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情炽热 第4章 所谓前男友2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婚情炽热小说简介

《婚情炽热》是作者兰荇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严缙,俞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眼瞅着着聚.会到了尾声,所有人也算喝开了,见着个人就得拉着敬上一杯酒。俞舒免严禁也跟随喝了好几杯,再加早先了跟陈文远喝了好一些,整个人就晕乎乎的坐在椅子上,用就在这时,厅门突然被人推开。。...

婚情炽热小说-第4章 所谓前男友2全文阅读

眼看着聚.会到了尾声,所有人也算是喝开了,见着个人就得拉着敬上一杯酒。俞舒免不得也跟着喝了好几杯,加上先前已经跟陈世雄喝了好一些,整个人就晕乎乎的坐在椅子上,用手撑着头,脸颊微红。

就在这时,厅门突然被人推开。

已经喝高了的众人竟还能一致地看向门口,过了好一会儿,有个女声高喊了出来。

“袁子遇?!”

“谁……袁、袁子遇?”

原本已经酒温高涨的房间顿时又掀起一股小热浪。

袁子遇其人,在这群人的大学年代来说简直就是个传奇人物。

一般优秀学生都有的光辉头衔不说,当时但凡是在南城举办的大小文体赛事,都少不了袁子遇主持的身影,因为能力经历出众还曾接受过市长的表彰。有了这么个免费宣传的金招牌,学校里也都拿他当个宝贝。

只不过大学毕业之后他就去了英国,后来也没了什么音讯。

袁子遇现在的模样比多年前增添了几分硬朗,五官也更刚毅,他见状笑了笑,说道:“不是我还能是谁。”

就在众人陷入再遇男神的激动戏码时,有两个人依旧坐在座位上,像是事不关己。

何琪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接着捞起酒杯灌了一大口酒,一抹嘴唇恨恨道:“真是世风日下,这渣男包装起来还人模人样的。”

俞舒对她的措辞再次表示无语:“袁子遇长得帅人缘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何琪眼睛睁圆:“你该不会是对他余情未了吧?你要是跟他旧情复燃了,我……我跟你割发断义!”

俞舒闻言很是真诚地看向她:“你那头齐耳小碎发还是安心留着吧。放心,我要是跟他走的近了,不需要你出手,肯定有人来把我给灭了。”

要说这轰动效应怎样才能称之为真轰动,起码得有人围观。袁子遇算是让这同学聚.会在散伙之前又热闹了好一把,不过在他的眼神时不时投过来的方向,那里的人连眼都没抬过一次。

喝完酒走出芷水厅的时间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

等其他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之后,俞舒和迷糊中的何琪相互扶着,准备打个车回家。

还没走出几步,一个人影突然挡在她们面前。

俞舒甚至连看都不看就知道是谁。

“有什么话改天再说,跟我秘书约个时间,我现在头很疼,没心情跟你谈。”说着何琪腿软一个趔趄,吓得俞舒赶紧扶住她。

袁子遇伸手欲接过何琪,不过俞舒用了力没放开。

“小舒。”他收回手,轻叹一声。

俞舒身体不自觉地一个激灵。

以前只有他一个人会喊的这样一个称呼,现在听来,再没有了那份温暖和感动,反倒是多了几分惶然和推拒。

“别这样喊我了,我不习惯。”

“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想多打扰你,只是,只是想确认你过得好不好。”袁子遇低下头深深看着她。他的眼睛一贯清明,给人无形的信任和亲近感。

可俞舒也忘不了,当年在倾盆雨下,他也是用这样澄澈的眼神望着她,告诉她,他要走,哪怕她愿意为了他舍弃一切离开那个家,他也要走。

“哦,关心我?用什么身份?前男友?”俞舒并不躲避他的目光。她的眼眸很大很亮,黑白分明,投射着一种精明的光芒,与当初略显木讷的俞舒岂止是有了一丝半点的差别。

被她这样瞧着,袁子遇一阵怔然,再说不出话。

俞舒扶着何琪绕过他离开,窄瘦的背影没弯下过一分。

其实现在俞舒自己也醉的厉害,只是身边还有一个何琪,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倒下。到路边招来一辆出租车,俞舒好容易将何琪送到了车上,自己也跟着坐了上去。

她现在醉的这么厉害,根本不能自己开车回家,只好现在先回去,等到明天再来将车子开回去吧。

因为车内都是酒气,所以俞舒打开了一半的窗户,想让冷风吹醒自己。

即便是方才装的再镇定,面对着袁子遇,曾经让她死心塌地爱过那么多年的男人,她还是免不了心里有些震动。

只是年少的爱情已经随着生活的磨砺渐渐消散去,取而代之的只是些许的无奈。不管怎么样,当初袁子遇走得那样决绝,连解释都没留下,甚至没有给她一丝一毫的希望。

那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又为什么要回来。

俞舒敲敲自己的头,想让她从莫名的猜想中清醒过来。

现在的她对袁子遇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感觉,她敢肯定,现在的她有严缙也有自己的事业,根本不需要再抓住过去过多纠缠和留恋什么。

只是她在意的是,袁子遇的再度出现,会不会将她已经极力保持的平静生活再度打破。

出租车平稳地行驶在车水马龙当中,过了不多久,司机就提醒说到目的地了。

俞舒反应过来之后忙掏出钱包,拿出钱给了司机,接着就扶着何琪下了车。

“嗯……妞,我们再喝一杯吧,嗯,再喝一杯……”何琪显然已经醉得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俞舒扶着她一步步地向自己的公寓楼底下走去,因为她自己也有些醉意,所以脚下忍不住有些虚浮。

一个喝得半醉的人扶着一个醉鬼,后果可想而知,不出几步,就听到何琪一声惨叫。

俞舒满脸愧疚地将她扶起来,方才的那一跤,她倒是没什么事,因为直接给摔在何琪的身上了。

只是现在的何大小姐根本对疼这回事没什么概念,还没等她缓过神来,早就被身体的醉虫给弄得又给迷糊了过去。

等两个人再相互扶持着向前走去时,谁也没有发现,跟在她们身后有一个沉默的影子。

不紧不慢,不快不缓。

直到俞舒跟何琪的影子消失在楼层之中后,后面的人才将双手插进裤兜里,又凝望了一会儿之后,接着返回去回到了自己的车上。

袁子遇要发动车子离开的时候,突然心念一动,拿出手机,找出方才跟同学聊天时要到的俞舒的电.话号码。

他的手顿了一下,下一秒摁下了通话键。

电.话里的“嘟嘟”声响了很久,久到他以为不会有人接了,刚想挂断,却不曾想突然传来一个稍稍带着气喘的声音:“喂——”

袁子遇倏尔无声笑了出来,因为透过电.话,他能想象出那边俞舒被何琪弄得手忙脚乱的情形。

原来他这次回来,还是有很多事情没有改变,譬如说俞舒跟何琪还是那样要好,再譬如说,他的心……

俞舒应了好几声那边也没有人说话,现在何琪正在洗手间吐着,她也顾不上再跟电.话那头的人多耗下去,很快就挂断了电.话。

袁子遇听着传来的忙音,又忍不住笑了。

因为他知道,他跟俞舒很快就会再见面,到那时候,她是否还会像今晚这样避他如蛇蝎呢?

想到这,一声叹息还是忍不住逸了出来。

俞舒,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回来。

你呢,现在的你,又变了多少呢?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