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来袭 第3章 私生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总裁来袭小说简介

《总裁来袭》是作者姬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夏以沫,权子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在街上随意走着,五光十色的灯光照亮了城市,往来不绝车道上行人更显孤独,帝都的万家灯火,带着一丝淡漠。夏以沫逼得自己切记去想宴会上突然发生的事情,卡里的钱这几天所以住“师傅!”夏以沫招手拦下一辆出租。。...

总裁来袭小说-第3章 私生女全文阅读

在街上随意走着,五光十色的灯光点亮了城市,来往不绝车道上行人更显孤单,帝都的万家灯火,带着一丝冷漠。夏以沫逼迫自己不要去想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卡里的钱这几天因为住酒店都花了出去,帝都虽然安全,但女孩子晚上还是要小心点为好。

“师傅!”夏以沫招手拦下一辆出租。

“去哪里?”

“金华。”

停留在金华区,验证完身份进了去,很多别墅矗立,夏以沫终究是朝着某一处光亮走去。

夏家,自从母亲不在了,她便被人送到了这里。小时候,她想要吃糕点,可是管家说这不是给自己吃的,无论自己要什么,他们都会以各种理由拒绝。

后来,夏以沫终于知道,不是自己做错什么,而是因为这里的人都不喜欢自己,从一开始自己顶着私生女身份进这个家的时候,所有人就已经共通好了思想,以敌意和偏见对待自己。

夏以沫她之前一直认为姐姐是对自己好的,她还曾愧疚自责,觉得霸占了夏以琪的家,可到头来,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别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委屈,不在乎自己的想法,终究是个外来客啊。

“还知道回来!”

未走进门,一道凌厉的声音传进了夏以沫的耳中。

夏以沫咬了咬微微发白的嘴唇,还是走了进去,一阵凉风嗖然划了过来,她连忙避开。

“你凭什么打我!”夏以沫瞪着张蓉。

“凭什么打你?”张蓉觉得有些好笑,穿着得体的贵妇衣衫,睨着眼看着面前虽为狼狈确挂着精致妆容的夏以沫:“今天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自己心里清楚!”

“那地方是你这个私生女能去的么,竟给夏家丢脸!”

“是姐姐将请帖给我,让我去的。”夏以沫回瞪回去,她可不要做受气包。

“琪琪?这怎么可能!”张蓉一听是自己的女儿有些不太相信这种名流场所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让这个私生女去。

张蓉,是夏家夫人,夏以琪的生母,从自己进夏家的第一天开始,便是看着张蓉脸色度日,这种憋屈的生活持续了很长时间,寄人篱下,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这种感受。

当自己的母亲被另一个女人以言语侮辱,而自己却傻得不知道怎么还口的时候,夏以沫连自己都讨厌自己,她讨厌自己没有本事面对夏以琪母女,讨厌自己活在别人的世界里,讨厌没有办法为母亲说上一句公道话!所有人都说母亲是狐狸精,是小三,她并不怪母亲,只怪这名义上的父亲实在是渣男。

算了,实在不想有太多的交集,夏以沫也真的是累了,她现在没有心思对这对母展颜欢笑,更没有心思来周旋这一切。至于张蓉是怎么知道宴会上的事情,这些都不重要。

夏以沫呼了一口气,暗暗告诉自己不要和疯婆娘讲道理,并不搭理那还在咆哮的女人转身上楼。

“夏以沫!你还有种了!不仅学会攀权附势还学会撒谎了,洗澡的时候好好看看你自己,和你妈长得都是那一副狐狸精的样子!不知耻!妄想钓到权少,也不瞧瞧自己的身份,我告诉你夏以沫,你没有资格!”

“……”

“砰——”

狠狠将门关上,隔绝了外面的声音。

夏以沫再也撑不住了,连灯也没有开,抱着脑袋靠着门滑下,蜷缩成一团,她只觉得浑身发冷,还有心里的一股寒意,不禁回想,这些年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楼下,夏以琪出来,面色带着怒气:“妈,你不应该这么轻易放过她的,你不知道她在宴会上有多么嚣张!”

“琪琪,她怎么了?”张蓉马上关怀地问道。

“她……她将一杯红酒泼到了我的脸上,害我在那么多人面前丢人!”

一听到这里,张蓉哪里忍得了,自己的女儿给人欺负了,这怎么能够忍气吞声,这便要冲到夏以沫的房间。

夏以琪拽住了她,“不过,这也不是一件糟糕透的事,叶枫为了我可是把她推倒了呢!估计她的心此时不知该多么碎呢!”幸灾乐祸着说道。

“刚才那个小贱人说是你让她去的宴会我还有些不信,原来琪琪你是想要让她在那些名流面前出丑啊!”

张蓉忽然明白过来刚才夏以沫说是夏以琪请她去宴会上的原因。

“是我让那个贱人去的,本来想羞辱她一下,没想到,没想到她……她竟然敢那么对我……”夏以琪说着说着一脸委屈地模样。

“琪琪你放心,只要她还在咱们夏家,我们就有千百种方法来对付她,有她好受的!”张蓉恶狠狠地说着。

夏以沫几乎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因为她一闭上眼睛就是夏以琪和叶枫腻歪一起的场景。

她做梦都想不到,那个曾经同她海誓山盟的男人,竟然会在一夜之间成为自己从前以为对自己相当不错的姐姐的男朋友?不得不说,人生的翻转简直是令人措手不及。

每每想到那天晚上夏以琪和叶枫站在自己面前时的场景,夏以沫便不由得自嘲地苦笑几声,能怨谁呢,怨自己太信任夏以琪,还是怨叶枫不够相信自己,他真的好无情!

