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第7章 你是我的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小说简介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是作者阅读王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许哲,秦之允,梁茵茵,苏聆风,秦伯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秦伯秦之允小说名字叫作《阴婚厚爱:冥夫别回来》,提供更多秦伯秦之允小说目录,秦伯秦之允小说全集目录。阴婚厚爱冥夫别回来小说秦伯秦之允摘选:秦伯冲了出,一见秦之允伤了,立马见状热切的问着:“怎么会这样?么是他们…...

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小说-《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第7章 你是我的药全文阅读

秦伯秦之允小说名字叫做《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这里提供秦伯秦之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阴婚厚爱:冥夫别过来小说精选:“你们……你们竟然在那鬼的心脏里下了天雷符?”秦之允咬牙切齿的看着两个道士,脸色越来越苍白,痛苦的捧着手腕,好像是受了什么天雷符的影响。“哈哈!”黑衣道士看着秦之允得意的一笑,“就知道你不好对付,怎么样?被人暗算的滋味不好受吧!受死吧!”黑衣道士说罢,拉开红绳朝着秦之允跑去,并快速的用红绳把秦之允五花大绑了起来。而后,黑衣道士开始掐指,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估计是在念咒语什么的。就在他念咒的同时,那红绳发出一道道红光,…

“你们……你们竟然在那鬼的心脏里下了天雷符?”秦之允咬牙切齿的看着两个道士,脸色越来越苍白,痛苦的捧着手腕,好像是受了什么天雷符的影响。

“哈哈!”黑衣道士看着秦之允得意的一笑,“就知道你不好对付,怎么样?被人暗算的滋味不好受吧!受死吧!”

黑衣道士说罢,拉开红绳朝着秦之允跑去,并快速的用红绳把秦之允五花大绑了起来。

而后,黑衣道士开始掐指,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估计是在念咒语什么的。

就在他念咒的同时,那红绳发出一道道红光,我清清楚楚的看到那红绳犹如紧箍咒一般的缩紧,恨不得把秦之允勒成一根面条。

秦之允是要消失了吗?我愣愣的看着痛苦不堪的秦之允,心里莫名的高兴,他消失了,我就获得自由了是吗?

可是……梁茵茵的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呢!秦之允万一是凶手的话,他死了,那岂不是死无对证?那我岂不是要背黑锅?

不行!还不能让秦之允去死,最起码等他承认梁茵茵是他杀的,再死也不迟,更何况,他刚刚还救了我。

于是,我冲到秦之允的面前,看着他喊道:“秦之允!你不能死的!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你死了就害死我了!”

“夏雪……”秦之允睁开双眼,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黑衣道士见我来到他跟前与秦之允说话,看着我便坚定的说道:“姑娘,你放心吧!待贫道把他收服了,他就害不了你了。”

我看向那个黑衣道士,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直接冲上去,对着他又是抓又是挠的喊道:“你这个坏蛋,放开他啊!放开他!”

道士懵了,被我的举动吓懵了,或许他没有想到我会站在鬼那边吧?急忙躲闪着我的手。“姑娘,你别这样,我对你发誓,只要我收服了他,他保证害不了你了!你要相信我啊姑娘!”

不知是因为我的纠缠,害的道士分心还是怎么了,忽然,秦之允眼底闪过一道腥红,跟他燃烧的那只手的火焰一样红。

“啊!”秦之允大叫一声,红绳被挣开,黑衣道士后退两步,吐了两口鲜血,惊愕的看了看我,又看向秦之允,张了张嘴,说不出一句话来。

“师兄快走,这家伙会杀了我们的!”蓝衣道士拽着惊愕的黑衣道士逃之夭夭,而秦之允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手上的火焰也随之消失。

“你没事吧?”我急忙上前,蹲在地上一看,他身上满是勒痕,还渗出丝丝血迹,被火焰燃烧的那只手已经被烧的黑漆漆的。

“没事,我怎么舍得就这么死了?”秦之允扯着薄唇,笑容看起来却是那么的牵强。

这个家伙!明明要死了的样子,还在硬撑。不过,看他受了伤,我的心竟莫名的有些感动,毕竟,要不是为了救我,他也不会变的这么狼狈。

“跟我回家。”秦之允气若游丝的说着,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鬼使神差的搀着他出了酒店。

一路上,我被一些人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知道,只有我才能看到秦之允,他们看不到,所以我现在搀扶的动作看起来确实很傻。

出了酒店,我急忙拦了辆出租车,直奔秦之允家。

一路上,我有太多的疑惑要问,但碍于刚刚在酒店的异常,我选择了沉默,我怕司机会把我当成神经病,把我赶下车。

到了秦家,管家秦伯冲了出来,一见秦之允受伤了,立刻上前关切的问道:“怎么会这样?难道是他们?”

秦之允看了一眼秦伯,并没有说话,随后瞟了我一眼说:“夏雪,扶我去二楼。”

我点点头,搀扶着秦之允上了二楼,二楼的第二个房间是秦之允的卧室,进去后,秦之允便无力的躺在了床上。

看着他就要死了的模样,我有些手足无措的问道:“药箱在哪?我帮你包扎。”

秦之允轻笑,“傻瓜,我又不是人,怎么能用药?”他的声音那么轻,像是承受着巨大的疼痛。

“那你怎么办?就这么等死?你身上在流血。”我感觉我的脑袋一定是抽筋了,不然怎么会问出这么脑残问题?他是鬼,他还怎么死?

