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 第六百零二章剪除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简介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是作者南方有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二章铲除在线阅读。顾老爷子眸色深了深,他自然清楚她口中所说的让布淑媛死去,并非真的看着她死,而是对外公布她的死讯,再看看能不能引蛇出洞。。...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 第六百零二章剪除全文阅读

祖父,布淑媛这颗棋子,要被对方给弃了,孙媳的意见是,不如就让她这么‘死’了吧,看看那些人后面还能有什么动作。”沁娘知道顾老爷子单独独她在院里要跟她说什么,她也不废话,直接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顾老爷子眸色深了深,他自然清楚她口中所说的让布淑媛死去,并非真的看着她死,而是对外公布她的死讯,再看看能不能引蛇出洞。

“你既已想好了,那便这么办吧,只是这人就算是不死,也不能再留在顾家了。”顾老爷子眼眸复杂的闪了闪,但随即便坚定起来,“让她看看她的这些所谓的同伙最终是如何舍弃她的,她若醒悟,便让她交待清楚,她若执迷不悟……”

后面的话,顾老爷子没有再说下去,但沁娘却已经懂了。

若是执迷不悟,那么顾家也没有办法容忍一个害群之马的存在,毕竟,于整个家族而言,一个十几年都不曾存在过的外孙女根本不算什么。

“我知道了,我会尽量诱使她交待出京城里还有些什么人的,不过,孙媳觉得,她未必知道全部。”沁娘眸光清澈的看着顾老爷子,“像她这样的棋子,说不定还有许多,而这种已经历经了一代的棋子,忠诚度并没有第一代那么强。”

所以,像这样不确定是不是如第一代那般十分忠心的棋子,苗疆那边是不可能向她们透露太多的内幕的,就算按排她们行动,也只是告诉她们到了目的地之后能找谁,如何行动,旁的,她多半也是不知道的。

沁娘本意上也并不想杀布淑媛,可她若是不知悔改,那么为了整个国家的安危和顾家的清誉,她也不能留她了。

等到沁娘带着莺儿离开顾府的时候,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

小姑娘这一日显然是玩得非常疯,刚上马车便有些昏昏欲睡了,沁娘生怕她睡着了又不想起来用晚膳,便让秋桃在旁边的饭铺买了些肉粥过来,让孩子在马车里先吃了点。

小姑娘看到吃的以后顿时也不困了,若非天色已晚,顾老爷子是要留她们用完晚膳再走的,这会儿闻到香味儿,果断决定吃饱了再睡。

沁娘不时的给她擦着嘴角,戏谑道:“瞧你,吃点东西能把整张脸都弄花了,跟只小猫似的,回头你爹爹回来都不敢认了。”

小姑娘歪了歪脑袋,发髻上的丝带随着她的晃动飘飘荡荡的,衬得她整张小脸更加灵动:“不会的,爹爹说莺儿变成什么样他都认得,都喜欢。”

说完,她又专注的开始喝她的粥了。

等到她把粥喝完了,顾宅也近在眼前了。

母女俩一前一后的下了马车,朝着沁园走去。

第二天一早,顾家老宅那边便传出消息,布淑媛死了,顿时,整个京城便哗然了。

那姑娘前几天还活蹦乱跳的,且与京中各府的那些贵女结交得都不错,还经常一起去永芳斋听曲论画,怎么说死就死了?

于是,便有人开始打听了,这不打听不要紧,一打听都吓了一跳,据说是被人谋害中毒死的。

为此,还惊动了京兆尹,李牧一大早的便带着无作去验尸了,得出的结论的确是中毒而亡。

京兆尹府还发出了指令,让那些曾经与布姑娘有过交集的人自动去京兆尹府配合调查。

一时间,京中那些曾经与布淑媛有过交集的贵女们全都慌了。

谁都不想惹上官司,也不想被怀疑是自己杀了布淑媛,为此,那些贵女们不由纷说的便约在了月华楼聚集了起来。

“怎么办?那布姑娘怎么就死了呢?现在京兆尹要传我们去也不知道想查问什么,难不成,他怀疑是我们这些人里头有人害了她?”其中一个绿衫的圆脸姑娘焦急的说道。

“谁知道呢?昨儿个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她一个没有身份没有地位的姑娘,就是身份再高,也不过是沾着顾家的光,说到底也是个无父无母没有人撑腰的,谁能害这样的人啊?”另一个青衣姑娘也皱着眉说道。

“现在咱们怎么办啊?不会进了京兆尹便出不来了吧?我们可都还是未出阁的女子,若是进了京兆尹,日后还怎么说人家啊?”第三个人也一脸愁苦的说道。

“照我说,要不咱们一块儿去吧,有道是法不择众,咱们又没犯事儿,怕什么。”

