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 第五章 父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小说简介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是作者彧灵丰卿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床上的穆云山听到声音连腿伤都顾不上了,翻身就要往外冲。“噗通”一下摔在了地上,疼得他直冒冷汗。穆敬荑大惊:“爹,您这腿还伤着,怎能下地?”穆云山气的胸口大力起伏,扬手狠狠打了...

穿越商家女的逆袭之路小说-第五章 父女全文阅读

床上的穆云山听到声音连腿伤都顾不上了,翻身就要往外冲。“噗通”一下摔在了地上,疼得他直冒冷汗。

穆敬荑大惊:“爹,您这腿还伤着,怎能下地?”

穆云山气的胸口大力起伏,扬手狠狠打了闺女一巴掌,吼道:“谁让你与她顶嘴的?那是你娘!”

穆敬荑被打的有些懵,呆愣愣的问道:“您为啥打我?”

“谁...谁让你气她......”刚打完,穆云山就后悔了,女儿白皙娇嫩的脸蛋儿瞬间现出一个红红的手掌印儿,疼得他心里一揪。

但一想到奔出门的媳妇,他立时又狠下了心,吼道:“还不快去追你娘?”

穆敬荑耳中嗡嗡作响,眼泪扑簌簌顺着脸颊滚落,像个失了魂的木偶一般挪动步子向屋外走去。

前世她从小到大从未被父母如此打骂过,如今刚刚穿越过来就遭到这种待遇,心里的落差不可谓不大。

亏得自己刚刚还冒着危险跑去山上寻他,哪曾想这么快就得来了响亮的一巴掌。

穆敬荑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瞥见院门处的一抹绯色,腿一软,“咕咚”载到了地上。

赵氏并没有走远,正躲在院门外赌气。听到动静,慌忙顺着门缝儿往院内探看,结果着实被那景象吓了一跳,瞬间红了眼。

“敬荑!”她慌忙叫道,猛地推开院门,脚步凌乱的冲到穆敬荑跟前,一把扶起她。

“闺女,闺女你怎么了?”赵氏一迭声的叫着,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儿。“你别吓娘......别吓娘好不好……”她忍不住呜呜哭了起来。

屋里穆云山听到动静,也是一惊,不知院里到底发生了何事。忍不住扯着脖子嚷道:“彩儿,你哭什么?”

赵氏再也顾不得生气,颤抖着声音说着:“闺女摔在院子里了……呜呜……”

穆敬荑双眼直愣愣的,本就瞪得有些累了,见自己娘亲真的吓着了,连忙转了转眼珠儿,一脸疑惑的问道:“娘,您是在哭吗?”

赵氏一看更心惊了,莫不是闺女傻了?

待她将人搀扶进屋,借着油灯的光亮,这才看清穆敬荑脸上的红痕。

“谁打的?穆云山,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对我闺女动手……”下一瞬,赵氏的表情立即狰狞起来,冲到穆云山近前上去就是一顿抓挠捶打。

直看的穆敬荑心惊肉跳,忍不住出言拦阻:“娘,爹教训女儿是应该的,哪需要什么理由!”

“什么?”赵氏停了手,看向穆敬荑的眼中是满满的心疼:“闺女,都怪娘,怪娘眼瞎嫁了你爹,否则你怎会受如此委屈,都怪娘……”

赵氏口中的话逐渐变成了小声念叨,转身搀扶着穆敬荑,母女俩回了西屋。

穆云山脸上火辣辣的疼,看着妻女羸弱的背影,满满的自责和落寞。

次日天蒙蒙亮,穆敬荑就起了床,偷偷瞄了一眼无声紧闭的东屋门,蹑手蹑脚出了正房。

经过收拾的厨房,所有物品的位置她都了然于心,做起饭来也是得心应手,很快米粥就熬好了。

做完早饭,她满心期待的跑去东墙根儿处,看自己捏的那些憨态可掬的储蓄罐。

天气晴朗,又有清风,即使放在阴凉处,做好的坯子也干的很快。

如今穆云山行动不便,这烧陶的活计就没人干了。本来家里就穷,再失了这唯一的进项,真不知道日子还能撑多久。

赵氏显然是个不靠谱的,自从穆敬荑穿越过来,几乎没见过她干活儿。看来还是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赵氏推开堂屋门走了出来,紧张的看了她一眼:“闺女,你还难受吗?”

穆敬荑一愣,表情不自然的笑笑:“还有些头晕。”见赵氏立即蹙眉,连忙笑着补充:“不过不妨事,只是一阵一阵的。我做了早饭,您饿了吧?”

赵氏仍旧不放心,仔细查看了她的脸,发现红肿的部分已经消退,这才道:“吃饭!”

穆敬荑看了看正房东屋,低声问道:“娘,我爹醒了吗?”

“管他呢,咱们先吃!”赵氏蹙着眉,愤愤的道:“在外没本事,只会跟自己老婆孩子撒气,算什么东西!”

穆敬荑听得脸红,本想反驳两句,但一想起昨日的遭遇又歇了心思。赵氏话虽说得难听,却也不无道理。

拾掇好饭菜,待赵氏吃上了,她这才端着碗走去东屋。

“咚咚咚”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丫头啊?进来吧!”穆云山低哑着嗓子道。

“哎!”她应了一声,“吱呀呀”推开了木门。

穆云山半靠在床头,见她进来,微垂了头,极力忽略脸上的抓痕。

穆敬荑将饭菜放到床边,又跑到厨房打了盆水,肩上搭着布巾快速回了屋。“您先洗下手!”

