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来袭 第5章 再次相遇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总裁来袭小说简介

《总裁来袭》是作者姬言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夏以沫,权子卿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夏以沫望着那些腻在一起的情侣,心里甚至麻木了。她放佛看见了叶枫同自己的过往,也放佛看见了叶枫和夏以琪的现在的。她是蓄谋已久了的吧!叶家别墅。叶枫身穿修长的睡袍仰躺在偌她仿佛看到了叶枫同自己的过往,也仿佛看到了叶枫和夏以琪的现在。。...

总裁来袭小说-第5章 再次相遇全文阅读

夏以沫看着那些腻在一起的情侣,心里麻木了。

她仿佛看到了叶枫同自己的过往,也仿佛看到了叶枫和夏以琪的现在。

她是蓄谋已久了的吧!

叶家别墅。

叶枫身着宽大的睡袍仰躺在偌大的床上,目光呆滞。

夏以沫果真是那样的人么?叶枫此生都不会忘记那天晚上夏以沫躺在宾馆的场景,空气中的暧昧的味道,还有床头上放的那一沓刺眼的钞票。

可是同她在一起的这几年,她并不是这样的人,这个他是十分清楚的,她洁身自好,好歹也是夏家的二小姐,怎会为了这一点点的钱就出卖自己的身体?!

夏以琪跟自己说过好几次不要被夏以沫的表象所迷惑,可是,他们两个谁说的话是真的呢?

夏以沫那无辜的眼神又在他的眼前浮现出来,每每此时,他便忍不住心痛一阵。

猛然间,手机铃声响起。

在那么一刻,叶枫多么希望那是夏以沫打过来的!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手机拿到自己的手中。

不过,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在他没有看到手机屏幕上的名字便就知道。

“枫,你在做什么?”那边夏以琪温柔又甜美的声音传到叶枫的耳朵里。

“没做什么。”叶枫淡淡地回答道,他有时候不太敢相信自己同她在一起了这个事实,她可是夏以琪,是夏以沫同父异母的姐姐。

那天的事情发生之后,夏以琪便就同他表白,她告诉他她已经喜欢他好久了,并且也心疼他好久了,因为他一直都看不清楚夏以沫究竟是什么人,他一直都不知道夏以沫其实是一直在骗他的。他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好好地报复一下夏以沫,算是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快。

夏以琪对于叶枫这冷淡的语气似乎有些不满,“枫,我的电话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没有没有……”叶枫赶紧解释道。

“那就好……”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枫,夏以沫她从家里搬出去了。”

一听到这三个字,叶枫的心本能地一紧。

他刚要问她搬到哪里去了,理智便先一步将他的话给控制住了,“哦,同我没什么关系吧。”故作冷淡地说道。

叶枫的这种态度正好迎合了夏以沫此时的心境,他们不是曾经很相爱吗?可是曾经夏以沫的男人如今是她夏以琪的,她的什么东西她都要抢过来。

她离开夏家也好,离开了之后就永远别想再回来。

“其实我还是有些担心她的,毕竟她是我妹妹……”夏以琪深知男人们都喜欢善良一点的女生,于是,故意拿捏语气道。

“那你打算怎么办?”叶枫问道。

“她万一在外面受欺负怎么办,我想去找找她。”夏以琪道,其实她是很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的,万一她过得很好呢?那可不是她所希望的!

“你随意吧,总之,我不想听到有关她的任何消息。”叶枫的这句话,嘴上有多么决绝,心中就有多么不舍。

他知道夏以沫在夏家并没有什么地位,想必这一次搬出去也是迫不得已,他也想知道她究竟搬到哪里去了。

“以沫,”中午下班的时候,肖盈盈跟夏以沫一起吃饭,对她开口道。

“嗯?”

