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良缘 第二章嫡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喜良缘小说简介

《喜良缘》是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每日早晨八点准时更新了~小情向来是很手脚勤快的~(@^_^@)~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求留言回复各种求~脚一落地实施,叶青蓝才明白这具身子虚弱有心无力到了怎样的地步。头昏沉沉的,身子酸软有心无力有心无力,刚走上几步,双腿就发麻了。也不明白太太住的离这儿有多远,她能不能够撑着走过去的……头晕沉沉的,身子酸软无力,刚走上几步,双腿就发软了。也不知道太太住的离这儿有多远,她能不能撑着走过去……。...

喜良缘小说-第二章嫡母全文阅读

每天早上八点准时更新~小情一向是很勤快的~(@^_^@)~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留言各种求~

脚一落地,叶青蓝才知道这具身子虚弱到了怎样的地步。

头晕沉沉的,身子酸软无力,刚走上几步,双腿就发软了。也不知道太太住的离这儿有多远,她能不能撑着走过去……

瑞雪见她面色不对劲,忙上前一步搀扶住她的胳膊,担忧不已的低语:“小姐,你若是撑不住,就别去见太太了吧!”

这个瑞雪倒还算有几分良心。

叶青蓝心里涌起一阵淡淡的暖意,轻笑道:“没事,你扶着我过去。”

瑞雪低低的应了,搀扶着叶青蓝慢慢的向前走。有了她的助力,叶青蓝顿时轻松了不少,不动声色的打量起周围的一切。

精巧的院落,长长的走廊,错落有致的花草树木,精致的亭台楼阁,还有来来往往的丫鬟小厮……眼前的一切既真实又有种莫名的虚幻,比TVB古装大戏里的粗糙场景不知强了多少倍。

既来之则安之。能在这么精致考究又奢华的府邸里住着,也不失为一种新奇体验。

叶青蓝唇角微微扬起。

瑞雪离的这么近,自然没错过叶青蓝的那抹笑意,心里不由得浮起一丝疑惑。小姐醒来之后,似乎有些怪怪的……

叶青蓝明知瑞雪一直在看着自己,却只当做不知道,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一个人想扮成另一个人不被察觉,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她对这副身子以前的事情一无所知。很容易就露出马脚。

最好的法子,莫过于一点一滴的改变。时间久了,身边的人自然会习惯新的她。

转过一个长廊,几间宽敞的正房引入眼帘。

红玉领着叶青蓝进了正房,从屏风后又转到了偏房。

刚走到门口,一个略有些沙哑的女子声音哀哀的响了起来:“太太,求求您了,找个大夫看看小姐吧!小姐真的快不行了……”

红玉抢过话头:“周妈妈,三小姐这不是好好的么?你在这儿哭闹个什么劲儿。”转过脸,殷勤的笑着给坐在椅子上的盛装贵妇躬身行礼:“太太,三小姐亲自领着瑞雪过来了。”

太太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锐利的目光定定的看向叶青蓝。

跪在地上的周妈妈惊喜交加的抬起头,待看到面色苍白身形纤纤的叶青蓝之后,眼泪陡然涌了出来。太好了,小姐居然真的没事了……

叶青蓝此刻的注意力却全都放到了太太的身上。

眼前的女子年约三十一二岁,一双长长的丹凤眼斜斜上挑,右眼角下长了一颗黑痣,薄薄的嘴唇,妆容精致,姿色不俗。身上的衣裳似绸非绸,似缎非缎,不知是什么名贵的衣料制成的,在屋内也闪着光泽。

按理来说,见了嫡母是该行礼的。可到底该行什么礼才合适?

叶青蓝略一思忖,便有了决定。上前几步,噗通一声跪下了,声音哽咽:“女儿不孝,让母亲担心了。”

这句看似沉痛真诚却又含糊不清的请罪之词,用在此时此刻显然非常合适。

太太挑了挑眉,冷冷的说道:“你也知道自己不孝么?你爹这些天为了准备你祖父六十大寿的贺礼,忙的连喝口水的时间也没有。你不为父解忧也就罢了,竟在这时候添乱。要是传了开去,你爹堂堂郑州通判的脸要往哪儿搁?京城那边你祖父祖母又会怎么想?我和你爹也没脸再见人了。”

叶青蓝逼出几点盈盈水光:“女儿知错了……”她对古代官职并不熟悉,不过,通判这个称呼似乎很气派,一定是个挺大的官了吧!

这番话也给了她很多有用的信息。

眼前的太太,虽然不喜欢这副身子的原主人,可也不希望她早夭而亡。在生活起居上并没过分苛待。那么,这个尚未成年的小姑娘寻死应该是另有原因了。

太太余怒未消,又狠狠的责骂了周妈妈和瑞雪一通:“……你们两个是怎么伺候兰姐儿的?明知道她对杏花香气过敏,那瓶杏花香露是哪儿来的?”

