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弃少 第3章 替子晚出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豪门弃少小说简介

《豪门弃少》是作者疯子语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秦小天谢彤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周小姐,不喝一杯吗?”两个肥头大脸的富商,色迷迷的道,板起了脸,“你不喝这杯酒,那是不给我们一个面子了。”“我,……”周子晚脸色有些勉勉强强,“我真不能够再喝了。“我,……”周子晚脸色有些勉强,“我真不能再喝了。”。...

豪门弃少小说-第3章 替子晚出头全文阅读

“周小姐,不喝一杯吗?”两个肥头大脸的富商,色眯眯的道,板起了脸,“你不喝这杯酒,那就是不给我们一个面子了。”

“我,……”周子晚脸色有些勉强,“我真不能再喝了。”

“哎,巾帼不让须眉,才半瓶酒,怎么能说不能喝了呢。”富商笑眯眯的,把就递过去,同时一只手,向着周子晚穿着黑色的长腿上,悄悄的伸了过去。

“这位老板。”领班红姐甜滋滋一笑,捧着酒杯当在了周子晚身前,“别为难一个小姑娘啊,我来敬您一杯。”

“滚开!”富商脸色一沉,“要不,晚上你替她陪我啊。”

红姐被推搡到了一边,不敢吭声,整个大厅里的人纷纷扭过头去。

刘庆,一个包头工老板,手里上千万资产,还和一些道上不干净的人有来往,没谁敢和他作对。

几个男人从背后夹住了周子晚,周子晚瑟瑟发抖,不敢不喝。

大厅里,没一个敢管的人。

“在外少喝酒,我没和你说过吗?”周子晚才捧起酒杯,一只手按住,和气的道,周子晚一愣,进而眼眸里放光,有些不可思议,“阿玄,你怎么来了?”

进而她有些害怕,低下头去,她今天穿了一身风尘味道的衣服,领口低开。

阿玄平时就算到这里,也绝不会为她出头的。

姜玄的眼里,从没有她。

今儿,是怎么了?

“小子,你算什么东西?”刘庆一巴掌,嘭的一下拍在吧台上,整个人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肥头大耳,气势倒是很吓人。

“我是什么东西?”

姜玄缓缓的挽了挽袖子,把周子晚拉到自己身后,居高临下看着他。

解开了自己衬衫上的第一枚纽扣。

刘庆一窒息,从姜玄的眸子里,他竟然看到了一丝睥睨的味道,雄视之下,他竟然感觉自己有些渺小。这人穿着一身其貌不扬的地摊货,却莫名有一种尊贵无比,皇天贵胄的味道。

哪怕穿着一身普通的衣服,他也是最耀眼的皇子。

“嘭”

姜玄一酒瓶,直接爆了他的头,刘庆嗷的一声,惨叫着就倒了下去,捂着满是鲜血的额头。

“你惹不起的人。”

周子晚都看傻了。

“给我打。”刘庆人都傻了,叫着,“打死这小子。”

刘庆七八个手下,一下就冲了上来,姜玄眼神一愣,几个空有蛮力的人,姜玄要是修为还在,一个眼神就是秒杀了他们,让他们跪在地上站不起来,即便是现在,姜玄一口真气在,就是“武道宗师”

几个凡人,怎么可能近身,反身几脚上去。

这些人残影都没看清,全部倒下,嗷嗷直叫,躺了一地。

一大厅的人都傻了,刚才发生了什么?

就一秒钟,这些人全躺下了?

姜玄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慢条斯理,从一边抽出一块丝巾,擦了擦自己手上的血迹,拧着眉头,姜玄很爱干净,以前的“姜玄”是,玄天真人姜玄,更是。

这些血迹沾在手上,姜玄很不满意,有些刺目。

“怎么回事?”孙策勋带着苏溪几个人,已经向着这边走来了。

“阿玄!”

姜玄才收拾完这些人,周子晚突然尖叫了一声,对着刘庆“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周子晚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掉了下来,“刘老板,对、对不起啊,阿玄他不是故意的……”

“姜玄啊姜玄。”孙策勋摇着头,缓缓走了过来。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就敢打?他可是大庆实业的老板,在地方上也算的上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你打了他,赔得起医药费吗?”

