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金钗 第三章 死亡的开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夺命金钗小说简介

《夺命金钗》是作者许惊尘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天他才在操场和我们一同慢跑,后来他还拿错了不喝水的杯子。  我叫起其他人,他们都我以为在开玩笑,下面哀伤弥散了整个寝室,虽然他平常说话的有些尖酸刻薄,虽然我们明白他也不是不刻意的,更何况中国人向来讲求死者为大,一但一个人离世,大家只会像其他生平的好,而这可能是我的第一次正视一个身边的人经历非正常的死亡,作为第一个发现他死去的人,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悲伤,也不是恐惧,而是难以置信或者说不习惯,身体像被抽空了一些一样,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和我们吃住在一起好几年的人而言,他本身已经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还记得昨天他才在操场和我们一起跑步,当时他还拿错了喝水的杯子。。...

夺命金钗小说-第三章 死亡的开始全文阅读

  第一个出事的是王久泽,在我们回到学校两天后他就死在自己的床上,临死前双目圆睁,瞳孔放大,似乎有什么东西扼住了他的脖子,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与绝望。

  这可能是我的第一次正视一个身边的人经历非正常的死亡,作为第一个发现他死去的人,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悲伤,也不是恐惧,而是难以置信或者说不习惯,身体像被抽空了一些一样,因为对于这样一个和我们吃住在一起好几年的人而言,他本身已经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我还记得昨天他才在操场和我们一起跑步,当时他还拿错了喝水的杯子。

  我叫起其他人,他们都以为在开玩笑,接下来悲伤弥漫了整个寝室,尽管他平常说话有些刻薄,但是我们知道他不是刻意的,何况中国人一向讲究死者为大,一旦一个人去世,大家只会像其他生平的好,而忘记他的缺点。

  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学校,尽管校方尽力封锁消息,但是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三个人知道的事情就难以成为秘密,毕竟有人死去,警方很快介入。我们三个人很快就面临着无穷无尽的盘问与回答,毕竟他死在宿舍,我们作为他最亲近的室友,无论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都是了解信息最多的人。

  我们重复着一遍又一遍同样的回答,只希望事情很快过去,让时间抚平我们的伤口。警察最终没查出什么,只能以意外事故结案。凯文在王久泽的父母收拾完他的遗物之后,请假回家了一趟。就在我们以为一切都结束时,“意外”再次发生,陈丽突然死在床上,临死前双眼暴睁,显示极度的恐惧,跟让人感到可怕的是,她是用被子把自己活活闷死的,对于她这种心理素质极强的人而言到底什么样的东西能使她,这样紧张。

  在我们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的时候,文斌的母亲打电话说文斌在子昨天早晨在自己家门前的河流观看时,突然想遇到什么东西似的,慌乱的跳进河里,再也没浮上来。

  我一边安慰说:“阿姨,没事的,只要没看到尸体,他就有活着的希望。”尽管我知道他不会游泳。

  “没用的,我从小就不让他下水,如果他还活着至少给我们打个电话.唉,是我害了他啊。”

  我连忙安慰她几句,让她不要胡思乱想。放下电话,我努力将事情思考了几遍,总觉得这三个人的死应该和上一次的旅游有关。但是又一点头绪都没有,县级无聊之下,我随意翻了翻王久泽父母留下的他的书,发现其中一本商务英语突起一大块,翻开一看里面赫然藏着一支金色的钗子。

  我把胖子和宋玲若到操场上,三个人的面色都很沉重。宋玲若双目红肿,估计还在因为陈丽的事情而伤心。

  “你们是不是有事情忙着我,那天晚上你们出去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我们就出去游玩了一下就回来了啊。”胖子耸耸肩,表示很无辜。宋玲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还是没有开口。

  “那请告诉我这是什么。”我把王久泽的金钗拿出来扔在地上。

  他们两个人显然大吃一惊,我激动的对他们说:“已经有三个人因为这件事而死去,但是我觉得事情还没结束,我们所有人都可能有危险,你们到底想死多少人才告诉我真相。”

  终于在我的催逼之下,他们的记忆缓缓的打开了,那是一段恐怖的回忆。下面是以宋玲若的角度回忆的那天晚上的经历,并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描述。

  那天我们到外面下逛了一圈,由于村子就巴掌大,不到一个小时就走遍了。时间还早,我们不想这么快回去,于是不知大家不由想起村长让我们不要去的那间屋子。人总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一方面对未知充满恐惧,这种恐惧有时甚至超过对死亡的害怕。据称大军阀孙传芳有一个习惯,对于得罪自己的人通常对给对方两个选择,一是直接拉出去枪毙,第二是把对方关进一个暗无天日的黑洞穴里面人有对方自生自灭,结果很多人宁愿选择被枪毙也不愿进入暗黑的洞穴。人们对那个洞穴充满好奇,后来有人问孙大帅,里面到底有什么,结果他淡淡的说,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那些人如果进里面去就能找到一个出口,他们出去以后就可以重获自由了。但是很多人宁愿面对死亡也没有勇气面对这种未知的恐惧。但是另一方面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充满探索的欲望,越危险的事情越能激发这种好奇心,这就是常人所说的杀死猫的好奇心。

  我们未必没想到村长的郑重嘱咐的背后可能意味那个地方有危险,但是这样越激发我们的好奇心,后来我想如果他不特意提醒我们的话,我们反而不一定回去。

  “你说村长让我们不要去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奇怪,要不我们去看一看。”黄家强提议道,他对于新鲜的事物总是像狗一样灵敏。

  陈丽面露难色:“这样不好吧,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到处跑我怕会有危险,而且我们不是答应李叔不去那个地方吗?”看来她还没从白天的惊慌中走出来。

  黄家强不屑地撇撇嘴:“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你想荒村古屋也探险,多刺激啊。”我们其他人都没有说话,彷佛在思考,但像是默认了他的提议,就我本人而言我是同意去的。

  看见陈丽还在犹豫,黄家强摆摆手说:“要不你回去吧,反正周城一个人挺无聊的,你回去陪他。”陈丽究竟还是不太想离开我们吧,我拉着她的手说:“没事的,跟着我就行。”

  我们一路上尽量避开村里的人,所以多花了一些时间才来到山脚下的古屋,那座破败的大门其已经大块大块剥落,彷佛一个饱经沧桑的老人充满褶皱的脸。但是要命的是门被一把大锁锁住了,我们不敢砸门而入以免惊动村中其他人,又不想电影中的任务那样随便找根女生的发簪就能当钥匙,大家不禁面面相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