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抬棺人 第四章 两尸同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最后一个抬棺人小说简介

《最后一个抬棺人》是作者青冥九叔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  灰暗的天空阴气沉沉,让人们提不起任何的精神。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平静海面,一个波浪便会打碎眼前的一切。  一行人,六叔家。  周围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圈,凌乱的...

最后一个抬棺人小说-第四章 两尸同棺全文阅读

  灰暗的天空阴气沉沉,让人们提不起任何的精神。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前的平静海面,一个波浪便会打碎眼前的一切。

  一行人,六叔家。

  周围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花圈,凌乱的车辆肆无忌惮的停靠在路边。

  有的人在窃窃私谈,似乎在聊些什么;有的人哭哭啼啼,似乎对死者的思念和悲伤;有的人有说有笑,似乎那人的死他们何干。

  前方是用竹子搭建的灵堂,上面贴满了白色铭文条,灵堂的中央,有一具黑色棺材。乐队正在奏哀乐,孝子们披麻戴孝,三叩九拜做着最后的分别。我看着这一幕,情不自禁的掉下悲伤的眼泪,以前他们抱着我的情景,去他们家做客的情景浮现脑海,不禁越发悲伤难忍,好端端的人说走就走。

  九叔看见我这样,无奈的拍了拍了我头,缓缓的说:“青冥,你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记住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

  我抹着鼻涕回应道:“九叔,我知道了。”听这话,我感觉莫名其妙,根本没有理解九叔的话,以为他只是说我要端正态度,对生死要看开点。直到后来我才深刻明白他的话,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已是午时三刻。只见从灵堂内走出来一个人,披麻戴孝,一看是我六叔的儿子陈南,也是他向我九叔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我们立即跟了过去。

  村里的下葬是讲究习俗,不能乱了规矩,不然是对死者的不敬,会给后代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从灵堂的设置,守灵,念经超度,抬棺下葬,坟地选址,头七,一七,一直到五七都是要烧冥纸和香祭拜亲人的。这都是有严格的讲究,但是这些我不懂,只有老一辈的才记得,他们一代代的传下来。

  陈南说:“森叔,我爷爷跟我说,我们村就您做抬棺行业最久,懂得这门道的东西也多,这件事就拜托您了,时辰快要到了,您事办妥了吗?”

  “都办妥了,你放心。”九叔说道,朝我和哥哥看了一眼,我哥哥从来沉默寡言,我也懒得和他说话,所以一直都缠着我九叔问东问西。

  “那就好,时辰到了。”陈南说道。

  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似乎少了什么。仔细一看,只有一具棺材,不是死了两个人吗?怎么会只有一座棺材呢?我指着灵堂的棺材,对我九叔说:“九叔,你看!”

  九叔一看也是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看着陈南,表示这是怎么回事。陈南一看我们便知道情况,有些难以启齿。

  吞吞吐吐的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来不及订做棺材,你不是说时间很紧急,所以我们一时不知道去哪找,就把我一个老人的预留的棺材借来救急。”

  “那你不会把两个人葬在一具棺材里吧!”我说道。抬棺的人来的差不多了,他们在后堂里吃了些酒就过来了。

  “你怎么知道,是的,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去订做来不及,别人又不可能把棺材借给你吧。所以情急之下只好把我爹娘委屈的放置一具棺材里。”陈南为难的说道。

  “小兔崽子,你说你,我该说你什么好,哎呀,算了,现在也只能这样。希望不要出事。”九叔一脸愤怒的样子,我看这情况,感觉不好,就问我九叔:“九叔,怎么了?这是无奈之举,也是没有办法的啊?责怪陈南也无济于事。”

  “你懂个屁,多做事多看少问。”九叔把我臭骂一顿,我是一脸委屈啊,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心里狠狠的骂了九叔一番,以解心头之恨,又悔恨自己嘴巴长,喜欢接嘴,我只好捂住嘴巴,不敢继续说话。陈南见这情形,也不敢再继续吱声,时间匆匆而过。

  只听身后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登山的时辰已到,各位孝子孝孙一叩首……拜……二叩首……拜……三叩首,退,起……棺。”登山在我农村里是意思是亲人去世后,抬着棺材从灵堂到坟地的那段路程俗称登山,这些路程是给去世的人留恋和最后人世间的思念,也就是入土为安,一路走好。是农村的都知道这种丧葬习俗。

