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王妃之云起传 第一百零一章 父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简介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是作者静言节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静言节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逆世王妃之云起传》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父爱在线阅读。穆云起问起司徒靇如今司徒雷鸣多高了,可是会爬了,长成什么样子,像他还是像她,司徒靇吱吱呜呜的都是敷衍的话,穆云起又问道:“雷鸣如今可能吃一碗饭?”。...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 第一百零一章 父爱全文阅读

深秋时,司徒靇又来过一趟,两个人在一起述说着各自的思念。

穆云起问起司徒靇如今司徒雷鸣多高了,可是会爬了,长成什么样子,像他还是像她,司徒靇吱吱呜呜的都是敷衍的话,穆云起又问道:“雷鸣如今可能吃一碗饭?”

司徒靇“嗯”了一声,穆云起立刻起身居高临下直视他问道:“你有多久没见过鸣儿?”

“我”司徒靇还没说完,穆云起就怒吼道:“说实话,是因为那是我生的妖怪吗?。”

司徒靇转而正视她道:“我不敢见他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因为看到他就会想起你是因为他在遭罪,虽然我知道事实是因为父皇,父皇他……”

司徒靇不敢再往下说,穆云起已经明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说道:“对不起,我太想他了。母亲不在身边,父亲又不肯见他,小小年纪虽然什么都不懂,但仍然很可怜。”说着一滴泪划入枕头。

司徒靇揉着她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回去之后我会去看他的。”

司徒靇在睿王府门口转了好几圈才犹豫着走进去。

司徒靇一进门管家就说道:“睿王殿下这几日不在府内,殿下可是来看望世子的?”

司徒靇几不可查地点点头,管家似乎还在等着他的回话,司徒靇轻轻地“嗯”了一声。

管家会意叫一个小丫鬟去内院通禀一声,然后就引着司徒靇在前厅喝茶。

不一会儿,睿王妃就抱着司徒雷鸣来见父亲。小家伙一直被严密监视着,从不敢带去外面所以见不得生人,一看见司徒靇就躲进睿王妃怀里。

司徒靇看着他那尖尖的一对耳朵,心中的那份忌惮又涌出来几分,再看那酷似穆云起的小脸儿,司徒靇的一颗心又都化开了。这就是他和穆云起的第一个孩子,虽然给他们带来分离之苦,可又何尝是他的错,错在他的皇爷爷处心积虑地要除掉他的母亲,让他自幼便受此磨难。

司徒靇从袖子里面掏出一颗糖果递给司徒雷鸣,小家伙看了看睿王妃,睿王妃示意他拿着吃,他才伸出手去接过来,放在嘴里,甜滋滋的味道让小家伙一下子就乐了,那开心的小模样像足了穆云起偷腥得逞的样子。

睿王妃连忙解释道:“他入口的吃食都是我亲自把关的,所以他看不到我同意不敢进食的。”

司徒靇赶紧作揖道:“皇嫂费心了。”

睿王妃叹了口气说道:“我怜惜他年幼失母,还处在危机四伏之中,同是作为母亲云起也是可怜,在那苦寒之地,这孩子也是她活下去的希望,我自然看不得他有半分散失,要知道这孩子有个什么那可当真要去她的命。”

司徒靇听着心酸,伸出手去抱孩子。可能是父子连心,司徒雷鸣并没有抗拒,伸出两只短胳膊就去搂司徒靇的脖子。

司徒靇从没这般欣喜过,孩子出生那阵他虽欢喜,但更多关注的还是穆云起,如今穆云起不在身边,这孩子就成了慰藉。

司徒靇抱着他转起圈圈把小雷鸣乐得哈哈的,睿王妃在一旁看着,之前还不敢靠近孩子的司徒靇此时和孩子玩的很是开心,想想也只有穆云起能打开他的心结吧。

司徒熜带着司徒煈回来的时候看到睿王妃在前厅伺弄花,司徒煈好奇道:“皇嫂,你这平日里不都是看着司徒靇家那小子吗?寸步不离的,今日怎么跑前院摆弄花了。”

睿王妃直起腰,司徒熜赶忙上前扶着她说道:“带孩子辛苦了。”

睿王妃笑着摇摇头,回司徒煈道:“司徒靇来过了,把孩子接回去带两天,我把奶娘和伺候雷鸣的丫鬟都派过去了,怕他一个大男人照顾不来。”

司徒熜和司徒煈互相看了一眼,司徒熜问道:“他怎么转性了,之前连提都不敢提的。”

睿王妃白了他一眼,“你不知道他又去盛京看云起去了?定是云起劝他的。”

司徒熜想起那个远在苦寒之地的人心中也有一丝难受,不知道她如今过得如何?流放之地哪里有轻松可言,马上就进入无边的冬日,整整半年的冰封什么食物都会被吃光,什么东西都会被耗尽。

