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床 第六章 草包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东床小说简介

《东床》是作者予方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沈梓乔并不明白自己除了个堂妹,她我以为自己是沈家很小的小姐了,但是即使明白了,她也生不出什么很亲切的感觉来。她和盛佩音说了一会儿的话,滴水不露地没让她试探性出什么来,快活容易将那尊大神送走,沈梓乔泪流满脸地就誊写《贤媛集》。盛佩音下面会做什么她和盛佩音说了一会儿的话,滴水不露地没让她试探出什么来,好不容易将那尊大神送走,沈梓乔泪流满面地开始抄写《贤媛集》。。...

东床小说-第六章 草包全文阅读

沈梓乔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堂妹,她以为自己是沈家最小的小姐了,不过就算知道了,她也生不出什么亲切的感觉来。

她和盛佩音说了一会儿的话,滴水不露地没让她试探出什么来,好不容易将那尊大神送走,沈梓乔泪流满面地开始抄写《贤媛集》。

盛佩音接下来会做什么?在外面传出她跟齐铮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之后,估计就是要想办法想齐铮娶她吧。

如果齐铮真是傻子的话,倒有可能娶她,可人家未必是真的傻啊。

不知道齐铮在书里的结局是什么,可惜了,她没看到大结局。

沈梓乔在发呆的时候,盛佩音已经来到齐家后院,正跟安国公的夫人小顾氏在说话。

“……真的跟沈家那个草包单独在一起了?”小顾氏歪在猩红靠背大迎枕上,似笑非笑看着一旁的盛佩音。

小顾氏看起来三十来岁,一双精明的柳叶吊梢眉,狭长妩媚的丹凤眼,鼻梁过于坚挺,令她面庞看起来很硬气,身材偏瘦,穿着紫色薄纱圆襟衫蜜合色裙子,整个人看起来矜持贵气,不好亲近。

盛佩音为难地说,“说是齐大少爷身子不舒服,扶着他回去。”

“哼,这话谁相信,沈家草包眼里除了九王爷,还能见到其他人?”小顾氏对盛佩音这解释嗤之以鼻。

“不管什么原因,总是让沈三小姐的名声毁了。”盛佩音道。

小顾氏冷笑了一声,“草包还要什么名声。”

盛佩音低头沉默,似乎很尴尬的样子。

谁都知道她跟沈梓乔是闺蜜,如今她来找小顾氏,别人只当她是来替沈梓乔解释。

“草包跟傻子,倒是天生一对,不凡成全他们。”小顾氏自是不愿意替齐铮找到一门好亲事,虽然沈家是名将之后,但沈梓乔一个草包,就算真的进门了,也逃不出她的五指山。

盛佩音闻言,心中一喜,“这……合适吗?”

小顾氏掩嘴一笑,眼中带着鄙夷,“怎么不合适了?难道那草包还指望当王妃。”

这些对话内容很快传到齐铮耳中。

齐铮正拿着玉米粒在喂鹦鹉,神情呆滞幼稚,听着旁边小厮忿忿不平说完,也只是呵呵笑着,良久,才低声交代了站在角落沉默不语的中年男子一句话。

因齐铮是带着傻笑在说话,外人看着也没起疑。

不出两天,沈老夫人便让人打听到安国公有意将世子之位传给齐铮,是担心嫡长子将来无所依靠,所以才将爵位给他,而将齐家的管家大权交给次子齐铨。

“将来那东西不是成了侯爷夫人?”沈老夫人不愿意将沈梓乔嫁给齐铮了。

“老夫人,只是个傻子。”李妈妈道。

沈老夫人更来气,“让梓歆跟个草包跟傻子低头,我怎么舍得,不行,随便找个人嫁了,让她远远地离开京城,我不想见到她。”

李妈妈见沈老夫人满脸都是厌恶,不好再劝,只说,“大老爷该是要回来的时候了……”

沈萧回来,自然不会将最疼爱的女儿随便嫁了。

沈老夫人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我还不能做主孙女的亲事了?”

……

……

沈梓乔闭门思过两天了,除了更清楚自己的杯具处境之外,什么收获都没有。

她将书的情节理了一遍,惨剧发现当初看书并不认真,可说是跳着看的,导致许多人和事并不了解,只知道盛佩音会将她设计嫁给傻子,却不知道中间过程怎样。

这时候的盛佩音应该还没开始跟各种美男纠缠不清吧……

那些美男可都是她的助力啊,不是首富就是权贵,作为女配的她要不要适当地发挥一下炮灰的作用,给女主捣乱几下?

“在想什么呢,都笑成这样了。”盛佩音温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沈梓乔吓得差点掰断手里的羊毫笔,见鬼一样看着盛佩音,“你……你怎么在这儿?”

“丫环在外面喊了几声,见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自己进来了,笑得这么高兴,可是想起九王爷了?”盛佩音笑着问。

是想着要怎么反虐你呐……

沈梓乔干笑几声,“盛姐姐找我有什么事?”

“刚刚从沈老夫人那里来的,老夫人已经答应让你出门了,今天尚品楼开张,找你去试试口味。”盛佩音说道,已经伸手拉起沈梓乔。

她不要出去啊!去尚品楼被当绿叶一样受虐,打死她都不去。

“盛姐姐,我头疼……”沈梓乔支着额头,弱不禁风地小声叫道。

盛佩音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尖,“你这不是头疼,等你到外面去,什么疼都没了,我还不知道你呢。”

沈梓乔忙说,“我真的头疼。”

“皎皎,皎皎……”外面传来一道稚嫩高亢的声音,门帘微动,走进来一个半高的男孩,不到及冠年龄,看着大约十岁左右。

敢这么直呼她的名字,这男孩应该是沈家排行第三的沈子阳,妾侍所出,因那小妾是沈老夫人娘家的,又是贵妾,沈子阳虽是庶子,实际是被当嫡子养着。

“做啥?”沈梓乔瞪着已经跑到她面前的小屁孩,一双秀眉紧蹙起来。

“带我一起去尚品楼,我已经跟祖母说了,祖母让你带我去。”沈子阳比沈梓乔矮了半个头,长得圆润可爱,肌肤白皙如玉,身上穿着秋香色杭绸箭袖,大红对襟褂子,腰间系着五色穗绦玉佩,看着沈梓乔的眼神略带着不屑和鄙夷。

娇生惯养的小屁孩!沈梓乔道,“要去你自己去。”

沈子阳用力扯住沈梓乔的胳膊,“祖母让你陪我去,你就必须跟我去。”

盛佩音含笑道,“皎皎,既然老夫人让你陪着阳哥儿,那就一起去吧,你已经几天没出去了,快憋坏了吧?”

“就是,你要是不陪我去,我就去告诉祖母,说你又打我了。”沈子阳笑嘻嘻地道。

“闭嘴!”沈梓乔没好气瞪了他一眼。

沈子阳耍赖地跺脚,“我要你陪我出去,我要你陪我出去。”

囧……为什么会有个这么让人抓狂的弟弟?

(PK中,还冲新书榜……求票求票~~~~)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