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第四章挨打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小说简介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是作者彧灵丰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这一刻,放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的旅程。未知的恐惧冲斥着她的四肢百骸,眼前唰唰闪现出各种画面,有高兴的有伤心的,最后余下的是对人世间的种种不舍。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活够,怎么能像风雨摧残下的花苞,就这样凋谢了呢?穆敬荑猛的瞪大双眼,后转身之间却意外发现一头青灰色皮恐惧充斥着她的四肢百骸,眼前唰唰闪过各种画面,有开心的有难过的,最终剩下的是对人世间的种种不舍。。...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小说-第四章挨打全文阅读

这一刻,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恐惧充斥着她的四肢百骸,眼前唰唰闪过各种画面,有开心的有难过的,最终剩下的是对人世间的种种不舍。

她还不想死,她还没活够,怎能像风雨摧残下的花苞,就这样凋落了呢?

穆敬荑猛的瞪大双眼,转身之间却发现一头青灰色皮毛的巨狼缓缓后仰倒向地面,脖颈处喷射的血液呈线条状全数被她的手腕吸了进去,场面诡异至极。

她慌忙去看自己的手腕儿,那里隐隐泛着一圈儿红光,流转间仿似有一条藤蔓逐渐凝结,可惜到最后仍是没有成型,反而渐渐隐了开去。

“噗通”一声,狼身跌在地上,了无生息,原本健壮的身子瞬间干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成了一具干尸。

四周的群狼见同伴死了,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甚至领头的还引颈高歌了一声。仿佛是冲锋的号角,很快又冲上来两只,与迎面对上她的那只呈三角之势同时扑了上来。

穆敬荑只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冷汗浸湿了后背衣襟,夜风袭来,凉彻心肺。

当她以为再也逃不脱的时候,诡异的现象又一次出现。依旧是红光裹挟着她的身体,三头巨狼同样从脖颈处猛然喷射一缕血迹,呈丝状尽数被她的右手腕吸去。

一切只发生在瞬间,三头狼纷纷倒地,尸体迅速干瘪。狼群终于感受到了惊恐,互相低声呜呜,犹豫着再不敢贸然上前。

看着脚下的狼尸,穆敬荑举着火把暗自咬了咬牙,双眼冷凝的盯着虎视眈眈的狼群,迈开步子缓缓迎了上去。

领头的狼王见状突然引颈嚎叫起来,也恰好让穆敬荑看清了它所在的位置。

“如今的形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既然我不容易亡,那你们就得死了!”她恶狠狠的丢出一句,突然向狼王的位置跑了过去。

群狼估计有些懵了,纷纷扭头看去,谁也没动位置。

狼王站在一块儿大石上,比之穆敬荑所在的位置高了约摸四五尺的样子。

它不屑的瞥了眼下面的人类,傲然的抖了抖身上的狼毛,再次引颈嚎叫起来。

可惜这威风它没能耍个圆全,忽地脖颈一凉,嚎到一半儿便失了音,到死都不明白自己高高在上,那个小小的人类为何能诡谲一笑间夺了它性命。

狼王莫名奇妙的死了,群狼无首,瞬间作鸟兽散。来的无声,去的仓惶。

危险解除,穆敬荑顿觉双腿酸软。

将火把插在背风的位置,强撑着身子,忍着恐惧和恶心将几具狼尸汇到一起,拔出火把,在浓密的狼毛上一点。

“噗”的一声,火光立即蔓延开来,直烧的干瘪的狼尸劈啪作响。

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这些诡异的尸体,因为解释不清。

一个丝毫功夫都没有,甚至连大刀都挥不起来的女子,如何能在瞬息之间斩杀数匹成年野狼?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唯有毁尸灭迹一条路。

随着火光蔓延开的,还有浓浓的皮毛焦臭味,混合着炙烤的肉香。

她靠在树干处稳了稳心神,这才想起有风的情况下非常容易引起山火。

连忙将焚烧狼尸的位置四周清理干净,确保不会引燃周围的树木,她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敬荑!”穆云山嚷道。

“穆姑娘,你没事吧?”张贵祥的声音里带着不自觉的颤抖。

穆敬荑发觉他离自己不远了,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襟,又将狼尸焚烧不完全的地方用树枝拢了拢,这才收敛神色往山崖附近走去。

“穆姑娘?穆姑娘!”见无人应答,张贵祥心中一沉,手脚并用的爬上山崖,却发现穆敬荑好好地站在那。

紧绷了一道的身体终于松弛下来,晃了两晃,险些倒下。

“你没事就好......”他低声念叨了一句,抬手抹了把额上淌下的汗水。

听到有人叫自己,穆敬荑迅速循声望去,看着大步走过来的壮硕男子,一脸歉疚的开口解释:“狼被我误打误撞点着的火吓退了......”

“你没事就好!”张贵祥想要拍拍她的背以示安慰,可那手行至半路却颓然地放下了。

他暗自叹了口气,看向了山崖边。

“我爹呢,他怎么样了?”穆敬荑看了看他身后,疑惑问道。

“穆叔还在底下,我帮他绑好了绳子。你别急,我这就拉他上来!”

