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之暗黑无界 第四章 暗月将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简介

《神迹之暗黑无界》是作者Ash苏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久了。”侍者一直低着头。  “算了,以深渊那边为先,除了,那几个逃走的苍越族人找到了了吗?”上衫川康踱走入屋子。  “逃走了三个人,了杀了两个了,除了一个叫苍越凌的丧失消息。”侍者好像能承受忍不住无形的压力猛的打个浑身哆嗦,差点儿滑倒一直这样。  听尽管不是百花盛放的季节,但院子里的樱花,桃花菊花等十几种花卉都以最绚丽的姿态绽开着。上衫川康身着白色道服在院里练习剑术,侍者手捧汗巾在角落恭敬的低着头。良久,上衫川康终于停了下来,“深渊那边怎么样了?”侍者递上汗巾:“奥德萨博士的工程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大家长。”。...

神迹之暗黑无界小说-第四章 暗月将临全文阅读

  日本,蛇岐八家上衫家驻地。

  尽管不是百花盛放的季节,但院子里的樱花,桃花菊花等十几种花卉都以最绚丽的姿态绽开着。上衫川康身着白色道服在院里练习剑术,侍者手捧汗巾在角落恭敬的低着头。良久,上衫川康终于停了下来,“深渊那边怎么样了?”侍者递上汗巾:“奥德萨博士的工程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大家长。”

  “中国那边呢。”上衫川康擦净汗水,随意把木剑扔到一边。

  “没有消息传回来,我们和那个佣兵失去消息很久了。”侍者始终低着头。

  “算了,以深渊那边为重,还有,那几个逃跑的苍越族人找到了吗?”上衫川康踱步走进屋子。

  “逃跑了三个人,已经杀掉两个了,还有一个叫苍越凌的失去消息。”侍者似乎承受不住无形的压力猛的打个哆嗦,差点摔倒下去。

  听到上衫川康没有回音,侍者这才直起了腰,“我...活下来了。”上衫川康几乎每天都要杀掉一个侍者,这也让所有上衫家的下人每天都提心吊胆,不过显然这个侍者成了今天的幸运儿。

  侍者回过头,觉得哪里不对劲,他猛然看向自己的心口,那里很干净,只是在心窝的地方有着一个小小的孔洞,鲜血正缓慢流出来,侍者抬起头,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然后笔直倒了下去。

  无名峡谷,此刻深竦的悬崖下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两侧的山坡上长满了梧桐树,深渊之中是燃烧着火焰的岩浆,在岩浆的上面一点,有着一个宽广平台,完全由贵重的合金制造,上面堆满了各色研究设备。

  奥德萨留着花白的平头,从眼镜中折射出一股洞察人心的光芒眼神,上衫川康就站在他左边,穿着黑色制服的十几个员工不停在搬运着什么大型设备,上衫川康点了点头:“可以开始了,博士。”

  “你没有跟我说实话,上衫家主,我研究了这东西超过二十年,你跟我说的那些谎话已经糊弄不了我了,这个...到底是什么?在启动最后一步程序之前,我想我有权知道真相吧。”奥德萨看着上衫川康,在他手下就是开启“真相”的按钮,但他显然不会在搞清一切之前开启它。

  “你不需要知道,博士,你不是一生都在追求着研究那些只存在于神话中的物种吗?我给了你这个机会,接下来不仅是你对我的报答,你随便还可以看见这世界上最大的秘密,你没必要去了解他,你只需要做个见证者,这对你,对我都是有好处的。”上衫川康摆摆手,越过奥德萨大步走向更上一层的平台。

  “开始。”奥德萨深呼吸后定下神来,终于抬手摁下那个红色启动按钮。

  在岩浆中缓缓伸出一个漆黑的金属牢笼,带着笼子外边数不清的合金链条砰砰作响,奥德萨再次深吸一口气,把面前指挥器上另一个白色按钮也按了下去。

  “开始监测生命体征。”他下方的工作人员紧盯着他的显示屏,奥德萨点点头。牢笼里是益而高巨大的黑色骨骼,完全被链条和绞轮给拧成一个骨团,根本看不出是属于什么物种,只是在四周聚光灯的照射下反射着微弱光线,似乎有着光滑的表面。

  “移入营养室。”在奥德萨命令下笼子被机械手臂缓缓切割开,另一只机械装置迅速抓牢漆黑骨骼放进了早准备好的透明圆柱状温箱,工作员开始向温箱里面通进乳白的液体,很快就淹没了骨骼。

  “保持一百三十伏特的电压,升温至一百度。”奥德萨头上开始冒出来冷汗,手指头一颤一晃,上衫川康则是面无表情。

  奥德萨心底更希望这个实验是失败的,因为谁也不想相信这种死了几百年而且只剩下骨头渣的东西还能...动起来。

  “可以开始了。”上衫川康对身旁的黑衣人点点头。

  黑衣人很快走了下去,在靠近温箱的临时平台上招招手,身后和他一样穿着的另一个黑衣人打开温箱顶上的一个窗口,随即从身后拖出一根长皮管插了进去。

  “这是什么?”奥德萨楞了楞,远远对着上衫川康大喊:“没有这个程序!”

  “你不需要管,做好你自己的。”上衫川康一点头,眼看皮管里源源不断的红色液体流进了温箱,黑衣人更是没有出声就消失不见。

  “苍越家和源家一千个人的鲜血,难道还不能唤醒你吗?”上衫川康的表情开始显得狰狞不堪,奥德萨只能咽口口水继续指挥。

  黑夜里,整个深渊一片寂静,良久,突然响起了生物电监测仪的响声。

  日本东京机场。

  “我真是没话说了,小哥你非得要回这里干什么?你说我们俩在中国过的那神仙日子多舒服,你知不知道你回来是要遭到整个日本**的追杀的?”格尔奈一身白色运动衣,苏寒则是纯黑色的卫衣,格尔奈看苏寒没说话赶紧回头,却看见这家伙正睁着眼研究一边摊位上的宣传画。

  “这是什么啊?呦,美女啊,这什么东西,怎么进酒吧还免费提供房间的?”格尔奈也睁大了眼。

  “咳,我们还是先去找几个人。”苏寒看起来也很在意这个“包房间。”

  “你不是一直在中国吗?怎么在日本还有朋友?”格尔奈吃惊了。

  “他们...你先做好准备吧,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苏寒想到那几个朋友也不禁打了个哆嗦。

  黑暗深处,深渊的最底层,所有的平台都被摧毁,依稀沾染着新鲜的血迹,那个巨大温箱已经完全破裂,在乱糟糟的一角,满身血污的奥德萨在废墟中抬起头,因为惊吓而导致脸上白的没一点血色,“这怎么可能?...到底...那到底是什么?”奥德萨想了很久,最后还是从怀里掏出联络器向未知的人发了条讯息,随后直接把联络器抛进了深渊。

  “只剩下你了,你到底有没有能力阻止那东西呢?”想到那死而复生的可怕物种,奥德萨心里不禁又猛的抽搐一下。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