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好女婿 第3章 医疗费我付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绝世好女婿小说简介

《绝世好女婿》是作者疯狂的锦鲤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陆锦,越小柔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越雪儿此刻只想早点儿逃出,她抱着越甜甜急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等等!”韩开德突然厉喝!陆锦顿下脚步。“你敢都带走我的女人?”“你明白我是谁吗!?”“在宁州,我让你们“等等!”。...

绝世好女婿小说-第3章 医疗费我付全文阅读

越小柔此刻只想早点逃离,她抱着越甜甜急匆匆地朝着门口走去。

“等等!”

韩开德突然怒喝!

陆锦顿下脚步。

“你敢带走我的女人?”

“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宁州,我让你们生就生,让你们死就死!”

“我只要一句话,马上就让你们全家……呃!”

陆锦微微侧头。

斜眼一瞪!

“咚咚!”

“咚咚!”

这一瞬间,他仿佛被一头极其强大而恐怖的凶兽盯住!

心脏剧烈跳动两下!

顿时两眼一黑,晕了!

“韩董事长!”

越正国吓了一跳,连忙冲上去。

“爸!”

“爷爷!”

现场乱成一团!

等越正国反应过来的时候,陆锦三人早已经消失无踪!

越正国立即喊来自己的大儿子,越成峰。

“越小柔跑了,你马上派人追!”

“无论用什么办法,都要把那个贱人给我抓回来!”

越成峰连忙应声:“爸,你放心,我一定把那小贱人给您抓回来。”

越正国眼珠子一转,突然说。

“等等!”

“现在追应该也来不及,这狗男女肯定找地方躲起来了。”

“不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越正国的眼里闪烁着阴狠的凶光!

“你们马上包围越青松的病房!”

“派人通报出去,今天傍晚日落之前,如果越小柔这个贱骨头还不出现,哼哼!”

“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无情!”

旁边一些看热闹的人,听到越正国咬牙切齿的声音,都感觉不寒而栗!

对自己的亲儿子都这么狠!

……

宁州医院。

越青松静静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两眼无神,面色苍白。

病床旁边静静地坐着一个中年女人。

她是越小柔的母亲周玉琴。

周玉琴的眼睛已经哭肿了。

尽管她的手已经有些颤抖,但还是从保温瓶里勺出一点稀粥喂给越青松。

“老公,无论怎么样,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你已经有两天没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身体会扛不住的。”

越青松的身上透着一份死气。

满脸绝望。

“你别管我了。”

“我这种废人,死了对大家都好。”

周玉琴连忙扑到越青松身边。

“你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啊。”

她紧紧地抓着越青松的手。

“能挺过去的,能挺过去的,我们一家一定能挺过去的。”

“砰!”

病房的门突然被人踹开!

“哒哒哒……”

越成峰亲自带着二十个健壮的保镖,冲了进来!

“你们要干嘛!?”

周玉琴吓了一大跳。

越成峰快步走向病床。

周玉琴连忙挡在越成峰面前。

“你们走开!”

越成峰嘴角带着一抹冷色。

突然抬起手。

“啪!”

周玉琴的脸上挨了一巴掌。

因为越成峰的力道很大,周玉琴整个人都摔在了地上。

当周玉琴抬起头来的时候,她那张憔悴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红红的手指印!

越青松在病床上剧烈地挣扎。

“大哥,你为什么打我老婆?”

“我们又没有做错。”

“我们都已经这样了!爸难道还不满意吗!?”

越成峰冷冷一笑,他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越青松的头发。

把越青松的头提了起来。

“你放开我老公,放开我老公!”

周玉琴刚刚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越成峰一脚就把周玉琴给踹倒。

“臭婆娘,你给我安静点!”

“不然的话,我现在就把你这废物老公的针管给拔了!”

越成峰凶狠得像一条豺狼。

周玉琴吓得浑身哆嗦。

越成峰冷冷一笑,他抓着越青松的头发。

低头说。

“今天本来是喜事临门。”

“可是,越小柔在婚礼上逃了。”

“爸现在很生气。”

越青松和周玉琴彼此对视。

两个人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竟然是一份欣喜。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同意这场婚事。

韩开德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越小柔嫁给他,生活只会过得更苦。

越成峰拽着越青松的头发,肆意摇晃。

“你们是白痴吗?”

“竟然敢跟爸对抗!”

“在宁州,爸要你们全家死,谁敢多说一句!?”

越成峰越来越凶狠。

“现在马上打电话给越小柔。”

“半个小时内她要是再不出现的话,我就把你老婆的手脚一节一节打断!”

“笃笃笃。”

突然。

门外,传来敲门声。

门是开着的。

等越成峰转头过去,发现门外站着一个形体匀称,身形高大的男人。

有一个小弟一见到陆锦,脸都白了。

他连忙指着陆锦大喊:“老板,就是这个家伙!”

“就是他大闹婚礼,打了我们兄弟,把越小柔带走的!”

越成峰上下打量陆锦。

从外形上看,陆锦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你是谁?”

陆锦淡淡地说:“我是陆锦。”

宁州没有姓陆的大家族。

越成峰发现陆锦身上穿着的衣服很普通,连一件名牌都没有。

这时,越小柔抱着越甜甜走了进来。

越成峰盯着越小柔,冷冷地说:“越小柔,你来的正好!”

“我爸现在很生气,后果非常严重!”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马上就断了你爸的治疗费!”

越成峰越来越嚣张!

瞪着眼珠子,凶神恶煞!

“你觉得就凭你现在开的那家小面馆,支付得起这里昂贵的治疗费吗?”

“我现在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你要是再不答应,我现在就把你爸的针管拔了!”

越小柔没想到爷爷的心竟然这么狠!

“大伯,我求求你,求你放过我吧。”

越成峰不顾越小柔的哀求,冷笑。

“当初因为你脸上的疤,被省城金公子退婚,我们家族蒙受了多大的损失!”

“现在,你必须要连本带利地还回来!”

说话间,越成峰已经把手,放在越青松的针管上。

“你想清楚了没有?”

“你要是敢说一个不字,我现在就当你的面把针管拔了!”

陆锦走上前:“医疗费我来付。”

“哈哈哈哈!”

越成峰放声大笑:“小子,说大话也不怕咬到自己的舌头!”

“一个月十几万的治疗费,你付得起吗!?”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