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道真医 第3章 请吃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圣道真医小说简介

《圣道真医》是作者龟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立,燕灵薇,香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就在这时,紧急救护车开了回来,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抬上车,呼啸声而去。围观群众人群渐渐地的散了,警花这时一脸愧疚的走了回来,向陈立伸出手洁白如玉的纤纤素手:“你好,上次真围观人群渐渐的散了,警花这时一脸歉疚的走了过来,向陈立伸出洁白如玉的纤纤素手:“你好,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没有相信你说的话。”。...

圣道真医小说-第3章 请吃饭全文阅读

就在这时,救护车开了过来,医护人员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抬上车,呼啸而去。

围观人群渐渐的散了,警花这时一脸歉疚的走了过来,向陈立伸出洁白如玉的纤纤素手:“你好,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没有相信你说的话。”

“没什么,你的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我看起来也不像一个医生。”陈立宽容的一笑,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

这时候他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位警花,身材十分火爆,长长的青丝盘在头上,被方方正正镶着警徽的警帽压住,白皙粉颈如天鹅般修长。

“我叫燕灵薇,是县公安局的刑警,你呢?”燕灵薇微微一笑,吐气如兰。

陈立对这个积极热情的警花还是很有好感的,打趣道:“我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叫陈立,刚从云山县监狱里出来,和你可是天敌。”

“刚从监狱里出来?”燕灵薇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摇头道:“还真是一点都不像,你看起来也不像个坏人啊。”

“坏人?”陈立一乐,道:“进监狱的就都是坏人啊?燕警花,你的营养是不是都长到那里去了?”

说着,陈立指了指燕灵薇胸前,嘿嘿一笑。两人刚才一起经历了事故,关系自然亲近了不少。

“我现在相信,你是从监狱里出来的了!”燕灵薇气鼓鼓的白了一眼陈立,看了看时间,道:“现在也快到饭点了,一起吃个饭吧?”

陈立想了想,回家的票是滚动发车,倒也不用急于一时,两人并肩走到车站外面的一个小饭馆坐下来。

“点吧,今天我请客。”燕灵薇笑嘻嘻的给了陈立一份菜单。

“第一次约会就让女生请客,不好吧?”陈立接过菜单,笑道。

“谁跟你约会了!”

燕灵薇平时很不喜欢异性对自己开这种玩笑,但是面对着面容清秀,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气质的陈立,却是一点反感也没有。

她俏脸飞起两朵好看的红晕,伸手狠狠捏了一下陈立的肩膀,娇声道:“你才从监狱里出来,身上只有路费吧,怎么请我吃饭?”

陈立笑笑,两人合计着点了几个菜,边吃边聊。

吃到一半,燕灵薇忽然问道:“对了陈立,你对中医这么精通,能不能帮我看看?”

“你怎么了?”陈立放下筷子,专注的看着燕灵薇。

燕灵薇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不好意思道:“我最近那个来的时候身体很不舒服,想请你给我看看。”

“不舒服?哪里不舒服?”陈立问道,看见燕灵薇面色羞红,有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就明白了什么,道:“你把手伸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手放在燕灵薇洁白如玉的皓腕上,陈立微微闭目沉思一阵,睁开眼睛道:“是不是感觉小腹很胀痛而且还有些酸痒,像是有蚂蚁在爬一样?”

“嗯。”燕灵薇差点都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她虽然外表火爆,但是内心却是很羞涩,心里不禁有些后悔给陈立说这些了。

陈立脸上露出云淡风轻的笑意。

“你这个病和平常女性的痛经不一样,可能对平常医生来说不好治,不过对我来说却是小事一桩,我可以给你调配一种药膏,坚持吃一段时间就没问题了。”

“真的吗!”燕灵薇俏脸泛起喜悦,这病折磨她很久了,偏偏难以启齿,十分难受。

陈立一笑,燕灵薇这个病确实比较偏,就算是一些知名的医生也会感到棘手,但是对陈立来说,就是手到擒来。

轻轻捏了捏燕灵薇柔若无骨的小手,陈立道:“放心吧,我先给你个方子,你照着抓药吃,可以延缓一下病情。我先回老家几天看看爸妈,回城里了就给你配置药膏。”

“不正经。”燕灵薇抽回手,白了陈立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道:“你才出监狱,还没有手机吧,我身上刚好有个小灵通,你不嫌弃的话就先拿去用吧。”

陈立点点头,没有客气,接过了小灵通。两人吃完饭,在车站告别,陈立登上了回家的汽车。

“好多年都没有回来了。”

陈立跳下客车,看着村口荒凉的景象,心里一阵感叹。

站在自己家的小院子外面,来回走了几步,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爸,妈,我回来了!”

陈立走到院子里,看见一个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人正在冲着屋子里叫嚣:“陈妍,你给我出来!”

“你是谁,叫我姐姐的名字干什么?”陈立皱起眉头。

花花绿绿头发的人转头看见陈立,冷哼一声:“哟,这不是陈家老二吗,我告诉你,你爸欠了我一万块钱不还,要么还钱,要么拿你姐来抵债!”

“毛航你胡说八道!”房门打开,陈石愤怒的站在门口:“当初我治病是借了你一千块钱,但是已经还给你了,你这是无赖!”

“我无赖又怎么了?”毛航眼睛一斜:“你来弄我啊!我告诉你,让你家女儿陪我睡一晚上,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毛航没有注意到的是,陈立已经目露寒光。自己不在家,这毛航都骑到头上来了!

