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诸神天难 1-1错误的开始错误的人生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网游之诸神天难小说简介

《网游之诸神天难》是作者陈辛未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人生。”  “我不想多说什么,不想突显自己非常特殊的一面。所以我受的歧视和不屑了够多了,而我自己本身,也早以养成被人唾骂言语攻击的生活。”  “好好活着有什么意思,对于也没目标的我。活一直这样的唯一理由,也仅有自小把我撕扯大的母亲。惟有想起她慈祥和蔼的笑“所以,从小的我。就是生活在黑暗当中,永远看不见阳光,看不见未来。因为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一个由错误的开始而产生的错误人生。”。...

网游之诸神天难小说-1-1错误的开始错误的人生全文阅读

  “我想说,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或许,我不是一个应该生存在这个世界的人。我,只是一个多余无用的人。一个永远单身一人,独自走下去的人。母亲抽噎着我说过这样的话,那个男人也曾经大发雷霆对我说过这些话。还有那四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哥哥姐姐,也曾经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所以,从小的我。就是生活在黑暗当中,永远看不见阳光,看不见未来。因为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一个由错误的开始而产生的错误人生。”

  “我不想多说什么,不想彰显自己特殊的一面。因为我受到的歧视和鄙夷已经够多了,而我自己本身,也早已习惯被人唾弃辱骂的生活。”

  “活着有什么意思,对于没有目标的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也只有从小把我拉扯大的母亲。唯有想到她慈祥的笑容,我才有动力活下去,支撑下去。这是一个信念,一个可以让我有理由存在这个世界的证据。”

  “所以,名为天难的我,从小多灾多难。勉强活下来,也是多亏了母亲的操劳。唯有她,能够理解我。支持我,鼓励我。让我坚信有着活下去,存在下去的理由。”

  天罗市的夜市街道上,三三两两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因为远处的天际传来‘轰隆隆’之声,看样子,似乎马上就要下雨。

  颓废般走在单行道上,低着头的我思索着存在的理由。双手插在裤袋中,一步步沉重而缓慢的向前走去。我,能否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轰隆隆’,一道银蛇划过天际。将黑重的天际点亮。

  母亲已经生病了,不能让她再继续工作。一天打五份工,即使是一个男人也无法承受下来。就算母亲再怎么能干!切…

  甩过头,朝着地上吐出一口不屑的口水。胡思乱想的我不知道该向什么地方走去。抬起憔悴的脸看向夜空,一滴雨水打在我的眼睛上。接着是另外一滴另外一只眼睛。

  ‘哗啦啦’,倾盆般的大雨突然下了下来。单行道上的行人们纷纷找地方避雨,或者找东西挡雨。这雨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缓缓低下头,已经穿了大半年的白色衬衣,已经完全被雨水打湿了。

  我整个人看起来,是那么的狼狈,那么的可怜。犹如小丑般,不知所谓。

  抬起这双手看去,它们能干什么?

  整整三年了,我都干出了些什么名堂?

  说什么要用自己的力量为母亲复仇,用自己的力量整垮那个男人。可结果呢?还是一无所事,惶惶终日活着。

  ‘叮’,一滴滚热的‘雨水’滴在我的手上。

  我自嘲的笑道:“又哭了?呵呵,我真是没用啊!”

  向前走去,雨水夹在着泪水从我枯黄憔悴的脸颊上滑过。

  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溅了我一声泥水,管他呢,已经无所谓了。向前走去吧。

  下着雨,向前走。即将就到天罗市的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了,帝王大街。

  帝王大街最显眼的标志便是那高五百四十三层的超级帝王大厦。

  闪着红色光芒的帝王大厦,远远看去,就犹如突出地面的巨人手指。闪着妖异的色彩。

  那个男人就住在帝王大厦的最顶层的帝王公寓内,并且,整个帝王大厦包括天罗市的帝王大街,都是那个男人的。

  切…

  一步步接近帝王大厦,穿梭在人群之中,我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也是,帝王大街是什么地方?

  这里可是那个男人一手撑起的天地,这里是有钱人的销金窟,是时尚潮流的代名词。而我呢,永远只是一个土得掉渣的打工仔。

  这里,真的不适合我?!

