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娇有福 第三章 养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农娇有福小说简介

《农娇有福》是作者寂寞的清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吃完饭,陈阿虎感觉面汤顺着下巴往下流,胳膊还没抬出来,陈大宝就回来从她怀中掏出帕子,帮她把嘴擦非常干净。陈阿虎笑道,“儿子真——能干。”陈大宝眉开眼笑,地说,“娘亲,你好很聪明哟,都明白夸赞儿子了。”旁边一个老妇惊异道,“老天,这个小娘子像是仅有陈阿福笑道,“儿子真——能干。”。...

农娇有福小说-第三章 养子全文阅读

吃完饭,陈阿福感觉面汤顺着下巴往下流,胳膊还没抬起来,陈大宝就过来从她怀中掏出帕子,帮她把嘴擦干净。

陈阿福笑道,“儿子真——能干。”

陈大宝眉开眼笑,说道,“娘亲,你好聪明哟,都知道夸奖儿子了。”

旁边一个老妇惊诧道,“老天,这个小娘子好像只有十四五岁吧,梳的还是双丫髻呢,就有儿子了,还是个这么大的儿子?”

王氏忙解释道,“我闺女情况特殊,这是她的养子。”

原来大宝是自己的养子,原来自己还这么小。

陈大宝不喜欢听这话,红着眼圈扑进陈阿福的怀里说,“娘是大宝的亲娘,大宝是娘的亲儿子。”

陈阿福感觉陈大宝的小身子都有些发抖,便用力抱了抱他。

陈阿禄赶紧安慰陈大宝道,“我们都当大宝是姐姐的亲儿子,我的亲外甥,我爹娘的亲外孙。”

陈大宝又眨巴眨巴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王氏。

王氏也知道刚才帮女儿开脱而伤了大宝的心,忙说道,“是姥姥说错话了,大宝是你娘的亲儿子,姥的亲外孙。”

几人来到城门外,找到村里的牛车,车上已经坐了六个人。王氏把陈阿福扶上车,陈阿禄费力地把陈大宝抱上车,然后他们两人才坐上去,分别坐在陈阿福的两旁。大宝又爬到陈阿福的双腿上,倚在她的怀里。

陈阿福的幸福之感又油然而生,这几位亲人真不错,并没有因为自己痴傻而嫌弃她。

等了一刻多钟,车上又挤上来了两个人,车夫才赶着牛车走了。

王氏和陈阿禄都是内向的性子,除了刚上车时跟人打打招呼,几乎不说话。陈大宝却是个小话篓子,这个大娘那个大爷,这个姐姐那个大伯,小嘴甜蜜蜜。车上的人也都喜欢他,两个年老的妇人不时伸过手来捏捏他漂亮的小脏脸。

小家伙十分得意地介绍说娘亲的病好了,还知道给他夹面吃,夸他能干。但车上的人看看陈阿福依然呆滞的眼神,尽管有陈阿禄帮着附和,人家还是明显不信。这让小屁孩很受伤,后来情绪也低落下来,闭上了嘴。

也不是陈阿福不配合他,实在是她的身体协调能力还不好。原主最大的可能是脑瘫儿,从小躯体就没有利索过,也缺乏锻炼,所以才造成现在这种全身僵硬不灵活的状况。

她又使出吃奶的劲捏了捏大宝,用下巴磕了磕他的头顶。

陈大宝似乎感觉到娘亲在安慰他,抬起头翻着眼皮望了望陈阿福,低低叫了声“娘亲”。

现在正是阳春三月,一路草长莺飞,鸟语花香,麦田里一片碧绿,许多农人都在田里忙碌着。空气清新,春风和煦,阳光明媚,大好春光令人心旷神怡。

陈阿福欣赏着美丽的田园风光,抱着骨瘦如柴的小身子,心里软软的,柔柔的。暗暗发誓,为了亲人,她也要想办法把日子过好。不嫁人最好,守着家人和养子,当个名富其实的地主婆。若一定要嫁人,必须远离高富帅,找个门当户对的子弟。别再像前世一样,被高富帅耍了,不止丢了人,还丢了命。

同时,还注意听着车上人的聊天,尽可能多了解一些这里的情况。

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陈大宝指着前方的一片村落说,“娘亲,咱们快到家了。”

极目远望,麦田尽头,一片村落掩映在绿树翠竹之中。

近乡情怯,陈阿福竟然有些激动,也有些紧张。

牛车刚到村口,他们四人就下车了,他们家就在村东北口。他们往北走了一百多米,便看到一个破旧的小院。篱笆院墙,越过篱笆,院子里一览无余。院子不大,只有三间土墙茅草房,还有一颗枣树。

望望其它院子,他们家应该是特困户之一。

此时,一个三十多岁的精瘦男人正坐在房檐下编草席,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这一世的爹了。听他们的对话,好像老爹得了富贵病肺病,不能累着,要吃好的,还经常吃药。

几人进了院子,陈大宝敞开嗓门宣布好消息,“姥爷,我娘病好了。”

陈名知道大宝虽然年龄小,却也不是胡乱说嘴的人。但这个消息太令他震惊了,所以不太相信地看着王氏和陈阿禄。

王氏笑道,“的确是好多了,知道叫娘和弟弟、大宝。不过,行动还是不利索,再多吃几副药看看。”

回了家,腼腆的阿禄也活泼了几分,拉着陈名的衣襟说,“姐姐还知道谦让,给我和娘、大宝夹面吃。”

陈名欣喜地看了两眼陈阿福,笑道,“这就好,总有希望了。”

王氏笑道,“当年的那个和尚真是高僧,他说阿福是有福的,痴病定能治好,果真应验了。”

陈阿福见这个男人虽然瘦弱,但慈眉善目,长相清秀,还干净,也不像真正的庄稼汉,对他很有好感。便冲他笑笑,张开嘴,发出一个单音,“爹。”

陈名更高兴了,赶紧答应,“诶,好孩子。”

几人高兴地进了屋。

一进屋便是厨房,两个灶台,不仅烧饭,冬天还能烧炕,墙裙和房顶都被烟熏黑了。还有案板,柜子,两口大缸。虽然破旧,但胜在干净。

王氏放下背篓,拿了一个盆子在缸里舀了半盆水,给陈阿福洗了脸和手。接着陈阿禄和大宝自己也洗了,最后王氏才自己洗了。

他们进了西屋,临窗一个大炕,炕尾一排旧炕柜,地下两口重着的旧箱子,还有一个破桌子,两把椅子,两个凳子。

陈名和王氏坐上炕,陈阿福和陈阿禄、大宝坐在炕沿上。

王氏从背篓里拿出几包药和几个油纸包,一条猪肝,说道,“这次的绣品共卖了三百一十文,给你抓药花了一百二十文,福儿的药八十文,还买了点银耳、百合、冰糖,一条猪肝,又吃了一碗面,只剩了一文钱。”报完帐,她心疼的脸都红了,啧啧两声说,“钱真不经花,忙活了半个多月,都没了。”

…………………………

新书宝宝需要呵护,求各种支持。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