,情正好。夫妻两人为了女儿也可以过舒那时花正开,情正好。夫妻两人为了女儿可以过舒适的生活,在事业上面努力再努力。他们夫妻难得的相辅相成,感情也一直恩爱有加。做为女儿的小懒,听着亲戚们和外人对父母成功的夸奖,品尝着父母成功后的甘甜,心里时常美滋滋的想着,世上还有人比自已幸福吗?父母双方待她相当的好,可惜他们常常忙于公事,并没有太多时间陪她。。...

衣冠望族小说-第五章转角有爱全文阅读

她的小名叫小懒,名字来源自妈妈偶然的感叹语:“我实在是太过能干,男人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我的女儿不必象我这样辛苦。她懒一点好。”当时感情深厚的夫妻两人,一致决定把初生的女儿小名定为:“小懒。”

那时花正开,情正好。夫妻两人为了女儿可以过舒适的生活,在事业上面努力再努力。他们夫妻难得的相辅相成,感情也一直恩爱有加。做为女儿的小懒,听着亲戚们和外人对父母成功的夸奖,品尝着父母成功后的甘甜,心里时常美滋滋的想着,世上还有人比自已幸福吗?父母双方待她相当的好,可惜他们常常忙于公事,并没有太多时间陪她。

太美好的事物,也许是不会长存。大一的寒期,小懒在一瞬间里长大成人。她痛哭过后,接受双亲离婚几年,各有新欢的现实。父亲和母亲也许在女儿面前坦诚后,两人彼此的第二春,进程加快起来。他们在第二年,新年一过,各自结婚,有了他们的新家。

小懒迎来大一的暑期,妈妈早在之前,已送给她一个喜报。妈妈在初夏,为叔叔生下一个儿子。小懒假期看到满月不久的小弟弟,眼睛大大闪闪,象极了叔叔的大眼睛。年纪比妈妈少上五六岁的叔叔,欣喜的抱着儿子,同小懒说:“小懒,你瞧弟弟长得象你。他的大眼睛同你一模一样。”

刚出月子不久的妈妈,半靠在沙发上笑听着这话。小懒微笑着接受叔叔的好意,笑望着新生儿点头认可。小懒在过去的日子,一遍又一遍对自已说,要学会成熟的对待爸爸和妈妈新的另一半。同年底,爸爸那边得一个女儿。小懒从前一直盼望着有弟妹,可以陪着她玩。总算在她过了十八岁,父母各自努力,满足了她这个心愿,有了这么一个大大‘好’字.

新阿姨年纪同自已母亲一样,相貌也有些接近,性情比母亲温存。小懒和新阿姨之间,多少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她有时觉得阿姨时常透过她,去想象她的妈妈。她在大二这一年暑假,同父亲已恢复曾经的亲密。有一日,他们私下相处,她忍不住直言:“爸爸,我想你终究是深爱妈妈的。阿姨许多方面象妈妈,只是她没有妈妈的刚烈。”

小懒话一出口就后悔,她已有一个待她相当好的男友,对感情稍有了解。当时她望到爸爸一脸的黯然失神,听着他说:“小懒。人有时是不能犯错,这世上没有回头路可走。你妈妈是个能干的好女人,为了我付出很多,是我没有珍惜她。我们分开时,我想着有你在,她总有一天会心软。我便提出来,要把事情瞒着你不说。

你妈妈开公司时,我冷眼旁观,等着她办不下去,向我求援。没想到她咬牙坚持下去,而且越做生意越兴旺。你叔叔那时做你妈妈的特助,他的身边一直有许多女孩子围绕。我从来不曾想过,那样嚣张有能力没有定性的年轻男人,会对你妈妈生情,而你妈妈同样会不顾他的年纪接受他。

我一直以为自已了解你妈妈,我们从年少时就认识,是彼此的初恋。后来我亲眼目睹他们相处情形,才知道我把你妈妈想得太坚强。她在我面前,一直让我觉得我退下来,还有她在,她更多的时候象我的同伴。而她在你叔叔面前,她笑得如同春花开,完全是一个女人在意中人面前的模样。

错过就是错过。小懒,你妈妈得到她一直想要的生活,我们祝福她吧。你阿姨是个好女人,我和她就好好的过下去。我这辈子,最爱的两个女人,都是我最对不起的人。是我,让你现在无家可归。”那夜,她望到爸爸脸上的泪痕,也明白,天明后,爸爸依旧会笑得明朗,立在众人面前。

大四时,她要选择实习的地方。父亲的工厂,她不想去。以她父亲从小在她面前的德性,她去哪里学不到任何的东西,只会被人当成大小姐供起来。新叔叔在这时也打来电话,要求她去公司学习,直言说:“这公司以后要交给你,你还是早点上手,你妈和我也轻松些。”

听得她笑起来说:“叔叔,我妈当日为我取小名小懒,就是不想我同她一样太能干。你们还年轻,多扛些,没事。那公司,等到你们扛不动时,弟弟也长大了。弟弟主事时,你们到时给我些干股,让我逍遥度日即可。”

小懒这两年与这个比母亲年纪小的叔叔,相当有话可说。这个新叔叔当年面对她质疑的眼光,直言说:“你妈妈是有钱,不过这些年,我挣的钱,不比你妈妈少。说实在话,我从前也没想到,我这么本事这么年青,会这么拼命,想着一定要吊死在你妈这颗树上。不过,好处是我年纪轻轻,就有一个懂事的大女儿。”

她终究没有去妈妈的公司,而是选择留在读书的城市里,找一份销售助理的实习工作。平时休息时,就跟着热爱艺术工作的女同学,一起去当当群众演员。这日,她本来是想好好休息一天,谁知她同学早早帮她订下来,第二日去做古代的路人甲。

她们同学一行六人,到了目的地后,跟着服装老师换好古装,就一直在等着主演们化妆走位。直到太阳高照,导演正式开拍后,特别不顺,总是听到他大叫着‘NO’,而他们这些群演,只能流着汗水在一旁等着上场。

小懒昨晚睡得太晚,今早被同学叫得又起得又太早。见半天没有她们的事情,她扯着身边两个同学走远些,远离正拍摄的现场.她拿出一张报纸,打开平铺在地下.她一屁股坐下来后,抬头对她们说:“我打一会嗑睡,到我们时,你们叫醒我。”

她埋头入睡,自是没有瞧到道具大刀斧,远远的从男演员的手里脱开,竟然会飞奔直接刺到她这块地方.而她的几个同学,怕太吵闹到她,几人距离她稍远些正说着话.等到她们在众人的叫声中,惊慌的扑过来时,只见那刀斧重重的击中小懒的头部,血一刹那间流出来.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