“姓毛的,你现在马上给我爸赔礼道歉,然后滚出去,我说不定还能放过你!”

“哦哟,陈家老二,你这么牛逼,以为从监狱里出来就很吊?你来弄我啊!”毛航张狂大笑,一口痰吐在陈立面前。

“找死!”

啪!

陈立冲上去,对准毛航的脸就是猛的甩了一个大嘴巴子,直接把毛航打蒙了。

“你他妈知不知道我……”

啪啪啪啪啪!

陈立连着抽了十多个耳光,又快又狠,直接把毛航的脸抽的肿起老高,然后抬起一脚就踹肚子上。

蓬!

毛航重重的摔在院子口,脸上火辣辣的疼,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颤巍巍的指着陈立:“你给老子……”

“老你妈!”

陈立一脚就把毛航直接踹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门:“要喊人找回场子就快点滚,我没功夫跟你磨叽!”

毛航似乎被打蒙了,一声不吭的爬起来,一溜烟的跑了。

陈立转过身,看见了家人担忧的目光,陈石叹了口气。

“小二,你闯大祸了,这个毛航有十多个弟兄,个个都很能打。你快带着你姐姐跑吧,等会毛航带着人来了,我来扛。”

“爸,你不要担心。”陈立笑了笑,道:“你们跟我来一下。”

带着家人走到一张木桌子旁,在他们震惊、疑惑和不解的目光中,陈立轻轻在木桌上一按,留下了半寸深的掌印,痕迹宛然。

“这……”陈石震惊失声:“小二,你……”

“爸,这几年在监狱里,我跟着一个师傅学了点武术,所以那个毛航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陈立笑道,又是一番解释,终于让家人略微放下心。

聊了一会,陈立才知道家里的情况不是太好,父亲陈石前段时间生了重病,虽然治好了,但是每个月调理身体就要花很多钱。现在家里已经是负债累累,快揭不开锅了。

一家人聊了一会,陈石突然道:“小二啊,你当年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情,说不定现在都是个大老板了。”

听到父亲提起当年的事情,就算是陈立早已经千锤百炼的心境,也不由脸色微微黯然。

“老头子,还提那个事情干嘛,多久前的事情了。”沈娟赶紧拉了拉陈石的衣服,责怪道。

“呵呵,是我不对,不该乱说。”陈石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爸,以前的拿笔账,我迟早是要讨回来的。”陈立的神色恢复平静,说道。

陈石摇摇头,道:“小二,你现在被放出来,就是天大的幸福了,不要再去折腾了,那种人不是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老百姓招惹得起的,听爸一句劝。”

陈立点点头,心里却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当年那个人为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忽然,院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就是这,等会都给我下死手,弄死那个小子,算我的!”

“毛哥,你就放心吧!”

陈立打开门,看见院子里面熙熙攘攘的挤了十几个人,手上提着钢管、木棒,虎视眈眈。

“爸、妈、姐姐,你们就在屋子里,别出去。”陈立迈出门槛,反手关上门,冷冷盯着带头的毛航:“怎么,脸还没被打够?”

“姓陈的,你别以为自己很牛逼,刚才老子只是没反应过来。”

毛航的脸肿得老高,说话含混不清,眼神怨毒。

能打又怎么样,这边十多个年轻人,还打不过一个?

“今天弄死这个小子,明天我请大家去城里面嗨一天,一人一个女人!”毛航心里恨极,下了血本,只是喊话动作太大牵扯脸上的肌肉,顿时一阵龇牙咧嘴。

“上啊!”

毛航下了血本,顿时十多个人都是热血沸腾,嗷嗷叫着就冲了上来。

“不知死活!”

陈立冷笑一声,全身真气流转,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中看起来缓慢至极,轻轻松松的就夺下了一根钢管,反手抽了回去。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中,一个人直接被抽翻在地,陈立就如同一头猛虎杀进了羊群,这十多个人被他打的哭爹喊娘,人仰马翻。

“我操,这他妈还是人吗!”

毛航目瞪口呆,看着陈立提着钢管,连连后退,像一个女人一样发出尖叫:“你……你别过来!”

“呵呵!”

陈立走到面前,抬手又是几个重重的耳光,打的毛航晕头转向,血水混合着牙齿从嘴里飙出来。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

原本还耻高气扬的毛航直接跪在地上,嘴里含混不清的哭嚎。

“你错了这事就完了?”

敢欺负自己家人,这事是认个错就完了的?

“你,你要怎么样?”毛航心里只剩下无边的恐惧,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招惹陈立。

陈立冷冷道:“你不是说我们家欠了你一万块钱吗,这事也简单,你拿出一万块钱,再磕三个头,自己滚吧。”

“我赔一万块?”毛航略微犹豫了一下,陈立眼睛一瞪:“怎么,不愿意?”

“愿意愿意!”毛航浑身一抖,赶紧答应:“可是我身上没这么多现金,只带了一张银行卡,里面有一万二。”

“拿来吧。”陈立手里掂着钢管,冷然道。

毛航心痛不已,但是不敢再多嘴,生怕陈立又动手,乖乖的给出一张银行卡,报上密码。

陈立接过银行卡,冷冷道:“好了,磕三个头,带着你的人滚吧。”

毛航不敢违抗,乖乖的磕了三个头,带着一群人屁滚尿流的走了。

“一群垃圾,不给点颜色看不知道好歹。”陈立随手把钢管一丢,关上了大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