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地狱之幽冥使 第四章 加入诡案组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小说简介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是作者笔塚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暮雪,这名字很不错,诗意,还透着一股仙气儿,和小美女貌似挺登对,的话始终让她讯问的话,多呆几天又有又何妨?  但是就这么始终被关着也也不是回事,那个侃爷身上的黑气还在,不出出乎意料的话,白衣女鬼昨天早上肯定回家去找他的,正困恼间,我被带进了一间办公室。屋子看起来很气派,醒目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尊威严的汉白玉狴犴,这狴犴正气凛然,威武不已。在古代,就是公堂法律的象征。只是一般不会做这么小的尺寸,更不会放在桌子上。。...

九重地狱之幽冥使小说-第四章 加入诡案组全文阅读

  暮雪,这名字不错,诗意,还透着一股仙气儿,和小美女倒是挺般配,如果一直让她审讯的话,多呆几天又有何妨?

  不过就这么一直被关着也不是回事,那个侃爷身上的黑气还在,不出意外的话,女鬼今天晚上一定回去找他的,正苦恼间,我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

  屋子看起来很气派,醒目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尊威严的汉白玉狴犴,这狴犴正气凛然,威武不已。在古代,就是公堂法律的象征。只是一般不会做这么小的尺寸,更不会放在桌子上。

  “这狴犴是一个朋友送的,起意不肯收,但是争他不过,便留在身边了,权当警示自身。”

  这时已接近黄昏,屋里光线很差,看不清楚那说话的人在哪。小美女打开灯坐在沙发上气呼呼的看着我。

  躺在椅子上的人大概四十来岁,黝黑的脸上点了两只小眼睛,但却炯炯有神,似笑非笑的看这我,胡子拉碴,一副痞子样,怎么看他怎么觉得猥琐。

  “坐,不要紧张,说实话,我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定不了你的罪”

  “那你们为什么还不放我走?”

  我坐在椅子上,气定神闲的端起茶杯。老爹说过对付这种痞子千万不能怂,你必须在气势上压倒他,再说他刚说定不了我的罪,更是给我吃了颗定心丸。

  “因为我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那痞子忽然坐起身来盯着我,小眼睛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我一怔,心里有点发慌,随即镇定下来,心想咬死不说最好了,鬼神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压根儿不信,别最后逮不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喝了口茶润润嗓子。“你这样就不对了,虽说定不了你的杀人罪,但是破坏现场,摆弄尸体,毁坏证据说不好依旧可以关你个十年八年,要知道这个案子可是我们诡案组全权负责”

  痞子绕过桌子,拍着我的肩膀,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

  听到这话,一口凉茶差点喷出去。鬼案组?什么玩意儿,怎么警局也养神棍,不过这名字倒是挺贴切的,你们组没一个正常的,全靠栽赃破案。再说清水围尸可是正宗的道术,怎么就成破坏尸体了。

  看着他的眼神,我相信这痞子真干的出来,当下就服软了。于是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当然幽冥使和玉佩隐瞒了下来,说自己只不过学了点茅山术,就算他们不信也可以随意去调查,我老爹可是大名鼎鼎的南骗。

  痞子的神色有些凝重,好像相信了我的话,原来他之前便遇到了几起案子,却诡异的让人没有一点头绪,最后只好不了了之。

  如果真的有鬼的话,那么一切就变得可以解释。因为这几个案子,上边特命成立了诡案组。痞子名叫王刚,就是组长。所以别人都叫他王组。痞子让我这段时间就跟着他,帮忙破案,顺便洗清自己。

  诡案组的成员我已经全部见到了,算上我这个临时编外人员总共就三个。小美女叫林暮雪,警校毕业,虽然头脑简单,小孩子心性,却是跆拳道黑段高手。我听了一阵后怕,还好刚才没有太过分,要不然这个暴力美女非得活剥了我。

  痞子后来又问了我侃爷的事,两人一合计,今晚帮侃爷驱邪,最好能把女鬼拘来,虽然鬼话不能作为证据,但或许能有点什么线索。

  我让痞子找点裹尸布过来,警局都有停尸间,所以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虽说布上并没有腐烂的尸液,但想到要用它画符还是感到一阵阵反胃。小美女一脸嫌弃,还是争不过好奇心,捂着鼻子凑上前来。

  冥术从某种意义上属于道家一脉。道分阴阳,茅山修阳,冥术炼阴,两者在有些地方还是特别相似,例如画符念咒,只不过冥术画的是鬼符,请的是地府诸神。不过地藏法身又让我觉得冥术其实是介于佛道之间的。这些多想无益,能驱鬼的就是好法术。

  第一次画符难免有些紧张,最后画成了两张,还是歪歪扭扭,不知道能不能用。心里觉得不踏实,就让痞子带我去市场买了只大公鸡,用胶带把嘴封上,装进包里,万一激怒女鬼,还可以用打鸣声吓跑她。这办法是听老爹说的,应该算茅山术,冥术中的法器太过难寻,一时半会儿也凑不齐,只好将就了。

