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 《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第一章 初到异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简介

《》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南宫小说名字叫作《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提供更多南宫小说,南宫小说名字。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小说南宫摘选:南宫凤终于等到回到床前,抬头一看床上之人,一脸狼狈不堪,哪有曾经的风采。她心痛地走到床前,细心替床上之人擦汗,口中难掩心痛,…...

小说-《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第一章 初到异世全文阅读

南宫小说名字叫做《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这里提供南宫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家有宠夫:王爷我不约小说精选: 烟云大陆风起国皇宫庄严巍峨的宫殿,静谧地矗立着。其中一个宫院中,一声声嘶哑的惨叫,在星辰繁多的夜空下显得格外清晰。进进出出的女子,手中或端着清水,或端着血水。“啊!啊!啊……”“女皇,您不能进去,不能进去……”“滚!”一把推开拦路的人。“女皇,产房重地……”“滚!”一脚踢开拦路的人。南宫凤终于来到床前,只见床上之人,满脸狼狈,哪有昔日风采。她心疼地走到床前,细心替床上之人擦汗,口中难掩心疼,“凌,朕来晚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是朕糊涂,让你受…

烟云大陆风起国皇宫

庄严巍峨的宫殿,静谧地矗立着。

其中一个宫院中,一声声嘶哑的惨叫,在星辰繁多的夜空下显得格外清晰。进进出出的女子,手中或端着清水,或端着血水。

“啊!啊!啊……”

“女皇,您不能进去,不能进去……”

“滚!”一把推开拦路的人。

“女皇,产房重地……”

“滚!”一脚踢开拦路的人。

南宫凤终于来到床前,只见床上之人,满脸狼狈,哪有昔日风采。她心疼地走到床前,细心替床上之人擦汗,口中难掩心疼,“凌,朕来晚了,你一定要坚持住。是朕糊涂,让你受苦了,你一定要给朕机会弥补你。”

“凤,我……恐怕……”

“朕不准!你会好好的。”

床上之人吃力地一笑,“好。”

夜色褪尽,红色的霞光照亮整个皇宫,产房所在宫宇被一片粉红笼罩,空气中仿佛散发着阵阵花香,不一会儿五彩的蝴蝶飞舞在整个宫殿,一声嘹亮地哭声预示着新生命的到来。

“恭喜女皇喜得皇女。”顿时四周此起彼伏响起了恭贺声。

南宫凤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人,连看一眼新生的皇女都不舍得,带着血丝的眼紧盯着床上连眼皮都睁不开的人,“钱双,快过来看看……”

“是。”一旁已经忙得官服都湿了的太医院提点把洗好澡,包裹好的小皇女搁到小摇床里,便匆匆赶到床边。

……

“不好了,血崩了!”一声死亡证明般的惊呼异常清晰地传入在场人的耳中。

产房一阵凌乱!

南宫凤衣衫不整,满脸憔悴,眼里是满满的着急。她一只手握着床上人儿的手,另一只手搁在床上,紧紧攥着,手下的床单上一片血迹。

看着凌乱的宫人和急忙施展救治的御医,她只想此刻能出现奇迹。

而刚刚出生的女婴此刻睁开了眼。

她张着小嘴,却听自己发出的声音,竟然如婴儿一样!

不解地抬起小手看看。有点皱皱的、粉红的。

她,南宫羽,竟然成了婴儿!

这难道就是之前那些人说的转世投胎?可她分明记得她掉入云海,那无穷尽的失重感,简直比跳楼机还要惊心动魄。当时,她脑袋里只有一念头,真是飞来横祸!

她原是二十一世纪一宅女级白领。年纪一大把,还没结婚,属于大龄剩女。

今天,她和未婚夫去安徽黄山狮子峰看云海和日出。结果来了一个小三,还特别嚣张。估计看某奶奶剧多了,烧了脑子。

本来那未婚夫就是相亲认识的,她对他也没什么感觉。他既然有了别人,她也不屑于委屈求全,更不会死缠烂打要个说法。更何况那是个渣男!所以她大方地让他们离开。

没想到那男的貌似还有点良心,也可能是为了面子。他看她站得太靠边,便过来提醒她。还邀请她和他们一起离开。她本要拒绝,结果小三先不乐意了。上前来插一手,她就直接摔进了狮子峰的云海里。

说不恨那女人,这是假的。但是恨又怎么样,她现在这模样,估计也回不去了。不过她有点好奇,为什么她投胎没有喝孟婆汤?难道像她这种冤死的可以得到优待?

南宫羽正神游着,感觉到身边十分吵闹。哭喊、求饶声响得她的小耳朵有些受不了。她好奇转头,想看看情况,但奈何这五短身材,真心一点儿也不给力。

谁能理解一个婴儿的痛?

南宫羽静下心来听着屋里的动静,勉强听到一个气若游丝的男声,即使沙哑着,也让人过耳难忘。这人,应该就是她未见过面的爹吧?

“女……皇,凌……知自己……已无时日……只想……女皇好好……照顾……皇女。凌希望……皇女能远离……皇室纷争……像鹰翱翔于……天际……像蝴蝶……飞舞于……花丛……”青凌撑着一口气看着面前有些失态的南宫凤,眼中有着无限眷恋。

他的周身,蝴蝶围绕着,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如果南宫羽能看到,一定觉得这是香妃转世成男的了!

“别说了,别说了。朕答应你!朕什么都答应你!朕给她取名羽,好不好?”南宫凤抱着奄奄一息的青凌,哭得像个孩子。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的用情不深,青凌现在也不会这样虚弱。

长者总说,分娩是男人的一道生死关。闯过了便是坦途,她之前一直不信。总觉得宫里什么都是最好的,她的大女儿和二女儿的爹,不是都好好的活着吗?可现在,在她怀里奄奄一息的人,真的能挺过吗?

不,他一定会挺过的!她还没有和他说,她一直喜欢的人只有他!

“好……”青凌说完这个字,连看一眼南宫羽方向的力气都没有便彻底没了气息。

“凌!!!”

南宫凤悲戚嘶哑的声音透过宫梁直接铺散在已经亮透的天空。

蝴蝶仿佛受了惊吓般散去。

产房所有人纷纷跪在地上。

良久,南宫凤看着怀中的青凌,只剩下嘶哑的呜咽。她紧紧把他抱在怀中,怎么都不想相信前一刻还在说话,还在为她生孩子的人,就这样没了气息。

南宫羽也有些呆呆地感受着房中的一切。不是这么悲剧吧?她这刚来,就死了爹,还是为了生她死的?

嗯,总觉得哪个地方怪怪的。

感受着满屋子的悲情,南宫羽感觉是在看戏。但戏里的人变成了自己,这滋味就真的有些不可描述了。而且,古代重男轻女,她一出生就死了爹,且这爹……

总算知道哪里奇怪了。生她的是爹!竟然是男的生孩子!南宫羽的小眼睛瞪得圆圆的,看起来变得更呆萌了。

只是屋里的人,谁都没有关注她。

当日下午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贵青凌佐理内政有年,淑德彰闻,宫闱式化。倏尔薨逝,予心深为痛悼,特追封为皇正夫,以示褒崇。加之谥号,谥曰‘孝献至德温惠端敬皇正夫’。其应行典礼,尔部详察,速议具奏。其女赐名羽,晋为羽王,赐住东宫。钦此”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