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床 第一章 炮灰生活开始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东床小说简介

《东床》是作者予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京城的六月天了非常酷热,烈日灼烤着大地,一辆厚重华美的马车在千佛寺大门前停了下去,不一会儿,下去三位豆蔻年华的少女。“九王爷昨天会回来,你先在厢房里侯着,倘若看见他了,我便让人与你通风报信。”其中一个稍稍年青,生得秀丽清丽的姑娘轻声地地说“九王爷今天会过来,你先在厢房里侯着,若是见到他了,我便让人与你通风报信。”其中一个稍微年长,生得秀美清丽的姑娘低声地说道。。...

东床小说-第一章 炮灰生活开始了全文阅读

京城的六月天已经相当炎热,烈日炙烤着大地,一辆厚实华丽的马车在千佛寺大门前停了下来,不一会儿,下来两位豆蔻年华的少女。

“九王爷今天会过来,你先在厢房里侯着,若是见到他了,我便让人与你通风报信。”其中一个稍微年长,生得秀美清丽的姑娘低声地说道。

这是盛家三小姐盛佩音。

另一个年幼些的少女轻轻地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她是沈家的三小姐,叫沈梓乔,今年十三岁,长得俏丽可爱,性格却刁钻任性,十一岁开始就恋慕九王爷,但凡有九王爷在哪里出现,她都誓必追随。

今日的她看起来与往常却有些许不同,盛佩音看了她一会儿,心里说不出哪里奇怪。

“怎么了?”盛佩音亲切地挽住她的手,柔声问道。

沈梓乔圆圆的脸蛋露出一个灿烂如骄阳的笑容,“我就是紧张了。”

盛佩音微笑,替她整理了鬓角的发丝,柔声说,“我们沈三小姐美若天仙,但凡有眼光的男子见了都会心动。”

九王爷见过她无数次,依旧将她视作猛兽般厌烦不喜,难道是九王爷没眼光?沈梓乔在心里冷笑,就算要哄她,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啊。

她们进了千佛寺。

千佛寺后面有一排给香客准备的厢房,因为九王爷今日要过来听方丈讲课,许多闲杂人都被请到别的地方去了,显得这后院安静非常。

盛佩音将沈梓乔带到其中一间厢房,房里燃着檀香,轻烟袅袅,香味淡淡的静人心脾。

“将窗帘放下来。”盛佩音吩咐身后的丫环,指着屏风对沈梓乔说,“你便躲在那儿后面吧,我到外面去瞧瞧。”

不等沈梓乔回答,盛佩音已经将她推到屏风后头。

沈梓乔只来得及看到她半截银白闪珠纱裙拖曳而过,关门声传来。

外头骄阳似火,房间里阴凉如春,光线昏暗,连周围的摆设都看得不太清楚了。

出生高门的盛家三小姐竟然帮着她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今日盛佩音找了她,对她说要撮合她跟九王爷,让她躲在九王爷休息的厢房里,趁着他不觉意的时候将他缠住,然后盛佩音会跟方丈一道过来,让九王爷为她的名声负责……

她沈梓乔刁钻任性的名声早就传开了,所以做什么都不让人觉得惊讶,倒是盛佩音为了报仇还真是无不所用其极啊。

若真是为了她,沈梓乔倒也就罢了,偏偏今日只是一个局,出现在厢房里的人不可能是九王爷。

她为什么会知道被盛佩音算计了?因为她不小心穿越进了看到一半的重生复仇文里,成了重生女主仇恨的大反派之女,她知道情节会怎么发展,但不知道结局是什么。

看书看了一半睡去,迷迷糊糊醒来,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穿越到书里面成了炮灰女配时,已经被盛佩音带着来到千佛塔了,倒霉地即将被女主算计陷害。

沈梓乔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人物是死的,她是活的。人为刀俎,她不愿意为鱼肉。

她推了推门,发现竟然被反锁了在里头,果然是跟她所知道的情节一模一样,盛佩音今日是非要毁了她不可的!

正想着怎么从这里离开,门外已经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沈梓乔无奈,只好重新躲在屏风后头,想着一会儿不要出现就行了。

门被咿呀地打开了,一阵沉稳坚定的步伐响起,接着便是关门的声音,有男子低低的说话声传来。

“爷,您且在这儿歇息,小的就在外面候着。”

“嗯,你下去吧。”应话的男子声音低沉醇厚,沈梓乔听着愣了一下,这声音真好听。

接着,一阵轻微的关门声,屋里重新安静下来。

沈梓乔知道外面的男人不是九王爷,而是京城出了名颠傻的安国公之子,齐铮,只是听这声音,她又有些怀疑了,难道并不是她所知的那个人?

