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大人请走开 第2章 怎么会是他!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boss大人请走开小说简介

《boss大人请走开》是作者维维宝贝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黄叶,江凯伦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面前的男人腰间围在两块围巾,脚下趿了拖鞋,手里拿着两块毛巾正擦头发。这样随意装扮的男人,都难以掩盖住他那份难以遮挡住的光芒。他的赃款赃物湿着,随意分散开来,再折射出一点点水光他的发还湿着,随意散开,折射出点点水光,一甩间落下几丝压在额间。。...

boss大人请走开小说-第2章 怎么会是他!全文阅读

眼前的男人腰间围着一块围巾,脚下趿了拖鞋,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正在擦头发。这样随意打扮的男人,都无法掩盖他那份无法遮挡的光芒。

他的发还湿着,随意散开,折射出点点水光,一甩间落下几丝压在额间。

浓重的剑眉干脆利落地划过眉骨,一双眼睛如幽潭一般深不见底,带了几份神秘、几份锐利、几份掌控天下的霸气。

鼻梁比刻意隆出来的效果还要好,将他的脸孔衬得立体而又带了几份男人的硬朗。薄唇抿起,因为这一抿,他的整个脸上都显出了严肃,泛起了让人无法逾越的冷气。

这男人简直完美到无可挑剔。

但,他不是张剑!

而是——江、凯、伦!

她竟然和公司总裁上了床!

这个事实有如一枚巨型炸弹,把她平日里极好的思维炸得七零八落,剩下的,只有根本无法压制的慌张感。

黄叶像一个偷盗时被人发现的小偷,根本来不及多想,叭一声从床上滚了下去。手肘碰到床头,耳边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她已全然无顾。

胡乱地捡起地上的衣服,她更忘了要避讳,直接在他面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穿在了身上。

手忙脚乱地站起来,转着身子在屋子里乱撞,本是要寻找出去的门却差点撞在了墙上。而脚下还卷着被单,步伐凌乱下越裹越紧,最终脚下一扯,身子不稳,直直地倒了下去。

本能地闭眼,她预感着即将到来的疼痛……

腰间突然一紧,身子被人勾了回来。一只手压在她的肩头,睁眼时,黄叶对上了江凯伦的脸!

江凯伦如深潭般的眸子落在她身上,正射出幽暗不辨的光束。他的唇抿着,一张有如上了腊般光滑流畅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他落在她腰间的手灼热地摩着她的肌肤,提醒着她昨晚发生的荒唐事……

有几秒钟的怔愣,黄叶突然被火烧到般叭地推开了江凯伦,转身跌撞着拉开门跑了出去!

整个过程就像一部哑剧,没有一句台词,只在一分钟之内完成。随着关门声响起,室内只留下凌乱的被单、碎物,以及那个蹙眉、心情不辨的男人。

黄叶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跑出那片像迷宫一样的别墅区的,也不知道是怎样坐上了计程车回到家门口的。她几步冲上了三楼,对着其中一扇房门呯呯地拍了起来,根本忘了现在才五点,这样做会扰民。

“黄叶?”房门终于打开,屋里走出了呵欠连天的章盈盈。

“不是有钥匙吗?干嘛要拍门,多扰民呀。”看到对门探出来的一张不满的脸,章盈盈头顶黑线,在向对方点头陪笑道歉时不忘批评黄叶。

黄叶也不理,直接推开她,叭一下子坐进了沙发里,吁吁地喘着气,一张漂亮的脸上沾满了汗液。

章盈盈看到了她锁骨下的痕迹,了然地点头:“得手了?恭喜呀。对了,和张剑……嗯……那个是什么感觉……呀!”黄叶的一记紧握,章盈盈立刻收起了猥琐的表情,大叫一声后小心翼翼地看向她。

“你确定我上的是张剑的车?”黄叶问,盯紧了章盈盈连汗都顾不得擦。

章盈盈坚定地点头:“我十分确定,那就是张剑的车,车牌号是5853。”

“可是……”她撤回了手揪紧了自己的长发,“怎么会变成江凯伦?

“你说……什么?”这次轮到章盈盈惊悚。

黄叶叭叭地掏出钱包,拉开后抽出那张照片,在灯光下比了又比。照片最显眼的位置,一个身穿西装身材修长极有颇力的男人摆手走来,姿势潇洒。他的五官完美,脸部俊毅,简直无可挑剔。这正是江凯伦,就是和她上、床的人!

目光一时间暗淡,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下来,指,无力地落在了江凯伦的身后、张剑的身上,“怎么不是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这张照片是江凯伦收购倍爱公司时本地报社记者拍到的,黄叶剪这张照片时只想留下张剑,但江凯伦挡住了他大半的身体和脸部,为了保持张剑的完整性,才没有把江凯伦去掉。

她咬上了唇,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冲动。

后知后觉的章盈盈终于理清了思路,一把揪起了黄叶:“你是说……你今晚睡的是老板?!”

“啊——”绵长的来自章盈盈的狼嚎响彻清晨的居民区,片刻,小区里的狗纷纷狂吠,夹杂着婴儿胆战的哭声……

庆功宴后,是周末,可以连休两天。两天里,黄叶一次次看向手机,以为会等到江凯伦的电话。睡了总裁这种非同小可,她认定江凯伦一定会找她,只是,手机却一直静默,连业务电话都没有一通。

“你说总裁为什么要和你上、床?”在对张剑如何变成了江凯伦进行了第一百零八次猜测后,章盈盈终于放弃了对这个问题的追究,转移了关注点。

黄叶没精打采地摇了摇头,狠狠地抓了一把卷发,压牙恨不能把自己咬死。

明知道喝酒太多会犯迷糊,为什么要喝那么多?只要少喝一点点不就可以辨别出江凯伦和张剑的不同了吗?他们不论从哪方面来看都是有着天壤之别的啊。

“他不会是看上了你吧。”章盈盈总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本事,这一句话将黄叶唬得跳了起来:“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章盈盈第一时间提出了反对意见,“你想啊,他一个高高在上的总裁为什么要去参加业务部的庆功宴啊,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还有啊,那晚他可只喝了你一人敬的酒,还连看了你好多眼呢。”

这也能算吗?黄叶无辜到想要抓脸,不无沉重地出声:“章小姐,你忘了吗?那天的庆功宴我是最大的功臣,他看我几眼、和我喝酒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莱克的单几乎磕死了公司的所有骨干业务员,除她之外。她能顺利啃下这块硬骨头,不仅打通了奶粉销售的第一站,还给公司的奶粉生意做了免-费广告,这对整个倍爱公司来说有着划时代的重要意义。作为新老板,他借此来表示对员工的鼓励,再正常不过。

只可惜,她那杯酒原本是想敬给张剑的,中途给他拦了过去。

“如果他真的看上了你,那你岂不是马上就要飞上树头做凤凰了?”章盈盈两眼迷蒙,就好像真看到了飞上枝头的凤凰,丝毫不在意黄叶的想法。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