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床 第二章 沈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东床小说简介

《东床》是作者予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方丈离开了了,随着盛佩音前去围观群众的八卦党也消散了,只余下盛佩音和沈梓乔较为浅浅的笑,而在沈梓乔身后的齐铮则是一副迷惘愚昧无知的模样,看得盛佩音心头火起。一个仆从装扮的中年人男子急急地走了进去,忧虑地望着齐铮,“大少爷,您怎么了?”齐铮痛苦……地皱眉头,“我肚一个仆从打扮的中年男子急急地走了进来,担忧地看着齐铮,“大少爷,您怎么了?”。...

东床小说-第二章 沈家全文阅读

方丈离开了,随着盛佩音前来围观的八卦党也散去了,只剩下盛佩音和沈梓乔相对浅笑,而在沈梓乔身后的齐铮则是一副茫然无知的模样,看得盛佩音心头火起。

一个仆从打扮的中年男子急急地走了进来,担忧地看着齐铮,“大少爷,您怎么了?”

齐铮痛苦地皱眉,“我肚子痛。”

那仆从看向沈梓乔她们,眼中的逐客令毫不掩饰。

沈梓乔眼睛在齐铮英俊的脸庞一扫而过,笑着说道,“不打搅齐少爷休息,我们先走了。”说完,转向盛佩音,“盛姐姐,我们出去吧。”

盛佩音将心头的怒火强行压下,跟齐铮轻轻颔首一礼后,才转身走了出去。

厢房的门在她们身后关上。

沈梓乔斜睨了盛佩音一眼,心里并没有真正松一口气,她知道盛佩音绝对不会因此放弃,说不定还会继续找方法算计她嫁给那个傻子。

傻子……沈梓乔想起之前听到的简短对话,还有齐铮掐住她脖子时凌厉冷冽的眼神,哪里像个傻子啊?

难道齐铮是装傻?她感到困惑,在她所知的情节中,齐铮是安国公的嫡子,只是天资愚钝,是个无知的傻子,盛佩音设计将仇人之女嫁给他,沈梓乔最后因为不愿意嫁给傻子,跟着一个书生私奔,还病死在途中……

想到自己已经成了沈梓乔,她就觉得好想哭。

盛佩音看着沈梓乔变换神色的脸庞,心里同样充满了怀疑,难道沈梓乔早就知晓今日自己的算计?不可能,沈梓乔这蠢货除了痴迷九王爷,哪里还会注意到其他事情,可方才她所表现出来的,却跟以前的作为完全不同。

在盛佩音惊疑之间,沈梓乔已经从困惑中回过神。

此时正值响午,耀眼的阳光在地面穿透过路边的大树,被树叶剪碎洒在盛佩音美丽的脸庞上,她白皙莹润的肌肤看起来更加吹弹可破。

女主总是特别美丽耀眼的。

就此跟盛佩音翻脸对自己似乎无益,还不如继续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知己知彼才好反败为胜,“盛姐姐,在想什么?”

她只是个微不足道的炮灰,跟盛佩音硬碰硬肯定赢不了,还不如继续示弱,万事听从盛佩音的安排,她才好为自己找退路。

盛佩音凝望着沈梓乔单纯无知的笑脸,绣有绿色枝藤的袖子在微风中轻轻浮动,她第一次觉得自己无法完全掌控沈梓乔,因为她不确定今日沈梓乔到底是好运还是早已经看穿她的算计。

不管怎样,总要虚与蛇尾,为了避开上一世的悲剧,为了报仇,她一定要让沈家家破人亡。

“梓乔,是我对不住你,以为那是九王爷的房间,没想到……九王爷却临时有事来不了。”盛佩音愧疚地低下头,露出如白天鹅般优美的白皙脖子。

这模样让人看了真不忍,沈梓乔亲切地挽住她的胳膊,“怎么能怪盛姐姐呢,你也只是想成全我,都怨我在里面呆不住。”

“下次我一定帮你。”盛佩音温柔一笑,牵住沈梓乔的手。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目光皆另有含意。

