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 第六百零六章反咬一口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简介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是作者南方有南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南方有南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六百零六章反咬一口微信在线深度阅读。“顾、顾少夫人,你怎么来了?”他不是差人去顾家老宅找顾家人么?这位分府独单在顾宅的二少夫人怎么来了?。...

盛世书香:二嫁富商相公小说- 第六百零六章反咬一口全文阅读

正当李牧自怜自哀的时候,衙差很快就把沁娘给领来了,李牧一看,吓得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

“顾、顾少夫人,你怎么来了?”他不是差人去顾家老宅找顾家人么?这位分府独单在顾宅的二少夫人怎么来了?

而且,如今满京城谁不知道这位顾少夫人可比那位顾老爷子还要不能得罪,毕竟,人家可不仅仅是挂帅出征的元帅夫人,人家还是整个东临国武器库的泰山北斗。

不仅仅是前方战事需要她出银子提供武器,人家还一手改良了各种落后的火器及兵器,使得现在前方战场上势如破竹,往年要拖上许久的战役,现如今却只需要短短的几个月的功夫。

是以,她在皇帝面前也是极说得上话的,就连前太子宋怀对她的纠缠而给皇帝造成的不喜,也一笔勾销了。

这样的女人,试问这满京城谁敢招惹?

他原本不过是想去顾家老宅随便叫个人过来问个话,谁想这位姑奶奶竟亲自来了。

李牧这会儿脑门上都是汗。

“我刚才正好在老宅那边,听说布姑娘那些死去的父亲突然冒出来击鼓鸣冤,耐不住好奇心,便跟祖父说,让我来瞧瞧。”她这话说得极为轻描淡写,可李牧却听得一头冷汗更甚。

她一句话就是在告诉他,布淑媛最初来京城的时候就是说,她父母双亡,无亲无故所以才来顾家投亲的,可却不曾想,她前脚一死,后脚就冒出个父亲来。

那么现在站在这里的这个叫布坚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那便值得人怀疑了。

短短的几息间,李牧想了许多。

越想,他便越有一种自己被强行拖进了某个斗争势力当中的感觉,顿时觉得背脊一阵阵的发凉。

这个时候,那些看热闹的老百姓已经围满了,就跟当初审陆家那庄案子一般,对于这些高门大户之间的悬案,老百姓素来都很有兴趣。

“你胡说八道,我女儿是顾老爷子的亲外孙女,当初因为不同意她母亲嫁给我,所以就将她赶出了京城,这些年我们一家三口在南境过得紧巴巴的,如今女儿长大了,我就想着,总要认祖的,便将身世告诉了她,却不曾想……”

那个男人说到最后,便捂着脸悲恸的哭了起来。

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得这般伤心,就连围观的老百姓都为之动容了。

动容之余,又为他刚才所说的话所震惊。

布淑媛竟是顾老爷子的外孙女!

顾家竟曾经还有女儿!

在场的人,极少有人知道顾老爷子曾经有过一个女儿,更加不知道当初这个女儿是如何跟别人暗渡陈仓的坑了他这个疼她爱他的父亲一把的。

若非真心疼过她,舍不得下狠手,哪里还留得了她一条命离开这京城,早就让她“暴毙”了。

在高门大户里,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大家都心里有数。

当年的事情,被顾家一力压了下来,所以,只对外说女儿突发疾病死了,别的事情并没有让其传出去。

可如今,却冒出来这么一个男人,口口声声说他当初与顾家小姐有情,因不被认同便被驱逐了,还生了个女儿,这能不让人震惊吗?

“这位大叔可真是会张口胡说,红口白牙的便想往我们顾家泼脏水,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沁娘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不为他所爆出的事实而生气,“当初布淑媛来京城投亲的时候可是说了,苗人进城家里人都死光了。”

言外之意就是,哪里来的父亲?

“而且,你说你们一家三口在南境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可布淑媛当初来京城时可也不是这么说的,她说,她还有个弟弟,而父亲是做生意的,日子过得还挺自由快意的,不过是因为打仗了,她一个孤女无处可去,才来投亲的。”

怎么这会儿却出现了两套说辞?

沁娘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极力装作一副悲痛欲绝模样的男人,面上没有半分动怒,只觉得这个男人真是可怜。

从他的面容上看,沁娘几乎可以认定,他的的确确是布淑媛的父亲,只不过,可悲的是,她的这位父亲似乎并没有因为她的死亡而表现出半分真心实心的伤心呢。

并且,似乎还想着利用她的这个死来拉顾家下水。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如今别说是东临了,就是各个与东临作战的敌国都知道,顾家如今在这京中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顾家表面上不为官,可实际上却是随时都能在御前说得上话的,而且,皇帝还非常愿意听。

如今顾琛在前方打苗疆,若是顾家这边出了事,他怕是也没法全心全意的打仗了。

这苗人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可惜,她是不会让他们如意的!