  回来距离子时还早,王组就先带着我们两人去吃饭,席间倒是挺和睦,虽然痞子是组长,但是一点架子都没有,有说有笑的。暮雪更是直接称呼他为老流氓,痞子也不恼,只是笑着。不知怎的,让我想起了老爹,眼眶有些湿润,不由多喝了两杯,稀里糊涂的把账结了。

  下午暮雪已经联系好了侃爷,侃爷听到危及自己的小命,早早就来到警局,看到我们回来,眼泪汪汪的握着王组的手,就差叫亲爹了。痞子一脸微笑的安慰着侃爷,颇有一副父母官的样子。

  快十一点的时候,我们几人藏在城西树林里,让侃爷一个人站在不远的坟头处。这小子不住对着坟头作揖,其实不能怪他怂,这里不知从何起就变成一个乱葬岗,密密麻麻的坟包白天看着都瘆人,更别说大晚上了。好在仲夏的天气大多晴朗,一轮皓月洒下,好像给大地铺了一层银妆,看着都有点诡异的美,如果再来两个女鬼跳一段儿就更好了。

  想到这我都觉得自己有点变态,不愧是冥术传人。

  其实我也不想大晚上的找刺激,可是做法对地利是极为苛刻的。警局相当于古代的府衙,阳气最重,一般的死鬼是绝对不敢靠近的,能被我这种半吊子吓跑的绝非什么狠角色,而乱葬岗这种地方确是极好的,不仅死鬼不害怕,还可以壮大我体内的冥气。

  幽冥诀中说冥气是一种生于阴气却又凌驾于阴气的力量,虽说我可以稍稍利用,但是如果阴气太重,冥气压制不住的话,那就适得其反了。毕竟鸠占鹊巢,取而代之的事多的去了。

  来之前我就按照书中的法术开了冥目。还别说,这幽冥诀比那时灵时不灵的玉佩靠谱多了,因为蹲在我旁边的那货,我压根儿没见过他,姥姥的,都十几分钟了,居然还时不时的冲我乐,你到底要闹哪样?虽然说不是第一次见到鬼了,但双腿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当他第三次把乐下来的下巴装上去时,我再也忍不住了。都说酒壮怂人胆,这话一点不假,看看表马上就是阴气最旺盛的时候了,如果一会儿女鬼来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豁出去了,我凝了凝神,悄悄从包里捻出一张符,心里默念。

  吾行一令,诸神有请,破煞,驱鬼,见吾如幽冥!

  “呼”的一声,符燃烧起来,幽蓝的火苗不住地跳动,忽的熄灭,化作一个令牌的样子,隐隐有两个字看不真切。死鬼尖叫一声,转眼就消失不见了。书中说幽冥一脉不可滥杀无辜鬼,免得遭天谴,所以把它赶跑就好。

  心里正松了一口气,暮雪一声尖叫又让我全身都紧绷起来,虽然她看不到鬼,但是鬼叫确是真真切切的听到了,紧绷的神经让她下意识的就叫出声来。

  王组毕竟是多年的警察,虽然也在全身颤抖,但还是掏出枪环视四周。

  侃爷听到叫声,发了疯似的朝我们狂奔而来,这小子估计被吓破胆了。

  突然四周阴气翻滚,万鬼呼号,眼前一黑,侃爷不见了踪影,我连忙拿出狼牙手电,这种手电光线不分散,可以照得很远,此时却穿透不了这黑雾。我心想坏了,中了死鬼的“阴风阵”。这种鬼术书中有记载,极为厉害。中招的人走不出去,正方便死鬼分而食之。连忙向暮雪的方向摸去,突然被一只手抓住,手劲儿还挺大,不过暮雪是跆拳道高手,这一点都不奇怪。

  “暮雪,你没事吧?”害怕惊动女鬼,我趴低身子,悄悄地问。

  “我是王刚”

  “暮雪呢?”

  “不知道啊”

  正说话间我的玉佩闪过一道红芒,方圆两米内的阴气都像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纷纷退散。

  我连忙站起身,甩开王刚的手,借着手电的光,四处查探,但视线里并没有看到暮雪的身影,一阵心急。得赶紧找到女鬼,否则救不了侃爷不说,让死鬼吸食了精气,就会变得更加凶猛,大伙儿都得死在这儿。

  虽然幽冥诀里有破解鬼术的办法,但是我并没有准备相应的法器,一阵懊恼,这时玉佩又闪过一道光芒,我突然想到书中有一段咒语,但却没有注释用处,会不会就是驱使玉佩的?

  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试试了。

  我一手掐诀,一手握着玉佩,朗声念出咒语。

  “古有异兽,名曰谛听。

  其头如虎,其身如龙。

  其耳如犬,其尾如狮。

  神分九气,避鬼驱邪。”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