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抬棺人 第一章 我的老婆是棺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最后一个抬棺人小说简介

《最后一个抬棺人》是作者青冥九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我叫青冥,鬼节出生,拥有阴人体质,从此百鬼缠身。  我九叔是一个抬棺人,我爹逼着我跟着他,从小总我觉得九叔有不少事瞒着我,从他给我起名叫青冥,到他一直逼我认棺材当老婆,没有...

最后一个抬棺人小说-第一章 我的老婆是棺材全文阅读

  我叫青冥,鬼节出生,拥有阴人体质,从此百鬼缠身。

  我九叔是一个抬棺人,我爹逼着我跟着他,从小总我觉得九叔有不少事瞒着我,从他给我起名叫青冥,到他一直逼我认棺材当老婆,没有一件事儿,不让人心里犯咪咕。

  认棺材当老婆这事儿,小时候,我想觉得没什么,认为自己还小。越长大越觉得奇怪。我问过他几次,他什么都不说,问我爹也是如此,甚至有时候还骂我。去问我爷爷缘由,直接见他拿出棒子就是抽打我,说你九叔让你怎么做,你就照做就行,你九叔是个抬棺人,对阴阳五行有些道行。你读书不行,只好跟着你就九叔学一门手艺,以免以后不至于饿死。

  只有一回九叔喝多了,才含糊糊的告诉我:你本来九岁那年就要死……不靠那座棺材你根本活不到现在。好比,你是花瓣,它是根,它延续你生命的期限,知道么!其实棺材里……

  我被他吓个半死,他倒好自己睡的跟个死猪似的。等他醒了,说什么都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翌日清晨,我如往日一样,拿了三支香和冥纸,以及一些贡品。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告别老娘和我爹,来到村东头的一间小木屋,那是一间大约四十平米的破旧木屋,木屋结满了蜘蛛网,青色瓦片盖顶,泥巴砌墙,中间赫然摆了一具红色棺材,如鲜血般亮丽,却给我一种冰冷的感觉。

  我不敢再继续做停留,停留的越久,感觉浑身不自在。虽然从小一直都瞅着,今天却觉得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呢?我摸了摸着头,对了,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我不知道他在那里,眼珠子到处瞄了一圈,毫无发现。或许在墙壁里,又或许在棺材里,又或许在空气中,我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我点燃三支香,摆好了贡品,一边烧冥纸一边嘟囔道:“媳妇,我来跟你问好了。”

  我心里是极不情愿的,谁愿意对着一座棺材认老婆,九叔也真是的,我爹也不阻止。这以后叫我怎么娶妻生子,以后不成村里乡亲们的笑柄。说归说,心里还是不敢违背九叔。

  弄的差不多了。拍了拍身上的蜘蛛丝,收拾好贡品。突然,一股阴风袭来,在我手上,剩余的冥纸,被风吹到了地上,散了一地,我后脊梁骨顿时一凉,待我朝我媳妇看去,触目惊心的一幕映入眼帘。

  红色棺材的棺材头,竟然在流血,我猛地擦了擦眼,肯定是我眼睛昏花,我心里想着。我仔细一看,那血持续不断地从棺材里往外冒,如湍急的河流一样喷涌而出,浓重的血腥味刺鼻。我捂住鼻子,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我媳妇怎么流血了?肯定是我出现幻觉了,对,没错,肯定是这样。”我安慰自己,明知道是徒劳。却偏呀要逼迫自己相信,我鼓起勇气,朝棺材里缓缓的走过去,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人的好奇心有时候比恐惧虐胜一筹。我也不知我当时胆子怎么这么大。

  我蹑手蹑脚的使劲全身力气,推了推棺材板,却只推开一条指头粗的细缝,毕竟我只有十九,借着亮光,我眯着眼睛朝棺材里瞄去。顿时,身体朝身后连退几步,瞳孔放大,双眼无神,冷汗直流。

  棺材里躺得的竟然是我爹!

  怎么可能,我爹怎么可能躺在棺材里,而且躺在我媳妇里!

