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道真医 第1章 出狱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圣道真医小说简介

《圣道真医》是作者龟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立,燕灵薇,香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腊月二十六时分,天寒地冻,整个文云县城都裹在一层银色里,寒风簌簌吹动。陈立紧了紧身上的旧外套,嘴里哈着白雾,体会着有些刺骨的寒气。在他背后,有着“文云县监狱”几个大字陈立紧了紧身上的旧外套,嘴里哈着白雾,感受着有些刺骨的寒气。在他背后,有着“文云县监狱”几个大字。。...

圣道真医小说-第1章 出狱全文阅读

腊月时分,天寒地冻,整个文云县城都裹在一层银色里,寒风簌簌吹拂。

陈立紧了紧身上的旧外套,嘴里哈着白雾,感受着有些刺骨的寒气。在他背后,有着“文云县监狱”几个大字。

“出去了好好做人,别再进来了。”一个中年狱警拍了拍陈立的肩膀,递上一根烟。

“多谢了。”陈立笑笑,接过烟点燃,熟练吐了个烟圈:“张警官,以前你照顾我的事,我记在心里头。”

“记在心里顶个鸟用。”狱警张警官摇摇手,叹了口气:“你也是个好小伙子,就是运气不太好,遇到这些事情。不然凭你的脑瓜子,早就混出个人样了。”

陈立笑了笑,对于以前的事情他不想多谈。伸出手跟张警官握了握,陈立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张警官叫住陈立,想了想,压低了嗓子说了声:“你在里头得罪了王宇温,自己小心点。”

陈立回过身,有点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两鬓已经有些斑白的中年狱警。张警官在乌烟瘴气的文云县监狱里头是个不大不小的名人,心肠好,对犯人也很温和。

也正是因为这样,每年逢年过节,都有不少刑满释放出去的人提着水果好酒回来看他。

他的话,是善意的。

“我知道了。”陈立露出一丝笑容,衷心的道谢。

“快走吧。”张警官挥挥手,看着陈立远去的背影,忍不住叹口气:“是个好小伙,可惜耽误了三年……”

两人都没有发现,附近有一双眼睛盯着这边,掏出了电话。

冬天的天色黑的早,陈立手插在裤兜里,在街上漫无目的走着,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商店和拥挤人群,一时间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

被关在里面三年,饶是以他现在沉稳的心情,也是有几分激动。

静静的站在一家装饰豪华的商店外面,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一家三口人正在挑选礼品,充满了喜悦的气氛。

“不知道爸妈和姐姐怎么样了。”

陈立的思绪一下被牵动了,飘飞向了那个小山村里的家。年关将近,眼前的一家三口,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辛辛苦苦在地里忙活了一辈子的的父母亲,为了供他上学早早就出去打工的姐姐,眼睛忍不住有些湿润。

他是家里的长子,原本是家里所有人希望的寄托,但是三年前一个人的出现,让他锒铛入狱,蹲了三年的大牢。

父母的殷切希望,姐姐的辛苦付出,在那一瞬间化作了泡影。

“还是先回家吧,看看爸妈姐姐,然后就出去闯闯,混个名堂出来。”陈立有些苦涩的笑笑,如果自己三年前没有锒铛入狱,那现在应该已经拼搏出一些成绩了吧。

摇摇头,摸摸兜里皱巴巴的一张百元纸钞,那是出狱的时候发的路费。

“这会估计也没客车了,今天去网吧先对付一晚上吧,还剩几十块钱给买点麦片回去,爸喜欢吃这个。”陈立心里盘算一下,在城里溜达着找了一个黑网吧。

随意扫了一眼,网吧里面人不多,零零散散几个年轻人在打游戏。给了老板八块钱开了个机子,陈立坐下来泡了一碗方便面,叉了一叉子。

咚!

一拳狠狠的砸在背上,猝不及防下,陈立差点倒进碗里面。

陈立正要发火,四五双手已经死死地按住了陈立,粗暴的把他拖了出去。网吧老板刚想说点什么,被带头的混混一眼睛瞪的赶紧缩回了柜台后面。

砰!