周妈妈不敢辩驳,不停的磕头求饶:“太太饶命,那瓶子杏花香露是月初发份例的时候领的,老奴特地收在箱子里,没敢拿出来用。也不知道小姐怎么找到了,竟趁着我们不注意,倒了大半在药碗里。等老奴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小姐为什么这么做,老奴是真的不知道啊……”边说边抹哭了起来。

太太冷哼了一声,目光冰冷的看着瑞雪:“你天天跟在兰姐儿身边,总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瑞雪身子瑟缩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惊惧。跪下连连磕头求饶,和周妈妈一样声称不知情。

不对,瑞雪在撒谎。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叶青蓝心里疑云越来越大,隐隐觉得此事很有蹊跷。瑞雪分明知道内情,可又不敢说出来。这是为什么?

更奇怪的是,太太不来问她这个当事人,反而一个劲儿的追问丫鬟婆子知道些什么……

太太眸光一闪,眼底浮起一丝狠戾之色:“来人,把周妈妈瑞雪两人拖下去,各打四十板子。”一声令下,便有几个高大健壮的妇人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拉扯了两人起身往外推。

周妈妈瑞雪脸色惨白,却连求饶也不敢,身子颤抖个不停。

“等等!”一个娇弱的声音怯生生的响起。

婆子们都是一愣,不自觉的停住了手中的动作,一起看向叶青蓝。

只见平日里内向懦弱怕事的小姐,竟鼓起勇气向太太求情:“母亲,这事跟周妈妈瑞雪没关系,都是女儿不好。还请母亲手下留情,从轻发落……”

太太显然也颇有些意外,锐利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叶青蓝的脸上,面色深沉。

叶青蓝没有和太太对视,垂下眼睑,双手安分的垂在身侧,脸上有几分不安和惶恐。浑然一个天性胆怯懦弱的女孩,任谁也看不出丝毫破绽。

周妈妈又是感动又是心酸,眼泪早已夺眶而出。瑞雪也没料到主子竟然真的肯为她们求情,鼻子酸酸的,眼角早已湿润了。

刹那间,各人心中百转千回,各怀心思。

太太不知想到了什么,扯了扯唇角:“兰姐儿,你这么怜惜身边人,为何还要轻生?”终于还是将这句话问出了口。

比起刚才问周妈妈和瑞雪的语气来,这句问话甚至可以说的上温和。

叶青蓝正要将准备好的答案奉上,可就在抬头的电光火石间,她忽的发现太太的眼神有些奇怪。

她心里悄然一动,脑中模糊的闪过一个念头,口中自然而然的应道:“母亲误会了,女儿一时淘气,想偷偷尝尝杏花香露的味道,没想到身子一时吃不消。倒让大家都受惊了。”

太太丹凤眼微微上挑:“哦?真的是这样吗?”眼中竟飞速的闪过一丝释然。

这么微妙又迅疾的表情,大概只有叶青蓝捕捉到了。

看来,要过太太这一关,只能顺着太太的心意演下去了。

“让母亲担心,都是女儿的错。还请母亲责罚。”叶青蓝今天跪下的次数,比以前的二十七年加起来还要多。

太太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娇弱秀美的少女,心情十分复杂,面上却丝毫不露,不疾不徐的说道:“知错就好,责罚暂且记下,等你身子好些了再罚你也不迟。周妈妈瑞雪伺候不周,必得重重处置,以儆效尤。你既然张口求了情,就将四十板子改成二十吧!”

叶青蓝低低的应了,飞快的看了周妈妈和瑞雪一眼,眼中满是歉意。她虽然有心维护她们,只可惜没那么大的能耐,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周妈妈和瑞雪都红了眼圈,接下来的二十板子挨的心甘情愿。

杖责的地方就在窗外,叶青蓝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被缚了双手牢牢的捆在长长的凳子上,两边各站着一个壮实有力的婆子,手执长长的木棍,毫不留情的重重的落了下来。只五六下,背部臀部便血迹斑斑,惨不忍睹。

周妈妈被打的惨叫连连,瑞雪倒有几分倔强,死死的咬着嘴唇不肯出声。

叶青蓝看了几眼,心里直冒凉气,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这里是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从今天起,她要好好适应新的身份和生活。万万不能被人发现自己是冒牌货,不然,下场一定很惨。

就在此时,两个少年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叶青蓝迅速抬头看了一眼,正迎上一双清亮温和的双眸。正是率先进来的锦袍少年。

这个少年约莫十四五岁,剑眉星目,相貌清俊,举止斯文,唇边一抹淡淡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叶青蓝从来都是相貌协会的一员,对这个少年顿时生出了几分好感。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那少年微微一怔,旋即眼底闪过一丝亮光。快的令人捕捉不及。

太太见了这个少年,立刻有了笑意,表情陡然柔和了几分:“元洲,你和玉树不在书馆里读书,怎么早早就回来了?”

还没等元洲说话,另一个华服少年便笑嘻嘻的抢道:“我们早点回来陪姑姑不好吗?”

这个叫玉树的少年和元洲年龄相若,长的也算清秀,那双眼和太太有五六分相似。看来是太太的亲侄儿。

太太显然十分宠溺这个侄儿,闻言笑了:“好好好,当然好。”

玉树旁若无人的走到太太身边,随意的坐了下来,信手拿了个果子塞到口中,目光却有意无意的落在了叶青蓝的脸上。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