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北神将 第5章 不许笑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小说简介

《》是作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你……你敢威胁恐吓我?我还就不信了,我治不了一个小贱种!“宁玉香抬起手来就欲一巴掌朝秦婷婷扇过去的。但是手扬着一半,接触到到林凡那冰冷的眼神后,她止忍不住浑身打了一冷颤可是手扬起一半,接触到林凡那冰冷的眼神后,她止不住浑身打了一冷颤,直坠冰窖般寒冷。。...

小说-第5章 不许笑全文阅读

”你……你敢恐吓我?我还就不信了,我治不了一个小贱种!“宁香兰抬起手来就欲一巴掌朝秦婷婷扇过去。

可是手扬起一半,接触到林凡那冰冷的眼神后,她止不住浑身打了一冷颤,直坠冰窖般寒冷。

天呐,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啊,好可怕!

宁香兰怂了,愣是没敢打下去,她颤抖着将手缩回,不服气的道:“哼!我今天就暂时放过你一马!我倒要看看你林凡现在有何颜面入我秦家!有本事晚上你就跟着雪雁一起过来!看老爷子同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说完,宁香兰愤愤转身驱车走了。

“小凡,我妈刚才说的你不用在意,如今你回来了,凭你的本事,只要肯努力我相信你一定会比以前还要成功!晚上爷爷的寿宴,我们就不去了吧。”秦雪雁抹掉眼泪,体贴道。

秦家那些人,她可清楚得很,以前林凡身为不凡科技董事长,一个个对林凡客气长客气短,自从林凡出事后,谁都背地里踩一脚,将林凡贬低得一文不值。

林凡要是去了,那肯定会遭受嘲讽羞辱。

“去,干嘛不去。我林凡行的端做得正,不怕别人泼我脏水。而且爷爷七十大寿,我们身为他的孙子女理应去替他贺寿。”

“再说了,这些年因为我的关系,爸妈一直对你有误解,一直僵着也不是个办法,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林凡想了想说道。

他既然回来了,那就要向秦家表明一个态度!——他林镇北不可欺!

“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小凡,万一他们要是说了什么难听的话,你答应我,不要放在心上,多忍一忍。”秦雪雁担忧道。

“嗯。”

一家三口,打了辆车,很快回了林家老宅,安置了林海以后,匆匆换洗一番后便赶往秦家。

奔雷早在林凡进入酒楼的时候,就被林凡打发走了。

“小凡,我们就这样空着手去吗?会不会不太好?要不把车停前面商城,我们去挑选一件礼物吧。”坐在出租车里,秦雪雁说道。

“不用,我已经给爷爷准备了礼物。”林凡胸有成竹。

“嗯。”秦雪雁虽然不知道林凡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但她对老公非常放心,也没多问。

不多时,车子稳稳停在了秦家大门口。

秦家虽然比不得江家那样的豪门,但在滨海也属中等,府邸是一座独立的欧式庄园。

今天是秦老爷子七十大寿,老爷子并没有广邀宾客,只通知了秦家人。

但饶是如此,也热闹不已,一进秦家,各处张灯结彩,特别喜庆。

大厅里,秦家人齐聚一堂,聊得正热。

当林凡一家三口踏进大厅时,登时一道道怪异错愕、戏谑的目光扫来。

以前林凡贵为不凡科技董事长,他和秦雪雁的婚姻曾轰动一时,备受秦家重视。秦老爷子也特别欣赏林凡,直夸林凡是秦家百年以来最有本事的女婿。

谁见了林凡不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

但自从出了那件事以后,林凡身败名裂,形象俱损,成了过街老鼠,秦家人皆都喊打。

就连秦雪雁也被秦家人冠上“不要脸”之名,不得秦家人喜欢,谁都巴不得离她远一点,以免沾上晦气。

“嗯?你们看,那不是秦雪雁吗!这不要脸的竟然还敢带着林凡的小野种来参加爷爷的寿宴,不怕给爷爷添晦气吗?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他身边男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呢。他不是林凡吗!”忽然,秦涛惊叫起来。

一别五年,他都有些快记不清楚林凡的相貌了。

“是啊!还真是林凡!这小子竟然从北疆战场活着回来了,命真大啊!”

霎时,一道道目光落在林凡身上。

随后一声接一声的惊叹,环彻整座大厅。

北疆战场,号称活死人墓,一旦发配到那,就是九死一生。林凡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简直让人不敢置信啊。

不过这种震惊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又一副戏谑的表情,一道又一道嫌弃的目光。

如今的林凡,资产全无,身败名裂。谁还用正眼瞧他!

就连丈母娘和岳父都坐得远远的,视若无睹,根本不拿林凡当做是他们家的女婿。

“哼!伤风败俗的东西,竟然还有脸上我秦家的门!谁给你的勇气!”这时,一名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冷冷撇了一眼林凡。

他叫秦光明,是秦雪雁的大伯,也是秦氏集团如今的掌舵者。深得老爷子器重。

秦光明身边还跟着一名女人,女人二十来岁,面容姣好,身材丰满。她是秦光明的女儿,秦岚。

秦岚戏谑了的扫了一眼秦雪雁:“雪雁,不是我说。林凡什么人你不是不清楚吧,今天可是爷爷七十岁生日,你带一个强奸犯过来,是诚心给爷爷添晦气是不是?”

以前的秦雪雁,是秦家最为优秀的女人,所有秦家人的榜样。秦岚一直对她心生嫉妒,怀恨在心。

现在风水轮流转,如今的秦雪雁是个“不要脸”的贱种,她秦岚却是秦家最为耀眼的女人。

如此机会,不上来宣示一下自己的主权,那就不是她秦岚了。

秦岚仗着高跟鞋,居高俯视着曾经的公主秦雪雁,脸上挂满了骄傲、得意。

秦雪雁则涨红着脸,羞愤自知。

她努力抬起头来,一字一句道:“我老公不是强奸犯,他是被冤枉的!”

“爸爸不是罪犯,他是大英雄!不许你骂爸爸!”秦婷婷生气的嘟起嘴来,气呼呼的盯着秦岚。

“冤枉?当年可是人赃俱获,你跟我说冤枉?呵呵……谁会信?还大英雄?这小丫头片子,还真敢说啊。哈哈哈……简直快要笑死我了,他林凡都是大英雄的话,我们岂不都是救世主了!“

“哈哈哈……”一帮人哄堂大笑。

宁香兰夫妇在众人哄笑中,把头压得极低,脸色别提多尴尬多气愤了!

虽然他们不认林凡是他们家姑爷,但名义上还是。秦家人嘲笑林凡,又何尝不是在嘲笑他们夫妇?

“这个没用的东西!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宁香兰咬牙切齿。

秦婷婷圆嘟嘟的小脸,覆着以年龄不服的坚毅,她握着娇小的拳头,坚定的说:“我爸爸不是罪犯,就是大英雄!你们不许笑!不许笑!”

“哈哈哈……”众人笑得更浓了。

林凡伸手摸了摸女儿小脑袋,脸庞泛起一丝慈色,然后环视全场,语气陡然转冷:”我女儿让你们闭嘴没听到吗?谁再笑,我割了谁的舌头!“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