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相师 第3章 聚宝居的风水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奇门相师小说简介

《奇门相师》是作者一语破天机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陈风,贾淑窈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车上,陈风昏昏欲睡,此时才会觉得头很沉重无比。“小兄弟,到达车站了!”,一个中年人女子摇了摇陈风,陈风睁开眼睛了睡眼的睡眼,这一觉睡得太过漫长的旅程,陈风做了一个亢长的梦,梦里看见“小兄弟,到站了!”,一个中年女子摇了摇陈风,陈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这一觉睡得太过漫长,陈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见到陈家尊祖祠中的那尊泥像!。...

奇门相师小说-第3章 聚宝居的风水全文阅读

车上,陈风昏昏欲睡,此时才觉得头沉重无比。

“小兄弟,到站了!”,一个中年女子摇了摇陈风,陈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这一觉睡得太过漫长,陈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见到陈家尊祖祠中的那尊泥像!

陈风揉了揉眼,站起身来,朝着中年女子说了声谢谢之后下到车来。

“小伙子住宿吗?”,一个大妈级的人物来到陈风身旁,眼光之中似有深意!

陈风摇了摇头,没有理会。

“小伙子,可是有小姑娘服务哟。”,大妈还不死心,继续问到。

陈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次来到车站,都会有年纪颇大的妇人拿着一张小牌子,总要问下车之人要不要住宿之类的,若是不愿意的话,更会抛出小姑娘服务的诱惑,期望能够拉些生意。

陈风刚开始还不知道那所谓的小姑娘服务是什么,后来听一个朋友说起才知道,倒是弄得陈风有些脸红。

“唉,现在的人啊,年纪轻轻身体就不行了。”,大妈见得陈风不愿住宿,带着些许嘲讽的意思说到。

陈风也不理会,走出车站。

聚宝居,陈风只知在县城的大十字一带,具体位置却不太清楚。

大十字距离车站倒也没有多远的距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大十字。

陈风抬头看去,只见得门店之上挂着一块赤红色的牌匾,牌匾之上更是龙飞凤舞的写着聚宝居三个烫金大字!门店装修虽不豪华,但这一块门匾却是极有气势!

“有人吗?”,陈风朝着店里叫到。

“有事请进,无事请离。”,一道女子的声音从内传出,陈风向着里面看去,只见得一张茶桌后面坐着一个身穿白色旗袍的女子,长得那是眉清目秀,身材更是凹凸有致,皮肤白净,也算是这聚宝居的一道风景!

陈风嘿嘿一笑,踏进了聚宝居!

一股清香传入陈风的鼻子之中,面对着大门处的墙壁之上,供奉着一物,为财神之像,下方,有一块不大的方形供坛,坛上摆放着两盘水果,在两盘水果的中间,有一个黑色的小香炉,香炉之中,三柱香徐徐燃烧,清香之味,正是来自这三柱香。

“财神像两边竟然摆着两个貔貅?”,陈风低语说到,眉头却是微微皱起。

貔貅,吸财之兽,陈风在大学学习风水专业的时候就听说过此兽的来历,此兽,一般只进不出,正常来说,即使生意人,家中也最多也只有一尊貔貅,而这里竟然有两尊!

财神,再加上两尊貔貅,更是让得陈风大为疑惑!两者有其一便可,但这里竟然全都有!陈风所知的招财布局之中从来没有这么个摆法!

“请问老板在家吗?”,陈风朝着茶桌后的旗袍女子问到。

此时女子正端详着前面茶桌上的一尊古朴佛像,在茶桌前面,还坐着一个穿着简单的中年男子,额头上皱纹满布,看样子应该是常年下地干活所致。

“老板去省城了,要晚些才回来。”,女子抬头看了一眼陈风,说完之后继续盯着茶桌上的佛像。

在女子抬头之时,陈风也下意识的看了看女子的面庞,女子皮肤虽然白皙,但看起来却无血色,肤色并不正常。

风水并不是迷信,祖宗数千年的总结必然是有其一番道理,比如家居一类,若是家里杂乱无章,家具等放置不合理,很可能会影响到房屋的通风等等,进而影响居住人的心情、心境。

自古以来,凡是建房建庙等等都要讲究朝向问题,这在南方极为平常,房子采光好,向阳,光照充足,那么房屋内的湿气也要少一些,减少了居住之人的得病概率,这也是最早的风水之说,发展到后来,有人从风水布局之中总结出了风水的要领,以气为重!

陈风踏入这间店门,便感觉店中似乎气不畅通,进而影响到了整个店面的风水之势。

既这聚宝居的老板是自家老爹的老友,陈风自然是升起了提醒之意,不过目光却是看向了那尊福相。

在平常人眼中,这尊玉像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落在陈风眼中,却发现此物被一团黑色之气笼罩!黑气浓郁无比!在那脸上皱纹满布的男人额头之上,陈风也看到了一团黑气聚而不散!

“死气?!”,陈风大皱眉头,心中突然出现了死气二字!换做以前,陈风自然看不出来,但自从撞到祖祠泥像,磕破头醒来之后,一切都似乎发生了改变!

就连陈风看这个世界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这尊玉佛像为何会有黑气,陈风不得而知,但却知道此物一般人碰不得,不然很有可能会有大麻烦!

