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娇有福 第五章 傻美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农娇有福小说简介

《农娇有福》是作者寂寞的清泉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陈名“嗯”了一声,又说,“只但是,那孩子心眼子多,心思又重,深怕咱们听大嫂和……的话,切记他。”他没好意思说他娘,顿了顿,又然后地说,“上次的话先切记透着去,要不然他又该多虑了。除了,说那两个孩子,占时别把阿虎痴病略有明显好转的话说回去。若阿虎“诶。”王氏答应道。。...

农娇有福小说-第五章 傻美人全文阅读

陈名“嗯”了一声,又说,“只不过,那孩子心眼子多,心思又重,生怕咱们听大嫂和……的话,不要他。”他没好意思说他娘,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刚才的话先不要透出去,不然他又该多心了。还有,告诉那两个孩子,暂时别把阿福痴病有所好转的话说出去。若阿福的病真的好彻底了还好说,若没好,反倒横生枝节。”

“诶。”王氏答应道。

陈阿福感动不已,这世的爹和娘真好。不说古代,就是现代,有些父母对残疾孩子也不会这么好。更有那狠心的父母,还会狠心地丢掉,或是溺死。而他们,不仅一心一意为女儿谋划,还一直花钱为女儿治病。

还有,这个世界对女子好像并不太苛刻,不嫁的女人还能立女户。

陈阿福费力地翻了个身,想着该起来做做康复训练,尽快把身子调理好,好回报这家人对原主的关爱。而且,她即使病好了,也想让小宝继续当自己的儿子。那孩子,太可人疼了。她前世已经年过三十,虽然没结婚没当母亲,但母爱早已泛滥,见着可爱的孩子就爱不够。

不过,想让小宝继续当她的儿子,就必须要有话语权,把那个讨嫌的大伯娘压制住。

陈阿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坐起来,又蹭到炕橱前,打开柜门,里面放了几套她的衣裳和小宝的衣裳,还有几张帕子。

她拿出一套杏色小袄和蓝色裙子,小袄和裙子都是夹层,外面是细布里面是粗布。虽然退色了,还缝了补丁,但明显比另外几人的衣裳好多了。

把袄子和裙子穿上,至少用了两刻钟。想着这具身子兜不住口水,拿了一条帕子塞进怀里。又觉得这具身子从怀里取帕子也不太容易,便把帕子挂在盘扣上。虽然幼稚,但总比让别人帮她擦口水强。

下了炕,费劲地穿上鞋子。看到桌子上有个巴掌大的铜镜,她拿起铜镜照了照,竟是吓一跳。小脸长得真漂亮,小小的瓜子脸,雪白的肌肤,大大的杏眼,小而挺的鼻子,红润润的小嘴。天呐,比她前世还好看得多,她心中一阵狂喜。

只是,目光呆滞,一看就是傻美人。还有就是头发乱蓬蓬的,像鸡窝。她现在的情况,梳头,还是梳古代的头,这个高难度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

她放下镜子,心里暗暗给自己鼓劲,阿福,加油,快点把身体锻炼好。

她在屋里走了几圈,扭扭脖子,扭扭屁股,作作伸展运动。觉得出了点微汗,便开门走出东屋。

王氏在煮饭,陈名在帮着烧火。看到陈阿福一身整齐地走出来,都吃惊不已。

“阿福自己穿的衣裳?”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陈阿福点点头,磕巴道,“是,是——我自己穿的。以后,我都自己——穿衣。”这破锣一样的声音同美人长相实在不相符。

王氏高兴地放下手中的刀,又双手合什念起了佛。

陈名捏着稀疏的胡子,不住笑道,“好,好,好闺女,越来越能干了。”

陈阿福笑笑,目光转到菜板上已经切了一半的猪肝上,爆炒猪肝、麻辣肝都不错,能把那股腥味压住。不知不觉,口水又兜不住地流下来。

王氏见了,在抹布上擦擦手,掏出帕子想帮女儿擦嘴。还没等她走过去,看到女儿已经抬手拿着帕子把口水擦干净了。

王氏欣慰地说,“阿福真聪明,知道把帕子挂在纽扣上方便取用。”

陈阿福红了老脸,抬脚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王氏过来说道,“阿福是要出去吗?”见陈阿福点头,又说,“那就在外面站一下下,阿福长得俊,别被坏人瞧了去……”顿了一下,又说道,“门槛有些高,娘扶你。”

陈阿福摇摇头说,“自己来。”然后,把着门柱抬起腿迈过门槛,又小心翼翼地走下两层石台阶站定。

此时已是黄昏,家家房顶都冒出炊烟。夕阳西下,彩霞染红了半边天际,也把西边隐隐的连绵山峰染成玫红。

陈阿福指着那些山峰说,“那里……”

屋里的陈名说道,“那里是红林山,距咱们这里二十来里路。山上风景如画,还有座灵隐寺。等你病好了,让你娘带着你、大宝、阿禄去山上玩。”

王氏又说道,“那个说阿福有福的和尚就是灵隐寺的。等阿福病好了,咱们就去寺里拜菩萨,谢谢菩萨保佑,谢谢高僧算的命灵验了。”

正说着,大宝和阿禄赶着几只鸡进了院门,阿禄背了一小捆柴火,大宝拎了个装野菜的小篮子。

两人先喊了人,阿禄就把鸡赶到后院鸡圈里,又自觉地把野菜剁了拌上糠喂鸡。

大宝则是跑进厨房,先在灶下摸了一把,又跑出来让陈阿福弯腰,伸手在她脸上抹了几把。

“干——啥?”陈阿福惊道。

小正太无奈地说,“娘不记得了?娘出去或是在院子里走动,都要把脸抹花的。”又叹着气摇头说,“唉,怎么办呢?实在是娘亲长得太俊俏了。”

也是,这具身子的确是个少见的美人。在乡下,这样的人材,又是个傻子,那些坏男人肯定会起坏心思。

不过,这孩子的心眼也太多了吧。

把陈阿福的脸抹花了,陈大宝又去把陈名拉起来,自己坐在灶前烧火。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两个孩子教得都不错。

晚饭是在西屋炕桌上吃的。糙米红薯饭,一盆猪肝白菜汤,白菜多猪肝少,一碟咸萝卜。

看到那一盆黑乎乎的汤和白菜叶,陈阿福心里直哀嚎,她的胃前世已经跟着陈旭东一起变刁了。说道,“娘,可以炒——爆炒猪肝啊,放点——咸菜,蒜苗,最好再放点——辣椒,那样——才好吃。实在要做汤——也行,要少放菜,多放姜。”

嘴馋,也能激发人的潜力。舌头不利索的她竟然说了这么长的句子,还没流口水。

屋里一下子静下来,几人看着她愣了几秒钟。

陈大宝最先反应过来,激动地说,“我的娘亲真能干,比大宝还能干,能说这么长的话。”说到后面,居然带了点哭声,看陈阿福的小眼神带着崇拜。

陈阿禄又说,“姐姐,你说了这么多话,都没流口水。”

真是个实诚孩子。

王氏又放下筷子直念佛,陈名也咧着嘴嘿嘿直乐。

这顿饭吃得其乐融融。虽然猪肝卖相不好,但吃起来不错,或许是生态猪的关系。王氏给陈名夹得最多,其次是陈阿福,再次是两个小的,她吃的最少。

………………………………

新书期,求亲的各种支持,谢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