  还没说完,九叔就直把我拉了过去。说:“青冥,过来抬棺。”

  我一听,后脊梁顿时一冷,我没听说错吧,我九叔叫我留下来是要我来抬棺材,我的妈啊,你让我看着棺材我还好,虽然我每天都会去和我老婆问好,但只是看,又不用抬棺材。被九叔这么一说,我感觉我被他坑了,心里那个无奈啊。

  “九叔,你说什么?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吧,嘿嘿,我哪抬的动,你还是找别人吧!”我想找借口逃跑开溜,这种事我怕。

  刚迈开步子,就被九叔一把拉住衣角,说:“站住,你个小兔崽子,送你六叔登山你还跑?”九叔说这话,理科引起了轩然大波,我成为了众人指责的焦点,说什么不孝不仁不义,我一听没有办法,不做不然以后在村子里抬不起头了,也会让我爹妈抹黑,那他们都要打死我,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起——棺!”一个苍老的老辈缓缓的说道。

  我注视着眼前一切,以前参加我奶奶的葬礼,从来不觉的害怕,可是今天我总觉得有事发生,心里总是有个疙瘩放不下。灵堂外跪着的孝子孝孙,哭的更厉害了。在我村子里,有这样的习俗,你哭的越厉害,就表示你越孝。也有些是他们家人花钱请来的人,对这我就想不通,为何要这样子了。缘由嘛我也就不得而知,我以前问过一些八十多岁的老辈们也说是上一辈传下来的习俗,无从考究,人们也就一辈辈的传下来。

  所有人准备就绪,九叔在棺首左侧,我和我哥在棺尾。这是我九叔安排的,我也不明白,抬棺材送葬还有这么多规矩,自打这时我心里就发誓再也不抬棺了,一想到死人躺在里面,我就起一身鸡皮疙瘩,浑身不自在,我看了看其他人,都是我们村的单身汉,这是我九叔说的。他们个个力大如牛,而且都是专门做这抬棺行业。跟棺材打交道,跟死人做生意的人,也包括我九叔这视钱如命的人。

  我听爹说,抬棺行业很赚钱,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赚钱的。如今第一次抬棺材,心里又是激动,又是害怕。简直是五味杂陈,难受的很。

  灵堂内,只见九叔从别人手里接来几根两根指头粗的绳子,把偌大的黑色棺材绑的结结实实,棺材放置在横着的两条长枕木上,以防接入地底阴气,导致尸变。

  我们抬起棺材,感觉像是抬着千斤巨石,无比沉重。可能是两具尸体加起来就特别的重了,我抬得特别的吃力。咬着牙,绝对不能给家里人抹黑。好歹我也是青壮年。

  纷纷扰扰的人都散开了一条道,最前头是两个我村里的小男孩,每人举着一根缠满白布条的丧竹,吊着的白纸随风飘舞,在我们村里叫做引魂竹,是让死去的亲人跟着队伍走,不至于迷路,成为孤魂野鬼。然后再是祭品桌,旁边还有拿着长枕木,停下来祭拜的时候有用处。祭品桌由两个人抬着,在路途中因为随时都要停下祭拜,桌上摆着贡品和纸钱,燃着的香。长子披麻戴孝的端着他爹妈的冥照走在前面,我在棺尾只能看的很模糊。

  奔丧队伍后面是孝子孝孙们,白茫茫的一片,握着丧棒,有些亲人已经哭成泪人。接着是举着花圈的人们,那些是村子请来帮忙的小孩,最后是乡里乡亲,也是来送葬的。

  哀乐队一路上吹拉弹唱,孝子们哭啼声不减,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着无不让人心生怜悯。这以后叫他子女该如何是好。真情流露也好,假哭也罢。哪个人是不见棺材不流泪的,这句话不假,也未有批评之意。哭丧的是丧葬的习俗,也是对死者的怀念与默哀。

  从灵堂到坟墓选址要经过的地方,都是长辈们商讨过,那是有讲究的,模糊不得。经过荒坡,沙河,再到祖坟园的墓地选址,停留的地点和时间都是严格考究村里的丧葬风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