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缪斯光临 第五章 一见钟情,听起来就很盲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欢迎缪斯光临小说简介

《欢迎缪斯光临》是作者温奶煮月亮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林唱晚、顾意驰和另外两个队友最后但是扛着不不争气的貂蝉,非常有惊无险地把这局游戏赢了下去。已退出信息显示取得胜利的界面回到结算界面,林唱晚望着貂蝉5.4的评分,都忍撇了撇撇嘴。“突然间不怎么想和他一挑五了。小时候我哥总跟我说,和臭棋篓子下围棋,越下越臭,恐怕这退出显示胜利的界面来到结算界面,林唱晚看着貂蝉5.4的评分,忍不住撇了撇嘴。。...

欢迎缪斯光临小说-第五章 一见钟情,听起来就很盲目全文阅读

林唱晚、顾意驰以及另外两个队友最终还是拖着不争气的貂蝉,十分惊险地把这局游戏赢了下来。

退出显示胜利的界面来到结算界面,林唱晚看着貂蝉5.4的评分,忍不住撇了撇嘴。

“忽然不怎么想和他单挑了。小时候我哥总跟我说,和臭棋篓子下棋,越下越臭,估计这打游戏也是同样的道理。”

她没想到顾意驰捕捉了一个奇奇怪怪的重点,对她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听你叫他哥呢。”

“啊,是吗。”她想了想,稍微解释说,“可能提起小时候的事就用上了小时候的叫法吧,后来确实很少叫了。”

他们又一起玩了两局,顾意驰依然是用狄仁杰,林唱晚则是先后用了貂蝉和娜可露露。这两局没遇见什么奇怪的队友,加上他们都拿到了可以稳定带节奏的C位,两局打下来都是大顺风。

又一次听见播报音中传来“Victory”,林唱晚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伸了个懒腰。

“不打了?”顾意驰问她。

“不打啦,运气这东西说不好的,再打可能就输了。”

“我们难道不是凭实力赢的么?”

林唱晚噗嗤一笑,没想到顾意驰还挺自恋,便顺着他说了,“你是实力,我是运气,所以我要歇歇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从游戏房间里退了出来。

留意到好友申请那个位置有一个红点,她有点强迫症地点了下去,看见是第一局的那个貂蝉给她连发了好几条好友申请,大意就是问她怎么说好了单挑现在又怂了。

她冷哼一声,“看来我的运气还得发挥一会儿。”

“嗯?”顾意驰抬眼看她。

她朝他扬了扬手机,“臭棋篓子太执着,我决定大发慈悲和他下一局。你要不要来观战?”

顾意驰笑了,用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我要出门,就不观战了,你加油。”

她有点诧异地问了句“要出门?”

其实本来想问的是“都这样了还出门?”想想实在是不太礼貌,就咽回去了。

“嗯,找了自习室的同学帮忙搬行李,我总不能让他们搬,自己不过去。”

林唱晚有点想问他行动上面会不会不方便、需不需要她也一起过去之类的,但是觉得那可能显得自己太殷勤,再说她又不认识他的同学,应该见了会尴尬吧。

所以最后,她只是把备用钥匙交给了他,又客套着说了句“路上小心”。

他也是同样客套地回她一句“你打完游戏记得吃饭。”

没有了游戏的加持,他们又变回了两个刚认识的人该有的状态,略微尴尬,带着依稀可见的疏离。

顾意驰出门后,林唱晚和那个非要单挑的人打了两局,都以碾压的战绩取胜了,然而并没觉得有多开心。

她把战绩截图下来,点开了微信里自己和顾意驰的对话框,犹豫了一会,最终没有发过去。

顾意驰一直到傍晚才回来,他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后没有马上进屋,而是站在门口往里问,“林唱晚,我回来了,方便进去吗?”

林唱晚都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被人用大名称呼过了,一下子仿佛找回了学生时代被老师点名的心悸感,一边应着“方便”,一边穿上拖鞋、披上外套从卧室跑了出去。

和顾意驰一起站在门口的还有两个看上去和他年纪相仿的男生,应该就是顾意驰说的帮忙搬行李的同学了。

林唱晚猜到他们应该会一起上来,所以中午那会加紧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此时对于自己的明智之举她感到十分庆幸。

除了这个,她本来还担心他们看到顾意驰和女生一起住会不会调侃什么,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那两个男生只是对她笑着点了点头,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她拿出手机,给林朝阳发了一句:原来不是所有男生嘴都像你那么损。

林朝阳:?

林朝阳:说什么呢,阴阳怪气没头没尾的。

她没再回复林朝阳,收起了手机帮着顾意驰的两个同学一起把行李往屋里搬。

他的东西说不上太多,看起来完全用不上两个同学帮忙的,林唱晚猜想,说不定多出的一个同学是为了扶他,想到这里一面觉得怪好笑的,一面又觉得他的处境有点心酸。

前前后后把他的行李都安置好以后,她终于有了点自己将要和此人“同居”的真实感。

那两个男同学看上去没有多留的意思,工具人似的忙完了就要走,顾意驰的脸色显然有些尴尬,像是想留他们又不好开口的意思——可能因为这毕竟不是他家,他不好做这个主。

林唱晚捕捉到他的情绪,找了个空隙主动开口说,“你们吃晚饭了吗,没吃的话我们一起下楼吃个晚饭你们再走?”

两个男同学应下来了。

许是某种邀功的心理,她往顾意驰的方向看过去,想要一个对视或微笑,结果人家压根没看她,正在低头玩手机。

她顿时有点不高兴,觉得自己难得的善解人意被无视了。

等顾意驰收起手机后,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顾意驰给她发了句“谢谢”,又发了个小熊鞠躬的表情包,还挺可爱。

她没忍住勾了勾嘴角,刚刚那点幼稚的不快成功被驱逐。

顾意驰他们三个对这边都不是很熟悉,吃饭的地方就交给林唱晚定,她征求了他们的意见,最后带着他们去了个做地方菜的小餐厅。

点完餐顾意驰就付了账,那两个同学还很客气地说要a给他,他当然是拒绝了。饭菜上齐以后,林唱晚默默吃东西,她没想到他们三个也没什么话聊,几乎和她一样沉默。

看起来,他们一点都不亲近。

顾意驰这些天先是找了好久没联系的林朝阳帮忙安排住处,后又找了两个不是很熟的同学帮忙搬行李,这乍看上去正常,仔细想想其实挺奇怪的。成年人的世界里,不麻烦不熟的人是个基本法则,顾意驰看着不像不懂这些的人。

按照林朝阳的说法,他是摔伤腿之后不知所措了,可是他看起来又并不像慌乱无措的样子。

他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呢?不只是身体上受伤这种?

林唱晚咬着筷子尖思维发散地思索了良久,没有觉察自己的不对劲之处:一向最讨厌管闲事的她,这两天总是没来由地对顾意驰这个刚刚相识的人很关注、很担忧。

或者她也不是丝毫没有觉察,只是或是有意或是无意地把那些情绪归结为自己的好心。

她的理性是不允许她去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的,甚至就连在自己的小说里,她都吝啬地不给主角们安排那种际遇,让他们同谁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听起来就很盲目。

可很多时候越是不信一些事,它们越是偏偏要降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