“你知道么?”肖盈盈故作神秘道,“过几天咱们公司的总裁要到咱们这里来视察,据说那总裁挺年轻的呢!”肖盈盈掩饰不住语气中的那份激动。

“你也不用这么激动吧?”夏以沫瞥了她一眼。

肖盈盈也是刚入职的员工,但是她同夏以沫不一样,夏以沫是实习生,而她是正式的员工。

“当然得激动,这可是个神秘的人物,我说你这丫头倒是真有福气,这刚到咱们杂志社就碰上了这等好事。”

“你看你这话说的,好像你在这里干了好几年了一样。”

“哎呀,所以说,咱们两个都是好运气啦!”肖盈盈边说着,边将一根鸡腿放到了夏以沫的餐碗里面,“呐,多吃点,你整天要做那么多工作的,辛苦了哦,小美女!”说着,故作心疼状。

“就你知道怜香惜玉!”夏以沫也毫不客气,用筷子夹起那鸡腿便就往嘴边送。

“你看你,一点都不知道谦虚一下的!”

“跟你有什么好谦虚的,好不容易能从你的牙缝里抠出点东西吃……”夏以沫吃得津津有味。

“噫……”肖盈盈故作嫌弃状,“你这话说得可可真不够体面,什么叫牙缝……”

夏以沫白了她一眼,继续啃鸡腿。

肖盈盈要比夏以沫大两岁,在这家公司里,只有她们两人的年纪相仿,所以也就她们两个人能够聊得来。

“以沫啊,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不要觉得我八卦哈……”肖盈盈试探着说道。

“嗯,你问吧。”夏以沫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静静地等待着肖盈盈地提问。

“夏大美女,你这么有魅力,有没有男朋友啊?”肖盈盈两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没……没有……”

夏以沫没有想到肖盈盈突然问这个问题,深情不由地落寞起来。

“以沫,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话了?”

肖盈盈看到原本还和自己说说笑笑的夏以沫现在竟然变得有些沉默起来,知道自己恐怕是说错话了。

“没,没事。”

夏以沫摇了摇头,又重新绽放出了笑容。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们吃饭吧,然后去上班。”

肖盈盈见夏以沫不想多说些什么,也不再继续询问。

“好。”

其实刚才在肖盈盈询问的时候,夏以沫确实想到了叶枫,心中还是有些落寞,但是很快又让自己恢复过来,不去想那事。

吃过午饭夏以沫又重新地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夜幕降临

夏以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洗完澡睡在了床上又想到了叶枫,相恋了那么多年,难道就这样了吗?

想着想着,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太阳透过灰色的纱幔洒进来,不偏不倚的照在了夏以沫的脸上,将她原本就白皙的皮肤显得更加的红润。

床头柜上发的闹钟响起,让原本还在睡梦中的夏以沫立时一个激灵坐起身,她扭过头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时针指着数字她惊叫出声。

“啊!”夏以沫心里暗想糟糕要迟到了,她慌慌张张的跳下床钻进了卫生间里,等到她赶到公司打卡的时候,还差五分钟她就要迟到了,要不然她的全勤奖可就要泡汤了。

夏以沫暗自松口气的时候后面传来了肖盈盈纤细的声音,“以沫!”

听到后面的呼喊声,夏以沫扭过头看着她,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她很喜欢肖盈盈大大咧咧的性格,和自己一样。

看着脸颊红扑扑的肖盈盈一脸的激动和兴奋,她凑近夏以沫耳边神秘的说道,“你知道么,我们公司最大的总裁今天就要来视察工作了,昨天还不确定,今天怎么说来就来了呢!”

夏以沫嘴角抽了抽,她现在对男人不感兴趣了,看着没有反应的夏以沫,肖盈盈用胳膊肘碰了她一下,“你就不好奇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吗?”