“我知道,她那是怪我,我分明就跟她说了,顾家不可能承认她的,让她不要来不要来,她非不听,为此,还与我大吵了一架,连夜跑过来的,她这是生我的气,所以才说自己是个孤女,又生怕顾家赶她走,所以才说父母双亡……”

说着,男人又哭了起来,而且,简直可以用嚎啕大哭来形容了,那戏台子上的人哭得都没他这般让人动容。

周围的老百姓顿时交头接耳起来,并且小声的议论开了。

“真是没想到啊,顾家竟还有这样一段故事啊,瞧这男人一脸的憨厚,也不像是说谎吧。”

“若真如他所说,那真是太可怜了,女儿原本是来认亲的,却不曾想竟死于非命,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却连自己女儿的尸首都没瞧见,唉~”

顿时,人群里的一阵骚动,一个个看向布坚的目光充满了同情。

老百姓总是最容易被说动的,也是最富有同情心的,这会儿一个刚刚丧女的汉子哭成这样,怎么能不令人同情?

沁娘静静的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同时暗暗观察着那个男人的脸色,发现那个男人虽然捂着脸看似嚎得伤心,实则总在往外瞄,想要看看别人都有些什么反应,而坐在上首的京兆尹又有什么反应。

“行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李牧拍了拍惊堂木,颇有些头疼的看着下面跪着的男人说道。

聪明如李牧,从沁娘的三言两语里,他已经明白顾家人的态度了。

总之,不管布淑媛是怎么死的,也不管这个男人是不是她爹,这件事情都不能牵扯到顾家身上去。

男人收了声,睁着一双哭红的眼睛看着上首坐着的李牧:“大人,你可要替小女伸冤哪,小女实在是死得冤枉哪。”

沁娘瞧这个男人哭也瞧够了,她用帕子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淡淡的冲着上首的李牧道:“李大人,当初布淑媛来投亲的时候,她与京中数名贵女都有过交集,而且,还跟他们一些人一道出去打过马球,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孤女。”

并没有什么父亲,也不可能让她现在又冒出个什么父亲来。

沁娘三言两语的,便将自己的意思表明清楚了,布淑媛不过是个来京城投亲的孤女,像顾家这样的大家族,有什么必要对一个孤女下毒手,而且,若要弄死她,偷偷让她暴毙不是更省事吗?为何要把京兆尹招来?

而且,现在人已经死了,突然跑出来一个人口红白牙的说是她父亲,何人能证明?

显然死无对证!

而且,顾家不好过,那些曾经与布淑媛结交的世家公子与千金们,也别想安生,要对证,便要去把他们都叫来吧。

反正,布淑媛来京城的时候,说自己是孤女的事情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像顾家这样的大家族,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收留一个从未见过的姑娘,她的身世来历,必然是查证过的。

所以,顾家查的时候都没查到她还有个父亲活着,这个时候跑出来一个喊冤的,谁知道是何居心?

“的确,本官的那些儿子女儿们也都跟那些公子姑娘们有过走动,顾家突然多了个如花似玉的姑娘,自然要有人去打探一番的,想必满京城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孤女。”李牧想,她若不是个孤女,想必都有人主动上门提亲了。

毕竟,人长得不差,而且还有顾家做后遁,若是顾老爷子愿意给她撑腰,上门提亲的并不会在少数。

更何况,前段时间满京城都在传,说布淑媛是顾家大老爷流落在外的私生女,有了这层猜测,不少人蠢蠢欲动呢。

就连他当初也动了要把这姑娘娶回来给长子做妻子的心思,毕竟,长子的名声坏了,如今正儿八经有父母的人家,哪里看得上他?

这好不容易来一个有顾家做后遁,又无父母干涉的姑娘,他怎么能不心动?

只不过,做在这京城做着这把烫手的椅子的人,也为是个傻子,他很快就发现,顾家似乎根本不待见这个姑娘,这姑娘想嫁进陆家,顾家都不愿意为她去说和一二。

这让李牧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既不得意,那便不能娶进门。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严肃起来,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惊堂木,喝道:“大胆狂徒,居敢跑到这京城中来冒认亲戚闹事,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