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夫君不自爱 第3章 跟拍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简介

《天降夫君不自爱》是作者弦外之音创作的一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主角粟薇薇,纪程然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片段:花了一个上午时间,粟菲菲在蹲守处终于直到直到目标会出现。沈夕,近几年大红大紫的明星,凭借几首情歌火遍大江南北,现场演唱会绕着亚洲转了几个圈,再后来攀上某个家族的富二代,在富二沈夕,近几年大红大紫的明星,凭借几首情歌红遍大江南北,演唱会绕着亚洲转了几个圈,后来攀上某个家族的富二代,在富二代支持下拍了十余部影视剧,有颜值有演技,没过多久便迅速蹿红。去年在巴厘岛与富二代高调完婚。。...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第3章 跟拍全文阅读

花了一下午时间,粟薇薇在蹲点处终于等到目标出现。

沈夕,近几年大红大紫的明星,凭借几首情歌红遍大江南北,演唱会绕着亚洲转了几个圈,后来攀上某个家族的富二代,在富二代支持下拍了十余部影视剧,有颜值有演技,没过多久便迅速蹿红。去年在巴厘岛与富二代高调完婚。

这本来是个普大喜奔的事,在娱乐圈,明星嫁入豪门数不胜数,许多长得漂亮的女人,可不就是为了能够有朝一日被豪门选中,飞上枝头变凤凰么。照理说沈夕出道之后顺风顺水,还如愿嫁入豪门,不应该在结婚一年后就搞事情。

但事实往往出乎意料。

当沈夕跟一个男人亲密依偎着从私人别墅里走出来时,尽管吃惊,粟薇薇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重任,立即举起微型摄像机,将他们两人出来的一幕拍下来。很快,沈夕与那个神秘男人上车扬长而去,看样子还有后续部分。

作为一名兢兢业业的狗仔,怎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粟薇薇立即冲到马路拦了一辆的士,坐上去指着前方的奥迪R8,“师傅,跟上那辆蓝色奥迪,不要靠太近,千万别跟丢了。”

司机一看这阵势立即明白过来,猛踩油门紧追上去。

没想到追着追着,居然到了市中心的皇冠大酒店。

“咦?那车子里的女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司机停下车,疑惑地盯着前方。

“狐狸精都长那样,我老公就是被她昏了头,天天跟我闹离婚。”粟薇薇装模作样地摸了一把不存在的泪水,面容悲戚,“我就是想看看他们到底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司机大哥,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

“好嘞,姑娘你可别气坏身体。我就在外面,等你收拾了渣男小三,我再送你回去。”司机看她地眼神顿时多了同情。

“谢谢。”

尾随沈夕进去,没想到皇冠酒店内部构造那么宽敞,只一眨眼,面前就没有了沈夕与那男子的踪迹。粟薇薇不禁恼怒自己,早知道刚才在外面就不该磨磨蹭蹭,这下可好了,居然把目标跟丢了。

她来到前台询问,前台招待很客气地表示,酒店保护每一位客人的隐私,绝对不可能将客人的资料泄露给她。

次奥!

本想着这一次要趁机拿到一个爆炸性新闻,顺便冲击一下接下来的主管选拔。她到林氏传媒已有两年,工作业绩出类拔萃,加上师兄林砚的照顾,这个主管她势必要拿下来。

而这一次关乎沈夕的猛料,就是她冲击的筹码。不然,部门里资历比她高的人不少,她拿什么去跟别人拼?

可现在,沈夕不知所踪,单凭她刚才拍的那几张照片,还是不够造成震感。最重要的是,证据不确凿。

捉贼拿赃捉奸成双,就算是狗仔,她一向是讲究证据确凿。不然,再猛的料,她都不会发表出去。

在休息区踱步几圈,粟薇薇就听到身后有人喊话。

“老婆,前面的穿着黑色大风衣长头发的美女老婆!”清朗声音,很是好听。

粟薇薇愕然转身,然后就看到一张欠扁的俊脸,在面前不断放大,脸色一变,“怎么又是你?”

