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金钗 第四章 惊险的一夜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夺命金钗小说简介

《夺命金钗》是作者许惊尘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接着他很微弱的灯光,我们看很清楚那张脸—大家都认识了,他是让我们切记来这里的村长李虎。“他不给我们来这里,自己却一个秘密的跑去这边,究竟想干嘛?”我想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疑问。  抬头一看他走到门前,到处高度警惕的四处张望了一会,接着才颤抖着着拿出钥匙再打开大门,我“你带我们来的,现在门都进不了,白来一趟多扫兴。”王久泽照例还是抱怨,。...

夺命金钗小说-第四章 惊险的一夜全文阅读

  “你们看我干嘛,门被锁住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啊。”黄家强有些不耐烦的说

  “你带我们来的,现在门都进不了,白来一趟多扫兴。”王久泽照例还是抱怨,

  我提议道:“要不我们在走位看看有没有比较低的地方,可以让我们爬进去的。”

  “你们听有声音,大家别说话。”凯文虽然眼睛高度近视,但是听力却惊人。我们静下来果然听到若隐若现的脚步声,大家慌忙躲到一边,还好旁边正好有一块浓密的杂草丛。

  这是来人渐渐近了,接着他微弱的灯光,我们看清楚那张脸—大家都认识,他就是让我们不要来这里的村长李虎。“他不让我们来这里,自己却秘密的跑到这边,到底想干嘛?”我想这是我们所有人的疑问。

  只见他走到门前,四处警惕的张望了一会,然后才颤抖着拿出钥匙打开大门,我们看他进去了,赶紧走出来想透过门往里面看,但是里面发出一声机械办的声响,门竟然从里面关上了。

  大家诅咒了一声,只能在外面听着动静,不过里面没有什么响动。还好没等没多久,他就跑出来。之所以用“跑”来形容是因为他出来的时候显得很慌张,恨不得马上离开,居然连门都忘了上锁。

  “他怎么感觉好害怕的样子,里面有什么东西。”我疑惑的说

  胖子淡淡的说:“进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我们刚才不都想进去吗?现在得来全不费工夫。”说吧径自推开大门。我们终于看到这间屋子的轮廓了。山体的阴影完全掩盖住整间屋子,所以显得格外阴森,里面的温度好像比外面地了好几度。跟奇怪的事房子中间竟然放着几口棺材,我们知道一些农村都有在老人过世之前准备棺材的习俗,但是乍见之下还是大吃一惊。

  棺材无论是在影视作品还是在现实世界里都是死亡的象征,就像乌鸦一样带给你不祥和痛苦以及灾难,所以很多老人都避讳直接叫它名字,而称之为“寿材”。因为小时候的经历,我对他恐惧尤甚。和很多小孩子一样,我那时候喜欢玩捉迷藏的游戏,那天我们在一间放置杂物房内玩,负责招人的是一个叫明明的机灵的小男孩,在他半哄半吓的招数下,很快大部分人都被找到,只有一个叫猫儿的小男孩一直没有声响,我们想这房子是他家的,可能有什么隐秘的地方是我们所不知道的。明明找遍了整个房间都没有收获—除了楼上墙角放置棺材的地方意外,结果他不得不大声表示认输,我们期待猫儿出来欢呼胜利,但是很久依然没看到他的身影,我们开始害怕,各自回去告诉自己的爸妈。结果大人们翻边了整栋房子依然没有发现,有人提议是不是把寿材翻开来看一下,其他人都是嗤之以鼻,因为棺材盖是盖上的,一个小男孩怎么可能有力气把它掀开,躲进去然后再盖上。但是猫儿的父母还是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里打开棺盖,结果猫儿的母亲往里面看了一眼就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众人走近一看,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小男孩,正是我们寻找多时的猫儿,但是早已气绝,显示被闷死的。后来我们才知道,这幅棺材本来是为猫儿的奶奶准备的,但是当他奶奶走的时候,政府推行火葬,所以没用上。他父母舍不得扔所以放在杂物房,结果奶奶没用上,孙子倒是用上了。至于他是怎么进去的,我现在也搞不清楚,只听老一辈的人说一样东西放久了就会有灵性,尤其是寿材这种阴气这么重的东西,他可能是被吸进去,当然现在我知道那是无稽之谈,但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玩过捉迷藏的游戏。

