皎皎入怀 第2章 被劫持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皎皎入怀小说简介

《皎皎入怀》是作者酌颜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这样让旁人瞅见岂非失了咱们平南王府的颜面?”徐皎将小脸一板,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辞严。“我就在这殿里等你,反正了,阿印不还在殿外守着呢嘛?”习秋犹疑着站站起身来。“等等!”徐皎轻笑着唤住她,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去,在习秋怔愣的眼神中,亲自动手将那披习秋踌躇着站起身来。。...

皎皎入怀小说-第2章 被劫持了全文阅读

“你这样让旁人瞧见岂非失了咱们平南王府的颜面?”徐皎将小脸一板,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辞严。“我就在这殿里等你,再说了,阿印不还在殿外守着呢嘛?”

习秋踌躇着站起身来。

“等等!”徐皎轻笑着唤住她,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在习秋怔愣的眼神中,亲手将那披风披到了习秋的身上,系上绳结,对着她嫣然一笑,“去吧!”

习秋屈膝与徐皎行了个礼,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见着习秋绕过神像,往后殿去了,徐皎面上的笑容一收,带了两分心虚瞄了一眼方才被她蹭了一手香灰的蒲团,双手合十朝着佛像欠身行了个礼,便也顾不得别的了,转身顺着墙角一路溜到了殿门口。

正想着没了披风,说不得能顺利从阿印眼皮子底下溜走。谁知往殿门外一看却是在心底“咦”了一声,阿印呢?

本来守在门外的侍卫居然不在?

不管了,这可真是天赐良机啊!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徐皎拎着裙摆,冲了出去。

出了大殿,徐皎尽往人多的地方钻,半晌没有瞧见习秋或是阿印追来,就稍稍放了些心。

庙会上人头攒动,徐皎瞧见一个摊子上有成衣卖,便买了一身普通的衣裙,钻进老板用布隔开,临时的“换衣间”,只要换下身上这一身绸缎制的襦裙,到时再将幂篱一扣,她抱着包袱大摇大摆走进了人群中,即便与阿印和习秋当面撞上,她也不怕。

徐皎想得开心,连忙将身上的襦裙解开,谁知刚将那件粗布衣裙披上肩头,她便浑身一凛,这种感觉......她汗毛渐渐竖了起来,不等回头,后腰上便抵上来一个尖锐冰冷的东西,“别动!”一把沉冷的嗓音徐徐滑过耳畔,是个男人的声音!

徐皎一愕,登时欲哭无泪,不是说中吉吗?菩萨您在耍我玩儿呢?还有,她刚刚换衣裳时,岂不是被看了个精光?虽然是背对着......打住!打住!徐皎用力摇了摇头,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吗?作为一个穿过吊带热裤,更在泳池海边只穿比基尼浪过,见过大世面的人,被人看光了有什么了不得的?了不得的是你现在小命拿捏在人家手里呢!

徐皎登时将双手高高举了起来,发自肺腑道,“这位大侠!这位兄台......不!这位郎君,有话好说,小女子细皮嫩肉的,您......您千万冷静,手别抖啊......”

呜呜呜,救命啊!难不成逃过了火劫,还是得死?只是换个地方,换个死法而已?

“别动!别喊!”身后那把嗓音更靠得近了两分,带着冰冷的杀意,扑面而来。“让店家寻身男装递进来。”

伴随着男人的靠近,徐皎抽了抽鼻子......咦?血腥味儿?她再深嗅了两下,确定没有闻错,所以,身后这位仁兄受伤了?还是.....那是别人的血?

她的走神却显然让男人不满了,抵在后腰上的短匕之类的锐器往里抵了抵,声音又低了两度,“快点儿!”

徐皎不敢再耽搁,抖颤着嗓音对店家提了他的要求,店家即便觉得奇怪,倒也没有多问,寻了身短褐递了进来。可接进来一看,徐皎立刻在心里骂了一声娘,也不知该夸这店家是有眼色呢,还是该怨他太有眼色了。这么小件的衣裳,装得下身后那位仁兄吗?

“仁兄”自然也看出来了,这回没有说话,只是又用匕首顶了顶她的后腰。

徐皎再识时务不过,忙扬声道,“这件不行,换身大点儿的!”

店家带着两分疑惑地应了声之后,小小的“换衣间”内,诡异的沉寂下来。

好在店家来得很快,这回递进来的圆领袍衫总算看上去不至于装不下身后那位仁兄了。

将那袍衫往后递去,徐皎心头一动,他要衣裳自是要换的,这一只手可换不了衣裳,那一会儿这抵在后腰上的匕首......

“转过来!”男人沉着嗓命令道。

徐皎一僵,却不敢造次,僵硬着身形转过了身,抬眼一看,嗬!猛男!还是战损妆的猛男!粗粗一看个头,比徐皎高了差不多一个头,怎么也有一米八直窜一米九的样子。不只高,还壮,那隔着衣裳也能感受到的肌肉贲起......徐皎悄悄咽了口口水。再瞄一下脸,一双眉恍若刀裁一般,直插两鬓,一双眼深邃而锐利,被盯视着,就能让人脚底泛寒,轮廓分明中带着些许冷硬,一身石青色的团花暗纹圆领袍衫,左上臂破开了一条口子,半边身子都被血浸透了,难怪了非要换衣裳,这一身出去,太打眼了!

“看什么?还不替我换上衣裳!”男人如刀裁般的双眉一蹙,冰冷的语调里渗进了一丝不耐烦。

她?徐皎瞠圆了一双眼,可被男人眯眼一盯,登时怂......不,是识时务了,“哦”了一声上前一步,踮着脚将那件袍衫披上他的肩头。

男人垂眼看着面前的少女,冷声道,“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否则,我这匕首可不介意再沾点儿血!”

徐皎下意识地瞥了过去,瞧见因为转过了身,转而抵在她腰腹上的那匕首,还在鞘里,可却已经被男人的拇指顶开了一条口子,透出雪亮的刀光,还有一抹未曾擦拭的血渍一并映入眼帘,徐皎双瞳一缩,忙收敛心神,乖乖给他穿衣......

可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容易的事儿,等到勉强将那件袍衫穿妥时,她踮得脚都酸了,更是出了一身的汗,可还没有喘匀了气儿呢,腰腹上的匕首又是一顶,男人微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瞄着她,“扶着我,走吧!”

扶着......徐皎悄悄咬了咬牙,好吧,我忍!她笑着一扯嘴角,朝着他嫣然一笑,乖乖地上前扶住了他,两人走出“换衣间”,对上店家怔愣的眼神。徐皎都能瞧见店家内心的弹幕:这怎么进去时一个人,出来两个人,还都换了一身衣裳?孤男寡女,方才干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男人一个冷眼扫过来,徐皎嘴角抽动了一下,却是乖乖从荷包里掏了铜钱付了账,两人这才相携出了这个帐幔半围的摊子。

身后,那个店家捧着那几文钱,看着两人的背影,摇了摇头,方才瞧着挺郎才女貌,可怎么连买东西都要人家女郎给钱,这位郎君不行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