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有毒 04 一颗宝石引发的血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姐姐有毒小说简介

《姐姐有毒》是作者柳暗花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可后来,威廉十七的卧室仅有你去过,他和他的四个情妇也确是丧命东方法术。”又一位官员说。“烈鸟业火?”我满怀产生怀疑地问。我们神霄派是以雷电之法着称的,但发展中到昨天,也被吸收了别家所长,例如火术什么的。而因为我修为不深,施出的火符没办法起抵挡作用,“烈鸟业火?”我满心怀疑地问。。...

姐姐有毒小说-04 一颗宝石引发的血案全文阅读

“可当时,威廉十六的卧室只有你去过,他和他的四个情妇也确是死于东方法术。”又一位官员说。

“烈鸟业火?”我满心怀疑地问。

我们神霄派是以雷电之法著称的,但发展到今天,也吸收了别家所长,比如火术什么的。而因为我修为不深,施出的火符只能起阻挡作用,燃烧力不是很强大,烧烧床单什么的还行,还不能是纯棉的,若说烧死人,那简直是世纪笑话。

可是,我得到的回答却是肯定的。

那天晚上我离开后,本州的领主威廉十六和其四个情妇被人发现烧死在卧室中,因为吸血鬼们的特殊身体结构,化为了五摊灰烬,真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但是除了他们五个,房间中没有任何东西被引燃,而且没有过度挣扎的痕迹,显然是法术之火造成的。

重要的是,据本州的副领主说:保存在威廉十六手的一颗宝珠在大火中消失了。

“你要知道,西方世界的公民虽然知道有吸血鬼的存在,但真正面对过的并不多。而本协会经过与吸血鬼几百年的血腥斗争,达成了微妙的共识。”

“我们协会所猎杀的,全是残害人类的吸血鬼,也就是魔党中人。对于隐居于世的秘党成员,总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威廉十六虽然好色残暴,但他的治理思想已经渐渐倾向于秘党,本州正在向相对的和平过渡,可是他这一死,情势马上扭转了,我们多年的和平努力完全白废。”

“相信你明白领主对于领地中的吸血鬼有着什么样的重大影响和绝对管理权,威廉十六的死,在吸血鬼们看来是协会对他们的挑衅和侮辱。而且,很多一直压抑的凶徒这下有了屠杀普通人类的借口。”

“关键是那颗宝石,你只要把它交出来,其他的事,协会自会出面摆平。”

几个老家伙七嘴八舌、口沫横飞地说着,害得我心头火一阵一阵的烧。不过,我仍然保持着温顺的模样,直到调查使大人准备做总结发言的当口,我站起身,走到众位大人的面前,先深鞠了一躬,然后极“诚恳”地说:“我请求接受最严厉的处罚。”

“什么?”泰戈尔院长率先惊讶得瞪大眼睛。

“既然我已经被定罪,那么我愿意做牺牲品,为人类和吸血鬼的和平献出年轻而宝贵生命。”我仍然一脸的慷慨就义状。

“还并没有定你的罪,这是听证会,例行的调查。”调查使大人冷冰冰的威严。

“是吗?为什么我感觉像审判?”我抹了一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只要略想想就知道,以我这种连一次F级任务也没完成过的废物点心,怎么可能杀得了千年鬼王?以我来这里后的生活情况,我又能把宝石藏在何处?”

“正是因为你连一次任务也没完成过,才会没有人知道你真正的实力。若说起来……东方强大教派的弟子,不可能如此无能。而且……在失踪的一个小时内,可以做很多事情了。”

啊?我装过头了吗?

我睁大眼睛,说话前先眨一下,以表示纯真无辜,“所以说,我就是百口莫辩,那不如别浪费时间,直接拿我去顶罪好了。”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协会还会冤枉你吗?”

“那不能!这么公正廉洁的组织,怎么会冤枉一个好人?”我发出不满的呼声,“我只是不明白,那么普通的一块能量石,为什么有人以为我会藏匿它?”