“老婆大人,我就知道你肯定舍不下我,一定是来找我的对不对?”纪程然冲她温柔笑了笑,一脸惊喜。

找你——个仙人板板的。

青筋暴跳,想到还有任务在身,粟薇薇环顾四周的工作成员,忍了又忍,“谁来找你了,死色胚,你妈没告诉你别随便管别人叫老婆吗?”

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换做别的登徒子早就吃干抹尽脚底抹油了,偏偏他还不知死活撞上来,明明已经放过他一次,居然还敢招惹自己。

老虎不发威,当她是HelloKitty!

努力平复下情绪,粟薇薇白了他一眼,转身往另外一条通道走去。她就不信邪了,这个色胚还能那么阴魂不散。

纪程然连忙跟上去,紧紧黏在她背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粟薇薇四周寻找沈夕与情夫的身影,未果,背后的恶心色胚又如影相随。终于忍无可忍。在拐弯到卫生间的一刹,猛地转身攥起他的前领,将他拖到卫生间进去。

纪程然被她攥住领子,身体又被她按压在墙壁上,一米九人高马大的男人,却被一个不到一米七的苗条女孩壁咚,那情景看起来,说不出来的诡异和暧昧。

“你到底要跟我到何时?”

纪程然看了她一眼,嘴角掀起一抹温柔笑意,“作为一名合格的丈夫,随身保护娇弱纤细的妻子,是我的责任。”

娇弱纤细,她吗?

这真是她听过的最无耻最虚伪的情话。

“我不是你老婆。”粟薇薇咬牙切齿瞪着他,越看他那慵懒的摸样越是不齿,目光从他那张俊逸的脸向下看去,不经意瞥见他黑色制服胸前的挂牌,电光火石间,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你是这家酒店的职员?”

纪程然看了挂牌一眼,轻飘飘的说:“鄙人不才,正是这家酒店的大堂经理。”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个变态渣男居然是这家六星级酒店的经理!

计上心头,粟薇薇放开他,往后退开两步,勉强挤出笑容:“既然你是经理,看在我放过你没有报警的份上,是不是应该倾情回赠帮我一个忙?”

纪程然见她目光闪烁,只要每次一动小脑筋时,那双黑曜石的眼睛就转来转去,好像会说话一样,透着一丝狐狸的狡猾,简直可爱有趣极了。

不愧是他的老婆,连动坏心思时都这么耀眼可爱。

联想到她的职业,纪程然就知道她想干什么。

“什么忙?”他故作疑惑地看着她。

粟薇薇勾勾手指,示意他附耳过来,小声将自己的计划说出来。

“这不好吧?”纪程然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摇摇头,认真地说:“泄露本酒店客人名单,被发现可是要开除的。而且保密也是我们的工作职责。”

一听到他拒绝,粟薇薇顿时拉下脸来,但一想到接下来还要有求于他,到嘴边的怒骂硬生生咽下去。

“只要你帮我这一次,之前咱们一笔勾销,我不会跟任何提起你侵犯我的事。不然——”她作了一个龇牙咧嘴的动作,冲他恶狠狠道:“根据我国刑法,QJ罪要判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帮我还是坐牢,你自己看着办。”

哟,这小丫头还敢威胁他?

纪程然顿时觉得有趣极了,更有趣的是,这小丫头似乎还误会了什么,以为昨天晚上他将她什么什么了,这真真是冤枉啊,还以为这丫头什么都知道,看来真是高估她了。

不过,看她误会,着急发狂,为什么他一点都不想解释清楚呢?

“老婆,我知道昨天晚上是我的错,作为弥补,我愿意负责任。”双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纪程然认真道:“既然发生了那种事,我们索性结婚吧?”

结婚?

