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地狱之幽冥使 第二章 撞鬼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小说简介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是作者笔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让老爹土中为安后,我在家乡县城找了个工作,晚上下班了就回自己租的狗窝深入研究那本黄皮书。想来很奇怪,这是一本极为普普通通的道德经,翻来覆去也找将近有什么非常特殊的地方,为什么老爹会它当做命根子呢?是这本书让老爹练出了惊天骗术?  我深入研究老半天未果,便随便我研究半天无果,便随意把书扔在了桌子上,突然想起父亲给我的玉麒麟,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宝贝,急忙拿出细细端详,半天也看不出个结果,心想老头骗了一辈子人,这回被人骗了,把它收起来却又不甘心。。...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小说-第二章 撞鬼了全文阅读

  让老爹入土为安后,我在家乡县城找了个工作,下班了就回自己租的狗窝研究那本黄皮书。说来奇怪,这是一本极其普通的道德经,翻来覆去也找不到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为什么老爹会它当成命根子呢?就是这本书让老爹练就了惊天骗术?

  我研究半天无果,便随意把书扔在了桌子上,突然想起父亲给我的玉麒麟,难道这才是真正的宝贝,急忙拿出细细端详,半天也看不出个结果,心想老头骗了一辈子人,这回被人骗了,把它收起来却又不甘心。

  起身去了隔壁古玩店,店主姓王,身材略显发福,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典型的生意人。后来熟络了我就管他叫王叔。

  我把玉观音交给王叔,让他帮着看看成色,王叔拿把小手电,对着看了半天,然后叹口气,“这玉光下不透,细看里面有自然形成的条纹,精光内敛,如果是菠菜绿的话,应是上好的和田玉无疑,可这颜色……我真有点看不透……”

  我失望的走出店门,躺在床上,看着那块玉,心想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呢,老头子断气前从来没跟我提起过这块玉,难道老爹有什么瞒着我?因为心里有事,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起身走到桌子旁,在月光的折射下,手中的麒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红,散发着迷人的光泽,可那光泽似乎在流动,如血。

  我看的入迷,好像听到那玉里传来了声音,低沉,沙哑,沧桑。低语让人听不真切,我努力的往前凑着,努力分辨。

  “幽冥一脉传承至今,代代祖血凋零,八代最为衰弱,至此暗夜当亡,九代竟血脉返祖……”声音到这竟有些感慨,之后便开始变得威严。

  “九代幽冥使赵牧辰听命,速以精血开谛听冥身,可穿身幽冥,以地藏法身力克邪祟。望你除魔卫道,不遗余力,早赎祖之罪孽。”

  话音刚落,我不受控制的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便晕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的想起昨天的事,好似做梦一样,不顾浑身的酸痛,我拿起玉佩,昨天那沧桑的声音说这是谛听,那不是地府的神兽吗?我仔细一瞧,可是除了血色更深一些外,与之前并无不同,我摇摇脑袋,站起身,心想,好奇怪的梦,居然说的和我那不靠谱的老爹一模一样,可是舌尖的疼痛确是真实存在的,难道我真是什么劳什子幽冥使?

  正要把这事抛之脑后去上班,突然发现桌子上那本黄皮书居然变成了墨蓝色,我拿起来,封面上豁然出现“幽冥诀”三个大字,下面还有几个小字,司徒亦玄,这不就是我四代太爷爷的名字吗?

  书开头类似于传记,说的是我司徒家世代除鬼有功,在乾隆年间特于地府设幽冥司,封当时的一位祖宗为第一代幽冥使,赐谛听精血所凝法身为信物,就是那个玉佩,又传下了藏冥诀和幽冥诀,藏冥诀炼体,会在体内凝聚冥气,幽冥诀则是驱鬼捉鬼的法术,需要体内冥气来支撑,而幽冥诀必须有体内冥气配合精血才能看到。两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看到这我豁然开朗,司徒家的血脉渐渐稀薄,到了爷爷这代可以勉强修炼冥身,但是却看不到幽冥诀,因此只能改修道术,老爹更是不济,连冥身都无法修炼,又未得到爷爷正宗道术的传承,终了一生一事无成。

  四代太爷爷估计也预料到了司徒家未来的窘迫,因此只代代口传藏冥诀,却把幽冥诀用谛听法身封印,只有血脉浓郁的后代才能开启,免得体内冥气不足强施法术反噬自身。

  我不禁暗暗叹息,太爷爷为后代的考虑不可谓不周全,只是没想到后代血脉居然稀薄至此,险些断了传承,若不是我血脉返祖,估计幽冥一脉就彻底断绝了。只是书中说希望后代可以调查清楚真相,还自己一个清白,顺天改命。

  看到这我不禁一阵心惊,却又让我心生疑惑。太爷爷对于此事只是一笔带过,字迹十分潦草,与记载法术的正楷大相庭径,似乎有些秘密不可言说。太爷爷究竟蒙受了什么样的冤屈,无法得知。并且改命本是逆天而为,为何太爷爷却说顺天?