“我没事,只要你吻我就好了。”秦之允咽了口唾沫,气息开始变得微弱。

这个家伙!这个时候还在想着那些。我没好气的坐在他身边,伸手便打了他一下说:“你活着的时候,是不是一个很**的家伙?不然你怎么张嘴闭嘴就会说这些?”

秦之允笑着看了我一眼,而后便挣扎着起身道:“不信你试试?”

不知道是被秦之允给蛊惑了,还是好奇心促使的,我仰起头便在他的嘴上亲了一下,然而,我看到他脖颈间的伤口忽然要愈合的样子。

“怎么会这样?”我惊讶的不行,难道我的吻可以让鬼的伤口愈合?

秦之允一笑,伸手勾住了我的腰笑道:“如果你跟我阴阳调和,我就会恢复正常的模样你信吗?”

“切!少骗我!”我挪了挪身子,没好气的看着他,这都伤成什么样了?竟然还想着那个。

秦之允见我不信,却没有放弃的意思,反而眼神更加坚定的说道:“夏雪,你是我的药,你是我的妻子,你舍得让我去死吗?”

舍得!我的内心在叫嚣,但当我看向秦之允时,我张了张嘴,那句话还是没能说出口。

“你能不能放过我?我的意思是,我毕竟是个人,你是鬼,我们真的不合适。”哎!虽然秦之允长得很帅,我离婚后再嫁就是二婚,可我也不至于嫁给一只鬼吧?

“不能,这辈子你都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说罢,秦之允将我压在了身下,我见他一步步设套,就等着我钻,顿时生气不已。

“秦之允,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你就忍心看着我这样难受?夏雪,如果你不想重复昨天的不由自主,那你就乖乖的治愈我。”秦之允眼神迷离,似乎就要晕倒。

然而,我静等着秦之允晕倒,却发现我的手又开始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我答应你!”我大喊着,不想再重复昨天的不由自主。

秦之允嘴角扬起一抹满意的笑容,随后便深情的吻住了我,不知道是因为他受伤了,力道轻很多,还是怎么了,我并没有感觉到很难受,反而无耻的觉得很舒服。

翻云覆雨后,我如释重负,就像完成了一项任务,而秦之允将我囚禁在他的怀中,在我耳边吹气:“睡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是!你还没有跟我说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挣扎的侧身看向他追问,谁让我逃不走他手臂的禁锢呢?

可当我看到他身上的伤痕竟奇迹般的愈合时,我愣住了,难道我真的有治愈鬼的本事?我怎么不知道?

“秦之允?你睡着啦?你还没告诉我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捶打着秦之允的胸口,这家伙,怎么睡的这么快?

转念一想,他睡着了不是很好吗?这样我就可以走了不是吗?于是,我轻轻的拿开他搂住我的胳膊,轻手轻脚的起床。

谁知,就在我刚要下床的时候,秦之允又一把将我搂入怀中,并小声的对我说:“别走。”

我蹙眉看向他,我很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睡着,该不会是在装睡吧?

不过,看他紧皱的眉头,疲惫的面容,我放弃了这个想法,或许他是因为受伤而需要修养吧?

侧身与他面对面躺着,我忽然发现秦之允长得真的是太好看了,如果他活着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嫁给他。

嘁……我在想什么?他可是鬼啊!

扭过身背对着秦之允,我长舒口气,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为什么那两个道士要置他于死地?而且,他们看起来好像还认识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梁茵茵的事情,如果秦之允有法力的话,他一定知道梁茵茵的死因吧?一切的一切就像谜团一样把我禁锢。

不过,要想知道答案,也只有等秦之允醒过来了。而我,恐怕也只能闭上眼睡觉了,不然我能做什么呢?

不知不觉中,我睡着了,待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我始终都没有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于是我转身打算问秦之允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却不想,秦之允不见了!

透过窗帘,一道阳光射进来,我恍然大悟,这才想起有人说过,有阳光的地方鬼是不能出现的。

不过,既然秦之允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那我就去找秦伯问问不就知道了?于是,我走出房间,直奔二楼。

秦伯正在准备午餐,闻起来好像很香的样子,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我无奈的皱眉,心想着自己怎么活的这么不争气呢?

“夏小姐,您起床了?快来吃饭吧!”秦伯和蔼的对我笑着,让人不忍心拒绝。

我走到秦伯的面前,很礼貌的鞠了一躬问道:“秦伯,你能告诉我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秦伯低笑,慈眉善目的对我说:“这件事,恐怕要少爷来给您解释了,您还是先吃东西吧?”

我看着秦伯,他昨天分明就是一副知道内情的模样,为什么今天他不肯说?难道是秦之允的安排,这个家伙!真是霸道的不要不要的。

咕噜噜,我的肚子再次无耻的叫,我不好意思的看了秦伯一眼,本想客气一下的,秦伯却拉着我坐在餐椅上说道:“您太瘦了,多吃点。”

“谢谢您。”我对秦伯道了声谢,这才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不过,秦伯的手艺真好,做的食物简直是太好吃了,我竟然破天荒的吃了三碗米饭。

吃饱喝足了后,秦伯开始收拾餐桌,我好奇的看着他问道:“秦伯,这房子里只有您一个人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