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 第六百零一章中毒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简介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是作者南方有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一章中毒在线阅读。“弟妹,你来得正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突然间就这样了。”戚氏一见到沁娘,立马就迎了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指了指床上躺着的人说道。。...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 第六百零一章中毒全文阅读

管家领着沁娘去了布淑媛住的院子,一进到里面,屋里跪了一地的丫鬟,戚氏也在。

“弟妹,你来得正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突然间就这样了。”戚氏一见到沁娘,立马就迎了上来,一把拉住她的手,指了指床上躺着的人说道。

沁娘的目光随着她手指的方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压低嗓门问:“怎么回事?她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还有人瞧见她出门了。”

戚氏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就今天早上,用个早饭的功夫,这院里的丫鬟便来报,说她口吐白沫,看着好像要一命呜呼了,我连忙让人去请了大夫来,费了半天功夫才险险的吊住了一口气,现在都还没醒呢,也不知道能不能好。”

沁娘略有些意外的再次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个女人,说实话,她想过千万种可能,也没想过她会以这种方式结果此次东临之行。

“大夫说她是中了毒,可这院里的下人我都烤问了一遍,她们都说不知道,我审了半天也没审出什么来,派人去你府上,听说你被皇后娘娘叫进了宫,便只好等你来了再看看了。”戚氏说着,脸上满是愧疚。

沁娘整日里要忙着火器的派送和制造进度,又要时不时的被帝后委派别的任务,忙得分身乏术,就让她看个人,她还看不住。

想到这里,戚氏便懊恼又自责。

“大嫂也不必内疚,想必,她是被她的同伙弃了。”沁娘小声的说道,“那些人既然有本事潜入京城这么多年,要弄死一个人,想必也容易得很。”

在吃食上面做些手脚,也是再容易不过的。

只不过,这个人若不是潜伏在顾家内部,那便是武功奇高,可以轻易的潜进来下完毒后又悄无声息的溜出去。

否则,要在这护卫高手如云的顾家做下此等事情,绝无可能。

“大嫂可仔细审过了,她们在给布淑媛端吃的的时候中间可曾离开过食物?”沁娘问。

戚氏摇头:“不曾,她们一个个都说不曾离开过手边的食物,而且打从厨房里将食物端出来直到进了这个屋,眼睛都没离开过这些东西,所以,半路被人引开下毒的可能性不大。”

而这些人也没有任何问题。

那么,问题就出在厨房里了。

她也问过了,厨房的婆子就那么几个,而且还都是家生子,一家子的身契都在她手里,量这些人也不敢在顾家做出这等事情来。

“既然这些人没有问题,厨房的人也没有问题,那么采买的人呢?”沁娘问,“会不会是这些食物从送进来开始便有了问题?那祖父他们吃的有没有问题?”

戚氏摇头:“我一开始听说在这若大的府里居然还有人中了毒,也怕家中的人也因此而受害,便让大夫去查看了,大家都没事,各院里的那些吃食也都没事,独独这个布姑娘的食物有毒,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

的确是奇怪。

对方似乎算准了布淑媛会吃哪些东西,然后在哪些食物上下好了毒,若是这般,那那个人必定要先了解顾府上下这些人的吃食习惯,再掌控布淑媛的吃食习惯,哪些是顾家人不会吃到的,而布淑媛必然要吃的。

那么,布淑媛中招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但是,只要一想到有人这般细致无微的观察和了解整个顾家所有人的饮食习惯,沁娘就觉得一阵后背发凉。

被这样一伙人在暗处盯着,若是那些人想要害了顾家上下所有人的性命,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到底是吃了什么才中的毒?查出来了吗?”沁娘问。

戚氏说:“就是没查出来才让人头疼啊,若说她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那大概就是那酥茶了。这布淑媛自小在南境长大,南境姑娘早饭的时候都喜欢喝酥茶,但这酥茶中并没有毒。”

所以,这就令人费解了,这毒到底从何而来,如何下的毒?

沁娘闻言神情一凛,随即想到了什么一般,将戚氏拉到了一旁的偏院中,潜开了丫鬟,压低了嗓音小声的问:“大嫂可知,当初陛下是如何中的毒?”

