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 第六百零三章怀州暴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简介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是作者南方有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七章怀州暴乱在线阅读。刘管家点头:“一开始当地的老百姓还瞒而不报,那个州的知府也查过,可那个地方的老百姓太过相信鬼神论,嘴巴紧得很,死都不肯吐一句,一开始知府还是想为民请命,陆续给朝廷上了几次折子,可后来一直没得到回复,便放弃了。”。...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 第六百零三章怀州暴乱全文阅读

你说,从宋怀去了怀州后才出现这种情况的?”沁娘若有所思的问。

刘管家点头:“一开始当地的老百姓还瞒而不报,那个州的知府也查过,可那个地方的老百姓太过相信鬼神论,嘴巴紧得很,死都不肯吐一句,一开始知府还是想为民请命,陆续给朝廷上了几次折子,可后来一直没得到回复,便放弃了。”

现在,整个怀州就跟一个独立的小国一般,而宋怀无疑就成了那里的土皇帝,京城这边派过去的人,接二连三的都没有了音信,起初那位知府大人还想着为民请命,可渐渐的也不管了。

朝廷因为连着三年都没有收到有关于怀州那边的具体奏报的折子,每年都只收到一道四海升平外加一堆的赞美称颂的笼统的折子,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正是因为那些折子都写得太过美好了,一点天灾人祸都没有,所以才引人怀疑。

东临国土这么大,没有哪个地方敢说自己治理的地方什么问题都没有,那些满是歌舞升平的言辞,反而显得在掩饰着什么。

“看来,那些无故失踪的人,还有那些鬼神的说法,都有些不同寻常,看来,我明日还得进一趟宫。”沁娘沉声道。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须要让宋玉知道,否则,一旦事情恶化,将会给国家内部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

如今战事已四起,内部绝不能再乱起来。

她深知宋怀是什么人,如今皇帝已立了宋玉为太子,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于宋怀而言,东临只能是他的,他绝不会拱手将这东临的大好河山让给别人。

只要他不死,他的野心就不会灭。

所以,宋怀绝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待在怀州当一个怀王,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另一个人去继承这片江山,这些年,他一定掩人耳目的干了别的事情。

“你把顾白给叫过来。”沁娘摆了摆手,便将刘管家给打发了。

“是。”刘管家退下后,没多久顾白便来了。

顾琛临走前特地把顾白留了下来,只带了顾青走。

“少夫人,你找我?”顾白作一副小厮打扮,安静的站在沁娘身旁,问。

“我一会儿给顾琛写封信,你亲自送到边关去给顾琛。”沁娘想,怀州离南境也不远,若是宋怀真的想要弄出点什么来,她最好还是先跟顾琛通个气,免得万一宋怀来阴的,他会被打得措手不及。

她可不敢低估宋怀的无耻程度。

“少夫人,主子让我留在京中保护你们,你若要送信,我可以差使别的暗卫云。”顾白坚持的说道。

他可不想去到南境后被顾琛罚,再说了,无非就是送封信而已,谁送都一样。

“京城暂时不会有危险,再说了,别的暗卫也能保护我们,可是这封信事关重大,别人去我不放心。”沁娘也很坚持。

于她来说,顾琛的暗卫里她认识的,信任的,也不过就顾青和顾白两个人而已而这两个人也的确是他暗卫队里的两个佼佼者,当初顾琛离开前就非要把两个人都一块留下,是她死活坚持着要他带一个走,他才将顾青给带走了。

她平日里用着顾白也用得比较顺手,而且,顾白的性情她也再清楚不过了,将他留下来也没什么问题。

只是,现在要他亲自去送一封信,他就不乐意了。

顾琛走前跟他交待了,什么事情都不如她们母子的安全来得重要。

所以,这个时候沁娘让他去送信,万一在他离开这段时间里京城出了什么大乱子,而留下的那些暗卫又失察,到时候就是他们所有人赔上一条命都不够息主子的雷霆之怒的。

对于这一点,顾白很明白。

“少夫人若不放心,可用一种特殊的药水浸泡顾过信纸后再写,等字迹干了以后便不会有任何字迹现出来了,若是想要读信,也只能将信纸泡到药水里,但是,读过之后这张纸上的字就会彻底消失,所以,少夫人大可放心。”

顾白见她一脸的不放心,似乎坚持非他亲自去送这一趟信不可,顾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这整个暗卫队里她只熟悉他和顾青两个人,其余的人,因为接触得少,她不够相信他们,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她怕信的内容被除顾琛外的第二个人读了去,所以才坚持非要他去送。

