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王妃之云起传 第一百零二章 除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简介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是作者静言节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静言节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逆世王妃之云起传》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除夕夜微信在线深度阅读。两个人换上王宫送来的衣服,一群女人围着她俩羡慕极了,“真漂亮,我们什么时候也能穿回这么漂亮的衣服。”。...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 第一百零二章 除夕全文阅读

除夕当晚,穆云起被请到盛京王宫去过年,穆云起将乔璐带在身边,相对于天山雪来说她更信任乔璐一些。

两个人换上王宫送来的衣服,一群女人围着她俩羡慕极了,“真漂亮,我们什么时候也能穿回这么漂亮的衣服。”

“是啊,这夹棉的衣服还能做得这么漂亮。”

穆云起笑了笑,这些人大多是被夫家连累才被流放的,对于被冤枉的如袁家她可以想办法为他们申冤,但是有些是确实有罪的,这样的人她也是不会姑息的,所以她不会承诺什么。

穆云起和乔璐一出屋门就感觉脸被冻住了,乔璐不禁抱怨道:“这也太冷了。”

穆云起僵着脸回道:“据说过年这几日是最冷的时候。”

再看接她们的侍从袖着手原地蹦哒,时不时伸出手捂下耳朵,然后又赶紧缩回去,冻着打个激灵却一直没停止蹦哒,穆云起和乔璐看着他的样子捂着嘴偷笑。

穆云起和乔璐来到王宫大殿,盛京王正坐在主位,其他的王子带着自己的王妃来出席除夕晚宴,穆云起发现除了天涪那么讲究男尊女卑,女人不能抛头露面,在其他这些国家甚至这个番属地都能看到女人走到前面的样子,虽然这里依旧是男权至上,对女人的约束却不像天涪那般严厉。

世子坐在盛京王的下手第一位置,他今日没有带自己的女人过来,无论是妻或者妾,那么他旁边的空位是留给谁的呢?穆云起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跳。

穆云起来到前面用天涪标准的礼仪行了个屈膝礼,而她身后的乔璐则行了个拱手礼,没办法这妮子只认华容王为她的主子,其他人她是不会行跪礼的。

老盛京王虽有些不悦,但是看着穆云起秦王妃的身份也就没有发作,而是手指向耶律政旁边的位置请她就坐。

穆云起看了一眼说道:“那是世子妃的位置,本妃不敢僭越。”

在场所有人除了穆云起和乔璐都笑了起来,耶律政起身解释道:“本世子尚无世子妃,而且这大殿之内只有这一个位置,秦王妃是坐还是不坐呢?”

穆云起笑了笑说道:“世子即使无世子妃想来也是妾室众多,本妃还不想在盛京树敌,若是大殿之上无本妃的位置,本妃可以和盛京王后宫众妃同庆新年。”

老王爷看了眼耶律政,耶律政一拍手,立马有侍从搬上来一套桌椅在耶律政的对面。

穆云起拱手谢过后就座,耶律政坐在她对面用一双桃花眼不住地瞄她。穆云起知道他的心思,隔空向他敬了一杯酒,耶律政立马彬彬有礼地回敬。

乔璐在一边与穆云起耳语道:“公主,他明显对你不怀好意,你为什么还要敬他酒。”

穆云起与她耳语道:“我们在人家的地盘上活动怎么也得给人家面子不是,而且你刚才也看到了,连老王爷都听这家伙的,在看看那些位王子哪个不比他年纪大,可见这家伙实力不俗,所以还是小心应对为上。”

乔璐听完后点点头说道:“公主,我明白了,以后看到他我会谦恭有礼的。”

穆云起赞许地笑了笑。

这一笑容被对面的那位捕捉到,虽然知道她美,但没想到笑起来更美。

这时酒过三巡,老王爷有些熏熏然,看着穆云起问道:“王妃何故被称为妖人流放到我盛京地界?”

穆云起起身恭敬地回道:“小女不才,为秦王殿下诞下一名尖耳朵的孩儿,所以陛下认为我是妖女才会生出这样的孩子。”

老王爷一听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向耶律政,穆云起看着老王爷变脸竟有些纳闷,耶律政倒是不介意地解释道:“王妃可知这尖耳朵与司徒家是有渊源的。”

“哦!世子此话何意?”穆云起不曾想到司徒雷鸣的尖耳朵不是无缘无故出现的。

耶律政看了眼老王爷,老王爷虽然向他摇头,但是耶律政还是说道:“司徒家开国皇帝司徒博天就是一对尖耳朵。”

穆云起一听瞬间皱起眉头,“什么,司徒家家主就是尖耳朵,为什么史书上没有记载?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耶律政说完,老王爷无奈地扶额,看来老王爷是实在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

耶律政捂着嘴偷笑,却不给穆云起一个明确的答案,晚宴后续的节目穆云起已经没有兴趣。

此时,远在京城的司徒靇独自带着孩子过年,小家伙经历人生的第一个新年,原本在宫中设立的除夕宴,他也没有去,皇帝下旨来请,他却说生病了害怕传染到宫内,皇帝知道他心中有怨,对于这个儿子皇帝心中也有一些惧怕,他如今手握兵权,控制着西域六城,已不是以前那个冲动莽撞什么都不懂的少年,这些年磨炼得他拥有了智慧和勇气,掌握着很多的机密,让他这位做父亲的都如坐针毡。皇帝更知道他不会来,因为睿王和睿王妃都到了,那他必然亲自看着司徒雷鸣,他深知皇帝想要他儿子的命,所以防备得滴水不漏。

司徒靇抱着穿成球一样的司徒雷鸣站在院子里看那高高挂在天上的月牙说道:“今夜除夕,东北最寒冷的时候不知道你的母妃怎么样,今晚有没有吃到饺子,你告诉母妃你吃饺子了吗?”

司徒雷鸣听着司徒靇絮叨着,摆着自己的小手指了指月亮,司徒靇笑着问道:“你是说你母妃在月亮上吗?”

“她不在,她在月亮照耀下的另一端,她也在看着我们。”

司徒雷鸣很快就累得睡着了,司徒靇将他稳稳地放进小床,自己也躺在床上想着和穆云起在一起的一点一滴。

而穆云起好不容易熬到晚宴结束已经过了子夜,老王爷说道:“王妃的住处本王已派人安排好,今晚就暂且住下吧!”

穆云起看看外面的天,已经下雪了,想回也回不去,只能听凭安排。可她心中还惦记着耶律政说的话,老王爷走后,穆云起着急地抓住耶律政问道:“你说的可有证据?”

耶律政大大地打了个哈欠说道:“天色不早,王妃早些休息,明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可你……”

“可我什么,本世子是没有力气了,要是王妃有力气就等到明天再使吧!”

穆云起看着耶律政那欠扁的背影就来气,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跟着侍女休息去了,“等我休息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