  之后无聊的时候,我便会偶尔看看那本书,对于我幽冥使的身份也渐渐开始接受,只是那一晚后玉佩便再也没用动静,也没发现自己多了什么超能力,这又让我一头雾水。

  一个月后,前往泰山的路上,车厢内不断传来五音不全的歌声,坐在我旁边的那个大妈浓妆艳抹,戴着耳机,看着她那副陶醉的样子,不禁心烦意乱。突然觉得老爹的阴阳学说真有几分道理,万事皆有利弊,法治社会也不是那么好,否则我一鞋拔子拍死这货,警察叔叔一定会握着我的手感谢我为民除害。

  睡不着就看窗外的风景吧,可是黑漆漆的一片,看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聊。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每次遇到郁闷的事便会出去旅游。换个环境有时候心情真的会好很多,臭不要脸的老板各种克扣工资也就算了,还让我白加班,小太爷不伺候你了,于是一怒之下我便辞职离开了那个破公司。好吧,我承认,我是被开除的,因为我送个文件结果半天没找着,但我是路痴怪我吗?

  想想就觉得世界很不公平,就像现在满满一个大巴里,都是一对儿一对儿的,唯独我一个人默默的坐在窗前,哼,秀恩爱,死得快,我心里发着牢骚。

  既然大伙儿都被歌声折磨的痛不欲生,就开始聊天,好盖过那声音,其中有个小青年特能侃,刚开始只是和邻座聊,后来半个车厢都凑了上去。

  “你们知道吗?这条路上可不一般啊,据说有人看到了鬼”

  无聊,大半夜的聊鬼,简直自找刺激,也不怕被鬼招了去。

  “是吗?你怎么知道的?”

  “我有个朋友是跑大车的,经常走这条路”

  “什么样的鬼,说来听听”还真有人好奇。

  “是个女鬼,长得青面獠牙,眼珠子有鸭蛋那么大,每天晚上都出来吃人……”

  看着其他人惊恐的眼神,这侃爷很满意。

  “最离奇的是,这女鬼只吃男人,并且都是像我们这种单身的男人……”

  姥姥的,我就是单身男人,再说你不是有女朋友吗,不带这么显摆的。

  坐在他旁边的女孩挺文静,如黑瀑布般的头发虽然遮住了大半脸庞,但可以看出是一张很精致的瓜子脸,应该是个美女无疑,这年代美女都怎么了,为什么会看上这种货色,好菜真心都让猪拱了。

  跨省的车辆一般都是晚上,这个时间段路上车也不多,除了偶尔出现的路灯,让车内明亮一下,其他时间都是处于黑暗之中,听到这个鬼故事,我心里都感觉有点发毛。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怎么回事,汽车一阵晃动,突然停了下来,让人不由想到刚才的鬼故事,立刻在车厢内引起一阵骚动,有几个女孩子发出轻叫。

  司机碎碎念似的咒骂着,下车去看什么情况。

  我忍不住回头鄙视了一眼那个侃爷,心想,都是他闲得慌,非得讲什么鬼故事,搞得大家都成了惊弓之鸟。

  那侃爷倒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样子,双手环抱在胸前,真心鄙视这样的人,公众场合讲这种新奇的东西,然后吊别人的胃口,来满足自己变态的虚荣心。那女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他肩上,精致白皙的小脸露了出来,甜蜜的笑着。那情形好像在我心里狠狠的扎上几刀,又撒上了一把盐,大爷的,祝你天天撞鬼,无福消受美人恩!

  当我收回目光的时候,却发现胖子一只脚是踩在旁边座位上的,这本来没什么,这种车座位紧凑,经常有人这样舒展身体,可是,那个女孩的身体呢?

  天啊,一个半人,不对,一个人,一个鬼?我差点没晕过去,心脏一阵猛烈跳动,不敢相信这么多年买彩票我都没中过一毛钱,现在居然活见鬼了!

  我急忙捂嘴转身,因为动作太大,扯掉了大妈的耳机。大妈掉过头来白了我一眼,因为动作太大,反而掉了不少粉渣。正要戴上耳机继续陶醉,或许是出于报复,也可能是想要分担恐惧,我伸手向后面指了指。

  大妈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带着不屑,但还是出于好奇,扭头看了一眼。

  几秒钟后,大妈呆滞的转过头,身体不住的颤抖,嘴巴张的大大的,脸上充满了无限恐惧,死死的抓着我的肩膀,离得近了,大妈身上劣质香水的味道熏得我差点晕过去。让我在心慌之余恨不得让女鬼把她一巴掌拍死。

  本来报复成功的一点点小喜悦也荡然无存,没错,大妈也看到了那“一个半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