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清当自强 第四章 管事儿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到清当自强小说简介

《到清当自强》是作者leidewen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说是帐房,但二太太好像把所有帐簿都放到自己房里,苏荔也就借机看了二房的宅院,跟二房那院子比,大小差不多,但是进了正房便完完全全相同,家具是京式的,全套的黄花梨,还贴了片子,望着是贵价货,苏荔对这家的家产情况的确得再次恐怕了。帐簿库房的钥匙都交帐本库房的钥匙都交了出来,苏荔翻看了一眼,竟然里面一个圈比着一个圈。。...

到清当自强小说-第四章 管事儿全文阅读

说是帐房,但二太太似乎把所有帐本都放在自己房里,苏荔也就趁机看了二房的宅院,跟大房那院子比,大小差不多,可是进了正房便完全不同,家俱是京式的,全套的黄花梨,还贴了片子,看着就是贵价货,苏荔对这家的家产情况看来得重新估计了。

帐本库房的钥匙都交了出来,苏荔翻看了一眼,竟然里面一个圈比着一个圈。

“弟妹,这个是什么?”苏荔虽然懒散,但不代表她傻,再说虽说苏老娘不会做饭,可是她是当了十年好裁缝,又做了近二十年会计,于是苏家姐妹从小没事就跟着老娘在服装厂里打混,没事帮着做点打下手的活,针线都会使;到了老娘当会计时,姐俩就开始学着打算盘、点钞,后来果然,老姐也当上了会计。有了这样的经历,苏荔比一般人更明白交帐时一定钱货对清,不然倒霉的只会是自己。

“弟媳可没嫂子清雅,认得字。”她不耐烦起来,苏荔晕了,不认识字还管家?好半天,她笑了笑,把帐本放回桌上,“这样好了,库房有多少食材,每日的各房的定量是多少,每月厨房的定额又是多少,弟妹给我个单子,帐本由今日记起好了。”

“你……”她气急,但碍着秋妈的面子,忍了下来,拿起一串钥匙往外走,苏荔让人给了她个新帐本,跟了出来。她注意到秋妈拿了旧帐本,她当没看见。

点了仓,对了帐,见了内厨的几位妈妈,秋妈便要走了,想想看了苏荔一眼笑了笑。苏荔有点胆寒,但是只能硬着头皮挺着。

“大太太,要晌午了,要做点心吗?”

“按原先的做吧!”苏荔本想退出来,想想早上的点心,她又停下了,“一般晌午各房吃什么?”

“老太太晌午只进一些马**,加几块点心;二太太……,姑娘那儿会递条子进来奴才们照做就是了。”管事笑着,她身后有人拉拉她的衣服,她才醒悟过来,“大太太一般同老太太例,如果大太太想吃啥,吩咐小红姐姐喊一声就得了。”

“老太太晌午还是做饭吧!点心总归是当不得饭的。二太太和姑娘那儿照定额细心些做吧。至于我,老太太的例减半就是了。”苏荔笑笑,准备退出来。

“大太太!”管事有些尴尬,苏荔停下脚步,自己没说什么啊,为何她为难成这样?

“你说吧!”

“姑娘和二太太的定额银子……平日里老太太和大太太口里省下几口也就是了,只是如果大太太要按定额给做……”管事汗都下来了,苏荔点点头。

“我院里省就省了,老太太那儿可不成。二太太和姑娘那儿只要不过分,你就由了她们就是了。”苏荔可不想在这时跟两位吵闹起来,管事为难的点点头。

午饭还是在苏荔的亲自指点下做的,如果按着旧例,只怕银子还是不够用,苏荔在现代凭着自己一个人的薪水贷款买房,本就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主,加上她在现代的工作说白了就是单位的生产大管家,脑子里早就自成体系,在厨房看了一会就知道他们的分工,但还是觉得有点乱,叫来管事,重新安排,洗菜的人只负责洗菜,配菜的只负责配菜,厨子就只负责做。各司其责,因为分细了,各人负责自己的那块,速度反而快了。

再就是配菜,在她在时,二太太和姑娘的丫头就传来话,点了菜,管事不敢答应,回头看苏荔,苏荔只是静静的把他们要的饭菜写了下来,想了一下,“两位回去跟二太太和姑娘回一声,今儿我刚刚接手内厨房,很多事儿还没理顺,也不知道有没有二太太和姑娘要的料,我们尽力做,请她二位千万别埋怨了。”

“大太太这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菜,姑娘就想吃这口,还得大太太这么刁难,姑娘回了老太太,大太太该如何自处?”一个丫头不奈烦的嚷了起来,苏荔笑了起来,唉!进了宅门管点事真不容易,不过,她可是管人出身的,这点小阵仗也在她面前闹。

她回过头,看了看单子,琢磨了一下,“二太太点了蜜汁鹧鸪,姑娘点了一味野鸡片汤,鹧鸪与野鸡我刚看过了,没有这两味,改成蜜汁鸡翅吧!做四份,各房一份,方子过会我抄下来。姑娘点的鸡蛋羹和二太太要的淹梅子都做两份,往老太太那儿送一份,说是二太太和姑娘孝敬的。其它的按例做吧!”