话落,他抬起手就要吐口唾沫搓一搓,省得往上拉绳子时打滑,眼角余光瞟到一旁的人影,连忙又咽了下去。

她那么爱干净,看到肯定会嫌恶的。

“那咱们一起拉!”穆敬荑可没注意到那些。

她寻了个背风的位置将火把插好,跑到张贵祥身后三尺远的地方站定,抓起绳子缠在手臂上,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一下往后拉。

约摸一刻钟后,穆云山的身影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回去的时候,张贵祥背起穆云山,穆敬荑背着弩箭拿着砍刀跟在后面。

本来她想要将那些拢在一处的柴禾捆好背回家的,可自家老爹和张贵祥都极力拦阻,死活不肯让她如愿,最终只得作罢。

到家的时候,赵氏许久才过来开门,见到穆云山几人瞥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回了屋。

穆敬荑有些看不过眼儿,但碍于有外人在也只能忍着。

张贵祥将人一路背到正房东屋,与抱着被褥,面色阴沉的赵氏走了个对脸儿。

“婶子!”他略有些尴尬的打了声招呼。

“......嗯,一会儿赶紧回家吧,免得桂花一个人害怕!”赵氏眼皮都没抬,只低声应了一句,侧身去了西屋。

穆敬荑帮着老爹在床上躺好,看着他一身泥土草屑的狼狈模样,忍不住心疼:“爹,您摔哪儿了?让我瞧瞧,要不咱们先请郎中吧!”

穆云山见女儿如此关心自己,心中顿时一暖,挤出一抹笑:“爹没事,歇几天就好了!”

“那怎么行?若是骨头断了,需得得请郎中接上,否则耽误了医治,会影响走路的。”

她想了想便扭头,对一旁的张贵祥道:“祥子哥,谢谢你这么晚上山,费力救我爹回来。时辰也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吧,免得桂花妹妹担心!以后若有用到我穆敬荑的地方尽管说,今日的恩情,敬荑记下了!”

她说着便蹲身行了一礼,吓得张贵祥连忙侧身躲了开去。

“不用如此客套,咱们都在一个镇里住着,两家又离得不远,互相照应些也是应该!”张贵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微垂着头红了脸。

“祥子,今儿真是多亏你了,以后有空闲,叔请你喝酒!”穆云山冲着他笑笑,看向两个年轻人的眼里不觉间多了抹喜色。

“哎!”张贵祥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那叔,我先回了,明儿一定要请郎中诊治啊,这您得听穆姑......妹子的!”

“哎哎,快回吧!”穆云山摆摆手,笑着看他转身,紧接着推了旁边的穆敬荑一把,低声催促道:“还不快去送送,大老远的折腾了一遭,替爹多谢谢人家!”

“哦!”穆敬荑低低应了一声,小跑两步出了屋,追上了将要走到院门处的人影。

“你怎么出来了?”张贵祥听到脚步声,猛然回头,就见一抹倩影正站在他身后。

皎洁的月光下,那张精致俏丽的小脸显得格外楚楚动人。偶有晚风吹过,鬓边的青丝缓缓拂动,仿佛坠入凡间的仙子一边,浑身上下散发着白亮亮的光芒。

“诶,看啥呢?”穆敬荑见他望着自己发呆,连忙扬手挥了挥。

张贵祥身子一抖,迅速眨了眨眼,收回了视线。

“呵呵,我爹让我来谢谢你!路上慢点,小心些,天黑不容易看清路。”

张贵祥的反应引得穆敬荑忍不住乐了起来,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挺不地道的,有什么资格取笑人家!

“啊哦,好好......”张贵祥慌乱之下有些语无伦次,垂着头紧走两步出了大门,又反手将门关上,速度快得险些将那门扇拍到跟在后面的穆敬荑鼻子上。

“我去,好险!”穆敬荑后知后觉的缩了缩脖子,抬手抚了抚欠点挂彩的鼻头儿,利落的关好门,快步跑回了屋。

一进正房就听到了赵氏的声音:“大晚上的点什么油灯,有什么可看的,那灯油钱是大风刮来哒?”

“娘,爹的腿受伤了,您也不知关心一下,还在那骂,有您这样做媳妇的嘛?”穆敬荑出言驳斥了一句,成功将战火烧到了自己身上。

“你个死丫头,还有脸说?大半夜跟个野小子上山,也不怕被人传闲话!就算那姓严的看不上你,也不能这样破罐子破摔啊?有道是钱难挣屎难吃,真等你嫁个穷小子,后悔可就晚了!”

穆敬荑忍不住回嘴:“娘,哪有这样数落自己闺女的,我还要不要脸啊?爹那么晚不回来,我做女儿的担心他,叫人一起去找有错吗?难道我要像您一样不闻不问才算孝顺吗?”

“嘿,你个死丫头,还学会顶嘴了是吧?跟那叫桂花的刚玩一天就变得如此模样,这要是老与他们混在一处,下次是不是就要上房揭瓦了?

都说没娘教的孩子不懂理法,我看你这是嫌我活得命长了是吧?那好,我这就离开,给你们爷儿俩腾地儿!”

赵氏说着说着就急了,猛地冲出屋子向外面跑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