“小子,你有种!”捂着额头,刘庆浑身发抖,眼神像是要吃人一样。

“阿玄,你快给他道歉。”周子晚看向姜玄,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一大厅的人嘲讽的看来,这个送外卖的,土老板也敢打,看他怎么赔。

这个医药费,够他倾家荡产的了。

姜玄的脸色有些难堪,被人这么注视,家里本来就没钱,要是再被人索赔医药费的话,周子晚更是雪上加霜。

姜玄心头怒气,从不向人向人低头。

“阿玄!”

在周子晚哀求的眼神中,姜玄屈服了,缓缓弯下了腰,“对不起……”

“哈哈哈。”

孙策勋大笑了起来,“难得我们姜大公子还有这样的一面,有趣,有趣,向个土老板鞠躬。”

孙策勋讥笑的道,冲着刘庆,一瞪眼,“滚!”

“孙,孙公子。”刘庆吓的脸色发白,不敢在这里喝酒,连忙带着人就走了,孙策勋,这人是上江市的真正实业家,他那点资产,连人家一个零头都没有,哪里敢得罪孙策勋。

“孙哥,你怎么又来了?”周子晚发自内心的感激,“多谢你出手。”

“我就是再来看看你。”孙策勋笑了笑,“没什么事吧。”

孙策勋嘘寒问暖的道。

周子晚认识孙策勋?姜玄一愣,而且看这个样子,两人还非常的熟。姜玄啊姜玄,你满脑子曹蒹葭的时候,可曾仔细看看,身边的人啊。

“子晚。”苏溪一下抱住周子晚的胳膊,白了姜玄一眼。

“这次幸好有孙公子在,不然这次你就完了,你看看你们家男人,有什么用。”

“阿玄是为我出头,只是冒失了一点。”周子晚维护姜玄道。

“你就是鬼迷了心窍。”苏溪道,“这次要不是恰好孙公子在,你就遭大殃了,这年头,有权有势才是硬道理,人长得再帅,那也是过去的事了。”

苏溪意有所指,周子晚的笑容很勉强。

“子晚。”孙策勋道,“听说你明天就是生日?”

“是啊。”周子晚有些诧异,挽了挽头发,“你竟然记得这个?”

明天是周子晚的生日?姜玄一愣,自己竟然全无印象。看来这个“姜玄”,从来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

而周子晚,也一点没有要给自己过生日的意思。

看旁边苏溪几个人嘲讽自己的眼神,姜玄就懂了。

看看,连一个外人都知道。

你一个做男人的,究竟干了些什么?

孙策勋道,“知道是你的生日,我特地给你备下了一个生日礼物。”孙策勋笑了笑,“相信你会喜欢的,是一双‘水晶腰带’。”

“天啊,‘水晶腰带’?”苏溪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就是据说这次拍卖会上,拍出了一千万天价的那双‘水晶腰带’?”

“难道孙公子就是那个买下水晶腰带的人?”

另外一个女孩大呼小叫,“这样的鞋子,据说我们上江市只有这么一条啊。”

“是啊,我要是能有这么一条腰带子,做梦都能笑醒。”一个女孩一脸花痴的道。

这些人羡慕的看着周子晚,周子晚真有福气,竟然有人出手那么阔绰,给周子晚买那么贵的礼物。

“一百八十万对于孙公子来说,也不算什么了啦。”苏溪抱着周子晚的胳膊,故意的道。

“不知道姜玄这些年,给你买过些什么啊。”

姜玄脸色有一丝生硬,因为这些年,姜玄只记着曹蒹葭,心里哪有周子晚,仔细回忆起来,除了一个简陋的结婚戒指,三年了,竟然是一个礼物也没有送过,别说是生日了,包括情人节,圣诞,七夕,结婚纪念日,都是如此!

“有,有啊。”周子晚偷偷看了姜玄一眼,挽了挽自己的头发,“我放家里了,我很喜欢的。”

“下次戴出来给我们看看啊。”苏溪揶揄的道。

“不说了,我想起来我还有事。”周子晚拉着姜玄,落荒而逃。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