  如果想要知道我口中的‘那个男人’到底和我有着什么关系,那你就必须知道天罗市的楚氏企业,如果想要知道楚氏企业,就必然要了解天罗市的帝王大街和帝王大厦。那么这时,你就会听到一个名字:楚天豪!

  楚天豪,新纪元时代的一代天骄。在新纪元初叶之时,凭借自己的天才智慧,开创了划时代的网游——《战风》

  《战风》这款网游,是划时代的星光。那堪比真实的虚拟场景模拟度达到百分之八十左右。其逼真程度,更是史无前例。

  因为《战风》的出现,网游开创了精神模拟虚拟数字化的程序和设备。因为《战风》的出现,旧纪元时代的网游成为了时代。因为《战风》的出现,楚天豪这个名字出现在了世人面前。也正因为《战风》的出现,所以才有了我这个错误的存在。

  《战风》、楚天豪、天罗市、帝王大街、帝王大厦。这些词语,从我有记忆开始,便在脑海中萦绕。

  我母亲,李云儿。新纪元初叶时,是世界著名的高级数据编程师。和当时的楚天豪在同一家计算机学院毕业,毕业之后又在同一家网游公司工作,工作后,又在同一岗位。

  原本就相识的两人,进入公司之后便开始展开了疯狂的热恋当中。也就是在那时,我母亲怀上了我。

  后来,我母亲和楚天豪一同为当时的CY网游公司编写《战风》的前身程序,《战》。

  因为我母亲和楚天豪都是天才般的数据编程师。所以用了三年不到,便就将CY网游公司的《战》,编写完了所有程序。

  由于CY网游公司新网游《战》的成功推广,使CY网游公司一跃成为世界百强网游公司的序列。而我的母亲和楚天豪,也正是在那时真正成为网游编程界的强者,各个网游公司争相抢槽的红人。

  而也正是因为那个时候,我的母亲李云儿,被楚天豪这个男人无情的抛弃了。CY公司总裁的女儿和楚天豪联姻。

  而我的母亲,在生下我之后,就不在踏足网游编程界。自己一个人手把手,辛苦将我带大。我知道,以我母亲的才华和智慧,继《战》之后再编程网游,还是可以有所突破的。但是她为什么不在踏足网游编程界,她也从未和我提及过。不过我想过,一定和楚天豪那个混蛋有关!

  继《战》这款网游的强势推出,CY网游公司又推出了《战风》这款网游。

  《战风》是网游界划时代的作品,它的出现,让世界亿万网游玩家为之疯狂。并且,各大国际银行也和CY网游公司签订协议。

  《战风》中的虚拟游戏币按照国际RMB的汇率1:10金。

  也正是因为《战风》能够沟通现实世界的能力,使得无数玩家在游戏中成为富翁。

  当然,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一个月前,CY网游公司又重磅推出全新模拟现实网游《诸神》。

  《诸神》这款网游的出现,使CY网游公司一跃成为世界网游公司百强之首。而这款网游本身,也成为了新纪元时代网游类无法突破的里程碑。

  ……

  初夏的雨很快就停了下来,已经全身湿透了的我,一步步向最不愿去的地方走去。那就是楚天豪的帝王大厦。

  因为我的身份曾经被天罗市当地的媒体曝光过,所以天罗市大部分人还是知道我和楚天豪是什么关系的。

  所以进入帝王大厦,一楼的保安们并没有将我当做闲杂人等给留下来。无视我的存在,直接放我进去。

  坐上电梯,直接按了最顶层的按钮。雨水顺着我的刘海一直往电梯地面滴,看着电梯避免折射出自己的那张脸。自己茫然了许多,一直问自己,该来这里吗?

  几分钟后,电梯终于升到了帝王大厦的最顶层。

  帝王大厦的最顶层,其实就是楚天豪私人的超级豪华公寓。他本人和他的家人就住在这里,这已经是我第三次来到这里。对这里的结构,还是比较熟悉的。

  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蒙古绝版黄羊毛做成的羊毛地毯,其次便是一个个巨型水晶大吊灯。过了走廊的尽头,便是那标志性的超级黄花梨双开大门。门口标直着站着两名身形彪壮的保安。

  身穿黑色制服,戴着黑超墨镜和空气耳麦的保安直接拦下了我的去路。

  其中一名黑衣保安机械的向我问道:“什么人?”

