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 第六百零四章猜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简介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是作者南方有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四章猜测在线阅读。“免礼吧,这里并没有外人,嫂夫人就不必多礼了。”宋玉示意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什么事情让嫂夫人这么着急的要进宫来见我?”。...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 第六百零四章猜测全文阅读

参见太子殿下。”沁娘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免礼吧,这里并没有外人,嫂夫人就不必多礼了。”宋玉示意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什么事情让嫂夫人这么着急的要进宫来见我?”

他在沁娘面前也不自称本宫了,而是很亲切的称了声“我”,以彰显他跟顾琛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宋怀可能要起兵了。”沁娘一语中的的说道。

宋玉挑眉,似乎有些意外:“何以见得?”

这些天忙着边关的各种事项,他倒是顾不上怀州那边。

“宋怀在被贬到怀州的时候,顾琛就在那边留了些人负责盯着宋怀,可是,昨天刚刚传回来消息,说那边近日总有些青年壮丁失踪,而且,还牵涉到了老百姓的信仰问题,所以比较麻烦。”

沁娘将从刘管家那里得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跟宋玉说了一遍,尤其是当她说到当地的老百姓对那些鬼神无比崇信的时候,宋玉的脸色也不由得变得凝重起来。

他指节轻轻的扣着案桌,若有所思的说道:“你是说,那片地方的老百姓本就信鬼神,可关于神明护佑的事情,却是从宋怀去了那边以后才流传开来的,是吗?”

沁娘点头:“是的,所以,臣妇怀疑,这些不过都是宋怀一手弄出来的,他就是想要造势,让那些老百姓相信,真的有神明存在,然后他们才会对那些失踪的亲人三兼其口,不敢报官。”

说到那地方的官,沁娘觉得,经过这三年来的洗礼,那些人的脑子怕是也被洗得差不多了吧。

就算是还有那么一两个想要上达天听的,怕是也要被其他人联合起来制衡住了。

所以,这三年来,从未有听说过怀州那边传来半个字的不妙。

想来,那个地方如今也如铁笼一般,别说是消息了,就是苍蝇都飞不出一只了吧。

“无缘无故的失踪那么多壮丁,的确是很有可能是被掳到某个地方做一些需要体力的事情,若不是囤兵,那便是做苦力。”宋玉若有所思的说道。

除了这两种情况,他实在想不出要这些男人来做什么。

“所以,我连夜修书给顾琛,让他提高警惕,时刻注意着怀州那边的动向,以防被他背后插刀。”沁娘沉声说道。

南境若有失,若是加上怀州那边内外夹击的话,那么整个东临真的就是内忧外患,离亡国也不远了。

“这件事情我会派人去查清楚的,多亏你特意进宫来提醒了我,若不然,万一真让宋怀再搞了出点什么来,那么于东临的百姓也将是一场浩劫。”跟宋怀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个男人。

他的野心可比他的能力更大。

“那便有劳太子殿下多注意了,臣妇宫外还有些事情,就不久留了。”说着,沁娘起身,冲宋玉行了个告退礼。

宋玉也没有留她,按制,她一个妇人本是不能来到前殿的,更加不能单独来见他一个男子。

可他也知道她是个有分寸的女人,若非情况紧急,她也不会贸然前来,而且,为了避嫌,她从进门开始,御书房的门便是敞开的。

侍卫知道他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倒是自觉的站得远了一些,只是远远的能瞧见两个人而已。

沁娘从进宫到出宫前后都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秋桃待在马车里吃着早上临出门前让厨房给她装的糕点,茶都还未及喝两口,就见沁娘已经回来了。

她惊讶的问:“小姐,你这次怎么这么快?难不成没见着人?”她放下吃了一半的那块糕,拍了拍手上的粉沫问道。

“没有,说完了就出来了。”沁娘拿起碟子里的另一块糕吃了一口,没好气的瞪着她道,“我是来跟太子说重要的事情的,自然是三言两语的说完就走,免得落人口实,怎么?你还指望太子留我吃饭啊。”

秋桃摇头:“奴婢可不敢这么指望,那些皇家的男儿,可招惹不得。”

想想之前那个宋怀就够呛的了,这若还来一个,她觉得沁娘的寿命非得愁得短两年不可。

马车嘚嘚的回到了顾宅,不曾想,戚氏来了。

“大嫂,你怎么来了?”沁娘跳下马车问。

戚氏也不说话,只是拉着她往沁园走。

沁娘一脸懵,但进了院子她便明白了,那个被宣称已经死亡的布淑媛此刻正苍白着一张脸,被五花大绑的捆着扔在院子里。

也不知道是昏迷着还是醒着,脸侧向另一边,沁娘瞧不真切。

“老爷子说了,这个人交给你了。”戚氏说着,长长的松了口气,玩笑似的说道,“这烫手的山芋总算是扔给你了,整日放在我眼皮子底下,我还真怕我看不住她。”