睿王妃看出他的不悦,拍拍他的手背说道:“云起还好,她那般聪慧,阿靇已经派人保护她,听说她很能耐的,把矿场的刺头给除掉了,还用你的钱置办了不少的物件,吃的,用的,还有药材。等阿靇再去的时候帮我也给她带去点儿贴补。”

司徒熜这么一听心里真的敞亮多了,不愧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真是有办法,什么都难不倒她,司徒熜看着自己的妻子说道:“那倒不用,司徒靇有的是钱,他自己的媳妇自己帮衬去吧,你就不用操心了,那个小东西还不够你累的吗?唉,今晚终于走了,你也好好陪陪我吧。”

说完夫妻俩相扶着走进屋内,把司徒煈彻底忘在外面,“一个个的都是媳妇奴。”,司徒煈气得转身就走了。

司徒靇将司徒雷鸣接回家,一进门管家就汇报:“内院那三个又闹着要见您,您看?”

“好啊,今晚都请到前院来用晚膳。”

管家得了令高兴地去传话,那几个姑奶奶他可受够了。

三个女人听说司徒靇终于肯见她们高兴坏了,要知道自从她们进了秦王府的大门连司徒靇的影子都没见过,更是不被允许出府,该有的婚礼、归宁什么都没有,据说是因为承诺过秦王妃以后再也不做新郎才会这般苛待她们,到底她们也都是名门望族之后,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何况那还是个被流放的女人,活不活得回来还是回事呢。

三个人各自打扮一番跟着侍从来到前厅,一进门就看到司徒靇抱着个不到一岁的孩子正在喂食,旁边站着一大帮女人,看着有奶娘,有丫鬟。司徒靇那宠溺的样子当真像一位慈父,三个人看着差点儿忘记行礼,还是管家提醒,三个人才跪下行礼。

可司徒靇却迟迟未让她们起来,就那么跪着看他和司徒雷鸣进食。半岁大的孩子吃两口就饱了,他真正的食物还是母乳。奶娘抱着下去喂奶,司徒靇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根本不管下面跪着的三个女人,直到他吃饱了放下筷子,才看向她们。

开口便问道:“饿吗?”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回答饿还是不饿。司徒靇看着这一大桌子的剩饭剩菜说道:“你们每天都在要这么多吃食,而且吃不完都倒掉甚至不肯给下人吃,是吗?”

三个人低着头,其中一个人小声嘟囔道:“我出嫁之前就是这般,作为嫡长女要有嫡长女的尊贵。”

“名门望族教出来的败家子吗?本王的王妃是穆丞相的嫡长孙女,自幼便在民间吃苦,她连头天晚上的剩饭都不舍得扔掉,你们感觉比她尊贵吗?出嫁前还是出嫁后?”

三个人低着头,心中的不屑从那裸露的肩膀一览无余。司徒靇揉揉太阳穴说道:“她现在在极寒之地受苦,可是你们知道押送她的差使回来如何向本王大赞王妃的聪慧勇敢吗?她单人杀死一匹头狼杀退狼群,她智斗两名盗匪,令两名盗匪对她言听计从,将一族人带出对死亡的恐惧让她们对生活充满信心,若是将你们扔进那苦寒之地,恐怕你们走不到那里就死了。”

三个人一听身体不禁一抖,这秦王妃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厉害,一个女人抬头看向司徒靇问道:“莫非她真的是妖怪,竟这般厉害。”

司徒靇一听真是杀她的心都有,所说贵族男子中纨绔子弟也不过如此。司徒靇气得一拍桌子道:“都给我滚回内院去,今晚不给饭吃,以后所有饮食衣物供应一律从简。”

说完就大步走回寝居,此时司徒雷鸣已经吃饱睡在小床里,司徒靇把小床挪到大床边上,他坐在床沿看着熟睡的司徒雷鸣说道:“这里有娘亲的味道对吗?所以你睡得这般安稳,父王每晚也是闻着你娘亲留下的味道才能睡安稳。”

“父王去看过你母妃,她训了为父,说父王不去看你,所以回来后父王就接你回来住,等父王有事脱不开身再送你去三皇伯伯家好不好?”

“你娘亲呀,你娘亲她很好,她很有本事不仅把自己照顾得好,把身边的人也都照顾得很好,她有一颗待万民如子之心,是真正可以母仪天下的女人。”

“你想让娘亲做皇帝,让父王去做皇父,哈哈,也好,你娘亲也有一统天下的本事,咱们打个商量,这个就是咱俩之间的秘密,不给你娘亲知道可好?”

“好,果然是本王的儿子,我们就一起等你母妃回来,回到我们身边。”

说完,他躺下身去,单手握着小床上的一只小手,就这样沉稳地睡了一夜。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