陈立被重重的摔在地上,感觉浑身都要散架了。咬着牙翻身半蹲在地上,漆黑的巷子里,几束手电光打的通亮。

抬起头,陈立就看见前面站着的一群混混和为首的一个散发着阴柔气息的中年人,瞳孔一紧:“王宇温?”

“陈立,没想到吧,你才出来,我就找到你了。”王宇温冲着陈立得意一笑:“我说了,你要是出来了,我会把你弄的很惨。”

“你要怎么样?”陈立心里一沉,知道今天这事情恐怕没法善了。

这个王宇温是文云县的一个混混头子,手底下也有十几号兄弟,经常干些损人利己的违法勾当,算是惯犯。

陈立在监狱里的最后一年,王宇温也进来了。两人有一次发生了冲突,陈立狠狠的搞了王宇温一顿。他也知道王宇温有小弟,想着回村里避一避,只是没想到这个王宇温这么快就找上来。

王宇温咧开嘴阴狠一笑:“我要怎么样?当然是打断你的手脚,看看你的手骨硬还是腿骨硬。”

“废了我,你就不怕再进去?”陈立手在地上摸索着,一块沉甸甸的砖头用力攥在手里,连皮都磨破了,鲜血溢了出来。

虽然做好准备,但是他现在不想跟王宇温直接打起来。不是胆子小,只是家里的亲人还等着他回去,不能就在这里倒下。

“哈哈哈哈……”王宇温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笑话,一挥手:“给老子弄他!”

一群小混混磨掌擦拳,陈立眼睛里浮现出血色,今天看来是没法全身而退了。

“不许动手!”就在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张警官骑着一辆自行车晃悠悠过来。

“他妈的谁——”王宇温不快的回头一看,冷哼一声:“哦,原来是张警官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放了他,不准胡来。”张警官在陈立面前停下自行车,身上穿着警服,严肃的说道。

“如果我说不呢?”王宇温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

“你可以试试。”张警官不为所动,两人目光对视。

“哼。”王宇温忽然一挥手,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巷子外面走出去。面对张警官,他也不敢过分得罪。

走到一半,王宇温忽然转头皮笑肉不笑的道:“陈立,希望你下次还有这么好的运气。”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没事吧?”张警官看了一眼陈立。

“没事,今天真的感谢你了,要不然今天估计真要出事。”

陈立扔下砖头站直身体,叹了口气道。

“在外面混,不是那么容易的。”张警官意有所指的笑笑,道:“好了,至少今天王宇温不敢找你的麻烦了,你赶紧回老家躲躲吧,下次不一定我还在。”

说着对陈立摇摇手,骑着自行车晃悠悠的走了。

陈立默然,一个人在漆黑的巷子里站了会,走到横贯文云县的金江边上,思绪万千。

王宇温必定不会善罢甘休,被这么一个人惦记着始终是个麻烦,躲是躲不过去的,得想个办法解决才行。

“咦,那是什么?”陈立忽然隐隐看见桥洞下面似乎有个黑影。

“去看看。”

从桥上绕了下去,走了桥洞底下,陈立看见一个人影穿着破烂的短袖衣裤,躺在桥洞底下,浑身散发着臭味。

“这么冷的天,不会被冻死吧。”陈立吃了一惊,顾不得臭味,上去晃动了一下对方的身体。

毫无动静,陈立摸了摸这人的身体,发现皮肤冷硬,一点体温都没有,已经被冻死了。

“这世道……”陈立摇摇头,却听见一声清脆的叮咚声音。

低下头定睛一看,一块玉佩从衣带里掉了出来。疑惑之下,陈立伸手捡起,忽然莹白色的光芒在又受伤一闪而过。

陈立一惊,举起右手仔细看,发现刚才手上的一点擦伤竟然已经痊愈。更令人惊异的是,玉佩陡然崩碎成粉末,化作无数白色光点,尽数没入了陈立的眉心。

轰隆!

宛如平地绽起一道惊雷,陈立的眼神陡然震成了混沌一片的状态,眼底深处有着不知名的奇异金色符文闪烁,六个字缓缓从口中念出。

“医仙本源真经!”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