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 《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街角尽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小说简介

《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是作者梧桐阅读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水涧,云水涧,云语婷,无垠,楼主,金鳞,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水涧小说名字叫作《魔君追爱:一品驭灵师》,提供更多魔君追爱:一品驭灵师,魔君追爱:一品驭灵师小说深度阅读。魔君追爱一品驭灵师小说水涧摘选:水涧离开了广阔无垠楼,也没急着去找不能够解封之后灵根的原因,不是去了附近的药铺,那就灵根不能够…...

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小说-《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街角尽头全文阅读

水涧小说名字叫做《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这里提供水涧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魔尊追爱:一品驭灵师小说精选:水涧离开无垠楼,没有急着去找不能解封灵根的原因,而是去了附近的药铺,既然灵根不能解封,那就趁这几天,把这皇城里的药材都搜刮干净!她此刻占据的这具身体,正好死不死处在炼药高级瓶颈,就差一点,就可以晋升为炼药宗师了!15岁的炼药宗师!听闻这大陆千百年来,还未出现过一位!这云水涧,果然不简单。不过,这都已是废话,因为这具身体已经是她的了!不管是废物,还是炼药宗师,从今以后,都不再是云水涧,而是她,赏金阁第一杀手水涧!皇城最大的…

水涧离开无垠楼,没有急着去找不能解封灵根的原因,而是去了附近的药铺,既然灵根不能解封,那就趁这几天,把这皇城里的药材都搜刮干净!

她此刻占据的这具身体,正好死不死处在炼药高级瓶颈,就差一点,就可以晋升为炼药宗师了!

15岁的炼药宗师!听闻这大陆千百年来,还未出现过一位!

这云水涧,果然不简单。

不过,这都已是废话,因为这具身体已经是她的了!

不管是废物,还是炼药宗师,从今以后,都不再是云水涧,而是她,赏金阁第一杀手水涧!

皇城最大的药铺,在东门广场,水涧把从无垠那顺来的面具带上,走进人潮涌涌的大街上。

无垠楼的地址与东市还隔着好长一段距离,走了几条街,转过条街角,在尽头,立着一间小小的铺子,旁边订了块表明它身份的木牌——药铺,水涧欲转身走,却又突然面露惊讶之色的止住了脚步。

街角之后,高大石楼遮掩下的小巷,颓废昏暗。

水涧张着怪异的眼神,站在逆光线上,沉默的打量着这没有人烟的角落,外边,人影憧憧。

整一个昏暗的角落,尽头却亮着一盏昏黄的灯火。

窄小的店面,破旧的装饰。

水涧看着,一脚踏进了昏暗里。

脚步靠近,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明明墙角都是湿泥土,却没有一颗植物根植于此,没有一丝生气的角落。

水涧推开摇摇欲坠的木门,走进去,空荡荡的小屋里,被打扫的一尘不染,药柜上放着一列列的药材,看不出属性跟品种。

打着灯火的小屋,却不见人。

水涧叩响门板:“有人吗?”

“咚!”

想是水涧的突然到来令人淬不及防,柜台后面突然响起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水涧视线移了过去:“请问有人在吗?”

“嗯?”柜台后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然后嘭的一声,跳起来一个人!

“哪个小子敢吵本大爷睡觉!”一个扎着短马尾的金发男子,张着睡意朦胧的眼,朝水涧瞪了过来!

“咦?” 金鳞突然发出一声疑问,水涧看着站在柜台上的,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怀疑的眨了眨双眼。

“怎么是个人类?”金鳞嘀咕着,然后朝水涧露出不善意的脸色,严肃的问:“你是谁,来本大爷店里干嘛!”

在金鳞脆生生的声音中,水涧终于确定对面这个店主是个小孩,歉意的道:“刚刚路过,看到这小铺子点着灯火,便好奇走了进来,打扰了实在抱歉。”

“哼,竟然看得见本大爷点的灯火,算了,既然进得来这里,你跟本大爷算是有缘,本大爷才不会在意被你吵醒的事,说吧,来找本大爷什么事。”金鳞站在柜台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水涧,突然间皱起了眉头。

水涧任由他打量,视线侧移,凝视在了他身后的窗台上。

一株含苞待放的植物,黑色的叶子 ,紫色的花蕾,香气极淡,却被水涧闻到了。

注意力的转换,水涧错过了金鳞表情变化的那一瞬。

金鳞却没错过水涧的注意力,他转身看着那株奇怪的植物,原本只是一个拇指大的花蕾,在金鳞沉下眼的瞬间,竟慢慢的开始绽放。

一丝黑气缠绕在花蕾上,随着花瓣颤动,水涧原本被香气无意吸引过去,这会看着那株颤动着,像是活了植物,视线竟一动不动被禁锢了!

身体的某处有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却又被压抑着不得解脱。

或许是换了灵魂的缘故,视线虽然被控制了,但水涧的意识却非常的清醒,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她都看在眼里。

那株植物,牵引着她的身体!

这个谜一样的身体果然有问题。

“紫磷花绽放之际少说还要一百年,你竟然让它提前绽放了。”金鳞突然开口,声音还是那么脆生生,水涧却仿佛透过那童音听到了一个深沉的声音!

一瞬间的错觉,水涧却感到惊异与不安!

转眼间花蕾变成了五叶花瓣,尖细的花瓣,无风摇曳了一下,像是在跟水涧道谢,下一刻,水涧身上的禁锢消失了。

水涧沉着声音,掩饰了刚刚内心的慌乱:“如果我的到来给店主带来麻烦,那还真是抱歉了。”

两次诚心的道歉,水涧自己内心都无由的感到一丝惊讶,似乎对方天生就带着一股尊贵气息,让她无意的想要去尊敬他。

“哈哈,本大爷已经原谅你刚刚把本大爷吵醒的事了,这株小花我就等着它早点开花!这真是帮了本大爷的大忙” 金鳞麻利的把花盆搬到柜台上,笑得有点得意忘形,水涧看着那白胖的笑脸,双手缓缓背在身后,眼睛眯了起来。

“那既然是我令店主少了一百年的等待时间,那是不是,店主该欠我一个人情?”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