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之暗黑无界 第一章 前章 万物始点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简介

《神迹之暗黑无界》是作者Ash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折下一根木齿,用手中火焰将其直接点燃。光亮玻璃窗层层幽暗打到石台上,映着伊崎那美了腐坏生蛆的尸体,伊崎那美的的美丽已被恶臭替代,伊岐那岐浑身哆嗦了下,惊骇的回过头,心里仅有速度逃出这里的念头。地狱,这里是腐坏的空间,一切都已不再完好无损,在内...他的爱情...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第一章 前章 万物始点全文阅读

  伊岐那岐等的太久,在漆黑地狱中,太久听不见心上人的声音。而几刻时前,她让自己等在这里,等她去告诫阴灵,然后就会和他一起重回人世,共度余生,他正是坚信可以如此,才会涉险深入地狱,来寻找自己被八首大蛇带走的妻子。时砂片片流过,伊岐那岐几次举起手,他手指中燃烧着永恒不灭的金焱,这也是他作为超脱凡人的“神”的证明,尽管伊崎那美,他的妻子不让他点燃火焰与光芒,他却忍受不住地狱的阴暗和枯燥,从盘发的木梳上折下一根木齿,用手中火焰将其点燃。光亮透过层层黑暗打到石台上,映出伊崎那美已经腐烂生蛆的尸体,伊崎那美的美丽已被恶臭代替,伊岐那岐哆嗦了下,惊惧的回头,心里只有速度逃离这里的念头。地狱,这里是腐烂的空间,一切都不再完好,包括...他的爱情。前方便是地狱的出口,伊岐那岐似乎已经看到光明,曙光和初阳一齐升起,在地狱的正上方照映他的道路。耳边呼啸着厉风,地狱怎么会有风?是伊崎那美,她隐匿在浓重的黑雾中,和亡灵们一起追逐,追逐这个“负心”的人!“你为什么要抛弃我?”伊崎那美的声音冰冷幽怨,伊岐那岐颤抖着抬起手,不灭的金色火焰从他手里猛的射出,把四周的黑雾一扫而净,:“你不再是我的妻子了!你是和八首大蛇一样的东西,你是地狱的魔鬼!”光明,只差一步,而那黑暗却已升华至眼前角落,将光芒尽皆驱散,伊岐那岐高举双手,火焰疯狂从手心窜出,再死灵之间绽放开来,形成一道巨大虚幻的“门”他大步跨入“门”内,而亡灵们只能无能为力的看着,伊崎那美的丑陋灵魂紧盯着他,恨不能把他撕成碎片。“都结束了,八首大蛇,你夺走了我的妻子,我会夺走你想要的一切!”伊岐那岐怒吼着将“门”推开,打散,“我会封印地狱和外界的通道,你永远无法回到地狱,你本体的力量在人间会越来越低,待有一天,我会去斩杀你!”伊岐那岐转过身,眼里满是落寞...属于神的落寞...十年后,人世。虚佐之男,伊岐那岐第三个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睁开眼睛,四周一片灰暗,少年笑了笑,紧握着手里的神剑“布都羽斩”,“这里就是人间?真的比神界好看的多了。”虚佐穿过小溪,恰好听到女人的哭声,他大步跳过山石,走到女人身边:“你在哭什么?”虚佐很好奇,因为在单调的神界是没有哭泣的,甚至没有笑容,只有一望无际的纷乱白色,还有那个伊岐那个老头一张哭丧脸。女人抬起头,在落日下略显苍白,却有着出奇的一种美丽,虚佐吸了口凉气,心里不为人知的砰砰乱跳。“明天,魔首八歧大蛇就会来村里收取祭品...”女人脸上还有余泪,虚佐舔舔嘴唇:“祭品?”“它每年都要收取一个祭品,这样才不会来村里杀人,但是...今年的祭品...就是我...”女人又呜呜的哭起来。“用人当祭品吗?”虚佐眉头略挑,忽然伸手抓住了女人,“你叫什么?”女人抬起头,眼底充满疑惑。“我叫稻田黄姬。”女人美丽的脸充满魅力。“如果我帮你,你要嫁给我。”虚佐鼓起勇气说,事实上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表达心里的爱意,神国从来没有那种甜蜜的感觉。“...好。”女人咬紧牙,下定了决心。次日,虚佐毫不费力的杀了已经失去神力的八歧大蛇,只是布都羽斩在斩杀它的时候被它的骨骼崩裂了一道缺口,虚佐把大蛇身上最坚韧的核心骨骼抽了出来,锻造成又一柄神剑,虚佐拿着刚锻造好的“天丛云”剑,转头却发现村角蹲着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两眼绽放着明亮的红光盯着他,心口沾染着黑色血液。“你...是大蛇的孩子...”虚佐眯着眼睛。“你要杀了我吗?除掉后患,我还有一个妹妹在很远的地方,你也要除去吗?”男孩冷着脸。“为什么要杀你?”虚佐笑了,伸手把男孩拉近身边:“你叫什么?”“八薙女。”男孩面色依旧冰冷。“你愿不愿意跟我姓,你改叫...源薙女。”虚佐笑着说:“你是大蛇和凡人的孩子,你的身体没有办法接受这种力量,过不了多久你就会被血脉反噬,我有力量保护你,你...愿意吗?”“为什么?”男孩发呆了。“因为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虚佐眼底都是亲切的神色。二十年后。风雨交集,天空在暗黑色云彩的压迫下似乎在不住颤抖,血色在空中弥漫,源薙女推开屋门,突然皱起眉头。“血的味道。”源薙女随手抽出背上的短刀,小心翼翼的走进院子。源薙女眯眼走进来,缓缓接近内院的门,他咽口唾沫伸出手,当马上就要接触到那门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源薙女一愣,紧接着就撞到开门出来的一个人肩膀上。哥...哥哥?”源薙女呆滞的望着眼前整个浴在血水里的人,他的“哥哥”尼格霍茨就站在他面前,狰狞的脸上布满笑容,一手提着短刀,一手提着...虚佐僵化的头颅。“你...”源薙女眼里渐渐燃起一团莫名的火焰,这时候从尼格霍茨身后又转出他的另一个兄弟,宫本昭烈,虚佐的次子,日本的人皇,他拖着那柄巨大骨刃,鳞甲覆盖在剑身上,如若嗜血的活物。“天丛云。”源薙女眼底的火焰猛的窜起来,他紧盯着这两个人,仿佛要咬断牙根。“薙女。”尼格霍茨似乎并不惊讶,甚至用握刀的手拍拍源薙女的肩膀:“你看到了?这家伙已经死了。”“你杀了父亲...为什么?”源薙女举起手中的布都羽斩怒吼:“为什么?”“你愤怒,为什么?”尼格霍茨好笑的道:“你还真的把这家伙当你父亲了?他杀了你生父,我这也是变相的为你报了仇,你应该感谢我才是。”尼格霍茨扔下短刀,单手把源薙女提了起来,手心燃放着浓烈的黑色火焰:“薙女,我不仅杀了他,我更吞噬了他的血脉,在不久以后我就会是新的“神”,到时候人们就会仰视我,每个人都尊我为他们的主,我亲爱的弟弟,你会是“神”的兄弟,如果你愿意,我更可以让你当日本的人皇,怎么样?”“你个混蛋...”源薙女咬紧牙。“够了!你只是个杂种,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叫嚣?”宫本昭烈直接一脚把源薙女踢飞。“源薙女眼睛昏黑,并没有听到他们离开的声音,只喃喃的说了句什么,在地上一头栽倒晕了过去。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