  由于我们是偷着跑出来的,所以没敢问村长家的人借手电筒,大家只能凭借文斌手机的亮度来照明,微弱的光只能照亮我们面前的方向,尤其是蓝绿色的灯光照在棺材上显得格外的妖异,就像恐怖电影那样,我感到心神恍惚,童年的记忆清晰的在线,尽量避免靠近那个地方,彷佛有什么生物会跳出来将我吞噬一样。

  这时不知道怎么的文斌手机掉在了地上,顿时我们眼前陷入了一片无边的黑暗,大伙一阵慌乱,大家胡乱摸索这确定身边的人。顾城所说的黑暗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是一种奢侈的篇章。

  “都别慌,看问你找到手机没。”还是黄家强淡定

  “找是找到了,但是不知道是摔坏了还是手机没电了,没反应啊。”文斌无奈的说。

  王久泽抱怨道:“有没搞错,在这种……”我们突然听到一种怪异的声音,似乎是那种棺材盖被逐渐掀起的声响,他惊讶的话都说不完。以前看过的僵尸电影中的画面有来由的闪现,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破茧而出一样。

  “嘭”更大一声,所有人都清楚的听到,在无疑问了,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顿时蔓延全身,白天的惊险,村长的的慌张,这里的怪异成了压垮我们理智的最后一颗稻草,我们拉着身边的同伴的手疯狂的往前跑,丝毫没有注意到我们是在往里屋跑。

  过了一会后面没了声响,我们才稍微安定,大家都开口,我们才发现王久泽不见了。

  “等等,我们是不是把王久泽丢下了。”文斌说

  “没有吧,我在最后面,好像没有人跑在我后面。”黄家强想了想说,他胖胖的身躯使他跑步总是处于弱势地位。

  陈丽小心的说道:“我好像看到一个人跑在在我前面,不知道是不是他。”

  我们都抱怨他不讲义气,但是当务之急是把他找到然后想办法出去。由于在黑暗中一段时间我们开始适应了这种黑暗,再加上凯文的手机重启以后又能照明,我们开始郑定了下来。我们注意周围的环境,里屋显然比外面的陈旧,木板已经开始显得很破败,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常年晒不到阳光特有的潮湿霉味,让人感到胸中有股郁闷之气。

  房子就那么大,我们一眼就看遍了了没人,这是文斌指了指左边说:“那边好像是一扇门,他是不是从这边跑出去了。”

  我们通过这扇门,来到的是一个荒废的空地,杂草和人的膝盖一样高,远处还有几颗高大的树,我们小声的叫着王久泽的名字,惊得树上的乌鸦一阵乱叫,我们才发现树上还有鸟,大家忍不住抬头去看,忽然发现每一棵树树上悬挂着一个,白色的东西,在这黑夜中显得格外显眼仿佛是晃动的尸体,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大家赶忙想离开这里。

  “别看了,大家赶快找到人就走。”胖子大声的说。

  我们所有人都快速的往前走,突然陈丽脚绊了一下摔倒了,我们赶忙去扶她,发现绊倒她的是一个人,正是我们寻找的王久泽,只是他已经昏迷了。而陈丽摔倒的地方是一个小土丘,而这正是农村地区埋葬死人的坟,陈丽一边大叫,一边拼命的拍自己身上沾染的土,这是我抬头开天空,我发现了最诡异的一幕,那些白色的东西仿佛在向我们这边移动,我机械的叫了他们一声,我用僵硬的手指指向天空。所有的人终于蹦快乐,我们几个人抬起王久泽拼命的往前跑,还好那个围墙有一个地方他了一块,我们就从那个逃了地方出去。

  大家走到有光亮的地方才把他叫醒,这时我们才发现他手里一直紧抓着一直金钗,他醒来以后二话不说把金钗放在口袋里。后来我们还倒霉的遇到李叔,他好像知道什么一直铁青着脸不和我们说话。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