“哎!”穆云山点头,依言往盆边凑了凑,着实洗了手,接过布巾擦着。

“我还是先找郎中给您看看腿吧,这个时辰应该都起了吧!”说完也不等父亲回答,转身便出了屋。

经过灶间门口,见到正好吃完的赵氏,她连忙开口:“娘,您给我拿些银钱,得请郎中诊治一下,爹的腿拖不得!”

赵氏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斥道:“我哪里有钱?要看病就赊账吧!”

“啊?”穆敬荑立时五官皱在了一处,一把拉住赵氏的手臂,来回扯着。

“娘,他是咱家的顶梁柱!那腿若是延误了治疗,再不能走路了,咱们以后靠什么生活,总不能都喝西北风果腹吧?哎呀,娘......再怎么说他也是您的夫君啊。”

赵氏无奈叹了口气,瞥了她一眼道:“不是娘心狠,娘是真的没钱。前些日子下雨,你爹做的泥坯子总也不干,都没怎么开窑,哪来的进项?”

“那咱家就一点儿存银都没有吗?”穆敬荑仍旧不死心。

赵氏瞪了她一眼道:“有,不是都给你请郎中了吗?”

“啊?那不对呀,我又没有吃药,只看个诊不至于花那么多吧?”

“哼,咱家就那么多存银。挣得本就少,怎会余下许多!”

穆敬荑这下子是彻底犯了难,想了想,还是治病要紧。大不了给人家打个欠条,按个手印儿什么的,总之穆云山的伤不能拖。与赵氏打了声招呼,大步向院外走去。

刚打开院门,迎面就见到一大垛柴火木棍儿向她走来。临近了一看,柴禾底下弓着身子哼哧哼哧走路的竟是张贵祥。

她惊讶之余,忍不住问道:“祥子哥,你这是?”

张贵祥腼腆一笑,抓起衣襟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笑道:“我把叔昨日砍的柴背回来了!”

穆敬荑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总觉得心里发虚,受人之恩就像欠了债一般,格外的不自在。她连忙将门大敞,让出通道,一迭声的说着感谢的话。

张贵祥笑着摆摆手,背着柴禾走进了院子,将东西放好,转身就要离开。却突然听到正房里有人喊他:“祥子啊,进来一下,叔找你有点儿事儿!”

“哎!”张贵祥爽快应了,转头问穆敬荑:“穆姑娘,你这是要给叔请郎中去吗?”

“嗯,你咋知道?”

“嘿嘿,你等等,一会儿我去请!”说完也不等她回应,大步向正房走去。

穆敬荑有些犯难,自己一没银钱,二不认识路,还真不如劳烦张贵祥帮忙跑一趟了。

但如此做,她总觉得心里欠账太多,晚上睡不安稳,见人都要矮上三分。唉!

她在这里左思右想的发愁,却猛然见到自家老爹被张贵祥架着走向了茅厕,顿时红了脸。

这事儿,她还真没办法帮忙,可总麻烦外人这也不太好吧!想起前世腿部受伤的病人或者残疾人拄着的拐杖,穆敬荑立时有了主意。

她快步跑到西厢南侧,到放工具的地方一顿踅摸,翻出把斧子来,可惜没有找到锯子之类更加趁手的物事。

她拎着斧子走到院子东南角,将那捆刚刚背回来的柴禾打开,挑出几根粗细合适,又长又直溜儿的木棍儿出来。

她将棍子竖在自己身侧一顿比划,又用手仔细拃了几次,确定好位置,抡起斧头便忙活上了,连郎中来了都没有发现。

等穆敬荑终于将脑海中的拐杖制作完成的时候,时间已近正午了。

她一脸兴奋的跑到东屋,将那对儿做工粗陋的拐杖显摆给穆云山看:“以后您拄着这副拐杖就能走动了,像这样……”她一边说着,一边将拐杖架在腋下讲解着用法。

穆云山先是惊奇,后是感动,最终哽咽开口:“丫头,都是爹不好,爹不该打你......脸还疼吗?”

“嗯?”穆敬荑一愣,等明白父亲说的是什么,忍了半宿委屈的心一下子就化了,垂着头强忍着将要溢出的眼泪,哽咽着道:“只要您以后不打女儿了,就不疼!”

“哼,我看你还是该打,傻掉得了,不长血!”赵氏挑帘儿进了屋,嗔怪的瞥了她一眼。“郎中怎么说?”

“咦,娘您刚才没在家吗?”

“哼,你这死丫头,我从你旁边走过去都没觉察,也真是够心粗的!”赵氏嘟囔了一句,继续看向床上的穆云山。

见媳妇难得关心自己,穆云山脸上立时就带了笑:“大夫将我这腿接上了,绑了根木板,说是要休息一段时日,等骨头长好了才能走动。

如今丫头给我做了这拐杖,以后不用那伤腿我也能走了!”

“哼,闺女对你如此好,大半夜冒着危险去山上救你,回来也没耽误挨打,这还给你做拐杖,亏你还有脸笑!”赵氏撇撇嘴,一脸不忿。

穆云山红着脸,低声嘟囔道:“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动手了,你也原谅我好不好?”

赵氏刚要再说什么,一瞧正在那傻乐的女儿,立即道:“都晌午了,赶紧到灶间做饭去,遛了这么一大圈儿,我肚子都饿了!”

“哦......”穆敬荑噘着嘴,将拐杖放好,踱着步子出去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