“这位小姐,此物来历不明,恐怕不能乱收吧?”,陈风有意提醒到,若收了这尊玉佛像,不仅收的人会死气缠身,或许会连累这整个门面!

陈风此话一出,茶桌前的男子面色一变,回头等着陈风:“小孩子家懂什么?这可是上千年的古董,如何收不得?不懂就别乱说!”

陈风笑了笑没有说话。

“就是!你这乡下来的穷小子,别在这里瞎掺和,这尊玉佛像本身就是真品,这我能看出,只要是真的,又有何收不得?”,女子没好气的说到,这尊玉佛像极为难得,可遇而不可求,若真能谈妥了,必然是聚宝居的镇门之宝!

“小姐,不是什么古董都能乱收的,有的东西科学都证明不了,你怎么就知道没有?”,陈风笑着说到,这句话没有直接说明玉佛像的厉害之处,但却也隐藏着提醒之意,有的东西不可轻易染指,不然会有大麻烦!

“去去去!你懂什么!不买东西就早点出去,等我爸回来了你再来吧!”,女子有些生气,却是下了逐客之意。

“唉,罢了,好心提点,算是我错了,临走之前我说一句,等你爸回来之后告诉他,陈家村陈大年来找过他,另外小姐,你们店里的布局有些问题,我观你气色不足,很可能是受到这里风水布局的影响。”

陈风还没说完,女子站起身极为不耐烦的说到:“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陈风尴尬的笑了笑,没想到这女子的脾气竟然这么大,径直走出了聚宝居,刚刚出来,便听得几声咕噜咕噜之声,陈风摇了摇头,这一路赶车,肚子却是空了,不远之处倒是有些小吃店,可以去填填肚子。

在陈风离开聚宝居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银白色的宝马五系车停到了聚宝居的门口,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白色唐装,脸庞圆润的中年男子。

男子胳肢处夹着一个黑色皮包,在夕阳的照耀之下,皮包之上好似有几个钻石类的东西熠熠生光,极为耀眼!

男子进入聚宝居,此时那尊玉佛像的价格已经谈了下来,整整三十万!

“爸,您终于回来了,看看这尊玉佛像怎么样?我已经鉴别过了,是真的。”,女子见得自家老爹回来,急忙上前迎到。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那位卖佛像之人,又看了看茶桌上的佛像,眉头微微一皱!

“怎么了爸?”,女子见得自家老爹的表情,心中暗呼一声,这尊玉佛像,难道真有问题?

“没什么。”,中年男子摇了摇头,坐在茶桌旁。

“这位兄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经手的好东西也有不少,但你这玉佛像上却有一股生气,只怕没见光多久吧?”,中年男子看着玉佛像说到。

卖佛像之人面色一震,随即脸上带笑:“老板说笑了,此物乃是我家祖传之物,怎么可能没见光多久?这样,一口价二十万!你要你就拿走!”

“二十万,你这东西可不太明朗,这样,我出八万,你愿意卖的话就卖,不愿意的话,就当交个朋友了,如何?”,中年男子面露为难之色,随后如此说到。

“老板,生意不是这样做的吧?我看您也是有眼光之人,我最多再让三万!”,卖佛像之人有些愤怒,此物确实是两年前才得见天日,本想藏些日子之后再出手,没想到遇到了识货之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此物的来处,更以此来将佛像的价格压得如此之低!

“这我就可不敢收了,即使受了,这东西很可能就烂在我的手中了,罢了,佳丽啊,送客!”,中年男子说到,此物,有些不太敢接手!

女子轻叹一声,这么好的东西,自家老爹就这么放走了?无奈之下,还是将那卖佛像之人送出了聚宝居。

“爸,刚才有个小子来这里说要找您,还说是什么陈家村陈大年。”,女子回到店里说到,突然想到了还有这么一事。

“人呢?”,中年男子问到,脸上却像是露出了隐隐的激动之色!

女子见得自家老爹的表情,心中暗呼不妙!那个进来指指点点的‘小子’,恐怕与自家老爹有些关系!而且看这样子,只怕关系还不浅!

“我问你人呢?”,中年男子语气稍重,再度问到。

“被......被我赶出去了......”,女子露出无辜的表情,小声说到。

“唉!你......算了,我自己出去找!”,中年男子有些气愤,这一日不在店里,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

“呵呵,李叔叔不用找了,我自己又回来了。”,一道笑声从店外传来,中年男子向外看去,在来人的面相之中,似乎看到了三分熟悉!

“李叔叔,那尊佛像,您可没买吧?”,陈风还未踏入店里,就笑着说到。

“嘿,那东西谁敢买?被查出来了可是要坐牢的啊!”,中年男子嘿笑一声说到。

“你......可是老陈他儿子?”,中年男子看着陈风,语气有些不敢肯定。

“是我,李叔叔。”,陈风笑着说到。

“来来来,里面坐!”,中年男子脸露激动之色,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佳丽,倒茶,这小子,可是你老爹我的老朋友的儿子,算起来,你们也算是两兄妹了,都别当外人!”,坐下之后,中年男子朝着自家女儿说到。

陈风笑而不语。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