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之暗黑无界 第五章 风月初潮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简介

《神迹之暗黑无界》是作者Ash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里望着队友一个个的被打倒,身上却也没任何伤口,前一刻战友们除了说有笑,下一秒钟这群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石头上,更有甚者脸上的表情还在忍俊不禁。  狼丸和这几个战友了频临奔溃了,的话也不是跟随克罗奈还能好好的的活下去他早已会给自己脑壳一枪,这个更年轻人一脸刚三个月前,这支来自美国的秘密部队一共三百人穿进了这个非洲山谷,然而他们却只有寥寥几个人活了下来,打败他们的不是什么土著人,就算海豹突击队来了也不行,应该说...从头到尾他们没见过任何人出现,更没有狼群出没,他们在山谷里看着队友一个个的倒下,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前一刻战友们还有说有笑,下一秒这群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石头上,甚至脸上的表情还在发笑。。...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第五章 风月初潮全文阅读

  发黄的月亮隐没在阴影中,峡谷里寂寞无声,几道人影从石间穿了过去,格尔奈一身破烂军装站在高处,他身边的人随他一起停了下来。“怎么了?”狼丸沙哑着嗓子,格尔奈不说话,只是皱起眉头。

  三个月前,这支来自美国的秘密部队一共三百人穿进了这个非洲山谷,然而他们却只有寥寥几个人活了下来,打败他们的不是什么土著人,就算海豹突击队来了也不行,应该说...从头到尾他们没见过任何人出现,更没有狼群出没,他们在山谷里看着队友一个个的倒下,身上却没有任何伤口,前一刻战友们还有说有笑,下一秒这群人就直挺挺的倒在了石头上,甚至脸上的表情还在发笑。

  狼丸和这几个战友已经濒临崩溃了,如果不是跟着格尔奈还能好好的活下来他早就会给自己脑壳一枪,这个年轻人一脸刚毅,白皙的皮肤颇显青涩和稚嫩,但是狼丸丝毫不怀疑他做的任何事情,就算他让自己朝自己心窝打一枪他相信自己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就去做,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活了下来,而没有听从格尔奈的其他几个幸存者早就和死者一起化成枯骨了。

  “有东西,我们离那家伙很近了。”格尔奈眼睛聚焦在前方的山顶上,狼丸听到这话顿时就呆了:“那家伙?这里有人吗?是...是害我们的人吗?”

  “是他杀了我们那么多人没错,不过他是不是人就不知道了。”格尔奈眯起眼,手指有力的握住腰间的狙击枪,“是不是人?什么意思,难道是...”狼丸睁大眼:“是我们任务要找的东西吗!”

  格尔奈没有回答,举起巴雷特重狙向着山顶瞄去。

  狙击镜好不容易摇晃着找到了一棵山上的大树,树下是一个笼罩在黑色风衣里的人影,似乎感觉到了自己被瞄准,这个人干脆自己转过身抬起了额头,另一边的格尔奈倒吸一口凉气,这个人的脸庞...这个脸庞自己再熟悉不过了,格尔奈不自觉的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早就是一身冷汗。

  那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面带微笑看着他,不同的是那个人举起来的手里有着一团黑色火焰,“这是...人吗?人手心里能燃烧几千度的烈火?”格尔奈自言自语。

  那个人冲他的方向摆了摆手,然后直接消失在格尔奈的狙击镜下,格尔奈确定自己在那一刻耳朵里冒起了一个自己口音的话。

  “我放你走,只有你,不要问我是谁,你还不够格。”

  格尔奈放下了枪口,狼丸就在他身旁,他却没有理会他直接走了,狼丸也没有在跟上来,在格尔奈走远后,狼丸还是保持着一脸疑问的样子,只是慢慢倒在了地上。

  “所以我加入了佣兵,开始随着四处行走调查当年的真相,后来我终于知道山谷里我那几百个战友是怎么在我身边一个个倒下的了。”格尔奈和苏寒坐在咖啡店里聊天,格尔奈一脸苦笑:“在我有了一个心理医生的朋友之后,他催眠了我,我就都知道了。”

  “是你杀了他们。”苏寒低头喝着一杯卡布奇诺。

  “是我心底的那个“我”。”格尔奈表情开始严肃起来:“那个“我”在不经意间就会代替我真正的意识,后来有人找到了我,他说那个“我”是源自于我的血脉,我父亲是美国人,但我母亲是日本人,正是因为我母亲在我体内不完全的血统才导致我的人格分裂。”

  “你母亲是?”苏寒想了想:“蛇岐八家中源家的人?只有源家浓郁的那种血统才可能改变你的精神思维。”

  “我母亲叫源初木子,是源家家主源本诘的妹妹,我父亲去日本旅游的时候碰到了她,然后他们瞒着蛇岐八家去了美国,当然这中间有着源本诘的帮忙,源本诘很疼爱我母亲,对她言听计从。我母亲在七年前我还只有十一岁的时候去世了,在三年前我发现自己的力气大的惊人,有一次在街上和小混混打架我一个撂倒了十几个大胖子正好被一个路过的军人看见,那家伙是独狼特种部队的军官,是他把我招进了部队,然后一年前就出了那件事。”格尔奈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然后口干舌燥的抓住咖啡猛灌。

  “那天你是故意输给我,你不断跟我讲日本当前的形式,就是想引我带你来日本,你的目的是什么?”苏寒放下了卡布奇诺,表情也同意严肃起来。

  “你应该清楚我的目的,你的血统比我更纯粹,你正是感觉到那股血脉里的力量在呼唤我们才回到日本,不是吗?”格尔奈忽然笑了:“你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苏寒松开了手,在他指尖还残留着红色火苗,格尔奈稀奇的看着他手心的火焰:“果然啊,你们这些家伙都不是人。”

  “那股力量属于一个禁忌的存在,我感到的不只是召唤,更是压力,一种上位者的压力,通俗来讲就是说,你祖先对你的呼唤。”苏寒向手心吹了口气,那股火苗也随之完全消散。

  “祖先?什么是你们的祖先?蛇岐八家是日本**几百年来唯一的主宰,在战国时期就连各位大名都不敢惹蛇岐八家的麻烦,我记得丰臣秀吉和织田信长在蛇岐八家见了面都不敢动刀子,那你们的祖宗得是什么样的人?不,什么样的鬼?再说了你们祖宗叫你们回来干嘛,难不成是你们祖坟被人盗了你们祖宗想让你们重新埋上它?”格尔奈一脸坏笑。

  “它的确被人从坟墓里挖出来了,不过它不是我先祖,蛇岐八家的血脉源于上古,其中的秘密远远不是你知道的那么简单,与其说这是一种能力,不如说这是一种诅咒。”苏寒站起身裹紧外套:“走吧,去见见你妹妹。”

  “我哪有妹妹?你又搞什么,难道我爸在外边背着我和我妈有个私生女?”格尔奈瞪着一双牛眼。

  “我说的是你妈妈的哥哥,源本诘的女儿。”苏寒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副浅黄色墨镜带上,格尔奈一脸郁闷的跟着他走进了黑暗街道,只有影子在走出店门的一瞬间消散不见,似乎早就融入了黑暗之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