“谁说它普通……”一位比较冲动的老爷子差点说漏嘴,幸好及时止住。

但已经晚了,我十分确信那不是一颗普通的石头。他们之所以让我执行此次任务,是棋行险招,看中我的隐身能力、封息能力可以接近吸血鬼,并且正因为我出马,才不会引人怀疑。

不过,此次行动这样隐密,却还是出了岔子,很可能协会里有内鬼。

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可这帮老头子却不去彻查,而是急着先调查我,只能说明他们对宝石的渴望和重视已经令他们来不及细细梳理,必须把任何一个可能都按死在掌心。

那宝石,究竟是什么东西?是谁那么大本事,能借着我的业火之机,悄无声息地就杀了威廉十六及其四个情妇?他的目的,仅仅是窃物这么简单吗?

“对此次任务,你还有什么自我辩护的吗?”调查使大人问,一如既往的威严。

我摇摇头,“我没有证据证明自己,因而也没什么好辩护的。除非……您要再听一下‘细节’?”我眨了一下眼睛,这回可不是装纯真。

调查使大人,您懂的。

调查使干咳了一声,神色很不自然,大约没想到一把年纪,职位高高,会被一个来自东方的记名吸血鬼低级猎人给调戏了,而且是在公开的听证会上。

然后我补上一句,再度表示我多么配合,“还是请求惩处我,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家。只请求允许我给东方教派的总理事长写一封信,表明这一切都是我自愿,协会并没有逼迫我,冤枉我!”后六个字,我加重了语气。

哈,我才不会暴跳如雷、急赤白脸的辩解。没用,只挤兑他们就行了。表面上,我还得大义凛然,让人挑不出错来。

要知道肝火太旺,很容易老的,我们东方道教别的不敢说,论起养生却很有些水平。欺侮我一个孤身在外的交流生没关系呀,你们随便安个罪名,得罪整个东方教派看看?这首先证明你们无能,只能用替罪羊顶罪,然后证明你们侮辱了整个东方宗教界。

切,人家是有组织的人。

“不得无理!”泰戈尔院长最会和稀泥,这时又来打圆场,“听证会上,你只回答问题就行了,至于做什么决定,自有协会决定。”

“我是表示忠诚。”我眼泪汪汪,憋笑憋的。

“你是个合格的吸血鬼猎人,你的忠诚无可质疑。”泰戈尔院长一脸悲怆与赞赏,看来也是高手,要知道这两种表情要糅合在一起是多么难啊,“只是……配合调查,也是协会会员的职责。”

“怎么配合?”我歪着头问。

“就暂时留在协会基地,不要出去。”调查使大人接过话,明显是软禁我,但话说得漂亮,“现在吸血鬼们到处找你,你只要一露面,就会很危险的。”

“不能吧?”我继续“天真无邪”地眨眼睛,“那天我拼命地护住了脸,我美丽的容貌才得以保密。就算吸血鬼们把领主被杀的账算在我们协会身上,他们也不知道具体是谁干的啊。再就算他们从我的体型上判断我可能是东方人,协会里有东方血统的女猎人有十几个吧?怎么会锁定我?除非有内奸。”

“要提防有万一。”泰戈尔院长劝我。

“那还不如让我出去,混在人群中不是更安全吗?现在世界大同,普通世界里有太多东方女人了,难道吸血鬼要杀光所有亚洲女孩?把纯天然的白水晶放在水里,才更不容易被找到,是不是?”

呼,大获全胜。一群阴险狡猾,活得无比世故的老家伙们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最后只得说,要我留在协会基地是为了随时可以找到我协助调查,所以才“部分”限制我的自由。

我答应了,很清楚到这时候当然要坡下驴,表现得太过了也不好。

气人,讲究的就是一个火候。

其实我出基地干吗?这里有吃有喝,好玩好睡。真想不开啊,老头子们。不过,我对陷害我的那个幕后人还是很生气的,因为他(她)给我找了麻烦。清白什么的,我还是要自己证明,不然以后不好混。

我晃晃荡荡回到宿舍,无视周围一切或八卦、或幸灾乐祸、或猜测的眼神,打算躺在床上好好回忆一下当天发生了什么,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被我忽略的反常现象。

但是我头一挨枕头,居然……睡着了!最后还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陌生的号码。

……

……

今天两更,第二更照约定是晚上八点多。因为情节的关系,上午的内容不到三千,下午那更会补足。

另外,大家的书评,真正针对内容的长评,我置顶了,其他比较长的珍贵留言,我会慢慢放在本书的公众版,保留大家的墨宝啊,对我来说很珍贵的。

最后,再求推荐和收藏。10号PK,小粉给我留着吧。谢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