  “切,新来的吗?”我不屑的说道。

  黑衣保安面无表情,依然机械的问道:“请问你有何贵干?事先有预约吗?”

  我将脑袋甩到一边,冷冷的说道:“切,做派!告诉楚天豪,就说李天难来了。”

  问我话的那名保安听了之后,便径直走向门后的大厅,向正在和家人用餐的楚天豪报告。

  “是吗?他来了,就让他进来吧。”

  楚天豪发白的头发向脑门后背去,彰显了他的成熟。金丝眼眶让他看起来很是睿智。说起话来和吃饭时的样子也很斯文和绅士。怎么也看不出,这样的男人会抛弃自己曾经的恋人。

  坐在他身旁的丰韵少妇,便是CY网游公司总裁的女儿,楚天豪的现任妻子张美玲。张美玲从小生活在贵族般的生活中,高傲和小心眼是她最本质的一面。

  当她听到楚天豪要让李天难进来时,她不禁蹙起黛眉。虽然心有成见,但是嘴上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

  其次左右相对而坐下的就是楚天豪的四个子女。大儿子楚霸,现在也分管CY网游公司一部分的股权。楚霸外表看起来是个强悍直爽的汉子,其实楚家当中,他也是一个非常有手段的男人。和他母亲张美玲一样,做起事来心毒手辣。

  其下便是二子楚冰,是个冷漠的男人。话少言简,不分管CY网游公司事务。从事的事业楚家人也不知道。算是楚家一神秘了。

  三女便是有着楚家代言人称号的楚灵儿。楚灵儿完完全全遗传了其母张美玲,高傲与小心眼。凡是都是为自己着想,自私自利。

  不过她外相张得很可爱,所以一般人很容易被她的外表给欺骗。我第一次的就认识到了这个女人的可怕与可恶之处。因为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被这该是的女人给讽刺和嘲笑与捉弄。

  切…

  最后便是四姐楚雨儿。雨儿是楚家唯一对我正眼相看的人,只有她的存在,还能让我稍微感觉到一点人家尚有亲情在。

  也只有雨儿姐,帮助过我许多。我知道,她是一个好人。

  ……

  跟在黑衣人保安的身后,我静静的走向大厅。可耻的我已经紧张了起来。因为我知道,我要面对那个男人,楚天豪。

  楚天豪一家人还在享用丰盛的晚餐。六人当中,除了四姐楚雨儿看了我一眼之外,其他人都当我是空气般存在。

  也不知道我在楚天豪身后站了多久,他才用餐巾擦擦嘴说道。

  “我不是警告过你们母子吗?”

  语气中夹带着些许愠怒。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希望我来到这里。

  “母亲大人…母亲大人她生病了。我…我想问你借点钱去给她看病!”

  虽然很不愿在楚天豪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对于现在没有经济能力的我来说。也只能恳求他赏赐点钱来给母亲治病去。

  “哦?那个女人还没死啊?呵呵。”张美玲在一旁嘲笑着说道。

  我低着头,紧紧的捏着拳头。指甲渗入肉中,渗出血来。

  我知道,我只能忍气吞声。如果忍不住,母亲高额的医药费就没出来,母亲的生命,也将会受到威胁!

  即使这个该死的女人在我面前讽刺些什么,嘲笑些什么。

  张美玲的话似乎让楚天豪很不高兴,他突然一拍桌子。恶狠狠的吼道:“闭嘴!”

  张美玲悻悻闭嘴,怨毒的朝我剜了一眼。

  “你的意思是说,我该给你点钱咯?!”

  “不多!只要十万元就可以了!真的!算我借你的!”

  “哼,区区十万块钱我还要你还。你当我楚天豪是要饭的啊!”

  楚天豪提高声贝自嘲道。

  “楚先生,希望你能…你能给我点钱,因为母亲大人她…母亲大人她!”说到这里,我的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我最害怕的就是我有关我母亲的一切,我不希望她有什么事。

  所以,说完我就跪在了楚家一家人面前。并且痛哭着。

  “天难!快起来!”四姐向我喊道。

  “起什么来?!这样跪着不是蛮好的吗?对了,我把他录下来,传到网上去,给大家共享!呵呵。”这是楚灵儿的声音,这个时候,她还有心思想这些事情。

  楚霸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起身离开,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内。

  楚冰沉默不语,什么话也不说。

  “你以为你跪下来就可以换取我的怜悯?!告诉你,门都没有!我不会给你们一个铜板的!放心吧,哼!”