从千佛塔门前跟盛佩音分手,沈梓乔上了自己的马车回沈家。

马车进入神圣威严的城门,沈梓乔透过竹帘看着外面的景色,大片的日花洒落在街道,人来人往,吆喝声一阵阵传来,看得她脑仁突突地疼,这不是她熟悉的世界,一切都透着陌生,沈梓乔感到害怕。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穿越到书里面来,难道就因为她一边看一边吐槽作者天雷狗血?写出那么一个万人迷的圣母女主,还跟N个男人纠缠不清,H还那么多,偏偏她有点小猥琐就喜欢看肉文……

沈梓乔摇了摇头,这时候没有吐槽的闲情了,她得仔细想想到了沈家后该怎么办。

关于沈家的人口问题,书里面描写不多,只知道沈梓乔有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和两个姐姐,父亲沈萧是朝廷的护国大将军,哥哥是都尉,弟弟还在读书,两个姐姐……就真的不太了解了,沈家都是沈老夫人在管家,沈夫人因生梓乔时伤了身子,三年后就去了,沈萧原是想再娶继室,无奈每次即将成亲,梓乔都大病一场,还不给旁人照顾,非要沈萧抱着她,沈萧被耽搁了几次婚事,也就不再娶继室了。

沈萧和故去的沈夫人本来就夫妻情深,对梓乔这个唯一嫡出的女儿更是宠爱,但沈老夫人对梓乔却非常冷漠,认为是她克死自己的母亲,又连累沈萧没能娶填房,平时对她总是爱理不理,沈萧常年在外征战,就算宠爱女儿,也难免疏于照顾,沈梓乔便是因为如此,才任性刁钻,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

这就是沈梓乔对自身如今身份所了解的全部了,她想不头疼都难,到底是炮灰,作者怎么会描写得那么清楚。

至于盛佩音这个重生女主,那是因为上辈子她爹被沈萧害死,导致盛家家破人亡,盛佩音更是被羞辱自尽而亡得以重生,如今沈萧尚未害死盛老爷,盛佩音已经开始对沈家开始报复了。

沈梓乔无语泪凝烟,她咋就这么命苦。

“三小姐,到了。”车辕外赶车的小厮声音传了进来,打断沈梓乔的沉思。

沈家大门三间五架,门用绿油,有石狮一雌一雄蹲坐左右两边的基座上,雄狮右前爪踩着绣球,雌师左前爪按着幼狮,狮子性情神情凶猛,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

到了!沈梓乔看着门楣上写着虬劲有力的沈付二字,深吸了一口气,船到桥头自然直。

没多久,站在沈家后院的花园里,沈梓乔差点想哭,她的房间在哪里啊?

“三小姐您回来了?老夫人到处找您呢。”在沈梓乔不知所措之时,有个衣着鲜艳丫环急急走了过来。

“老夫人在何处,快带我去。”沈梓乔忙道。

那丫环眼角挑了沈梓乔一眼,“三小姐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四个丫环都看不住你。”

沈梓乔听不明白这丫环的意思,只是抿了抿唇,笑了笑不语。

她很快被带到一处院子,刚进了院门,便见到正房前的台矶上坐着两三个穿红着绿的丫环,其中一个穿着桃花褙子的丫环站了起来,“哟,是三小姐回来了。”

说着,其他人都站了起来,打起了帘子让沈梓乔走了进去。

一股细细的胭脂香味传来,沈梓乔抬头粗略看了周围一眼,她没心情去观察这屋里的陈设,只见正中央的檀木榻上有一妇人斜歪着,左右两旁有丫环轻轻为她扇风,屋里中间摆放着冰块,难怪这里面完全没有夏日的炎热。

这大约就是沈老夫人了。

“你还舍得回来?”那老妇人身上穿着红色暗花缎右衽褂子,正拿着冰过的瓜果在吃着,见沈梓乔进来,便将瓜果放下,丫环递了铜盆绫巾上前给她洗手拭嘴。

沈梓乔低下头,“祖母。”

“哼,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沈老夫人忽然发怒,将手里的帕子扔到沈梓乔脸上,“沈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就你这德性还想九王爷对你另眼相看,你是不是嫌你父亲在朝堂被人耻笑还不够?”

沈梓乔头一歪避开了,心里猜着沈老夫人发怒定是与她去千佛寺有关,暗想怎么消息传得这么快,这就已经知道她跟那个齐铮的事了?

因对沈老夫人的脾性不了解,沈梓乔也不敢为自己申辩,只是低着头不语。

这时,外面有丫环禀话,道是大小姐跟二小姐来了。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