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爱 第2章 带去301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惹爱小说简介

《惹爱》是作者初七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岑染,权厉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经理带着岑染下楼,边走还边再次询问她一些基本上情况。“会喝酒时吗?”“会一点儿。”她点了点点头。娅娅说她要做的工作是陪唱,会喝酒时也要说会喝!“很不错。”经理笑着点点头,然“会喝酒吗?”。...

惹爱小说-第2章 带去301全文阅读

经理带着岑染上楼,一边走还一边询问她一些基本情况。

“会喝酒吗?”

“会一点。”她点点头。

娅娅说她要做的工作就是陪酒,不会喝酒也要说会喝!

“不错。”经理笑着点头,然后从一旁的侍者手中端过一杯酒递给她,“喝一杯试试。”

“这——”她为难地看着杯中之物,满满的一杯白酒,阿遥知道了会骂死她的。

见她不接,经理脸色一沉,声音也没了之前的温和:“想留下来就喝了它,暗夜不留没用的人。”

说着,经理转身就要走。

“等等。”岑染赶紧叫住经理,咬着牙,“我喝!”

她端起酒杯,憋着气,猛地把一口灌下去,末了把杯口朝下,滴酒不剩!

只是因为喝得太急,呛红了脸,眼泪都出来了,又被她硬生生忍了下来。

“爽快!”经理瞬间就恢复了笑脸,给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

旁边的人会意,伸手去扶她。

“带去301。”

岑染只觉得那杯酒喝下去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模模糊糊听到经理说了一句……

“放心,只要你把里面的人伺候好了,钱绝对不是问题。”

钱?

等等,这是哪里?

昏暗的灯光下,她约莫看得见床上躺着一人,再联想到刚才经理说的话,再没见过世面她也知道自己处在什么境地了。

她立马去开房门,却发现门从外面被人反锁了。

“开门!”她把门敲得砰砰直响。

“开门吶!”

“求求你们开开门,我不做了!我要回家!”

岑染心里充满了恐惧,完全没想到之前说好的只是陪酒就变成了陪睡。她刚刚还跟娅娅说自己不是来卖的,可一转眼就——

“外面到底有没有人?你们这样逼良为娼是犯法的!”

明知道绝不可能有人这个时候开门救自己,可她还是不死心。

只是,她那句“逼良为娼”倒是刺激了床上的男人。

逼良为娼?可不就是么!不过,他才是那个被逼的吧?

“闭嘴!”

权厉按了按眉心,怎么找了个这么聒噪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提醒了岑染,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对了,他或许会帮自己!

“先生,你能不能放我出去?我走错房间了。”岑染看向他,眼里闪过一抹亮光,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过来。”

岑染不敢走近,只迟疑地看着他。

她的犹豫几乎让他失去了耐心。

“到底还想不想出去了?”男人低沉的声音夹杂着不耐。

像这样的女人,他见得太多了,想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若是在以往,他早叫人丢出去了。可现在,他得让她配合演一场戏。

“你真的愿意放我出去?”岑染试探地走近几步,还是心存怀疑。

可在看清床上的男人时,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男人的手臂上一个大口子,好像是被碎瓷片划破的,雪白的床单上鲜红的一滩血。他身上的白衬衣也被染成红了一大片,领口大开,露出蜜色的胸膛。

混合在一起,相当糜艳!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男人的脸,愣住了。

男人绝对长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精美绝伦的五官在微弱的灯光下忽明忽暗,魅惑至极。关键是,他现在满脸潮红,一双眼妖冶似魔。

如果换个环境,或许岑染会心安理得地欣赏美男。

可惜,眼下由不得她多想。

“你长得这么好看,怎么还出来嫖?”

没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岑染吞了吞口水,真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让你心直口快!

男人目光如刀,冷厉逼人。

这是时隔多少年,自己再次听到有人敢当着他的面说他长得好看的?

下一秒,却勾唇一笑。

似嘲讽,又似赞同她的话。

“你以为长得好看就能亲到自己的脸?”

是不能。可,至少不缺女人吧?岑染面色窘迫。

权厉看着她的反应,非常满意。

长相,不算漂亮,但是也不丑。属于那种耐看型的,比起他身边的女人差太多了。

只是,她的青涩,相当刺激他的感官,原本因为疼痛平复下来的药性似乎又卷土重来了。

“扶我去洗手间。”声音低沉而喑哑,又带着不容抗拒的命令。

岑染愣着没动。

后者又甩出一句,“或者你更想跟我上 床?”

当然不想!她立马要走到床边来扶他,可刚把人扶坐起来,她身子一晃,摔在了地上,还牵连着床上这位,也跟着滑下床,正好压在她身上。

严丝合缝,压得岑染喘不过气来。

“你他妈就这点儿力气?”男人喘着粗气,一是碰到伤口了,疼;二是,女人柔软的身体像他身体迅速升温的催化剂。

“我,我有点儿晕。”刚才的酒劲儿上来了,而且,她觉得自己身体使不上力来。

权厉气得不轻,他是想将计就计,可没想真做——

但是眼下这情景,估计由不得他了。

女人身体的幽香不断地刺激着他,体内的邪火越来越旺,他目光幽深,如同草原的狼王般狠狠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岑染自然也感受到了他气息的变化,甚至,身体的某处已经很明显地硌到她了。

“你,你怎么了?”

男人急促的呼吸已经来到她的耳边。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她的话?他的狼爪摁住了原本就无法动弹的猎物,唇摩挲着从她的耳廓一直到脸颊,最后,狠狠地咬上那处柔软。

“唔——”

岑染想挣扎着推开身上的男人,却发现自己的力气真的小得可怜。

她甚至只能无助地呜咽,连抗议的话都说不出来。

男人把她的双手狠狠地桎梏在两侧,灼热的唇不断地在吸取她口里的清甜。

除了害怕,她现在唯一的感受就是热,非常热,热到要燃烧起来了!

“求求你,放过我,我有男朋友的。”女人的呜咽,如同麋鹿一般无助恐惧的目光只能加速男人的兽 性爆发,男人目光猩红,吻得更加粗暴,猛烈。

被药物控制了的男人,就是无法操纵自己身体的野兽,只会遵从本能去寻找最原始的快感。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