  “一个铜板也不愿意给吗?呵呵,这样啊。”

  我呐呐低语说着,不是在说,而是在嘲笑我自己。干什么来这里,眼前这个男人,他是不会关我和我母亲死活的。

  我站起身子,指着楚天豪说道:“你真不是男人!”

  ‘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嘴巴子狠狠的抽在了我的脸上。我只觉得我脸顿时火辣起来。接下来,就是楚天豪不为人知的狂暴一面。

  他就像是个发了狂的野兽般,狠狠的将已经倒在地上蜷缩的我暴打。可能是长久以来对我和我母亲的积怨,他每一次下手都是那么重。

  仿佛我不是他的骨肉一般,而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仇人!

  “叫你们去电视台曝光!叫你们拖我的后腿!叫你们来要钱!不是男人是吧!…”这就是大慈善家楚天豪鲜为人知的一面,也是他的真实面目。

  四姐想来组织,可是被楚灵儿给强行带进了卧室内。张美玲也拿起电话,通知帝王大厦一楼出勤的保安们将我拉出去。

  一旁的楚冰,也冷眼看着这一幕。

  良久,楚天豪才气喘着停下手来。整理一下衣着,戴上金丝眼睛,试了试平日里德笑容。又变回了外人说熟悉的楚天豪。

  …

  “将这个人拉出去吧。”

  张美玲指着蜷缩在地上的我说着,几名保安也连忙架起我向外面走去。

  这终究就是一场小丑的闹剧。

  被保安架出去的我,直接就被扔在了垃圾堆旁。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这精神上的打压,我想我快要崩溃了。

  躺在臭烘烘乱糟糟的垃圾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姐站在了我的面前。给我塞了个厚信封说道:“我身上现在只有这些钱,爸爸他还不知道我已经下来了。我现在就回去,以后有什么事也别再来这里了!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我先走了!”

  四姐丢下信封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我知道,她也不是很想和我扯上什么瓜葛。

  目送四姐离开的身影,我缓缓从垃圾堆里爬了起来。

  打开四姐给的信封一看,里面足足有八万块的现金。虽然这有可能是最后一笔钱,但是,这毕竟是能够给母亲看病的钱!

  …

  回到面积不足四十平米的家中,昏黄的电灯还亮着。看样子,母亲还在做着手工活等我回来。

  “我回来了,妈妈。”在母亲面前,我永远都会保持笑容。

  母亲坐在昏黄的台灯下面,替外面一些客户缝补着衣服。虽然生病了,但还是不愿意拖累家人,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财富。给自己的儿子,攒下一分钱!

  “哦,小天回来了!饭菜都在锅里,自己热一热吃吧!”母亲头也不回的说道。

  “妈妈…”看着母亲操劳的样子,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刺了般痛。捏着手中的钱,真是心如刀绞。

  “恩?怎么了,小天?”母亲问道我。

  “呵呵,这是我这些年来攒下的工资。有八万块,本来想当做自己的秘密的。但是看妈妈已经生病了,所以把它拿出来,给妈妈去看病!”

  母亲诧异的回过头看向我,然后又看向我手中的信封。

  她披着大衣向我走来,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你有这么多钱?”

  “恩!”我点点头回到。

  “那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她敏锐的看到我脸上的伤痕问道。

  “这…这,这是不小心跌倒弄得。呵呵!”我用最阳光的笑容解释道。

  “你看着我说!”

  母亲的严肃的目光看向我,可我却躲闪着她的目光。我怕被她发现,被她知道。我不希望她伤心!因为我而伤心!

  “是不是去了那里!?”母亲咄咄的逼问着我。

  “没有!没有!”我连忙摆摆手解释着。

  “骗人!”

  “额…”

  房间了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

  许久,母亲‘哇’的一下软倒在地上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很无助。

  而我也蹲下身子,抱着母亲一起哭了起来。

  对,这就是我的宿命。一个悲剧的宿命。

  母亲受苦,错误的我,悲剧的人生。

  这一切,都是那么的应该!

  …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