门外不时传来张蓉和夏以琪母子俩的声音,这个家,她早就待够了!

各种情绪齐齐涌上心头,夏以沫心里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既然待够了,何必要这样继续委屈自己?反正现在也到了自食其力的年纪了,还有几个月就要毕业,这会儿离开夏家,至少是饿不死自己的。

打定主意之后,夏以沫便从床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情绪,便开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起来。

虽说夏以沫是这夏家的二千金,但是她过的生活同千金几乎是不怎么沾边的,没有那么多的奢侈品,也没有那么多的名牌鞋包衣物,两个行李箱便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得差不多。

此时,夏以沫犹豫地站在写字台旁,复杂的情感从眼睛里传达出来,呆呆地看着那个摆放在最醒眼位置的相框。

那个相框是他们从地摊上淘来的,她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他们刚在一起没多久,两个人一起去旅游,路过一条专门卖纪念品的古街,她一眼就相中了这个古色古香的相框。相框是檀香木的,上面雕刻着许些满天星,那不是机器的产物,是那个瘦小的老板亲手刻的。如何证明?夏以沫接着便将目光落到了那个相框的右下角,那里有两行细小的文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好俗吧!夏以沫苦笑了一下。

那还是她央求着那个老板给额外刻上的,因此,这个相框便比原来贵了两倍。

那张照片是一个游客帮他们拍的,技术当真不怎么样,可是两个人偏偏就那么上相。

那个时候夏以沫还很青涩,叶枫将嘴唇凑到她的脸上的时候,她第一反应是要躲,而叶枫的另一只胳膊却紧紧地圈住她,堵了她的后路。

喏,就是照片上的那样,照片上,她的脸颊上还泛着两抹红晕。

不知怎的,看着那两抹红晕,夏以沫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权子卿。

那天他让自己下车的时候告诉她的,奇怪,为什么会想起他的名字?或许是他帮了自己一把吧,那样尴尬的情形之下,若是没有他,还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张照片上的两个人满脸都是青春的气息,那个时候他告诉她一定会娶她,可是……

想到了这里,夏以沫一把抄起那个相框,狠狠地往垃圾桶里扔去。

早餐时间。

保姆张妈早早地就将早饭准备好了。

还是惯例,先叫老爷和太太,再是大小姐夏以琪,再是大小姐夏以琪养的一只宠物狗sunny。

再然后才是夏以沫。

下人们知道,这夏家的二千金不过就是个私生女,而今,她的生母已经不在了,夏老爷不过是可怜她才将她接进了夏家,一个寄人篱下的丫头而已,讨好她,还不如伺候好大小姐的宠物狗讨得大小姐的欢心呢!

夏以沫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她不想早早地出去,若是她比她们早一步坐在餐桌旁的话,下人们便会露出一些十分难看的眼色。

下人们的眼色或许可以忽略,但是太太张蓉那冷嘲热讽的话可就实在没有办法给忽略掉了。

听到三个人都坐在餐桌上之后,夏以沫这才从卧室里出来。

“真是够磨蹭的!”张蓉冷冷地道了句。

“那当然了,人家现在可是有靠山的了!”夏以琪嘲讽道。

夏以沫努力地抑制着心中的怒火:反正今天就能够搬出去了,不要同她们一般见识!

夏通将报纸放下,“都少说两句吧,吃个早饭还要这么多话!”

夏以琪嘟了嘟嘴,便拿起一个鸡蛋细细地剥起皮来。

“爸。”夏以沫在心中措辞了一下后才开腔道。

夏通抬起头,迎上她坚定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在她的眼中可是不多见的。

“嗯?”

“爸,我想搬出去住。”夏以沫躲开夏通的目光,低头道。

房间里顿时寂静下来,连吃饭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不过,听到这话的张蓉心里却是有些不安的,若是她真的搬出去了,以后怎么管这个丫头呢!况且,她同权子卿有了一夜情,若是权子卿真的成为了她的强大靠山,自己的女儿夏以琪怎么办?

“怎么突然想搬出去?”夏通对于她的这突然的提议也感到十分困惑。

“快要毕业了,我想自己出去找找工作。”夏以沫按照之前在心中打好的底稿道。

“怎么,我们夏家还不能够给你一个体面的工作么!”张蓉在一旁冷冷道。

“对啊,咱们夏家在这帝都好歹也是上属的,你要自己出去找工作多给咱们家丢脸。”夏以琪附和着张蓉道。

“她们说的不无道理,以沫,工作问题,你不用自己考虑了,毕业后就在自家,而且你也很有实力,一步步总能够做上来的。”夏通道。

夏以琪听到这话心里是很不舒服的,夏通的这一番话分明就是在肯定夏以沫。

“爸,我已经想好了,我行李都已经打包好了,您就不用再说了。况且,我要是能够在别家的公司历练一下的话,对以后回来在自家应该还是挺有帮助的。”

房间里又是一片沉寂。

“以沫,你是觉得阿姨对你不好么?”张蓉见硬的不行,于是便要尝试一下软的。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