  我被吓傻了,转身就跑,路途中摔倒几次,连脚踝摔破血都毫无知觉。

  在回来的路上,撞到了我的发小陈小北。

  “冥哥,你又去跟你家棺材老婆问好了,惊慌失措的,难道你家老婆出来找你嘿嘿嘿了,哈哈。”陈小北拉住我,调侃道。

  陈小北是我村里发小,和我同年,就已经有啤酒肚,大腹便便的样子了,但是心地好,力大如牛,重力活都会请他来帮忙。所以我从小就和一起玩到现在。什么调皮捣蛋的事我们都敢尝试,也因此关系特别好。

  被他这么一拉,我才平静下来。“我看见我媳妇流血了,不对,是棺材流血了。”我哆嗦说道,眼睛朝四周警觉的观察着。

  “冥哥,你别忽悠我,那棺材都不知道放了多少年了,怎么会流血,你是不是看花了眼。”陈小北眉头紧锁,疑惑的说道。

  “你不信,我们一起再去看看?”我对着小北说着。

  “这……冥哥,还是不了,我相信你。”陈小北看我认真的神情,觉得可能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拔腿就跑,还冲着我说:“小冥哥,我先走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真不够兄弟,兄弟有难自己到先跑了。狼心狗肺的陈小北,下次别让老子碰到。愤怒未消,恐惧浮上心头。自己也快步往回家赶。

  “你回来了,跟你媳妇问好了?”老妈折着空心菜,露着黑云迷雾般的脸问我。

  我没有理她,当时的场景我还没缓过神来,一直浮现我爹躺在棺材里,睁着大大的眼睛,似乎死不瞑目。我不敢把这件事告诉我妈,或许只是我看错了,也说不定,我心里琢磨着,想着我所看到的匪夷所思的画面。

  “儿子,你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也不知道你九叔和你爹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要你认棺材做媳妇,这以后我给你找对象该如何是好。你说你爹怎么就这么听你九叔的话呢?”老妈婆婆妈妈的怒骂道,用力抠着菜叶,像似跟她有仇似的。

  “问了,知道了,老妈。”我没有把刚才看见的东西告诉我老妈,是怕她担心。

  “妈,我也想不通,爹和九叔为什么要这么做!竟然逼我认棺材做老婆,我也怀疑他们精神出了毛病了。”

  老妈听我这话,顿时生气:“可是你爹做事情自有他的道理,叫你认那棺材你就认,下次再说这样的话,罚你三天不许吃饭。”

  突然此刻,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的脸像天气,说变就变。我听三天不能吃饭,顿时闭上了嘴巴。“好,妈,我不说了。”我随后应声道,一脸的无奈。

  天空乌云密布,下雨将至,立即跑出院子把衣服收回来,刚好走到门口。

  就在这时,一连串紧凑的脚步声传来,从门外跑来一个人。

  没错,是我三叔陈老三,也是我好朋友陈小北他爹,他走进来就是朝我问道:“小冥,你爹现在在不在家?”

  “什么?三叔你说什么?”我脑海里一直回想着刚才小木屋里的棺材,我爹躺在棺材里。

  “我问你,你爹在哪?小兔崽子把我话当耳边风呐。”站起来,作势要来打我的样子。

  我见三叔要拧我耳朵,往后退了几步,说:“三叔,您先别急,我爹在地里干农活,您有什么事?和我说,我事后告诉我爹。”

  “不用,那他说何时回来,我有急事找你爹。”三叔面色沉重,脸色呈土黄色,我想这肯定出了大事了,不然三叔不会急成这样子。

  “你看这天快要下雨了,我爹马上就会回来,您先别急,来家里等等。”我把三叔引进客厅,倒了一杯水给三叔。

  “哦。”

  老妈见是陈老三,放下手中的菜,问:“老三这么匆忙,是出什么事了?”

  我心里也有这疑问,以前一直不见三叔来我家做客,突然跑来定是出大事了。“等青云回来再说。”三叔就一句话,我们也没再继续追问,三人安静的等着。

  门外电闪雷鸣,似乎将要来迎来一场大雨。我见三叔在不停的抽着旱烟,眉头紧锁,心事重重。

  过了一刻钟,我爹出现在雨雾中,披着暗绿色雨衣,朝家里走。

  “三叔,我爹回来了。”我提醒三叔道,三叔立即站了起来,朝我爹走去。

  见家里来了客人,我爹激动的说:“老三,你怎么来了,来,坐,我正愁着等下谁陪我喝酒呢?刚好你来了。林妹,快去做几个下酒菜,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不用了,我等下就走,我来是有急事和你商量。”陈老三不紧不慢的说道。

  “老三,你说,发生什么事了。”

  “老六和她婆娘昨夜半夜横死,今天才发现,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尸体早已僵硬。”陈老三抽着他自己做的旱烟,一缕浓烟缓缓上空,久久不能消散。

  “你说什么?老三,这种玩笑千万不要乱开,到底是出什么事了。”我爹不敢相信,睁大双眼,瞳孔放大的说道。不仅是我爹,我和我老娘也是一惊,前些天还去他们家做客,怎么这人说死就死了。

  “他们夫妻是被农药毒死的,昨夜他们夫妻俩吵架,不知为何莫名其妙都喝了农药毒死了。”陈老三叹气的说道。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