于是,他就只好将暗卫队里最隐密的一种联络方式告诉了她。

沁娘十分诧异,这世上还有这般神奇的药水。

“少夫人不必担心信在送到主子手里之前就被人读过,因为,这种药水是我们暗卫队自己研制出来的,别人并不知道,而且,这种信看过后就会消失,就是暗卫想要偷看,他也不敢冒险。”

毕竟,看完以后那就是一张白纸了,到了顾琛手里也没法交待,他们还没那么傻。

相反,能够进得了顾琛这支暗卫队的,都是极为聪明之人。

“有这么好的东西,那再好不过了。”沁娘说着,立马便让秋桃去拿张纸来。

秋桃连忙去屋内拿了出来。

当着沁娘的面,顾白从怀里掏出一小瓶药,对着秋桃道:“还要劳烦姑娘去打盆清水过来。”

秋桃看了沁娘一眼,见她示意,便又去打水了。

不多时,水便拿来了,顾白将那瓶子里的液体倒入盆内,然后当着沁娘的面将那张纸给泡了进去。

待到纸张完全被浸透后,顾白将其捞了出来,放到一旁的小凳子上,说道:“如今天气好,相信这张纸很快便会干透的,少夫人回头可以先拿一小块来拭一一下,至于这盆水,暂时别倒掉,一会儿你就能知道,这药水有多神奇了。”

沁娘被他这么一说,也来了兴志,立即命人拿了把扇子来,多扇几下,想要尽快的将那张纸给弄干。

不过,浸湿了又吹干的纸张难免有些不平,沁娘也不在意这些,纸一干她便按捺不住的命人将笔墨拿了过来,试着在上面写了几个字,然后,她便亲眼看到那张纸上的字迹一干,便消失不见了。

秋桃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顾白,你们暗卫队还要人吗?我也想进去长长见识。”

这般神奇的东西,若是拿出市场上去买,指不定能卖出天价呢。

“就是要人也不要你这等弱鸡啊。”顾白毫不客气的打击她。

秋桃气得鼓了鼓嘴,却又拿他毫无办法,人家说的是事实,她能如何?

“好了,你俩别闹了,这药水不错,回头多做两瓶给我留点。”沁娘毫不客气的开口要求上贡了。

有这等好东西居然不说,害得她每回给顾琛送信都各种担心路上出意外被人拦截,若有这个,她还愁什么。

“少夫人,这东西虽好,但最好也不要常用,毕竟,用多了别人就能发现了,一旦被发现了,以后咱们用起来也就不方便了。”顾白看着她一脸兴奋的模样,不由得出声小声的提醒道。

沁娘偏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看着手上的纸,微风徐来,一股淡淡的药香味扑鼻而来,沁娘心头一凛,她似乎意识到顾白所说的问题关键所在。

这药似乎是有味道的,若是信落在了懂药理的人手里,那么很容易便能仿佛制出同样的药液。

“看来你们这药水也不行啊,回头我给你们改良一下。”沁娘说着,便拿着另外半张纸回到了里屋,给顾琛写信去了。

顾白没拿到信,也只能站在院子里等,秋桃睨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还嫌我弱鸡,我看你们也不怎么样嘛,回头让我家小姐好好给你们改良改良,你也知道,我们小姐近年来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各种改良了。”

顾白嘴角抽了抽,说道:“少夫人改良图纸的确是有一手,不过,我可没听说她对药理也精通。”

他们队里那些鬼才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他可不信沁娘一个药理知之甚少的人能给他们提供什么改良意见。

“你可别小瞧人,我们小姐就算不精通药理,可胜在读书多,小心脸疼。”秋桃说着,抬了抬下巴,用鼻孔看了他一眼,转身高傲的进了屋。

不多时,沁娘的信便写好了,她装好以后用蜡泥封住了,然后亲手递给顾白:“我不管你派谁去,总之,这封信一定要亲手交到你们主子手里,就是人死了,信也得到,否则,大家都没有好下场。”

怀州那边的事情顾白也听说了,所以,他也不敢懈怠,郑重的应了一声后,便离开了。

信送出去以后,沁娘又在院子里站了好一会儿,才往屋内走。

自打知道怀州那边的情况后,沁娘这心里就总觉得不踏实,宋怀是个有野心也有手腕的男人,他知道有许多人在明处暗处盯着他,所以,他一定会极力的隐藏自己的锋芒,暗地里养精蓄锐,等待合适的时机发动总攻。

第二日一早,她便向宫里递了牌子,进宫去了。

这次,好不是去找皇后的,毕竟,这是政事,找皇后有些不适合,于是,她直接便让人领了她去皇帝的御书房。

皇帝又卧床了,宋玉在书房里。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