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沈梓乔耳朵贴着屏风,想听清楚外面有什么动静。

忽然,屏风被用力地推倒,一抹高大的黑影站在沈梓乔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脖子被用力地掐住了。

“你是谁?”那男子冷声问道,昏暗中,他的五官模糊不清,只隐约能看到棱角分明的轮廓。

沈梓乔被掐住脖子,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用力拍打着那男子的手臂。

他的手臂结实如铁,她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救……命……”沈梓乔艰难地挤出两个字,情节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男子见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猛然松开手,眼中凌厉的狠厉光芒立刻敛去,变得呆滞茫然地看着沈梓乔,“我……我以为是小贼。”

沈梓乔大口喘着气,听着这男子如小提琴般好听的声音,急忙说道,“我不是贼,你是谁?”

“你是谁?”那男子跟着问。

这对话……沈梓乔神情一凛,走过去将土黄色的窗帘拉开。

耀眼的阳光透过菱形窗格照射进来,潋滟的光芒落在那个男子身上,沈梓乔迎面见到一双乌黑的瞳仁,眸如深潭。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子,穿着一身靛蓝色素面圆襟杭绸直裰,腰系藏青玉带,长得……很英俊,沈梓乔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他,这男子约有二十岁上下,脸上棱角分明,剑眉星目,显得英气俊朗。

只可惜……他的眼神呆滞,表情幼稚,让沈梓乔一下就猜到他的身份。

“你怎么在我房间里?”男子看着沈梓乔,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屏风,俊美的脸庞一片茫然。

“你是齐铮?”沈梓乔问道,想确定一下她所知道的情节发展是否正确。

男子点了点头。

果然是齐铮……沈梓乔来不及有其他想法,转身就要打开门离开。

盛佩音的声音在外面传来,吓得沈梓乔又重新关上门。

齐铮狐疑地看着她。

“齐铮,我是被别人故意带到这里来的,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沈梓乔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神智跟年龄不相符,生怕他听不懂自己的意思,特意又解释道,“帮我对付坏人。”

“我不是坏人。”齐铮英俊的脸庞浮起幼稚的神情。

还来不及要跟齐铮细说,厢房的门已经被撞开了。

站在门边的沈梓乔被撞得往齐铮身上扑去。

“哎呀,梓乔,你……你怎么……”盛佩音震惊地看着在齐铮怀里的沈梓乔,痛心地指着她,“佛门清净之地,梓乔你怎能……”

沈梓乔飞快打断她的话,“我在外面遇到齐少爷,他身子不适,又找不到服侍的人,我只好带着他到这里来休息,正要打发人去找你,没想你就来了,怎么连方丈都来了?”

齐铮低眸看着沈梓乔,他们这个姿势……倒是有几分像是沈梓乔在搀扶着他。

盛佩音身后还有其他女子,听到沈梓乔的解释,都嗤笑出声,“还当梓乔你以为九王爷会在这里,躲着想要饿狼扑虎呢。”

“胡说八道,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沈梓乔怒道,回头对齐铮道,“齐少爷,你不舒服就赶紧坐下休息,我要回去了。”

齐铮看了看她,又看向门外的盛佩音等人,露出个虚弱的神色,“我肚子痛。”

盛佩音秀美清丽的脸庞闪过一抹冷色,她关切地说,“梓乔,你也真是的,就算遇到齐少爷,也不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可对你声誉不好,将来还要怎么嫁人?”

“我不过是日行一善,怎么就损坏声誉,莫非见死不救才好?”沈梓乔似笑非笑看着盛佩音,不以为然地道。

“你和齐少爷今日独处一室……传出去到底不好。”盛佩音道。

“让柳傻子娶了她不就行了。”不知谁喊了一声。

沈梓乔含笑看着盛佩音,两人目光在空中交汇,彼此都知道对方心思,“盛姐姐管家时也经常跟男子共处一室,难道就要嫁跟那人不成?我可是学的盛姐姐。”

盛佩音眼神骤然一冷,她知道沈梓乔早晚会识破被她算计的事,却没想她被撞破跟齐铮搂抱一起还能这么冷静。

“何况,婚姻大事哪能自己做主,你们别闹我了,方丈,您还是赶紧为齐少爷找大夫过来,免得真的出了什么事。”沈梓乔说道。

方丈双手合什,“阿弥陀佛,老衲这就让人去请大夫。”

他听说有人在佛门清净之地行苟且之事,愤怒之下跟着众人前来,没想竟然误会一场。

盛佩音知道今日计划失败,心里愤怒,却不得不强扯一抹微笑,“梓乔今日真是跟以往不同,让人大开眼界。”

“那是跟盛姐姐学的呢。”沈梓乔微笑道,眸色清寒。

看书的时候,她就不太喜欢女主,同情跟女主无冤无仇最后却没有好下场的沈梓乔,如今她成了沈梓乔,当然不会认命当绿叶去死。

谁乐意当炮灰啊,反正她不愿意。

虽然沈家没几个好人,但她又不是圣母,为了别人牺牲自己这种事情白痴才会做。

所以,她只能在无法改变的情节发展中找到逆转的机会,她不敢奢望跟女主一样光芒万丈人见人爱,至少不能被当刀子使了还得黯然退场啊。

要跟重生女主斗……难,但必须坚持!

新书求支持~~~~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