戚氏闻言先是一愣,随即茫然的说道:“你当初不是说,是食物相克……”

话未说完,戚氏便猛然间反应过来,皇帝中毒这件事情原本是保密的,一般人不得而知,可顾家人却是知道的,毕竟,当初米妃给皇帝天天送参汤,给皇帝使美人计,才致使皇帝身体如今越来越差。

若不然,就算是立了太子,宋玉想这般快的掌控朝局,怕是不可能的。

电光火石间,戚氏便想明白了这一点,她瞪大了眼睛看着沁娘,似乎是在以眼神询问她是不是如她所猜测的那般。

沁娘点头,说道:“我就是那个意思,所以,不妨找个靠谱的大夫来查验一番,那酥茶中都有些什么食物,吃完了以后又与什么食物同食容易产生剧毒,只要这一点弄清楚了,就知道那布淑媛是如何中了招了。”

戚氏眼睛一亮,随即握着她的手道:“还是你聪明,幸好你来了,若不然,我还在这里抓瞎呢!我这就去让人请大夫。”

说着,她提着裙摆飞快的出去了。

沁娘见这里没什么事是需要她出力的,便抬脚往老爷子院里走去。

顾老爷子也就是被小小的咬了一口,也并无大碍,只是难得偷闲在家中喝茶下棋,含饴弄孙,倒也自在得很。

沁娘去的时候,他老人家正在跟顾允抢棋子。

“爷爷,愿赌服输,你悔棋都悔了三次了,这次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了。”顾允不满的控诉道。

“我是你爷爷,你让我几步怎么了?”顾老爷子理所当然的说道,“你可别忘了,你的棋艺是谁教的。”

顾允不满的反驳道:“虽然说启蒙是您教的没错,可您这水平,顶多也就能跟京中那些老臭棋篓子过两招,跟着你我还不得也变成臭棋篓子?说到底还是二婶婶指点了我几招,若不然,我去了书院都没法混了。”

顾老爷子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这个臭小子,如今棋艺精进了,便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居然敢嫌弃他。

“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顾老爷子瞪着眼睛说道,语气里却满含警告。

顾允余光里瞧见了沁娘进了院门,随即大胆的朝着他吐了吐舌头,说道:“你就是臭棋篓子,还不让人说,我才不是你教的,你哪里能教出我这般优秀的孙子。”

说完,他反应飞快的跑开了,以至于顾老爷子抬手的手想要去敲他的脑袋都敲了个空,顿时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

顾允一溜烟的跑到沁娘跟前,一把将她的腿给抱住了:“二婶婶你来得正好,你告诉爷爷,到底我是谁教的。”

沁娘抿唇看着他笑了笑,再看向气呼呼的顾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对爷孙两个,一天不闹就不行。

莺儿乖巧的坐在顾老爷子身边,两手撑着下巴,原本只是隔岸观火的,可瞧见自己娘亲来接自己了,顿时像只小炮弹般的从小凳子上弹了起来,朝着沁娘奔了过来。

“好了,你们两个别闹了。”沁娘无语的看着顾老爷子,“祖父,您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

不过,跟一个几岁的娃娃下棋还要悔棋这种事情,也只有顾老爷子能做得出来,也不怕说出去让人笑话。

顾老爷子不服气的哼了哼:“这孩子学了两招就要上天了,半点不知道尊老爱幼。”

顾允有了靠山,半点都不怕他,他躲在沁娘身后,不时的冲顾老爷子吐舌头做鬼脸。

顾老爷子冷笑的看着他:“你以为你这靠山能让你躲多久,她是来接莺儿的,不到半盏茶的功夫就会走,你说,等她走了以后,我会如何对待你啊?”

顾允一听,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随即眼珠子转了转,很是能曲能伸的冲着他讨好的笑了笑道:“爷爷,我知道您一向胸襟宽广,您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孙儿一般计较了吧。”

顾老爷子哼了哼,傲娇的别开脸去,顾允连忙跑到他跟前,又是给他捶肩又是给他揉腿的,眼睛笑得跟月芽似的,嘴巴还甜甜的说道:“爷爷,下回我让你不就是了,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悔棋吗?你是我爷爷,悔棋小意思。”

沁娘瞪大了眼睛看着极尽拍马顺毛的顾允,她总算明白莺儿那张中小嘴见了人便跟抹了蜜般的能耐到底是跟谁学的了。

敢情都是这件小爷给教的。

真是……

顾老爷子也不是真生气,他傲娇的端了一会儿后,便被顾允的各种许诺给哄好了,顾允给他倒了杯茶,双手送到他面前,顾老爷子这才表示大人有大量,不追究他刚才的不敬之罪。

顾允千恩万谢。

沁娘心道,这孩子以后会不会长成一个只会拍马屁,意志力不坚定的绣花枕头啊?看来她以后还是少让女儿跟他玩在一处的好,免得将她女儿也给带歪了。

祖孙俩笑闹了一阵后,顾老爷子才将小辈们都打发走了,看着沁娘开始说正题。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