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世王妃之云起传 第一百零六章 血脉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简介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是作者静言节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本网提供更多了静言节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逆世王妃之云起传》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一百零六章 血脉在线阅读。“起儿,我的起儿是皇帝。”。...

逆世王妃之云起传小说- 第一百零六章 血脉全文阅读

“云起,你要好好活下去,替我们好好活下去!”

梦中,父母亲的样子再次清晰地出现在穆云起面前,他们单手互握,另一只手搂着对方的腰,眉目含笑地对她说道。

“起儿,我的起儿是皇帝。”

又是这句话,祖母慈祥的面容和佝偻的身形出现在父母的身前。

三个人慈祥地望着她,希望她能过得好,可是,可是,穆云起含着泪大哭道:“我连儿子都见不到,他都快一岁了,我都不知道他长成什么样子。”

“我们的云起会苦尽甘来!”

三个人的身影慢慢退去,穆云起伸出双手拼命地抓着。

“起儿,醒醒!”穆云起的双手终于抓住了实物,那是司徒靇的手,司徒靇见她醒来担忧地问道:“又做噩梦了?”

穆云起睁眼看到司徒靇正抓着她的双手,焦急的神色一览无余,穆云起抽出双手一把搂住司徒靇的脖子,将司徒靇压向自己,司徒靇猝不及防,连忙双手撑在她头两侧。

穆云起搂着他哭道:“靇哥哥,不要离开我!”,司徒靇双肘撑在那,双手摸着她的头发又心疼又好笑道:“起儿,不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司徒靇低头亲向她的额头,逐渐向下边亲吻边安慰她,直到她放松地接受自己。

一向喜欢赖床的耶律政今日却起得早,来到他们门口还没等敲门就听到里面穆云起**的声音,耶律政气愤地转身走了。

清醒之后的穆云起又恢复了明媚的笑容,躺在司徒靇的怀里愉悦地说道:“靇哥哥,我终于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妖女,也可以证明雷鸣是司徒家的孩子。”

司徒靇笑着摆弄她的头发说道:“有什么发现吗?说说看!”

穆云起转过身搂着司徒靇的腰身说道:“原来司徒家的家主司徒博天就有一对尖耳朵,也就是说雷鸣确确实实是司徒家的孩子,他继承了司徒家主的尖耳朵。”

穆云起还在高兴地说着自己的发现,司徒靇却如遭雷击一般已经不会动了,这就是说他们两个有一个人是司徒家真正的后裔,自己已经证明是穆家人,那么就是说穆云起才是司徒家的孩子,是司徒家存世的唯一血脉。

司徒靇震惊地转过头看向穆云起,她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完全没发现司徒靇的变化。司徒靇看着穆云起,原来她才是真正的公主,也就是说一直困扰自己的**之情根本就是不存在的,他们俩根本不是同宗的堂兄妹,穆丞相的怀疑也是对的,穆云起的父亲穆华明居然是先皇任宗皇帝的亲子。

穆云起说够了抬头看向司徒靇,看到他怔愣的样子,神色暗淡下来说道:“我知道父皇是因为我之前的欺骗所以想治我死罪,与雷鸣无关,即使证明我不是妖女也没有用。”

司徒靇低头看向她,眼神里写满担忧,他父皇要杀她欺君之罪事小,她是真正的司徒氏才是大事。父皇不肯留一丝司徒氏血脉在人间才是最可怕的。

“你知道就好,司徒博天也是尖耳朵的事情不可和任何人说,明白吗?否则你将更加危险。”

穆云起疑惑地看着他,司徒靇心虚地别过眼去,弄得穆云起更加不解,不过她知道她的靇哥哥不会害她,于是她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我听你的。”

司徒靇见她听话,翻过身来压住她说道:“起儿,多给我生几个孩子好吗?我只要你生的孩子,知道吗?”