她被呛了几口。

笑话,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她粟薇薇也不会跟一个QJ犯结婚。更何况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年华,怎么可能因为莫名其妙的一夜情,就将自己的一生搭进去,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只有这个混蛋变态,才能把人生大事说得那么云淡风轻。

“结婚的事以后再说吧。”她着急地看了看四周,催促道:“别蘑菇了,快点帮我调查沈夕的房间号。”

在纪程然“无私”帮助下,粟薇薇顺利得知沈夕与情夫开房的细节,并且化妆成酒店服务生,在总统套房门外蹲了一个下午,拍下了沈夕与情夫满脸春色离开套房的照片,并且在房间里取得了两人偷情的证据——两只用完的套套,以及沈夕忘记带走的丝巾。

大功告成!

纪程然看着她在房间里翻箱倒柜,一会又去垃圾桶里翻了半天,摇摇头,“老婆,垃圾桶没有金子的。”

“你懂什么?”粟薇薇转过头来,鄙夷看他一眼,淡定晃了晃手里的套套,“别小看这垃圾桶,作用可大了,我们的猛料要从哪里来?就是这从这不起眼的垃圾桶里一点一滴翻出来的。”

纪程然被她噎住,一时语塞。

检查完所有的蛛丝马迹后,粟薇薇心满意足,正打算离开酒店,却被纪程然拦住,“老婆,负责任的事……”

她猛咳几声,连忙说道:“我认真思考过了,结婚讲究的是个你情我愿。昨晚上我是醉酒糊涂,你是精虫上脑,咱俩之间就是那个稀里糊涂,一失足成千古恨。而且我对QJ犯没有任何兴趣。反正现在社会那么开放,我就当做睡了一回鸭,看在你今天帮我的份上,咱俩以后谁也不欠谁。”

被人死缠烂打迟早出事,这件事还要快刀斩乱麻。

而且。她真的不想跟稀里糊涂下认识的男人扯上关系。守了二十多年的清白没了已经够让她将自己扼腕不已,她必须不断催眠自己,纯当自己睡了一回免费的鸭,而且还是公鸭中的极品鸭。

纪程然:“……”

临走之际,眼看他又要跟上来,粟薇薇脸色一沉,警告道:“你就不要再死缠烂打了。以后万一碰面我就当不认识你,OK?后会无期。”

纪程然本来还想追上去,见她避之如蛇蝎,终于刹住脚步。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慢慢掀起一抹笑容。

薇薇,来日方长,你逃不掉也躲不开的。

纪程然对于追妻大计,势在必得。

离开酒店之后,粟薇薇就接到了大老板的电话,回到办公室后,急急忙忙将偷拍到的相片递交上去。

对于她的工作效率,林砚很满意。

将她跟拍到的照片看了一遍,脸色凝重,待看到她送上来的包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TT,脸色划过一抹郁闷和懊悔,“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怎的连这种脏东西都捡上来。”

他本是在自言自语,却被粟薇薇全听了去,“师兄,这不是你以前教我们的吗?身为一名职业狗仔,就要有豁出去的不要脸精神,别说是几个套套了,纵是现场床单上或者地板上出现任何液体,舔也要舔回来鉴定DNA,坚决不放过任何一丝一毫的可靠猛料。”

说完,还狗腿地嘿嘿笑几声,形象十分猥琐。

林砚瀑布汗了汗,扶额恶心了下。

他突然有点后悔,当初留下她当狗仔究竟是好是坏。

现在的她,固执坚强,世故圆滑,身上再也没有半分大学时代的单纯和不谙世事,浑身上下,却透着另外一种更加迷人的魅力。

认真、负责。

他打开右侧的柜子,看了眼放在最上面的两张音乐会门票,唇角动了动,终于下定决心,自然而然地把话说开:“薇薇,今晚在市中心有一场音乐会,我这里正好有两张票,你要是有空的话一起去?”

音乐会?师兄平常不是最讨厌那些咿咿呀呀的音乐会,说是听了犯困么?

粟薇薇正要回应他,包包里的手机顿时响了起来。

看了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粟薇薇暗道不妙,她就知道跟方远哲分手这事,迟早要传到父母耳朵里。没清净几天,家里二老的电话果然打来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