“你说得轻巧,你一进去,别人可不管你犯没犯事,那李牧也真是的,就不能在别处约我们分别查问吗?非要去衙门,这进了衙门,谁知道他会如何对待我们。”

七八个人顿时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了起来,一时间谁也没能争出个胜负来,最后,还是孙家的次女孙柔开口道:“咱们在这里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不如,我们直接去找李夫人问一下吧。”

去李府找李夫人,那便不用去衙门了,她们有什么话,也可以让李夫人代为传达,这样,既全了她们的名声,又配合了官府查案,在她看来,再好不过了。

“孙二姑娘这个主意不错,咱们现在就派人上李家递个信,想必李大人闻讯也会赶回府的,到时候他想知道什么,让李夫人来问便是。”那个绿衫的姑娘抚掌道,“还是孙二姑娘想得周道,我等刚才都急昏了头了。”

那个被夸的孙二姑娘腼腆一笑,垂下头去,眼中飞快的闪过一抹锐芒,等她再次抬起头来时,又恢复了那副腼腆羞涩的模样。

等到被派去的下人回来报信后,一行人便浩浩荡荡出了月华楼,朝着李府而去。

等到那群姑娘一走,原本坐在角落里的一道人影便站起身来,往桌上放了一粒碎银子,转身也出了月华楼。

这边,沁娘刚从兵部出来,将从铁铺那边赶制出来的兵器运过来与兵部做交接,清点完以后入了册,暗卫便来报,说京中那些贵女去了李府。

沁娘一听便知道她们的想法,原本也没太在意,但暗卫说,提出这个意见的是孙家的二姑娘,她便不由得顿住了脚步。

这孙家说起来也算是皇亲国戚,是前皇后许氏的娘家亲戚,因着前皇后的关系,皇帝对孙家一向很恩厚,任光禄大夫,奉皇帝诏命行事,京中那些官员见面都得给三分颜色。

在京中地位很是不同。

这些年来,随着许皇后去逝,许皇后的那些亲戚倒是很低调,就连当初太子谋反都不曾跳出来帮着一道,因此,皇帝也并没有拿他们怎么样,还给予了同样的信任。

如今,这位孙家的二小姐却与布淑媛有过交往吗?

孙家如今地位并未受到任何影响,从不屑与任何人刻意的结交,更不需要讨好任何人,无端端的,为何要跟布淑媛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结交?

这就很让人深思了。

“这孙二姑娘如此机灵,倒让人很是意外,你让要盯着点,看看她们去了李府以后都说了什么。”沁娘说罢,便将暗卫给打发走了。

等她回到顾宅以后,刘管家立马便来找她。

“少夫人,怀州那边传来消息,近日总有人无故失踪,而且,还都是青壮年和劳动作,一开始还只是偶尔有一两个,可渐渐的便越来越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那边实在是无从查起,所以才传书过来禀报。”刘管家沉声说道。

沁娘拧着眉头,呢喃道:“无故失踪?”

刘管家点头:“说起来,这些事情自打怀王迁往怀州以后便有了,只不过,最开始的时候人数并不多,所以并没有引起旁人的关注,也没有人报官,可渐渐的人越来越多了,而且,有些村子几乎已经没有劳动力了。”

所以,引起了关府的关注。

而且,当地人特别信奉神明,还有一种说法,只要人失踪了,说不定便是被神灵招唤了,不能报官。

所以他们的人一开始也没注意到,只是偶尔听人议论起什么被神明看中的人之类的,可再多问几句,那些个老百姓便三兼其口,闭口不谈了,生怕泄露了天机,遭到神明的报复。

因此,这么大的事情直到现在才有人传回来。

“没查到那些人失踪都去了哪吗?”沁娘问。

“没查出来,只是,那里发生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每次有人失踪,都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比如发洪水或者出现山间落石什么的,每到这个时候,那些老百姓便会自动奉上那些年轻力壮的男子,以息神明的雷霆之怒。”

所以,久而久之,那一带年轻的男子几乎都没有了,如今只要是一去到怀州,所到之处青一色的全是老人和妇人。

而那些孩子长到十二三岁以后,等到下一次出现灾难的时候,也会被村民们选出来奉献给神明,渐渐的,那里连男性的孩子都没有多少了。

怀州没有了男丁,每年的那些劳作物都没有人种收,因此,怀州一带近年来已经欠下了一大笔的赋税,怀州的知府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写了折子往京城里奏报。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往年的折子几乎都递不出怀州境地便被人给拦截了,因此,京城这边从不知道那边情况已到了这般境地。

若非他们有人在那边,根本不知道那边已被人只手遮天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