管事愣愣的看着苏荔,她没想到这么会功夫,最贵的两道菜就换成了家常菜,更离谱的是,这位大太太根本就不理那两位大丫头的话,平常在府里,这两位可是仗着主子的势,都是说一不二的主啊。

苏荔没功夫想那么多,厨后本就养着鸡,让配菜的赶紧杀了,取了血做了血豆腐,鸡毛洗净了放一边,不许人扔了;鸡翅膀取下了让人拿了翅中送到厨房里让人用料淹上,翅尖、翅根放一边待用;鸡杂取了放了满满几大碗,苏荔脑子动得飞快,想着怎么物尽其用。

“平日里这些你们怎么做?”她决定先问问专业的意见,管事扫了眼。

“都是些下脚料,送到外厨给下人们吃就是了。”

苏荔心里叹了一口气,想想,“把肉小心的取下,鸡架子、鸡皮放在一起熬汤。鸡腿单取了放在一边。还有这些,把鸡胃什么的取下来做卤味,再留下些晌午做鸡杂面,其它的送到外厨,挺好的东西别糟蹋了。”

管事听得一愣一愣的,这些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这是府内,可是有钱人家,怎么就吃这些?但大太太说了,就听好了。

苏荔并不知道府里是什么规矩,但听说老太太晌午只用点心的话来看,这儿还是一天两顿,其它时间都是吃点心的。晌午也不很讲究几大盘,但求精致了,在苏荔的掌握下,各房其实都差不多,每房四只蜜汁翅中,算是主菜了,老太太和姑娘那儿加了个鸡蛋羹,再加两道素炒就成了。有鸡杂面,于是没做汤。苏荔调的味,她虽然不怎么会做,但对味道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很多菜都是一样的,于是一锅就烩了,厨师也就不敢再马虎,苏荔尝尝,点头让人装了送到各处。

晚餐就得正正式式的,老太太那儿是二个冷碟、四个热碟,两个碗,共八个菜品;苏荔自己和二太太减半,但二太太那儿二爷有时回来吃,于是跟老太太同例;姑娘本来应该比苏荔他们媳妇更减一味主菜的,但二太太说姑娘是娇客,可不能委曲了,于是同苏荔,还可自行点餐。苏荔听着管事的回话,心里暗笑着,是啊,看出来了,这府里也就自己占着身体这主儿混得最差。她把管事叫到自己房里,定了晚饭的单子,这才坐到桌前,菜已经有些冷了,汤面是刘妈聪明,面一送来就赶着把面捞了出来放到一边的盘子上摊开,把汤放在暖篓里暖上,看她过来坐下了,把面条挑些放到碗里再浇上汤。

苏荔早上就没吃什么,此时有些饿了,吃了两碗面便不吃了,桌上的菜碰也没碰,都是她站在一边看着做的,想想都没胃口了。

盘子里还有面,她看看刘妈和小红,“你们的饭怎么做的?”

“主子们的饮食由内小厨房做,就是您管的这间,像我们这样屋里人也是有脸面的,在内大厨房做,比外厨要好些;还有大厨房,老太爷和二爷宴客时,会从外头请大厨。各房其实还有小厨房,做些补品什么主子自己用体已银子。”刘妈细细的说道。

苏荔听着没做声,感觉有点怪,这么安排还是不妥当的,得再细想想。看看没动过的菜,“平日我用不了的又怎么处理,你们俩是我屋里人,想让你们一起吃,又怕人看见了,让你们吃我剩的,我心里又不忍。这样好不好,刘妈妈,等菜送来,你就分出两份来,放到偏房里,再去大厨房里领了你们的饭回来吃成吗?”

“太太!”小红似乎又要制止,苏荔笑着摆摆手。

“我也知道我这身份其实也比你们强不了多少,我边上也就你们俩了,吃食不算什么,只是个心意,有我一口,就有你们一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