夏以沫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正当肖盈盈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电梯门开了,夏以沫快步进入电梯,她可不想再听肖盈盈犯花痴了。

电梯门缓缓关上的同时,大门口处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停下了,副驾驶处率先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面容严肃。

只见他下来后便打开了后驾驶座的们,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只擦的蹭亮的皮鞋,紧接着就是一条修长的腿。

一秒钟之后权子卿整个人从车里出来,他挺拔的身材一下子成为焦点,自带的气场更是让人不敢靠近。

他扣上西装扣子,侧过头看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男人。

只见男人伸手示意让他进去,权子卿淡淡的收回视线,率先迈开修长的腿朝里面走去。

公司自动门缓缓打开,权子卿走进公司,他抬手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时间,一边走一边对身旁的男人说道,“我只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时间安排好。”

说罢,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他,“十分钟之后召开紧急会议。”

男人如今已是冷汗盈盈,他微微颔首,“是。”

夏以沫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突然只觉得肚子一阵抽痛,她额头上已经溢出了些许冷汗,夏以沫紧皱着柳眉,面色有些苍白难看。

坐在她对面的肖盈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她环视一周,推动了一下转椅来到了夏以沫身旁,“以沫你没事吧?”

夏以沫摆了摆手,“就是肚子有些痛可能昨天受凉了吧,我去趟厕所。”

“要不要我陪你。”肖盈盈一脸的不放心。

“没事不用了,刚刚不是来通知十分钟之后就要召开紧急会议了吗,如果那个时候我没来你记得跟经理说一下,我去了。”

说罢,夏以沫便不作停留,猫着腰往卫生间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过去。

电梯自动门缓缓打开,权子卿迈开修长的腿从里面走了出来,他走出去两步又停了下来,对一旁的男人说道,“你先过去,我马上过来。”

男人点头示意后便先朝会议室走去。

卫生间里的夏以沫按下了冲水按钮,现在终于舒服多了,从卫生间里出来,她走向水台前,从镜子中看见了一个男人正在自恋整理自己的领带,莫名的有些面熟,却又记不起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同样的在镜子中权子卿⼜看到了了那个⼥人,第一个让他有些魂牵梦绕的⼥人。

夏以沫没有察觉到镜子中男⼈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弧度,她慢慢⾛到了水台前,拧开了一个⽔龙头。

见夏以沫见到⾃己这么镇定,权子卿脸⾊有些难看,难不成这个女人这么快就忘了那个晚?还有他好⼼在宴会上救她的时候,真是个没良心的丫头。

正当权子卿腹诽之际,夏以沫已经冲好了手,关掉了水龙头,准备离开卫⽣间。

“等一下。”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沉稳而⼜不失清列的磁性的声⾳,让夏以沫整个人都微微怔住。

她站在原地愣了愣神,随后才反应过来,转过身,⽤食指,指了指自己,不确定的问道,“你是在喊我吗?”

权⼦卿满脸黑线,果真把⾃己忘得一干⼆净了呢,他嘴角抽了抽,不以为然的将双⼿环在了胸前,“难道这个地方还有其他人吗?”

确定了是在喊⾃己后,夏以沫放下了自己的手,她脑海中还在想着紧急会议的事情,夏以沫柳眉不由地蹙起,“那你有什么事?”

见她一脸认真的模样,权⼦卿紧紧盯着夏以沫那双清澈的亮眸,她不像是装的,该死的,权子卿暗咒道,想必应该是那晚没开灯的缘故。

权⼦卿洋装咳嗽一声,“你是这里的员工?”

夏以沫的员工牌就挂在了胸前,⼀搭眼便可以看见,他这不是没话找话明知故问吗?夏以沫心中不禁想到,看他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这家公司的⼤Boss。

“如果你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夏以沫不作停留,转身一溜烟的消失在了卫⽣间⾥。

“喂……”权子卿话⾳未落便看不见了她的身影,权⼦卿紧皱着眉,他倒是对这个⼥⼈越发感兴趣了,刚刚眼尾不经意间撇了一眼她胸前的员工牌,上⾯赫然写着她的名字——夏以沫,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还是迟到了,当夏以沫推开会议室⼤门的时候,全部所有的眼睛都在注视着她,另她就像是有一盆凉⽔“哗”的⼀下浇在了⾃己身上。

看到肖盈盈使来的眼色,夏以沫便知道⾃⼰死定了。

“夏以沫!”安静的⼤大厅⾥一道严肃的声⾳音划过了整个房间。让夏以沫不禁为之⼀颤。

只见部门经理从椅子上站起身,正怒目圆睁的盯着她,夏以沫不禁暗⾃咽了咽口⽔。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