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有毒 05 夜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姐姐有毒小说简介

《姐姐有毒》是作者柳暗花溟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迟疑了一下,我按下接听电话键,结果对方竟然是警察。听着对方公事公办的对我说了一大套,我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穿起衣服出门时。我心情好,但是但是对同事们很客套。例如居住我隔壁的大美女奇奇,她装作坐在走廊里看书学习,实际上仔细一看就明白是受命来严密监视我的。因为当看听着对方公事公办的对我说了一大套,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穿上衣服出门。。...

姐姐有毒小说-05 夜行全文阅读

犹豫了一下,我按下接听键,结果对方居然是警察。

听着对方公事公办的对我说了一大套,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穿上衣服出门。

我心情不好,不过还是对同事们比较客气。比如住在我隔壁的大美女奇奇,她假装坐在走廊里看书,其实一看就知道是奉命来监视我的。所以当看到我忽然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比较紧张,小手紧抓着手中的钢笔,实际上是通讯器,考虑着要不要立即通知院长。

我没给她机会,伸右手食指在她面前画了画。

“这是什么?”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真可爱。

“没看清啊,那我再画一遍好了。”我笑得人畜无害。

然后她打了个哈欠,软倒在地上。我心眼儿好,怕她受凉,还拼了老命把她拖回屋里才再度离开。小可怜儿,明知道我是擅长符术的东方道姑,却不提防我的催眠符。

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游击监视者,我如法炮制,顺利的出了基地的大门。然后还反思了一下,协会基地的防守如此薄弱,若真有大批吸血鬼来袭,只怕猎人们要糟大糕,回来后要上书建议报告。

好不容易到了警察局,我找负责警官谈过后,被带到后面,看到小丁被单独关在一个监室里,正隔着铁栏杆满不在乎的坐着,摆了个很**的POSE,旁边监牢的几个女孩用语言并肢体语言对他表示强烈的爱意。

不知怎么,我本来很恼怒的心忽然软了下来,似乎感觉到他装酷表面下的脆弱胆怯和局促不安,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和小时候一模一样。

“二师姐,我把师傅的七宝树打翻了,怎么办?师傅会逐我出师门的。”

“二师姐,大师兄养的灵宠让我喂得撑死了,帮我帮我!大师兄知道了一定打死我。”

“二师姐,我偷看三师姐洗澡是我不对,但谁让她说我小毛孩子的?”

“二师姐,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善良的人。那个……做为这样的人,你能不能原谅我……你柜子里的毒蛇是我放的……”

“二师姐,你不要难过,我长大了会娶你的。”

“二师姐,我去找大师兄,你不要担心,我一定会带他回来。”

我慢慢走过去,就像跨越了十几年的时光,亲眼看着那个天真可爱、虎头虎脑的五岁小男孩,变成了眼前帅气又拉风的少年。

时间,真是最仁慈又最残酷、最最至高无上的神。

“马小丁,你行,这回威风,一共七项罪名,创纪录了。”我拿出家长的样子来,以中文说,“非法赛车、打黑市拳、吃霸王餐、抢劫超市、聚众斗殴、藏毒……还有强奸?”

“她是爽的,叫的像被杀掉一样。”

“再说一遍。”我威胁地哼了一声。

小丁抓抓头发,“好吧,她和我上床前哈了一管,HIGH过头儿了。”

我勾了勾手指,头发染得五颜六色,身上穿的环啊钉啊无数的小丁,立即像个世界上最乖的小孩一样磨蹭到铁栏边,“师姐,我错了。”

“你错了?你错了!但下回还是会再犯是不?”我出手如电的扭住他的耳朵,从小练到大的手法不是盖的,“你自己偷跑下山就算了,到了这边还给我学坏,现在五毒俱全,要不是警察通知,我满世界都找不到你。干脆我亲手打死你算了,让你魂归东方,省得有一天警察来通知我给你收尸!”

“疼啊疼啊。师姐我再也不敢了!”小丁虚捧着脸,却不敢碰我的手,直到警官过来制止我的暴行。

我气呼呼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以目光继续抽打他。

也只有在他面前,我才会暴露所有情绪吧。可是这个死小孩,为什么转变得这么厉害呢?以前虽然顽劣,却那么淳朴天真,果然西方世界是大染缸吗?不管曾经多么白,捞出来都这种杂色了吗?