穆云起害羞地点了点头,司徒靇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心情很是复杂。

两个人直到晌午才走出房间,耶律政就派人传话请她们去偏殿用膳。司徒靇握着穆云起的手牵着她来到偏殿,此时耶律政已经坐在那喝茶等着他们。

见他们进来,耶律政放下茶杯说道:“一向是本世子晚起被某人吵醒,今日怎么换位了。”

穆云起恨不得把他按到地缝里去,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司徒靇不在意地说道:“起晚了,世子见谅,毕竟我们夫妻已许久未见,有很多话要说。”

“很多话?”耶律政看向穆云起,穆云起已经躲到司徒靇身后,她现在讨厌死这个人了。“看来你已经和秦王殿下说了那件事。”

司徒靇皱眉问道:“你也知道此事?”

“那是我耶律家世代守护的秘密,如今出现了第二个尖耳朵的司徒氏,这个秘密已经守不住了。”

“守,必须要守住,至少要守到本王继承皇位之时。”

“条件呢?”

“你想要什么?”

耶律政瞄一眼穆云起,司徒靇看出他的意思有些生气,但是仍然强压着说道:“起儿是本王的王妃,换个别的条件吧。”

“咱们可以对等交换,本世子给你十位美女换她一个可好?”

“那本王可以明确告诉你,不好,换个条件。”司徒靇语气强硬地说道,别说他不知道穆云起的身份时不会换,如今知道她的身份就更是不可能了,想要坐稳这江山只有得到穆云起。

“那好吧,我要耶律家的自由,我要可以离开这个地方。”

“可以,等我登基,等那个秘密不再是秘密的时候。”

“那一言为定。”

穆云起感觉到一丝不安,耶律政可不是什么良善,她担忧地望向司徒靇,司徒靇低头看了她一眼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穆云起稍微安下心和司徒靇一起吃饭。

司徒靇在这里多逗留了两日,这两日他与穆云起几乎一刻不离,耶律政时不时地出现,只要他一出现穆云起就会躲在他身后,司徒靇第一次见穆云起这么怕一个人,以前慕容绝怎么骚扰她,也没见她怕过,况且那位还是能主宰人生死的一国之君,可这位一个还未即位的世子怎么会让穆云起这般害怕,司徒靇想不明白,也有些担忧,担忧自己走后穆云起怎么自己面对耶律政。

司徒靇走的时候安排了几辆马车将袁氏一族带回临安城。

袁氏一族平反让很多人看到了希望,所有人都出来送行,包括看守们都来了,何大志抹着眼泪说道:“终于让人看到希望,有人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何大志的话感动了所有人,大家都拿着袖子擦眼睛。

临行前,穆云起对司徒靇说道:“我问过袁和善,他喜欢做官,所以你替我将他举荐给司徒煈,让他在刑部任职吧。”

司徒靇点头应下,看着穆云起说道:“我走之后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就联系天山雪,让她给我传消息,信件这东西还是危险,我会抽时间来看你的。”

穆云起点点头说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你自己还有雷鸣。”

司徒靇笑了笑,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随后转身向袁和远说道:“走吧。”

袁氏媳妇走到她丈夫跟前拽了下他的衣袖,袁和远明白,扶着老娘,带着家人在马车旁向穆云起跪下磕了三个头,这举动把穆云起和司徒靇都弄得一愣,只听袁和远说道:“秦王殿下和王妃娘娘的重生之恩,我袁氏一族没齿难忘,今后若有差遣定效犬马之劳。”

说完又是一拜,穆云起和司徒靇赶紧上前将他们扶起。

穆云起看着袁和善说道:“我已向秦王殿下举荐你去刑部,但是你要记住,刑部不需要酷吏,它需要的是能为百姓伸张正义之人,记住你的名字,和善对待每一个人,即使是犯人也不一定是罪大恶极。”

袁和善向穆云起拱手行礼道:“王妃的训诫,和善铭记于心,请王妃放心,我定竭尽所能为国家效力,对所有案件定当慎之又慎,绝不形成冤案。”

穆云起看向司徒靇,司徒靇向她点了点头,然后才带着袁氏出发。

马车前行,司徒靇跨上马匹跟在后面,依依不舍地看着穆云起。不远处的众人齐齐跪下向司徒靇磕头道:“秦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只有穆云起伫立在众人之前,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司徒靇离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