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依旧水悠悠 穿越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青山依旧水悠悠小说简介

《青山依旧水悠悠》是作者饭不能乱吃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米雪儿睁开眼睛双眼,体会着从手缝撒落在脸上的阳光,脚蹬在树影的斑驳里,望着面前的小木屋,她是真的再次穿越了。她叫米雪儿,(21世纪,拥用平平无奇的外貌,平平无奇的学历,平平无奇的能力,惨绝人寰的身世。撇开身世这一条,肯定是扔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她叫米雪儿,来自二十一世纪,拥有平平无奇的外貌,平平无奇的学历,平平无奇的能力,惨绝人寰的身世。抛开身世这一条,绝对是扔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不出来。米雪儿这个名字是她所在的孤儿院老院长起的,米字代表温饱,雪代表雪天初见。她是一个弃婴,被人扔在了人烟稀少的国道附近,包裹里面写着如果送回去就掐死她,当然,如果不被发现很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儿死过一个婴儿。先天性心脏病使她没有被任何家庭收养,温暖了她二十年的老院长也去世三四年了。她已经来到这了一个月了,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还停留在男友劈腿被撞破,结果自己反而遭受谩骂侮辱,然后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

青山依旧水悠悠小说-穿越了全文阅读

米雪儿睁开双眼,感受着从手缝散落在脸上的阳光,脚踩在树影的斑驳里,看着面前的小木屋,她是真的穿越了。

她叫米雪儿,来自二十一世纪,拥有平平无奇的外貌,平平无奇的学历,平平无奇的能力,惨绝人寰的身世。抛开身世这一条,绝对是扔人群里,三天三夜都找不出来。米雪儿这个名字是她所在的孤儿院老院长起的,米字代表温饱,雪代表雪天初见。她是一个弃婴,被人扔在了人烟稀少的国道附近,包裹里面写着如果送回去就掐死她,当然,如果不被发现很可能都不会有人知道这儿死过一个婴儿。先天性心脏病使她没有被任何家庭收养,温暖了她二十年的老院长也去世三四年了。她已经来到这了一个月了,对于二十一世纪的记忆还停留在男友劈腿被撞破,结果自己反而遭受谩骂侮辱,然后心脏病发作被送进医院抢救。

这样也好,真的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她现在名叫叶徽,父母新丧,悲伤过度大病一场,倒是隐隐和现代的自己有点相似。她拥有叶徽所有记忆,这些日子梳理了一下,也明白了大致情况。

这附近有个月溪村,她现在算是半个月溪村的人,因为她并不住在村里。叶家先祖不知道为什么立了功,明治女帝赏赐下了这附近一共十六座大大小小的山头。这里女子二八年华堪堪成年,所以也被人称作姑娘山。奇怪的是,叶家人得了这片山后只开了一点荒,还修了一座小房子,之后就开始过上了不贫不富的小日子,这一过就是一百多年。

米雪儿,不,是叶徽非常庆幸,只有她一个人住在山里,根本不会有人发现她早变了一个人。孤单?不存在的,前世多么孤苦她都熬过来了。

人生在世,不过是穿衣吃饭,叶徽现在有一些粮食,还种着些庄稼,她自理能力不差,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端着木盆,里面放着脏衣服还有敲打衣服的木棍,她要去洗衣服了。月溪村,因小溪小河交错,更有一个月牙形的小湖得名,村子不大,但是风景是真的美。

“叶家丫头来啦,快来和我老婆子说说话。”

“张奶奶好!”叶徽认识的人她都算是认识。其实大家洗衣服的地方不在这里,这大理王朝,女尊男卑,洗衣服从来都是男人的活计,她和张婆婆家里都没有男人,当然要自己动手。一般男子都在村口洗衣服,男女不同席,个别女子就会在这个稍微小一点的地方洗,刚好这里石头也合适。叶徽其实没想太多,因为对她来说,这里最近,爬上爬下的,累人不是。

“叶丫头,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张家那俩小子成亲啊?!这也没个人照顾你,你年纪轻轻,可不能天天像我老婆子一样,我这一把年纪了,有没有伴儿的无所谓。”

“张奶奶,娘亲爹爹刚刚去世不久,我还没什么打算。”叶徽是有未成亲的夫君的,还是兄弟两个,五岁时定下的,已经有十一年了。

“你母亲本来是要为你们操办婚事的,只是事出突然……罢了,你好好想想吧!我朝并没有为母父守丧的规定,张家孩子日子过得艰难,什么时候成亲都可以,到时候招呼一声,大家伙都来给你帮忙。”

“好的,张奶奶,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好意。”张奶奶的两位夫君的都早早去了,几个儿子也都出嫁了,并不能时时回来,想来她是怕自己孤苦一生吧。

“嗯,好孩子,你应该还没怎么见过张家兄弟吧,要不要见见?”大理王朝男女大防很严,张家兄弟父母早亡,这些年在四处讨生活,叶徽又怕坏了他们的名声,一直不曾见过。

“我没见过他们,倒是娘亲之前多有关注。”素未谋面,要成亲了吗?

“不如我来做你们的牵线人,帮你走几趟?”男女私下是见不得面的,否则遭人非议不说,将来退不得婚。但凡有一方父母不在,都需要找个长辈出面,方能成事,一来是表重视,二来是附近几个村子,彼此之间了解认识,规矩更不能让人挑出了毛病。

“那就有劳张奶奶了。”既然是女子求娶,当然得叶徽先开口,张奶奶一时高兴,全当她是面皮儿薄,不好意思了。

“好,奶奶保准儿给你办成了。”她也不多说什么臊人的话,谁没打年轻时候过来啊。

“这样吧,明天就是个好日子,现在还没入夏,暖烘烘的也不热,我把人支过来山里采药材,你们也见见?”到了张奶奶这把年纪,男女大防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她名声好,别人也不会多嘴去问。

“那就全凭您老给做主了。”叶徽想着先见见,成亲之前都是可以反悔的,她也想问问他们的想法。先前的一切由原主娘亲一手操办,她对婚姻大事的了解实在不多。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