“你有没有……”

“我没吸毒。”他打断我,鄙视地撇了撇嘴,“我们这种修行过的身体,怎么会让这种东西污染。”

我暗松一口气。

“那师姐,你是来保我的吧?”他眨了眨黑曜石般的大眼睛,加之脸上有一块打架留下的伤痕,看起来楚楚可怜,像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我很想上前摸摸他的头,像以前一样,却强迫自己退了一步,板着脸说,“不,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下回不知道改!在这儿猫一宿,好好反省,明天我再来接你。”

“不要吧!”小丁苦着脸,哀号,并伸出两只手,试图拉我。

“玩撒娇这招没用。”我不通融,“除非你答应我,从此洗心革面,等我想办法把你弄进协会,跟我住在一起,老老实实修行,再不胡混。”

“师姐,我今年二月就满十八岁了,能自己生活。”他嬉皮笑脸,“要不,师姐嫁给我啊。”

我就知道他不肯的,也知道强迫他只能带来更大的反弹。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迅速堕落成不良少年,现在几乎无恶不作似的,虽然只是小恶,我也觉得很头大了。

“那你好好反省吧。”我转身欲走,“不要用法术逃脱,因为你有伤人纪录,都把你关单独牢房了,不要再给自己加料!”

“师姐……”我还没走几步远,他又叫住我,“你真的……不去找大师兄吗?”

我心底露出一柄尖刃,凌厉的搅了搅,鲜血淋漓。

奇怪,我不疼。

太久了,太痛了吧,所以没感觉了。人真是会自我调节的动物,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已经做了选择。”我丢下这句话,快步离开。

因为怕修行不够……会犯傻。

走入夜色中,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那闪烁的霓虹、灿烂的灯火、人间的繁华都不属于我。家是什么,你所爱的人都在的地方,而我爱的人们,都不知所踪。

只有小丁,还在那个铁笼子后等我。而放出他后,他又会消失不见。

哈,停止停止!伤春悲秋要江南美人在朦胧烟雨中吟诗进行,不适合我。我这种俗物,还是快点去弄钱是正经。

小丁这回犯的事比较大,保释金很高。可惜我是赤贫阶级,拿不出钱来。所以我才说要他再牢里再待一晚,因为我得去筹钱呀,并不是真的要惩罚他。

他来西方世界后,突然变得很坏,可不知为什么,我就是不忍心讨厌他。或者,这小子最会拔动我心底柔软的部分,又或者……他只是个迷茫又执着的孩子,心中的世界坍塌了,需要时间慢慢重建。

突然的,我脑海里浮现出刘易斯的眼睛,他也是那种迷茫的类型。我拿这种男人最没有办法,何况他的迷茫中还掺杂着令人心痛的绝望。嗯,不能再跟他有瓜葛,不然我爱上他怎么办?

我站在夜色中,平静了很久的情绪,又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拔通了一个电话。

“是我。”我吐字艰难,“我需要钱,你可不可以借我?”

“我记得说过,不想再见到你,不想再听到你的声音。”那边说,“知道你还活在这个世上,我已经很痛苦了,为什么你还要不断提醒我你的存在?”

“是小丁……我……我没办法。”我结结巴巴的,感觉有点气短。

“小丁怎么了?”对方问,好歹还有一点顾念之情。

我把小丁的情况说了,对方气愤的骂我,“你就纵容他吧!以前在师傅跟前,他做了什么错事,你都护着他,还帮他掩护。虽然你只是他的师姐,但慈母多败儿这话也适合你!”

“我只比他大七岁好不好?”我试图缓和下越来越僵的谈话气愤。

“那又怎么?再这样下去,他早晚毁在你手上!”

我无语,彻底无语。

“要多少?”长久的沉默后,对方终于开口。

我说了数字,并报上我的银行帐号,然后近乎讨好地说,“从明天开始,我会认真做任务,存点钱,保证再不麻烦你了。”

“哼,赚了钱好继续为小丁擦屁股,直到有一天他万劫不复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

对方干脆利落地挂掉了电话。看来,真的很讨厌我啊!不过没关系,有钱就行。

我没心没肺地朝空大笑了好几声,在路人的侧目中自嘲的眨眨眼,跑去查银行户口,然后满意地发现钱到账很快。

这意味着我明天一早就能把小丁带出警局,再找个好律师帮他脱罪,最少也得争取到社区服务这种比较轻的惩罚才行。不过,我确实得跟这小子谈谈。美玉蒙尘,好歹也得擦擦是不是?

正边走边想,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欣长的阴影,我长年修炼所锻炼的神经骤然崩紧了,害我差点停下脚步,甚至转身离开。

吸血鬼!在我前方不到两米处有一只吸血鬼!

幸好我身体控制得当,否则转身就跑的话,倒暴露了我非普通人的身份。

继续往前走,只期望遭遇的是一位秘党成员,不会攻击人类的那种。可惜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当我经过吸血鬼身边,他忽然抓住我的手臂。

我“吃惊”地抬头……然后真的吃惊了。

……

……

演员表

住在隔壁的吸血鬼猎人,大美女奇奇:由10楼的只想做梦的SISI扮演。

另:报名的同学多,不要急,不会一下子出群众演员,慢慢后面会出现的。

再另:推荐票啊,收藏啊,来得猛烈些吧。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