说实话,这段时间以来,戚氏是真的看不住这位布姑娘的一举一动,她每回出去,不出三条街,必定把她的人给甩了,而且,等她要回来的时候,还特地在她的人面前晃了一下,表示她并没有乱跑,只是他们没跟住罢了。

“行吧,这些日子以来也辛苦大嫂了,剩下的交给我便成。”反正,火炮改良她也已经完成了,铁铺那边只要照着她说的注意事项接着再制造便成,暂时不必她每日去盯着。

所以,她现在是有时间来处理布淑媛的事情了。

“要说辛苦,哪能有你辛苦啊,我倒是很想替你分担一些,不过老爷子说了,你拿这个人有更大的用处,我便不与你争了,现在人也已经给你送来了,你看着办吧,我就不妨碍你了。”戚氏说着,麻溜的走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屁股后面着火了呢。

沁娘无语的摇了摇头,她这位大嫂说起来也是世家千金,书香门弟,怎么行事风格却像极了那些武将家养出来的女子。

“小姐,那人好像醒了。”秋桃瞧着那不远处的人似乎挪动了一下,立马指着那边说道。

沁娘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土,缓缓走了过去。

布淑媛绝对没有想到,她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跟沁娘再见面,而且,她自打来了京城以后,便想好了自己的下场,无非就是一死。

可她绝没有想到,顾家竟然没杀她,而是把她绑了起来,扔到了这里。

她不懂。

他们把她扔给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想做什么?难不成,指望这个女人来劝说她?

不!

她时刻记得自己的爹娘是怎么死的,若非顾家无情,她怎么会沦落至此?

“布姑娘,你一定很疑惑,他们为什么把你送到我这里来。”沁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声音浅淡的说道。

院里的小丫头很机灵的给沁娘搬了把椅子过来,她便坐了下去,垂眸看着躺在她脚边的女人,突然明白那些审犯人的地牢里为何会有一把椅子。

原来,这等坐着看着别人被缚着的样子,更容易给对方以压迫感。

此刻,布淑媛就感受到了浓浓的压迫感,她看着这个坐下来后比刚才站着看她更加显得居高临下的女人,不耻下问:“对,他们为何要把我送你这里来?而且,你准备对我怎么样?你们又凭什么这么对我?我可是顾家的人。”

沁娘闻言轻笑了一声:“顾家的人?谁承认了?你不会以为自己拿了块玉前来,就以为顾家真的就能承认你吧?”

布淑媛面色一变,她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叫道:“我的确是顾家的人,我是顾老爷子的亲外孙女,这件事情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你无权处置我。”

沁娘静静的欣赏着她嚣张气焰下的慌乱,等她喊够了,她才再度开口道:“你是不是顾老爷子的外孙女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十几年前他能舍弃那个女儿,自然也能舍下你这个没几分感情的外孙女。”

一句话,令布淑媛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她说得没错,当年顾老爷子那么宠爱那个女儿尚且能说断绝关系便断绝关系,更何况是她这个是真是假都无从分辨的外孙女呢?

她早该明白的,顾老爷子是个冷心冷肺的男人,她不该奢望他还能对她留几分亲情。

“顾家如今已经对外宣称你已经死了,现在把你交给我,你应该清楚,在顾家人眼里,你是真的已经死了,所以,你可别指望万一事情败露后能拖着顾家下水。”沁娘看着她,扯了扯唇角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就是不会给她自由而已。

但这话她没说,她只是抬手示意秋桃把人扔旁边偏院去,再派两个有力气的婆子日夜看守着,不能让人跑了,也不能解开她的绳子。

秋桃应了一声,立马便招呼两个婆子动手把人搬走。

布淑媛似乎没想到她竟二话不说的就要囚禁她,顿时便慌了:“杨沁颜,你有本事就杀了我,你杀了我啊!”

于她来说,失去自由比死了更痛苦。

更何况还是被当成猪牛羊之类的畜生捆起来关,吃喝拉撒都得有求于人,这对一个自幼在南境长大,自由自在惯了的姑娘来说,是何等的折磨?

“看紧了她了,千万别让她死了。”秋桃盯着那两个婆子,说道。

“是。”那婆子说着,抬手便卸下了布淑媛的下巴。

院子瞬间就安静了。

布淑媛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瞪着沁娘,仿佛不相信她真的会这般对她。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