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总裁太缠人 第1章 车祸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简介

《》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言若安可能会这辈子也会想起,自己有一天会被父亲银行抵押给一个完全不认识了没没见过的男人。“不,不可能会,我是会娶他的。”言若安忍着着眼泪,倔犟道。言文昌急忙劝她:“不“不,不可能,我是不会嫁给他的。”言若安强忍着眼泪,倔强道。。...

小说-第1章 车祸全文阅读

言若安可能这辈子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父亲抵押给一个完全不认识没见过的男人。

“不,不可能,我是不会嫁给他的。”言若安强忍着眼泪,倔强道。

言文昌赶忙劝她:“不是要你嫁给他,就是你去陪他一段时间,等爸爸的公司得救之后,就接你回来。”

“我不!”言若安后退几步,“我才十九岁,凭什么要我去陪他?!要去你自己去!我有男朋友了,怎么可能会去取悦别的男人!”

“安安,爸爸求你了。你就去陪他一段时间吧,你要是不去,爸爸的公司就要倒闭了。”言文昌说着,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看他这幅模样,言若安算是明白了,红着双眼哽咽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就因为我是你的私生女,所以在利益面前,你可以毫无顾忌的出卖我,不念父女之情,好的,我明白了。”

说完,言若安就哭着,冲进了瓢泼大雨之中。

言若安是私生女,母亲是个小三。十五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她才正式踏入言家。这四年来,她一直规规矩矩的,听话懂事,生怕言文昌把自己赶出言家。纵然她在家里的地位和奴仆差不多。因为她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从小被言文昌当小公主养大的言家大小姐言灵灵。

自从言若安到了言家,就没少被言灵灵明里暗里挖苦陷害过,但她都忍了下来,想着只要上了大学,就可不用待在言家,也不用受言灵灵的气,听她杂种婊.子的叫。

就在她终于考上大学,可以开始一个人自由的生活的时候,言文昌突然就出来,将她往火坑里推。

言若安在大雨中边哭边跑,怎么也不敢相信言文昌说的那些话。这几年在言家,言文昌也算是对自己比较好的了,至少言灵灵欺负她的时候,他会出来说几句,不让自己那么难堪。过节过年的,也会有点零花钱,家里的桌子也有她的一个碗。虽然从来没有奢望过他会对自己像对言灵灵那样宠爱,但是至少,他也算是扮演了一个父亲的角色。言若安想,不管怎样,他还是当自己是女儿的。

只是没想到,现实啪啪打脸,言若安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坠入了深渊一样,看不到出路。

越想越伤心,言若安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就突然觉得眼前一片刺眼的光亮,接着什么东西重重的撞上了自己。

言若安被撞飞几米远,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觉得浑身痛的不行,像是快要死了一样。她抬不起头,只觉得有人下车,匆匆过来,将她抱起,问:“你怎么样了?”

“我……”言若安努力去看对方的脸,很模糊,看不清,冥冥中,似乎看见是男朋友徐俊的脸,顿时眼泪就流了下来。

“阿俊……我快死了是吗?对不起……但我还是想说……死了真好……你照顾好自己,我们下辈子……再见……”

“喂!快!快打120!快!”

言若安微微一笑,闭上眼,昏迷了过去。

凌晨两点,有人看见盛荣集团的董事长宋振抱着一名女子匆匆跑进市医院,面色严峻,于是拍下了照片发给狗仔。第二天,一大早,就有娱乐八卦出来,说宋振半夜抱着怀孕的女友去医院检查。这一下,顿时炸了锅一样,大家纷纷猜测宋振的女友是什么身份,什么时候谈的以及什么时候生孩子等等。

医院病房里,宋振站在窗前,助理林越说完了绯闻的事,就站在不敢吭声了。

宋振扭头看了一眼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言若安,一阵心烦气躁。其实他昨天完全可以跑路,根本就不用管她。开了一天会,好不容易能回家休息了,突然撞到一个人,让他差点没气炸了。下车一看,奄奄一息了都,又不能抛下不管。当时林越让他回去,言若安他们会送去医院,但是宋振没有,鬼使神差的,就抱起人上了车,来到医院。

他虽然不会做一个畏罪潜逃的坏人,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人。盛荣集团的崛起,他黑白两道的朋友帮了不少的忙,连政府都忌惮他三分,不敢管。

最近他一直在忙着新政策的事。前段时间政府的新政策下来,要取缔掉一些不法的机构。言文昌的公司就在其中,为了保证公司的运营,他不得已来求助宋振。好几天了宋振才发话:“想要我帮你,那你,也要给出等价的条件来交换才是。”

言文昌回去想了半天,知道宋振喜欢女人,甚至外界传言他养了好几个女人。于是他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私生女言若安。

言若安长相温婉可人,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但是耐看,听话,懂事。把她送给宋振,一定是最好的交换条件。

当然宋振根本不会想到言文昌这个老头居然曲解了自己的意思,看他好几天没动静,还以为是舍不得公司。但他也没有催,言文昌想要保住他的公司,自然还是会找上他的。

一大早就有十几个电话打来,基本上都是林越接的,都在问绯闻的事情。宋振没空去管,也不在乎,这几年,几乎每年都有几条他的花边新闻,过几天就消停了。

至于言若安,他想等人醒来之后,道个歉,赔几个钱就走。他不愿在一个女人身上耽误功夫,诚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耽误了。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